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天野彩香

    上官飞坐在玉石大会组委会的办公室里,看着自己面前的账单,心都在滴血,单单这次事件,他就花费了将近十三个亿,这可都是他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私房钱。
    他看着账单,咬牙切齿的说道:“项风,这个损失,我一定让你加倍奉还!”
    上官飞将账单一点点的撕成碎片,好像在撕项风一样,每一下都极为用力,他刚将账单撕扯完,就看到身为组委会秘书长的杜德疆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因为冲的太快,杜德疆差点没滑倒在地上。
    看着杜德疆慌慌张张的样子,上官飞有些不悦的说道:“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你现在是玉石大会组委会的秘书长,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我们上官家的脸面。”
    杜德疆稳住身子,咽了一口唾沫,颤声说道:“飞,飞少,大事不好了。”
    “又出什么事了?难道又有哪个混蛋被杀了?”上官飞很不爽的喝道。
    杜德疆摇摇头,他喘息了几口气,颤声说道:“不,不是,是,还是......”
    上官飞抓起一个烟灰缸便砸在了杜德疆身上,怒骂道:“你先他玛想好说什么再跟我说!”
    挨了一记烟灰缸,杜德疆倒是放松了许多,他拿着手机,大声喊道:“飞少,还是平井一郎那事啊,有人在网上发布了那天的高清监控视频,还有市高院的判决书,现在市高院已经被愤怒的群众给围了,网上的声讨更是厉害,你看看,随便打开一条类似的新闻,就有上百万条评论啊。”
    上官飞脸色一变,他一把将杜德疆的手机夺过来,一条条评论的翻看着,看了几分钟,一阵无力感一下子袭上了上官飞的心头,他脚步踉跄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真皮转椅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已经安排孙乾把监控视频都销毁了啊。”上官飞低声喃喃道。
    杜德疆颤声说道:“飞少,您快点想想办法啊,现在就连日本玉石界和韩国玉石界代表团所住的酒店都被人给围了,再不想办法解决,会闹出大事情的啊。”
    “赶紧花钱做危机公关啊。”上官飞猛地一拍桌子,怒道:“先让那些网络媒体将这些新闻全部删除!快!”
    杜德疆哭丧着脸,说道:“没人敢接啊,这件事牵扯到了日本人和韩国人,事情太恶劣敏感了,没有媒体敢去冒这个险。”
    “项风!!!”上官飞将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部扫在了地上,双眼血红的吼道:“我一定要杀了你!!!”
    “飞少,您先冷静一下啊,现在不是找项风算账的时候。”杜德疆声音颤抖的说道。
    上官飞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缓和了许多,说道:“你现在去立即联系那些韩国明星粉丝团,那些女人心里没有多少民族仇恨,花钱请她们当水军,想尽一切办法将网上的风浪压到最低!”
    “好。”杜德疆点了点头。
    上官飞说完,立即掏出电话打通了诸葛青云的电话,语气急促的说道:“诸葛先生,出大事了。”
    “我都看到了。”诸葛青云的声音也有些低沉。
    上官飞咬牙说道:“诸葛先生,你可一定要替我想想办法啊?”
    诸葛青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项风这招太厉害了,现在已经不是我和他过招了,而是我和全国人民过招,你觉得我会有胜算吗?”
    上官飞急的都快哭了,说道:“诸葛先生,这次玉石大会要是砸在我手里,那我就全完了啊。”
    “哼,要不是你给项风可趁之机,事情会闹成这样吗?你们上官家有上百名红衣死士,你要是多派几名红衣死士,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吗?”诸葛青云很不约的说道。
    上官飞耐着性子听完诸葛青云的数落,低声说道:“诸葛先生,难道这件事就毫无转机了吗?”
    “也不是毫无转机,民怨在沸腾,也只是为了这个案子,倒霉的是沈延东和市高院的人,和玉石大会的牵扯其实并不大。”诸葛青云轻声说道:“让我摆平这件事,我做不到,我还没自大到凭着一人之力和民怨对抗,不过保住玉石大会,还是不难的。”
    “诸葛先生,您快些指点迷津啊。”上官飞的语气里充满着激动与忐忑。
    诸葛青云轻声说道:“项风这一招,就是在引我们和大势对抗,他那段视频和那篇煽风点火的文章,已经把全国人的民族感给激发了出来,想要处理好这件事,只能由广陵市政府出面,将沈延东和市高院当成牺牲品才可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加大安抚的力度,说白了,就是用钱砸,一直砸到平井一郎和金朴硕的家人不再追究为止。”
    “好。”到了这个地步,上官飞也只能认了,他又问道:“现在韩国玉石界和日本玉石界所在的酒店也被人包围了,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这种小事,不是上官智最擅长的事吗?”诸葛青云的语气里带有一丝不屑,说道:“找架直升机上天台,将那些参会代表转移到其他地方不就行了?”
    上官飞微微一愣,他没想到如此复杂的问题,诸葛青云一句话就给解决了。
    诸葛青云的主意,无疑是给上官飞吃了一颗定心丸,上官飞挂断电话,立即对杜德疆说道:“你现在立即派一架直升机,将那些日韩代表接到你旗下的酒店,记住,给我做好保密工作。”
    杜德疆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喜色,说道:“好,我马上去办。”
    上官飞又说道:“再给我派点口才好的人,去给平井一郎和金朴硕的家人做做工作,就算是用钱砸,也要给我把他们送出华夏。”
    “是。”杜德疆再度应声。
    “你现在就去办吧。”上官飞摆摆手,心中极为烦闷。
    这一来一去,他恐怕又要损失几个亿了。
    杜德疆匆匆离开组委会,立即派遣了两架直升机赶往了日韩代表所在的酒店,而他本人,则是亲自赶往了平井一郎家人所住的酒店。
    平井一郎作为日本玉石界鼎鼎有名的人物,他的太太也不是等闲之辈,这个女人叫天野彩香,是日本最大的经纪人公司,日本许多爱情动作片的女主角,都是出自她的公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