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六章 釜底抽薪计

    老者的话,让项风内心一惊,他脑海第一时间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中海诸葛家开始出手了!
    不得不说,诸葛青云的这个战术,和项风对付燕京林家的战术几乎没什么区别,都是想要根除掉对手。
    玉石业一直算是高危行业,玉石说白了,只是一块好看的石头而已。有的玉石比黄金贵上几十倍,有的玉石比普通石头贵不了多少,这说白了,就是市场操控的问题。
    上官家经营玉石业数百年,早就形成了一套完善的市场操控模式,他们控制着华夏玉石的进货出货通道,让玉石的价格一直停留在一个相对稳定的范围内。
    而现在,有人已经打算搅乱玉石市场,彻底将这种稳定的市场打乱,就如同钻石一样,在非洲出产的钻石,甚至比非洲的钢铁还要多,如此大的产量,一旦涌入市场,会让钻石立即变得比钢铁还便宜。
    所以,钻石的垄断商才会降低出货量,始终将钻石的价值保持在一个相对平稳的范围。
    项风皱眉说道:“想要影响到华夏的玉石市场,这可是需要很多玉石啊。”
    “说的就是这个啊。”老者叹息连连的说道:“我们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玉石冲入市场,现在这批玉石已经进入了九个省份三个直辖市,那些玉石的质量很好,价值也非常低。”
    “你们来找上官家,是想让上官家降低出货价格吗?”项风又问道。
    老者点头说道:“对啊,要是不降低出货价格,我们这买卖可就真的没法干了,每天几万块的房租交着,还卖不出货,这不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吗?”
    “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非找人宰了他!玛的!”旁边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闷声闷气的说道:“这段时间本来就是玉石最好卖的日子,每年也就指望这俩月开张了,结果出现了这么一档子事。”
    “我觉得你们还是回去吧,上官家肯定会处理好这件事的。”项风轻声笑道。
    “小子,你是谁啊?凭什么能说这话?”大汉语气很冲的问道。
    项风笑道:“我说能解决,就一定能解决,我劝你们还是抓紧时间回去吧,这段时间暂时关门,就当是旅游散心了,不出一个月,这件事一定完美解决。”
    “说好话谁不会?今天我们必须要上官家给我们一个正面回答,不然我们不会回去!”大汉低吼道。
    大汉的话顿时引起了共鸣,不少玉石商纷纷叫喊起来,这些人都是称霸某一省某一市的玉石大佬,能够让他们急成这样,足以说明玉石业真的出现了大问题。
    “我说你小子添什么乱呢?才进入玉石界一年,连水深水浅都没趟出来呢,就在这里装大尾巴狼。”这时候,那个肥胖中年人出言讥讽道:“你还是抓紧时间洗洗睡吧,这里没你的事。”
    项风轻笑了一声,他也懒得和这个胖子计较什么,抬步朝着山腰走去。
    项风刚走出了十几步,背后便传来了胖子的笑道:“小子,听人劝吃饱饭,要是能上去,我们早就上去了。”
    伴随着胖子的话,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跑车从远处驶了过来,一看到这辆跑车,不少玉石商人纷纷围了上去。
    见到这些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一名身穿修身小西装的女子从车里走了下来,这名女子打量着眼前这些人,皱眉道:“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施小姐,您就帮帮忙,给通告一声吧,我们真的有急事啊。”站在最前面的老者恳求道。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现在上官嫣然的左膀右臂之一,施玉!
    施玉沉声说道:“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们了吗?我们现在正在着手解决,玉石出货价的问题,绝对不可能降低。”
    “施小姐,你们不降低玉石出货价,那怎么解决啊?这不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就不卖你们的货了。”那名脾气火爆的魁梧大汉怒气冲冲的说道。
    “卖不卖我们的货,选择权在你们,但是玉石出货价的问题,没得商量,你们还是请回吧。”施玉的声音不急不躁,带有一股让人不容置疑的味道。
    项风站在远处打量着施玉,呵呵笑道:“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现在这妮子身上,已经有一点上官嫣然的霸道总裁味了。”
    施玉的回答,项风非常赞同,他刚才询问了一番,心里很清楚上官家不可能会降低出货价。
    玉石市场的稳定,就是因为上官家的坚持,如果上官家因为这一批从海外流入进来的玉石而降价,那华夏的玉石市场将会彻底崩盘。
    撑着,或许没有收入,但可以保住玉石市场。
    降价,或许薄利多销,但搭上的将是整个市场。
    孰重孰轻,上官家分的很清楚。
    不得不说,诸葛青云这一招釜底抽薪,的确是打到了广陵家的痛处。
    “施小姐,我们必须要见大小姐一面!不然我们绝不离开!”又一名中年人怒喝道。
    “没错,大小姐要是不见我们,你也别想上山!”周围的呐喊声越来越大,这些玉石商人慢慢围在了施玉的跑车四周,将她的去路和退路都给堵死了。
    施玉的俏脸微微一沉,说道:“你们就是留下了我,玉石的价格也不可能降!”
    “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要和大小姐见一面!”那个肥胖中年人慢慢悠悠的走到施玉面前,一脸傲意的说道:“你现在打电话给大小姐,就说川南王得利求见。”
    “大小姐不可能见你。”施玉断然回绝了王得利的请求。
    王得利一脸愠怒的吼道:“大小姐的架子有这么大吗?当年上官老爷子都接见过我!”施玉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七天,大小姐谁都不会见。”
    施玉说到这里,心情也略微有些伤感,她在旁边看的真切,上官嫣然已经整整三天两夜没有合眼了,一直凭着意志在苦撑着。
    想到这里,施玉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一个人影,那个人影曾经进过她的心扉,却又飞快的离开了。
    若不是那个男人,他们上官家的处境恐怕会更加糟糕。
    想到这里,施玉不由往万宝山看了一眼,她这一眼看过去,脑海里的人影赫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帘中。
    施玉有些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便看到项风站在不远处,正在冲着她微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