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考验(第十更!)

    “为什么。”江弄影有些不解。
    项风停住脚步,直视着江弄影,很认真的说道:“混社会不是过家家,你要是没有死的觉悟,那还是回去玩车吧。”
    江弄影沉默了。
    项风没再说什么,径自走进了地下停车场,他见多了像江弄影这种一腔热血的青年,要胆量没胆量,要义气没义气,真正碰到事情的时候,那真是丑态百出,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一直到发动车子,江弄影才开口说话:“老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慢慢改变,反正这东城,我是要定了。”
    项风看了江弄影一眼,从江弄影的眼神里,项风读出了一点坚毅,项风轻声说道:“这个问题先放一放吧,先找个僻静的地方,我有点事要和你谈。”
    江弄影怀揣着一颗激动的心,将车开到了一条国道上,道路两侧,全部都是茂密的树林,江弄影停下车,问道:“老大,这里可以吗?”
    项风点点头,笑道:“下车。”
    江弄影下了车,走到项风身边,刚打算问问项风要干什么,就感觉到自己的衣襟猛地一下被项风扯住了,随后他脚下一个失控,整个人摔到了国道下面的密林里。
    这一下摔得江弄影有点晕头转向,他还没等搞清楚项风要干什么,他的衣领再度被扯住了。
    项风就这么拖着江弄影,一路扯到了树林深处。
    江弄影死死的抓住项风的衣袖,嘴里不住的喊道:“老大,我做错什么了?”
    项风面无表情的将江弄影丢到地上,眼神里闪出了一抹杀机,他的眼神略微有点阴狠,冷笑道:“哼,江弄影,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和华月寒是一伙的,我们的目标不是你,而是你的父亲。”
    “老大,你不要跟我开玩笑啊。”江弄影真的有点害怕了,特别是项风那双充满杀意的眼神,更是令江弄影感到心惊胆战。
    “啪!”项风猛地抽了江弄影一记耳光,这一记耳光没有丝毫的留手,打的江弄影耳朵嗡嗡作响,一抹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江弄影捂着肿起的脸颊,终于明白了项风不是在开玩笑。
    他万万想不到,从机场到现在,一切都是项风的圈套。
    看着江弄影眼里的泪花,项风冷笑道:“哭了?这就哭了?现在给我打电话,让你父亲自己一个人过来。”
    江弄影接过项风递过来的手机,哆哆嗦嗦的开始拨打父亲的电话。
    当他按了十个号码后,动作停了下来。
    “啪!”项风又抽了他一巴掌,骂道:“打啊,我数到三,电话如果没拨出去,我就剁你一根手指!”
    “一!”
    “二!”
    江弄影的表情纠结起来,他放在按键上的手指像是重达千钧,根本按不下去。
    “三!”
    项风数完三声,右手摸进了后腰,作势要去拔刀。
    就在这时候,江弄影竟然像是发疯一样朝着项风冲了过来,他大声嘶吼道:“我跟你拼了!王八蛋!”
    江弄影一把扯住项风摸向后腰的胳膊,整个人朝前猛地一撞,竟然将项风推倒在地,他死死的按住项风的右臂,抬起左拳就抡了起来。
    “嘭!嘭!”江弄影狠狠的抡了项风两拳,第三拳还没等抡下去,项风就一脸微笑的抓住了江弄影的拳头,笑道:“行了,咱们两清了,不要得寸进尺。”
    “什么?”江弄影感受到项风身上的杀气已经消失无踪了。
    项风轻松的将江弄影推到一边,翻身跳了起来,他打扫了一下身上的落叶,摸着脸颊说道:“你小子下手还真狠啊。”
    江弄影一脸懵逼的表情,傻傻的看着项风,喃喃道:“这...你......”
    项风怕了拍江弄影的肩膀,笑道:“记住这种感觉吧,未来的黑道大哥。”
    江弄影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原来刚才这一切,都是项风在试探自己,只是项风的试探,现在想来还是太恐怖了一些,那种有如实质的杀气,差点没让江弄影彻底崩溃。
    江弄影结结巴巴的说道:“老......老大,对不住了,我......”
    项风打断了江弄影的致歉,从怀里取出一瓶韩静给的药膏,递给江弄影说道:“你先消消肿-,这是我一位朋友的独门秘方,保证涂上就见效。”
    江弄影接过项风手里的药膏,先给项风涂了一些,这才给抹到了自己的伤口上。
    江弄影刚才的表现,项风还算是比较满意,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连累家人,这才是江湖人的做派。
    再次回到车里,俩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各自笑了起来。
    估计连江弄影都没想到,他竟然出手打了自己的偶像。
    项风轻声说道:“既然你想走这条路,那就只能靠自己走,实在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来找我。”
    项风也希望江弄影能闹腾起来,这样更加方便他行事。
    “是!谢谢老大!”江弄影听到这句话,无疑于是拿到了一把尚方宝剑。
    项风和江弄影吃完饭回到小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了,他走到秦霜的家门口,还没等敲门,门口就嘎吱一声开了,开门的人正是秦霜。
    “唐先生,您吃饭了吗?”秦霜的语气就像是等待丈夫回家的小媳妇。
    项风随手关上门,轻笑道:“吃过了,你怎么知道是我?”
    秦霜低着头,轻声说道:“脚步声里可以听出来。”
    项风又给秦玉山施了一次冰火针,这一次施完,秦玉山竟然可以勉强移动双腿了。
    秦玉山的身体素质真不是盖的,项风甚至怀疑秦玉山真实的身份,这种身体素质,已经不逊于雇佣兵了。
    换做是一般人,就算冰火针的效果再神奇,没有个十天半个月也甭想起身。
    施展完冰火针,项风也是有点精疲力尽了,他走进秦霜的卧室,倒头就趴在了床上。
    虽说这是他第二次睡秦霜的床了,可闻到棉被上那丝丝缕缕的少女体香,项风还是很没形象的一柱擎天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霜已经给项风准备好了早饭,此时的秦霜围了一条碎花小围裙,模样乖巧可人,让本来就有点晨勃倾向的项风更是怦然心动。
    差距到项风目光中的不自然,秦霜忍不住掩口笑道:“唐先生,洗漱一下吃饭吧。”
    等到洗漱完毕,小项风也终于不再兴奋了,这让项风免除了一点尴尬,桌上的早餐很简单,一杯现榨的豆浆,两个煎蛋,再配上一份水果沙拉。
    简单却不失心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