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三章 项风跳崖!

    电话那边沉声说道:“如果那个女的被封天目和穆穆青山一起保护,就让他们一直跟随,不要轻易动手,为了一件宝物,我们可不能有太大的损失。”
    “是,我明白了。”那人应声说道。
    电话里的人又说道:“给我仔细把那个叫项风的盯紧,我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小子的天赋太高,就算他身上没有宝物,也断然不能让他活着。”
    那人似有所悟的说道:“金长老,难道这是他们在丢车保帅?”
    “现在还说不准。”电话里的人沉声说道:“现在赶紧去安排吧,别说废话了。”
    那人听到金长老有些不耐烦,也不敢啰嗦,立即挂断了电话,吩咐身边的几个青年开始行动,他们分头行动,一波人追随项风,一拨人跟在了封天目他们身后,对于这些人的跟踪,项风他们心知肚明,特别是项风,巴不得这些人一直跟着他。
    他来到那处山涧,再度盘腿入定,开始静坐起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眨眼工夫,已经到了下午时分,那些盯着项风的看的都有些困乏了,一个青年拨通了电话,语气里带有一丝抱怨的说道:“李先生,那个项风一直在山间修炼,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难道我没有一直跟踪下去吗?”
    电话那边低声说道:“给我盯紧了,又要是出了任何差错,我要你们的命。”
    说完,电话直接被扣断了。
    青年苦笑了一声,只能继续蹲在松树上,遥望着远处的项风。
    到了晚上8点多钟,项风回到道观中吃了点东西,再过一天,群英会就要结束了,明天凌晨时分,所有的人都将撤出泰山之巅,谁都不能逗留。
    所以说,今天晚上是项风离开的最佳时机,不过他心里也明白,他的敌人也肯定猜到了这一点,所以说,项风今晚的离开,那将是风险重重。
    此时上官家的人,以及和上官家有联系的武者,都已经离开。整个道观里面只剩下了三个打杂的佣人,项风换上了早就准备好的佣人衣服,悄悄从道观的后门离开了。
    从项风进入道观开始,便有无数双眼睛盯着道观,盯着项风的一举一动。项风离开了不到十分钟,便有四个青年翻墙进入了道观,一个青年沉声说道:“情况不对,那项风进入这个房间之后,怎么没有丝毫的动静?闯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名青年低声说道:“文哥,现在可是在群英会期间,我们这要闯进去,那可是违反规矩的。”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青年冷声说道:“要是让项风跑了,我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赶紧给我搜,要是项风真的在道观里面,我们大不了和他赔礼道歉。”
    另外几名青年点了点头,立即将这个房间围了起来。
    这个房间位于道观的最后面,可以说是紧贴着围墙建造,用专业术语来说,这个房间叫做后殿,在古代,那就是道士们休息的地方。
    四名青年直接破门破窗而入,他们刚跃进后殿,就看到在床边有一套项风的衣服。
    为首的青年脸色一变,暗道:“不好,项风跑了,赶紧给我追,现在过去了不到一刻钟,他肯定跑不远!”
    青年一边纵身跃出道观,一边给金长老和李强打电话汇报,听到这个消息,金长老也是怒发冲冠,他怒骂了几句,也顾不得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立即调动了燕京林家的武者,开始了地毯式的搜索。
    这处泰山之巅面积很大,仅仅是山峰就可以容纳五座道观,而顺着山峰往下走,还有一条环绕四周的天堑,通过天堑唯一的道路,便是一条已经生锈的锁链。
    金长老他们分了两批人,一批人顺着北边的缆绳寻找,另一批人则是快步赶往了半山腰的天堑。
    现在已经是深夜十点钟,今晚的月光并不算明亮,想要在山上找到一个人,那难度是相当大的。不过好在燕京林家早有准备,他们调度人的速度,简直快的惊人,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燕京林家的武者已经全部出动,很快封锁了北边的缆绳和半山腰的天堑。
    只是他们绝对没有想到,项风根本没有通过半山腰的天堑,而是顺着山涧的溪水,一路朝着南部走去。
    这条山峰非常陡峭,可是再陡峭的地方,只要有水经过,那一定会冲刷出一些简单的河床,项风打定了这个主意,一路顺着向山涧的溪水往下走,走了将近有半个小时,他便来到了半山腰。
    这座山峰的半山腰就有如刀削一般,此时在项风的面前,出现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悬崖,山间的溪水顺着悬崖缓缓滑落,在这条悬崖上冲刷出了一道沟渠。
    只是这道沟渠,布满了青苔,根本没有着手的地方,项风打开手机调出了卫星地图,仔细观察了一会儿。
    这个地方他已经研究了整整一天了,这条悬崖高有千米,下方是一处水潭,在水潭的周围,则是一片存在了数千年的松树林。
    现在正是松树最茂密的时候,一棵松树上面藏上三五个人,根本就发现不了。
    见到山涧冲刷出的河床没有通行,项风深吸了一口气,从包里取出了临时用用床单制成的降落伞,分别绑在了自己的手腕和脚腕上面。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项风必须要冒险一试了,现在不管是北边的缆绳还是半山腰的天堑,恐怕早就已经埋伏好了燕京林家的人,项风要是选择同那两条路离开,那简直就是飞蛾扑火自投罗网。
    项风的跳伞技术虽然很好,可是用床单制作的降落伞来跳,他还是头一次。
    这时候,项风已经看到了身后不远处传来了手电筒的光芒,他不再犹豫,整个人纵身而起,就像是穿了翼装的飞人,直接朝着下方飞去。
    他一跳下去,绑在他身上的床单便猛的膨胀了起来,接着发出了一声强烈的砰砰声,这阵声音虽然并不大,可是在这寂静的黑夜,却是显得极为清晰。
    伴随着这阵声音,一阵脚步声快步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啊!”跑在最前面的青年并不知道身前是一处悬崖,他一个收势不住,整个人紧跟着掉落进了这千丈深渊。
    众人吓了一跳,纷纷往后撤,可就在这时候,那个跌落下去的青年突然大声喊道:“项风!项风跳崖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