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绑架

    天野彩香根本不去理会青年的告诫,她慢慢将身上的真丝睡衣褪下,展露出自己那完美无瑕的动人娇躯,她轻轻呻吟了一声,那声音好似要钻进人的骨头里。
    “还不来爱我?”天野彩香舔了舔红唇,摆出了一个撩人的姿势。
    青年再也忍不住了,他嚎叫了一声,直接将天野彩香的娇躯横抱起来,重重的丢到了床上。
    天野彩香故意摆出了惧怕的模样,娇声喊道:“亚麻跌,亚麻跌。”
    整个房间里,顿时传来了女人的娇.喘呻吟声和男人的闷吼声。
    过了足足三个小时,青年终于从天野彩香的身上爬了下来,天野彩香媚眼连连的看着青年,娇笑道:“你现在越来越勇猛了,下一部戏,你来担任男主角吧。”
    “谢谢老板。”青年现在清醒了许多,态度也变得恭敬了许多。
    天野彩香有些意犹未尽的抚摸着青年,她的双手慢慢向下探去,就在她快要触及目标的时候,房门突然又响了起来。
    天野彩香眼神里闪过一丝羞恼,气道:“又是什么人?”
    青年迅速穿了几件衣服,起身说道:“我先去看看。”
    青年将门链挂上,打开了一丝门缝,问道:“你们找谁?”
    门口处,站着两名长相普通的西装男子,一名男子轻笑道:“您好,我们是酒店的管理人员,现在到了我们检查房间的时间。”
    “检查房间?”青年脸色一沉,用生硬的华夏语说道:“现在不需要你们检查,滚蛋。”
    男子呵呵一笑,不等青年反应过来,他突然猛地一脚踹在了房门上,只听砰的一声,这扇高级防盗门的门链瞬间绷断,房门狠狠撞在青年的胸口,将青年撞飞出了七八米开外。
    两名西装男子迅速冲进房间,一名西装男子走到那青年面前,直接一脚踢碎了对方的咽喉。
    刚穿好衣服的天野彩香见到两名陌生人闯进来,她顿时忍不住尖叫道:“来人啊,有歹徒。”
    她刚喊完一句,一名西装男子已经迅速冲到她身前,一掌将她劈晕了过去。
    两人对视了一眼,打开窗户将天野彩香丢了出去,在窗外,还有几名男子脚踩吊篮在接应下,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他们已经将天野彩香弄到了天台,随即乘坐小型直升机离开。
    过了不知道多久,天野彩香悠悠然醒转了过来,她看着周围黑漆漆的环境,心里惊骇到了极点。
    不多久,她就听到墙那边传来了两个人的对话。
    “飞少交代过了,咱们这几天可以尽情的折磨这个女人,等到玉石大会结束,再把她干掉!”
    “嘿嘿,飞少对我们真是不错,这个女人可是难得的极品啊。”
    “一会儿多喊几个兄弟来,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哈哈哈。”
    听着墙那边的淫笑声,天野彩香内心一阵绝望,她咬牙说道:“上官飞,你好恶毒,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这时,天野彩香所在的房间里被人推开了,两名蒙面黑衣人走进来,其中一人用流利的日语笑道:“天野小姐,我们是金三角腾达将军的人,我们将军最近手头有点紧,所以想和天野小姐借点钱花花,天野小姐应该不会拒绝吧?”
    天野彩香忍不住怒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告诉你们,立即放我离开,否则我的家族不会放过你们!”
    “天野小姐,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蒙面黑衣人走到天野彩香面前,嘿嘿笑道:“不管您误会了什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猎物,只要你缴纳了足够的赎金,我们会放你离开。”
    天野彩香心里很清楚,就算自己出了赎金,这些人一样不会放过自己。
    蒙面黑衣人摸了摸天野彩香的脸颊,坏笑道:“给你两个小时的考虑时间,要是在我们那群兄弟过来以前你还没有考虑好,那就有你受的了。”
    说完,蒙面黑衣人没有再继续纠缠天野彩香,他摆摆手,和另一名黑衣人离开了房间。
    天野彩香瘫坐在地上,脸上写满了绝望。
    就在天野彩香彻底绝望的时候,她突然感觉手腕处一凉,她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手腕的女士腕表,脸色蓦然狂喜起来。
    这款女士腕表是日本最新研发的高科技电子产品,功能比最新款的智能手机还要强大。
    天野彩香万万没想到,那些绑架她的人竟然忽略了这个有着通讯功能的腕表,她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了一些,迅速拿起手机,想要拨打报警电话,她转念一想,这里是上官家的地盘,便拨打了日本驻华夏大使馆的电话。
    打完电话,天野彩香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让她恨不得仰天大笑。
    因为激动,她的指尖直接掐进了手心的肉里,献血顺着指尖滴到地上,她却没有感觉到疼痛。
    天野彩香的眼神里流露出浓浓的疯狂之色,她狠声说道:“上官飞,只要我这次不死,我就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虽然打出了电话,可是天野彩香的心还是高悬着,她终于明白了华夏为什么会有度日如年的说法。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每过一分钟,天野彩香的心就沉下去一分。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在天野彩香再度绝望的时候,她听到外面传来了警笛的声音,这个声音在她听来,就犹如天籁之音一般,她从地上站起身,使劲的拍打起房门来。
    没过多久,房门便被人推开了,当几名真枪实弹的警察冲进房间的刹那,天野彩香内心挤压的恐惧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她瘫坐在地上,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您是天野女士吗?”一名警官对天野彩香问道。
    随行的日本大使馆工作人员帮忙翻译了一下,天野彩香突然一把抓住了警官的衣领,尖声叫道:“是上官飞派人绑架的我,他想要杀我,他想要杀我。”
    警官微微蹙眉,说道;“天野小姐,请问您有什么证据吗?”
    “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他们,他们说要轮歼我,还要等玉石大会结束了杀死我。”天野彩香颤声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