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一章 对战元丹境

    他站在原地,就像是完全放弃了一样,只是一味的射出冰针,一波又一波的冰针,直接朝着锦衣男子射了过去。
    锦衣男子根本不理会这些冰针,他将精力全都凝聚在了蛟龙之上,控制着蛟龙狠狠的朝着项风撞了过去。
    就在气浪形成的蛟龙快要撞到项风身体的刹那,那两条蛟龙竟然突然失去了控制,转眼便在半空中碎裂了。
    “这,这怎么可能?”锦衣男子低着头,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心口,在他的心口,赫然插着一把白色的骨刺。
    这把白色的骨刺表面有冰块覆盖,锦衣男子根本就没有察觉到。直到这把白色的武器插入他的心口,他才意识到自己中招了。
    锦衣男子抬起头,用惊恐的目光看着一步步朝他走过来的项风,忍不住大声喊道:“我,我认输了。”
    项风呵呵笑道:“认输?你觉得这有用吗?”
    不管是多么强大的高手,只有心脏被刺穿,瞬间就会失去了战斗能力,毕竟心脏受创,能够站着已经是很勉强了。
    锦衣男子咽了一口唾沫,声音沙哑的说道:“我可以带给你一个大大的机缘。”
    “机缘?”项风冷笑了一声,说道:“那你说说看,如果我感兴趣呢,说不定可以放你一马,如果不感兴趣,你就听天由命吧。”
    锦衣男子赶忙说道:“我拥有进入元丹境的方法。”
    “你在和我开玩笑吗?”项风微微皱眉,有些不相信锦衣男子的话。
    进入元丹境,首先要凝练出元丹,而凝练元丹唯一的办法,就是感悟天地,洗练内心。项风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一个人直接进入元丹境。
    锦衣男子生怕项风不相信他的话,他的胸口发出了风箱一样的声音,语气艰难的说道:“想要进入元丹境,一个方法是感悟天地洗练内心,而另一个方法,就是给自己凝练出一个真元。”
    “真元是什么东西?”项风反问道。
    锦衣男子激动的说道:“真元是古修士的一种修炼方式,他可以将一个元丹境高手的魂魄凝练成真元,然后吸纳到体内当作自己的元旦,这种修炼方法比正常感悟天地要强大得多。”
    “那应该有什么副作用吧?”项风又问道。
    锦衣男子立即说道:“没有任何副作用,只是这在古代算是一种邪术,因为需要一个元丹境修士的魂魄,所以在古代不少修炼真元的人都被视为修仙界的公敌,我绝对没有骗你,真元修士实力比一般的元丹境修士要强大好几倍,甚至如果意志力强大的人,还可以修炼第二真元。”
    项风看着锦衣男子,冷笑道:“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元丹境高手的魂魄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
    锦衣男子立即说道:“我们可以合作,这些年,我一直在研究真元的事,现在我已经发现了真元的一些诀窍,其实并不是只有元丹境高手的魂魄才能凝练出真元,普通人的魂魄也一样可以,只是需要很大的量而已!我这些年已经积攒了一百多个灵魂,再加上我那个下属现在收集到的几十个,足够可以让你凝炼出一颗真元。”
    项风呵呵笑道:“听起来的确很有诱惑力。”
    “你同意了?”锦衣男子面带欣喜之色。
    项风笑着点头,说道:“我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
    锦衣男子赶忙说道:“那等我伤势痊愈,我亲自给你凝练真元。”
    项风冷声说道:“你这是拿我当猴耍呢,等你伤势痊愈,那还有我什么事?既然你这样没有诚意,那我还是先干掉你吧。”
    锦衣男子一脸惊慌的喊道:“等,等等,只要你保证不杀我,我可以先告诉你。”
    项风冷笑道:“现在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我给你30秒的时间,如果你没有说清楚,那我也懒得听你说什么了。”
    项风的这番话,让锦衣男子明白了现在的处境,正如项风所说的那样,现在他的命都抓在对方的手里,他根本没有资格去谈什么条件。
    锦衣男子犹豫了一会儿,他从怀里取出了一本泛黄的书页,直接递给项风,轻声说道:“这里面就是凝练真元的方法。”
    项风一抬手,直接交那本书页吸到了手里,他一目十行,很快便将这寥寥数页全部看完。
    书页内的内容,主要讲述了怎么用元丹境强者的灵魂凝练真元。
    他看了一遍,对锦衣男子说道:“这里面可没有说如何用普通人的魂魄凝练真元,你是在耍我?”
    “我没有,用普通人的魂魄凝练真元是我这些年研究的成果,我可以对你发誓,这个方法绝对有用。”锦衣男子声音惊恐的说道。
    “还敢骗我?”项风怒喝了一声,他根本不理会锦衣男子继续说什么,直接一掌拍在了锦衣男子的头上,锦衣男子到死都没有想到,项风竟然不给他丝毫解释的机会。
    在锦衣男子倒下的那一刹那,项风按照书页中所传授的方法,直接用灵气将锦衣男子的魂魄笼罩在了其中,那个魂魄近乎于透明,只有拳头大小,有点像是透明的气球,看上去十分脆弱。
    “原来这就是魂魄。”项风打量着灵气包裹住的那个拳头大小犹如圆球一般的东西,看得啧啧称奇。
    见到锦衣男子被杀,那些女子立即朝着项风冲了过来,她们还没等接近项风,便被急速射来的冰针射成了刺猬。
    在项风的眼里,敌人根本不分男女,只要是对他有威胁的人,他向来是一视同仁。
    见到项风出手如此狠辣,躲在树后面的秃鹰已经快要吓尿了,他实在没想到,他眼里那位高高在上的教主,竟然死在了项风手里。
    不等项风看向他,秃鹰便转身朝着密林跑去,他刚跑出了大概有十几米,一堵冰墙直接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眨眼工夫,这一堵数吨重的冰墙便狠狠的砸在了秃鹰的身上,这秃鹰不过就是个普通人,哪里能承受得住这种攻击,当场便被冰墙砸得脑浆迸裂而死。
    对于锦衣男子和秃鹰的行为,项风心里深恶痛绝,人虽有一死,却有轮回,可是如果不给对方轮回的机会,那就有些丧尽天良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