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二章 兵分两路

    白龙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水源了,它从项风的怀里钻出去,直接落进了潭水当中,白龙在水潭中四处的游曵,兴奋的不得了。
    它时而在快速的水潭里穿梭,时而从潭水中钻出水面,落到水塘旁边的草地上,继而从地上弹射而起,整条蛇身缠绕在水塘旁边的枫树上。
    白龙这数千年来一直生活的封神台,那里面除了寒潭,连一棵植物都没有,见到久违的植物,白龙兴奋极了。
    项风坐在潭水旁边,也是盘腿进入了内定状态,他刚刚进入状态,就感觉周围传来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项风微微一笑,他知道,这是燕京林家得人过来探查了。
    见到自己的目的达到了,项风也没有揭穿,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开始感受周遭的水行之力。
    五行,是构成大自然的必要元素,,想要将这种元素提取出来转化为力量,那就要想尽一切办法和大自然去沟通。
    项风用感受元气和灵气的方法,开始捕捉身体周围的各种元素,他静坐了有一个多小时,便渐渐感觉眼前出现了五颜六色的光芒。
    这些光芒非常微弱,几乎转瞬既逝,项风坐在潭水旁边,感受最多的就是一种淡蓝色的光芒,那种光芒点点滴滴,遍布他的身体周围,此时项风的感觉,就像是眼前出现了无数的小星星,你想要去捕捉,可是它消失的速度,却比你捕捉的速度要快。
    项风尝试着用吸纳元气的方法,来吸纳这些淡蓝色的光芒,可是这些光芒刚刚碰触到他的身体,便立即又弹射了回去,就好像项风是个绝缘体一样。
    这种感觉,让项风有些吐血,那些淡蓝色光芒就像是一个又一个的调皮小孩,你可以轻易的发现它们,可是就根本琢磨不透他们下一步的动向,只能坐在一边干着急。
    项风不知道自己静坐了多久,等到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清晨时分,项风缓缓的睁开双眼,感觉周围那两道气息还在原地,他轻笑了一声,站起身打了一个响指,只听嗖的一声,白龙从一棵松树上跳下来,直接落到了项风的怀中。
    白龙的速度太快了,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已经隐藏无踪。
    项风离开了没多久,两个青年便从一旁的松树林中走了出来,一名青年走到潭水旁边,先打量了一会儿,随后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开口说道:“李先生,项风在水潭边坐了一晚上,现在刚刚离开,我已经检查过了,这里没有任何的异样,他应该是想感悟水行之力。”
    “给我盯紧他,一刻都不要放松。”电话那边传来了李强的声音。
    青年应了一声,又说道:“李先生,那项风好像养了一条白蛇,我估计是宠物,不过那条白色的移动速度非常快,恐怕单凭速度而言,它的速度不亚于s级武者。”
    李强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些不相干的就不要给我汇报了,这些新人就喜欢弄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估计都是忘忧谷里的野兽,在此之前,他不是刚刚花了冤枉钱去买了一只通灵兔吗?”
    “是啊。”青年笑了笑,说道:“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竟然喜欢养小动物。”
    “行了,这些不是你们考虑的事,给我盯紧他,据我所知,他们打算在今天清晨便离开。”
    “我明白了。”青年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他挂断电话,顺着项风离开的路线,快步追了上去。
    项风刚回到道观,就看到穆青山他们已经打点完成正准备出发,见到项风回来,封天目忍不住问道:“项风,你这是搞什么幺蛾子?走,咱们一块儿离开。”
    项风笑着摇头,说道:“穆大哥应该都和你们讲清楚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我在这里还有点别的事要处理,咱们就此别过吧。”
    封天目的确知道项风留在这里的原因,可是面对项风这样一位武学奇才,封天目实在下不了这个狠心,这时候,元立和元朗也走到了项风面前,元立问道:“项大哥,现在太危险了,你还是和我们一起离开吧。”
    虽然元立他们昨晚都在现场,也知道项风的想法,可是现在他们的心情和封天目差不多,每个人心里都明白,项风留在这里,那就是九死一生的下场,面对燕京林家的追杀,就算是强大如穆青山这样,恐怕也不敢保证可以全身而退。
    项风呵呵笑道:“我今天是来给你们送行的,多余的话就别说了,只要你们安然离开,那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说完,项风拍了拍元朗的肩膀,说道:“元兄,你就不要去广陵市了,这几天,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风云集团的人。”
    “没问题。”元朗点了点头,回答得非常痛快。
    “行了,你们赶紧出发吧。”项风摆了摆手,笑道:“我和你们一起出去,你们往北走,我往南走。”
    封天目暗叹了一口气,率先走出了道观,其余的人一一跟随,十几名武者浩浩荡荡得离开,也是吸引了不少人瞩目。
    走出道观,项风和他们选择了相反的方向,又朝着山涧那边走去,他们刚刚离开,道观不远处的树林里已经闪出了几个人,这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说道:“金长老,上官家的人已经走出了道观,不过他们分了两路,一路往北走,一路往南走。”
    对面语气急促的问道:“给我说的具体一点,特别是封天目和穆青山。”
    那人立即回答道:“封天目和穆穆青山走的是一路,他们走的是北边,应该是通过缆绳离开。”
    电话那边诧异道:“那两个获奖的人呢?”那人立即回答:“那个女的和穆青山他们在一起,那个男的往南边走了,我怀疑他是打算从南边的天堑离开。”
    “你是说项风单独从南边走了?”电话那边追问道。
    “是的,我们已经安排人跟踪过去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沉声说道:“通知外面的人,时刻不停的跟着封天目他们,看看这些人会不会兵分两路?”
    “金长老,要是他们不分开了,我们动不动手?”这人问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