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七章 四星级任务

    任务目标是尼泊尔的一名富豪,这名富豪在近几年来一直热衷于研究宗教,而与此同时,全球范围内的很多人口失踪案,最终查询到的位置都位于尼泊尔,所以不少世界机构怀疑,这名富豪和这些人口失踪案有很大的关系。
    尽管国际刑警一直在关注此案,可是他们根本奈何不了这名富豪,短短两年的时间,已经有上百名国际刑警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尼泊尔。
    这个任务曾经是龙门的二星任务,后来在很多人失败以后,这个任务的级别也慢慢开始提升,一直到现在,已经提升到了四星。
    项风看了一下这个任务的状态,发现这个任务并没有人接取。
    一般来说,四星任务大多都会被抢走,像是这种无人问津的任务,包含的风险那是无可估量的。
    项风将手机递给元武,说道:“你来看看这个任务,有什么别的想法吗?”
    元武仔细的将这个任务看了一遍,皱眉说道:“这个任务从介绍上来看很简单,没有看出什么不同之处,不过有一点挺奇怪,龙门执行任务的成员,全都被打成了重伤,竟然没有人员伤亡,这就有点奇怪了。”
    在执行任务这方面,元武绝对算是专业级的,他比项风更加的专业。
    项风轻声说道:“是啊,我也在好奇这一点,这个任务是龙门的四星级任务,比血眼灵猿的任务有困难好几倍,可是没有人员伤亡,的确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元武有些不理解的说道:“最奇怪的是,任务目标只是将这名富豪给杀死,这应该属于级别最低的一类啊,为什么到现在了还没有人能够做到呢?”
    在特种系统的任务等级中,按照任务的要求分为好几级,击杀目标是任务要求最低的一类,它比那些搜集情报等等的任务都要简单的多。
    项风轻声说道:“问题就在这里,这个任务从二星一直上升到四星,而且现在还无人问津,这其中恐怕有让人难以理解的东西。”
    元武开口说道:“少主,我看咱们还是别冒险了,既然其他人都不接取这个任务,说明这个任务真的有些地方不对劲。”
    项风轻轻点头,说道:“不对劲是肯定不对劲,但这也是机会,四星任务太难寻找了,不去试试看,我始终觉得不甘心。”
    元武说道:“少主,那你打算怎么做?”
    项风说道:“暂时不接取任务,先前往尼泊尔看看,如果能将这名富豪给杀掉,再接取任务也不迟。”
    元武赞同道:“没错,这样他就不知道有人企图对付他。”
    项风缓缓说道:“从资料上看,这个人是个宗教狂热者,他加入了当地一个名为红衣教的组织,这个红衣教我以前接触过,这是当地一个很普通的教派,和邪教没有任何的关系。”
    元武低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这个人身边肯定有高手守护。”
    “不多想了,先过去看看。”项风拿起手机,给楼若兰打了一个电话,吩咐楼若兰给他和元武办理了签证。
    一天后,项风和元武直接飞往尼泊尔的首都机场。
    尼泊尔这个国家并不大,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贫困国家之一,不过因为它是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的诞生地,所以这个地方也成为了建立宗教的最佳圣地。在这个总面积不到15万平方公里的效果,宗教数量已经达到了上千个。
    那个富豪的名字叫巴德,他是地地道道的人,也是红衣教的主教之一,他在尼泊尔博卡拉城的名望很高,算得上社会名流。
    上午8点多钟,项风和元武赶到了尼泊尔第二大城市博卡拉城。
    博卡拉曾是尼泊尔最为著名的风景地,它位于尼泊尔中部,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博卡拉河谷上,
    地广人稀,人口不足10万,与那些热闹喧嚣的城市比起来,这里要恬静很多。
    特别是博卡拉处于喜马拉雅山谷地,依偎在终年积雪的安娜普纳山峰和鱼尾峰下,更是成为尼泊尔最受欢迎的旅游胜地之一。
    而那一位巴德大主教的住处,便位于费瓦湖湖的湖心寺庙。
    尼泊尔的经济水平很低,项风和元武租了一辆皮卡车,一路磕磕绊绊的赶到了费瓦湖的湖边。
    走下车,项风倒是对这个国家有点刮目相看,与脏兮兮的印度相比,这个国家洁净的有些可怕。
    最让项风感到惊奇的是,这个地方拥有着其他地方没有的安静与祥和,那干净的积雪似乎像在映照人的初心一般。
    项风和元武站在湖边,心情莫名的有些平静,远处那巍峨的喜马拉雅雪山,似乎隔绝了人世的纷纷扰扰,喜马拉雅雪山上的一座座山峰,就像是一位又一位的神灵,让人忍不住跪地膜拜。
    这个念头刚刚在项风的脑海里划过,他突然猛的惊醒了起来,项风低下头,不去看远处的喜马拉雅雪山,他心中大为吃惊。
    这片湖泊和远处的雪山,就像是一副完美至极的画卷,最让项风感到心惊的是,这幅画卷似乎有蛊惑人心的作用,它可以让人放弃心中的恶念、仇恨以及所有的情绪,仿佛在这一刻,你可以将人世间所有的情欲都给抛下,然后投入神的怀抱。
    元武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异象,他一脸吃惊的看了项风一眼,说道:“少主,你现在也感觉到了吗?”
    项风缓缓点头,低声说道:“这可真是大手笔啊,以天地为棋局,以山河为棋子。”
    元武的语气里带有一丝震惊,说道:“少主,这到底是不是人为造成的?”
    项风轻轻摇头,说道:“我也无法确定,就算真是人为造成的,那我们就不能称呼他为人了,而是要称呼他为神。”
    “两位施主,真是好眼力啊,一眼就看出了这神迹的不凡之处。”就在这时候,项风身后传来了一个老者的声音。
    项风回转过身,就看到一名身穿破旧僧袍的老和尚,正笑呵呵的站在他们身后。
    这个老和尚大概有六七十岁的年纪,他一脸微笑的看着项风,笑道:“我瞧二位身上的戾气如此之重,就连这茫茫雪山都洗刷不去,不知二位来此是寻仇呢,还是忏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