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约法三章

    王方平哪里真敢过去坐下,他接到手下人的电话,立即开车赶往了市区,可是到达市区后,他便遭遇到了堵车,情急之下,王方平也顾不得什么三七二十一了,直接将路边一个小青年的摩托车抢了过来,他连头盔都没时间戴,立即一路狂飙的赶到了这里。
    “项董事长,这是您的支票。”王方平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珠,他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了那张支票,小心翼翼的递到了项风面前。
    项风坐在椅子上,轻笑道:“我好像和你说过了,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王方平的心咯噔了一下,他沉声说道:“项董事长,您这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啊,昨天的事,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项董事长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一回,只要项董事长肯手下这张支票,我立即带人离开青岚市。”
    现在王方平心里真的已经害怕了,经历过昨天那场变故,之前他所听到的关于项风的传说,现在他完全相信了。
    想清楚了这些的王方平,根本打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
    项风微微一笑,他望着王方平说道:“支票你不用给我,你也不用离开青岚市。”
    “项董事长,您有话还是直接说吧,兄弟我实在是受不住惊吓啊。”王方平苦着脸说道。
    听到王方平的话,项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中带有一丝丝的灵气,在场的人除了宋玉树以外,其他人全都瘫坐在了地上,王方平瞪大眼睛望着项风,眼神里满是见鬼的表情。
    他实在不相信,一个人的笑声能够达到这等威力。
    项风笑了几声,说道:“我听说你有取代三元集团的意思,对吗?”
    “没,没有的事。”王方平颤声回答。
    在项风面前,他哪里敢去表露自己的野心?
    项风轻笑道:“有野心是好事,你也不用不承认,要是你没有这个想法,今天我也懒得过来找你。”
    王方平的眼神里浮现出一抹惊讶,他满头雾水的看着项风,等待着项风的下文。
    项风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因为个别原因,我的一些势力还没法从广陵市调过来,所以我需要培植一股势力。”
    “我明白了。”王方平不等项风把话说完,脸上便流露出一丝喜色。
    项风打量着王方平,说道:“你能够按时赶到,这的却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不过这也是你的造化,只要你跟着我好好干,不出三年,你就能达成你的梦想,成为澜州省下一个三元集团。”
    王方平一脸好奇的问道:“项董事长,难道您不是为了替代三元集团才来澜州省的吗?”
    “三元集团算个屁。”旁边的宋玉树脸色一沉,说道:“不怕告诉你,三元集团就是我们董事长灭掉的。”
    王方平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他从小在澜州省长大,自然知道三元集团的恐怖之处。
    想到项风灭掉了三元集团,而他还不知好歹的去项风那里捣乱,王方平就感觉后背有些发麻,他心里暗自琢磨,若不是项风现在缺少人手,他现在恐怕已经死了。
    “怎样?愿意加入吗?”项风轻声问道。
    “愿意,我愿意。”王方平想都不想的回答,这种天大的好事,他自然乐意。
    项风冷声说道:“加入之前,还需要你了结一点私人恩怨。”
    项风看了看身边的宋玉树,说道:“这是我们风云集团的副总裁,你昨天似乎羞辱过他,对吗?”
    “对。”王方平重重了一点头,他二话不说,从怀里掏出匕首说道:“我自捅三刀,算是赔礼道歉了。”
    王方平说完,立即握着匕首朝着自己小腹连续捅了三刀。
    这三刀虽然都不是要害部位,却依旧血如泉涌。
    项风只是冷眼看着王方平动手,并没有出言阻止,等到王方平捅完了三刀,他轻轻点头,说道:“嗯,可以,之前的恩怨就算了结了。”
    “是。”王方平的脸色有些苍白,他强忍着剧痛,冷汗涔涔的说道。
    项风呵呵一笑,他走到了王方平身边,抬手朝着王方平的伤口按去,王方平还以为项风是让自己的痛楚加深几分,也不敢有任何动作,站在原地看着项风的手伸了过来。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项风的手并没有触碰到他的伤口, 而是在距离他伤口大约三寸的位置停了下来。
    紧接着,王方平就感觉自己的伤口又麻又痒,他忍不住低下头,双眼蓦然瞪圆了。
    他的三处伤口,竟然在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着。
    王方平眨了眨眼,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这时候,他已经感受不到伤口传来的痛楚,过了短短五分钟左右,王方平抬手轻轻触摸了一下小腹的伤口,却发现根本找不到刀口了,在他的伤口处,出现了三个暗红色的伤疤。
    “这......”王方平实在怀疑项风到底是不是神仙,这完全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能力。
    项风所施展的能力,正是通过帝王瞳施展的治疗术。
    他现在已经修炼了七天时间,虽然还无法使用帝王瞳直接治疗伤势,可他却可以通过双手的经脉来间接治疗了。
    “既然你做出了选择,那从今天开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项风轻声说道:“不过我也要给你约法三章,你给我记清楚了。”
    “是。”王方平赶忙应声,现在的王方平,就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
    项风缓缓说道:“第一,从今天开始,不准涉及黄和毒。”
    “是!”王方平内心一颤。
    “第二,不准欺男霸女,不准欺行霸市。”
    “是!”
    “第三,针对于企业的保护费,全部停止。”
    “好,好。”王方平内心一阵无力,他现在最大的进项,就是针对于企业的保护费。
    项风呵呵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断了你的财路?”
    王方平连忙摇头,说道:“我不敢这么想。”
    “王方平,你要是想真正的做大,这些东西都要禁了,否则你就是给自己自掘坟墓。三元集团从来没有和企业收过保护费,他们单单凭借着体育赛事和搏击赛事,每年的收入就达数十亿,这一些,才是你以后要走的路。”项风提醒了一句。
    王方平颤声说道:“大哥,我想过这条路,可是我麾下没有什么高手啊,三元集团组织的赛事都是全国级的,我手里没有金刚钻,不敢揽这瓷器活啊。”
    “你能有自知之明,真的不错。”项风笑了笑,说道:“你放心大胆的去接手三元集团的体育和搏击产业,需要什么类型的高手,你就和宋哥要。”
    “谢谢大哥。”得到了项风的承诺,王方平内心大喜。
    体育赛事倒还罢了,只不过收入几千万的电视转播费用,可是搏击赛事就大不相同了,如果手下有足够多的高手,那就完全可以操纵比赛的胜负,进而得到极大的利益,特别是搏击赛事衍生出的地下拳赛,那更是赚的盆满钵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