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蛇吞象

    “我明白。”项风看了看蜷缩着身子的上官浩,脸上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杀人的时候,每个人都可以凭着一腔热血,当大部分人,都无法直面杀人后的恐惧。
    如果上官浩走出了这一步,那就等于来了一次彻底的蜕变。
    这种心结,只有让上官浩自己跨过去,如果靠疏导来跨过去,那就失去了该有的意义。
    很快,接头人将项风两人送上了飞机。
    回到广陵市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六点多钟,项风先回到了风云楼,并将上官浩安排在了一个休息室里。
    自从上飞机开始,上官浩就像是了丢了魂一样,整个人就像是傻了一样,一走进休息室,他立即找了一个角落坐在了地上,始终还是蜷缩着身子。
    “少主,这情况好像不太对啊。”宋玉树感觉出了上官浩的状态不对,忍不住说道:“要不要请几个心理专家过来?”
    “不需要。”项风轻轻摇头,说道:“他从小就在温室里长大,从来没有经历过风雨,杀人这种事,对他的刺激程度远远超过普通人,不过这样也好,我很想看出彻底蜕变后的上官浩,等到他自己解开心结,他就是上官家的唯一继承人!”
    “可是他要是解不开这个心结呢?”宋玉树还是有些担心。
    项风微微皱眉,说道:“那就是他的命了,一个星期内,他要是解不开这个心结,你就去请心理专家吧。”
    “好的。”宋玉树苦笑了一声,说道:“少主,你这个药下的有点太猛了一些,你之前不是总教育我做事要循序渐进吗?怎么这次这么心急呢?”
    项风呵呵笑道:“重症需下猛药啊。”
    “你就看着吧,等到上官小姐回来,非要跟你拼命不可。”宋玉树扫了有些痴傻的上官浩一眼,摇头轻叹。
    “拼一把吧!要不然的话,上官嫣然支撑不了多久了。”项风反手将休息室的房门带上,和宋玉树一起回到了办公室。
    就如项风和上官浩说的那样,上官嫣然的能力不管有多大,势力不管有多强,最终还是躲不开嫁人这个门槛,所以在上官嫣然嫁人以前,上官家必须要找人接替上官嫣然的工作,如果上官浩不奋发图强,那上官家家主的大位就只能落到上官飞身上。
    此时,不光是项风这么想,醉梦阁的水榭雅间里,诸葛青云正在和一名穿着蓝色运动服的女孩说话,那个女孩的长相算不上美艳,白皙的脸蛋,淡淡的柳叶眉,唯一让人眼前一亮的,就是这个女孩的气质非常优雅,举手投足间,透出一丝丝空灵的美感。
    女孩的穿着非常中性化,蓝色运动服,白色的板鞋,她的头发很短,只能勉强垂到耳边。
    女孩坐在诸葛青云对面,她看着诸葛青云一遍一遍的筛着茶末,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没好气的说道:“喂,诸葛青云,你到底有完没完啊,年纪轻轻的也不干点年轻人该做的事,整天在这里琢磨茶道,我说你这人可真够无聊的。”
    “心静,难道不好吗?”诸葛青云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他慢调慢理的拿起茶壶,给女孩倒了半杯香茗,抬手笑道:“请吧,尝尝我最近领悟的茶道。”
    “切,搞不定你整天在想什么,这种玩意还不如一杯可乐好喝呢。”女孩抿了一口茶水,秀眉微微蹙起,问道:“你就别装神弄鬼了,找我来什么事,赶紧说吧,我这段时间可是很忙的。”
    诸葛青云苦笑了一声,说道:“林小姐,三年多不见,没想到你还是这副脾气,我请你过来也没别的事,就是老朋友叙叙旧。”
    “切,你这虚伪的性格,也是一点儿都没变,你要是不说事,那我就走了。”女孩说完真的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诸葛青云干咳了一声,连续说道:“你啊,就是不给别人一点台阶下,好吧,我这次请你过来的确是有事想和你商量。”
    女孩撇撇嘴,哼道:“有事你就说啊,你知道我的脾气,我最不喜欢拐弯抹角了。”
    诸葛青云重新给女孩倒了一杯茶,缓缓说道:“我这次喊林小姐过来,主要是商量一下上官家的事情。”
    “上官家?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女孩有些疑惑的看向诸葛青云。
    诸葛青云呵呵笑道:“当然有关系了,咱俩从小在一块长大,有些事我也不想瞒你,现在上官家正处于青黄不接的关键时期,要是我们合作,说不定能吃掉它们。”
    “你不会是发烧了吧?”女孩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诸葛青云,说道:“这可是上官家啊,你知道上官老太爷是谁吗?你就敢说这种话?”
    诸葛青云呵呵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了,现在上官老太爷潜心修道,早就不过问家族的事了,现在上官家是被上官嫣然掌控着,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那又怎样?上官嫣然这个女人很不好惹,以前她在燕京的时候,我俩可是斗过好几次。”说到这里,女孩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诸葛青云轻笑道:“我听说过,你和上官嫣然斗了四次,输了四次,对吗?”
    “切,那是因为上官嫣然有向冲那个坏家伙帮忙!”女孩气呼呼的说道。
    想到少年时期的事,诸葛青云不免感叹了一声,说道:“向冲,好遥远的名字啊。”
    “好了,不提以前的事了,诸葛青云,我要提醒你一句话,蛇吞象,可是容易撑死!”女孩一字一句的说道。
    诸葛青云哈哈大笑了几声,轻声说道:“我看我像是蛇吗?如果我是蛇,那上官家也就是蛇,蛇吞蛇,应该不会有撑死这种情况吧?”
    “我懒得和你说了,你想打上官家的主意,我不反对,但想拉我下水, 我劝你还是断了这个心思吧。”女孩断然拒绝道。
    “林梦,我非常了解你,就像是你非常了解我一样,你敢说你对上官家的产业没有兴趣?”诸葛青云的双眼微微眯起,透出了两道凶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