第四百四十二章 歪脑筋(第三更!)

    项风冲着那个店长笑了笑,说道:“这个东西就还给你吧,说不定能让弥补一点损失。”
    “谢,谢谢老弟。”店长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站在一旁观战的江月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暗叹了一声,要是禾王宝阁没有玉石大师坐镇,这个店长的下场就是她们未来会经历的事。
    很快,项风和薛天空又走进了第二家店铺,店铺的店长也很听话的将自己最认为不错的藏品取出来放在了桌上。
    这个店长的藏品大多以小挂件为主,项风先用瞳术的透视能力扫了一遍,发现这堆藏品至少有三四件蕴含着元气。
    薛天空有些不情愿的看了项风一眼,说道:“你现在可以开始了。”
    项风轻笑了一声,他走到柜台前,依旧装模作样的检查起来,这些小挂件的数量非常多,至少有三十多件,项风一件件的辨别完,其余取了三款元气的玉石挂件,他不想留下什么破绽,便故意给薛天空留了两枚蕴含元气的挂件。
    见到项风搜完,薛天空立即从头开始辨别起来,他的速度比项风明显要快上一些,这些小挂件的质地,做工和特色,全都成为薛天空辨别真假最好的参照。
    不多时,薛天空已经将那些挂件搜索了一遍,将那两枚挂件找了出来。
    他有些不忿的瞪了项风一眼,心里暗暗有些后悔让项风先行挑选了,他这完全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项风已经找到了四件,而他只是找到了两件。
    到了第三家店铺,这个店铺主要以玉雕为主,那琳琅满目的玉雕,竟然没有一个有元气的,可以说,这个店里的玉雕全都都是仿造品。
    项风将这些玉雕挨个看了一遍,摇头说道:“我这次放弃了。”
    薛天空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年轻人能够懂得放弃,这也是很不错的,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你和鉴宝大师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薛天空嘲讽了项风一通,很快面色严肃的走到了柜台前,他这一次格外的细心,就连每一个玉雕的纹理,他都用放大镜一遍遍的检查,特别是玉雕的各种刀口的特色,薛天空几乎已经了然于胸。
    不知不觉,二十分钟已经过去了,可是薛天空依旧在全神贯注的检查着那些玉雕,检查到最后,薛天空的额头开始渗出汗珠了。
    他刚才说了那么嚣张的话,如果一件古董都没检查出来,那他可真就颜面扫地了。
    又过了十分钟,薛天空终于将最后一个玉雕检查完了,此时的他,感觉自己像是刚洗完澡,冷汗和虚汗顺着脸颊滑落在了柜台上。
    全部都是赝品!
    薛天空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竟然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
    他心有不甘的看着放弃的项风,心里暗道:“不行,我要是也放弃,那就成为所有人的笑话!”
    薛天空的心里虽然这么想,可他心里已经对项风重视了起来,项风只是简单的辨别了一番,就能十分自信的说出放弃两个字,这显然是有两把刷子的。
    想到这里,薛天空不禁打起了歪脑筋,他沉默了少许,指着一尊青牛的玉雕说道:“这一款不光是雕刻工艺还是从代表性来说,都是难得一见的真品,特别是这款玉雕的纹理,那显然是隋末时期的花下压花的常用手法。”
    薛天空的语气和架势,像是要给项风等人好好上一课一样,外面的客人听到薛天空这么说,一个个都面露崇拜之色的看着薛天空。
    特别是那个店长,他心里早就已经乐开了花,这个玉雕是他从一个玉石作坊里订做的,不管是手艺还是其他地方,都和碎末的花下压花技法差不多。
    他虽然对这玉雕的雕工很自信,可是却没想到能够迷惑住这位薛大师,有了薛大师这番话,这个玉雕就算是假的,那也已经变成真的了。
    “年轻人,你还要继续再学习一下,你这点鉴宝水平,还是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薛大师摆出了一副前辈高人的架势,对项风训诫道。
    项风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说道:“薛大师,你真觉得这个玉雕是真品?”
    薛天空脸色一沉,说道:“怎么?你难道还觉得不服气吗?”
    薛天空扫了那个店长一眼,问道:“你说说,这个玉雕是从什么地方弄到手的。”
    店长本来听到项风质疑就很不高兴,见到薛天空开口询问,店长立即说道:“薛大师真是好眼力啊,这个玉雕是我从一个村子里收到的,这可是那户人家的传家宝,我听说这个玉雕就是从隋朝留下来的!”
    薛天空很满意店长的回答,他看着项风冷笑道:“现在你服气了吗?”
    项风本来心里还对薛天空有些敬佩,可是见到薛天空玩了这种把戏,他内心的一丝敬佩也荡然无存了。
    项风笑道:“既然你们都觉得这是真品,那好啊,这个玉雕多少钱?”
    店长说道:“二十万......啊,不是,八百万!”
    店长情急之下,差点将本来的售价给说出来,幸亏他脑子转的比较快,很快改成了八百万。
    项风笑道:“好啊,那这尊玉雕我要了。”
    项风不等这个店长再说什么,他一把将玉雕抄在手里,狠狠摔在了地上。
    啪嚓一声,那尊玉雕立即被摔成了好几块。
    “你这是做什么?”薛天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实在不明白,项风为什么会将这尊玉雕摔碎,在他的印象里,好像没有将物品摔碎来辨别真假的方法吧?
    周围的客人见到这一幕,纷纷议论道:“这个小子一看就是输不起了,摔东西泄愤呢。”
    “就是啊,他才多大年纪啊,竟然还和薛大师打擂,我看他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他这哪里叫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我看他是骑虎难下了。”
    周围的客人并不知道项风和薛天空真正的胜负,他们只是看到了薛天空在鉴宝的能力上力压项风而已。
    项风缓缓蹲下身,将那尊玉雕的碎片拿起来,他回转过身,呵呵笑道:“我以前听说,所有的赝品,都会在玉雕上留下一点什么痕迹,所以我就想看看,这尊玉雕到底有没有被人留下痕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