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斯莱双子——请求(微h)

    我叫艾米,中国人,以前在日本南硫磺岛上学魔法。随着母亲改嫁英国后,我自然转来了霍格沃兹继续学业,我被分到赫奇帕奇,并这所新学校度过了半个月。
    或许是因为整个赫奇帕奇只有我一个亚洲人,又觉得我单独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上学。入学来,我一直得到周围人很多照顾。为我补习费笔记都堆满了半个小书桌,就连平时吃饭,两边的姑娘都会给我抢上几个特色鸡腿。我甚至还因为种族平等的理由被直接安排进赫奇帕奇魁地奇队伍的替补。好吧,虽然后来我知道他们只是想让我当个比赛吉祥物。
    新学校的同学比我想象的友善的多,学业脱离亚洲魔鬼难度也简单上不少。按理来说,这种关怀下我不该抱怨些什么。不过实际上,相比起愉悦的消失,我的焦虑在快速增长中。
    我焦虑的来源和霍格沃兹这个学校脱不了关系,说起来有些难以启齿,实际上我患某种特别的精神疾病,一种包含冲动要素的性欲障碍。通俗点来说,就是人们常说的性瘾。这个病不像大家想象中的难见,英国《每日邮报》就曾报道过:大约有10%的男性和7%的女性需要控制自己的性冲动。我恰巧就是7%之一。
    在15岁频发性需求时,我有偷偷去找过心理医生。躺在座椅上被问了一连串问题后,我评定为性瘾二级,医生认为我含有无法自制并且伴有特殊欲望,这个特殊欲望指的是我对男性声音的痴迷。最后医生建议我配合治疗或者找个合理的疏解途径。
    我选择了后种。我的母亲是60年代生人,虽然赶上改革开放国际化,开了间大规模的外贸公司,又离婚和外国人谈起跨国恋,但是本质上她也改不了那个时代下的传统思想。性相关的字眼从来没有出现在母亲和她的谈话中过,更不提让她接受自己女儿得了一种必须要性交的精神病。
    我在日本花了点钱收买了个路人轻松买到了跳蛋,按摩器和一整套色情片。几个通宵挑出几个音色还不错的后,我自此开始了自娱自乐的生活。只要每天在宿舍自慰上两次,我就能保持上整天的正常状态。
    这很有用,我平安地度过了一年,直到来到霍格沃兹。入校后我才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不同于日本魔法学院的宽松,霍格沃兹居然无法使用麻瓜界的任何电子产品。虽然来之前做过了解,我刚开始也只是以为是电脑手机一类无法使用,结果按下开关后才原来发现电动的也不行。
    不止这样,霍格沃兹巫师学生多,不像日本能一人一间房。她的新宿舍足足住了6个人,各个活力充沛,对她爱护有加,搞得她每次躲在被子里用手指摸豆豆扣阴道都要害怕会不会被看见,这种绷着神经让她总是达不到高潮。
    欲望得不到满足,就会积累的越来越多。这不由得我害怕,现在上着课,听到好听的男声,我的阴道就会忍不住的收缩,底裤都能全湿透掉。要是这个声音持续个几分钟,那我只能咬着嘴唇竭力不发出奇怪的响声。这感觉就像是一小块天空正在不停累积的乌云,不知道再加上哪一片就会突然雷电大作,下起倾盆大雨。
    找不到释放的渠道,体内的燥热也让自己完全安静不下来,我只能不停找其他事做。把宿舍的柜子和床擦个五六遍,再每天把教室里的书桌课椅拉直到完美水平线上……
    赫奇帕奇都是一群善良的人,她们坚信我是因为水土不服加上思乡带来的情绪问题,就算我在课堂流泪也是因为心地柔软。然后一群人一天到晚拉着我的手给我介绍学校趣事,同学间的八卦,还有不知道在存在哪里的英国美食。
    天知道我根本听不下去,上一周时我的底裤每天湿透个两次,这周我内裤的水都能顺着大腿流进袜子里,打湿脚掌。由其是和格兰芬多一起上课时,他们学院有对搞怪的双胞胎声音完全直戳我的的性癖。
    我感觉我已经到达一个控制的极点。在这样下去,我总得疯一次。
    所以我准备下手找个人形的按摩棒,至少先挨过这阵子再说。
    我没谈过恋爱,但是我那女强人妈妈总说钱可以买到感情外所有的东西,于是我就想通过钱买到一个没感情的炮友。
    很快我就盯上一个目标,那对在课上击中我的格兰芬多的双胞胎。据说这家父母生了一屋子的孩子很缺钱,连兄弟两个的衣服都是捡哥哥穿剩下的。而且这对双胞胎挺想赚钱的样子,天天推销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为了每天两叁个加隆的收入在学校窜来窜去。并且他们长的不错,身体目测也非常健康,格兰芬多的话人品也有保证,全符合我对短期炮友的要求。对此,要是能达成协议,我愿意每月给上200个加隆,只要每天能高潮上两回。
    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国女性,我还是有些内敛的,就算找炮友,同样还是偏爱一对一的关系。所以我就只想在双胞胎之间挑上一个。我想的很普通,等谁落单的时候就冲上去问问,毕竟他们声音都挺好听的。
    这看起来简单,可是这操作起来却很难,实际上,我根本分不清两个人谁是谁,只知道一个叫弗雷德,一个叫乔治。不止分不清,他们天天形影不离,连上厕所也一起去,让我很难行动。
    直到跟踪的第四天,我才找到机会把单独恶作剧的红头发拉到一边,内涵地告诉他想“投资”一下他的事业。我手指搅着身上黑袍揪出好几个小啾啾,刚想破罐子破摔直接讲出来,他妹妹却突然出现打断我们的对话。看着漂亮妹子疑惑地看过来,我也只能涨着大红脸匆忙告诉他晚上来二楼的废弃教室继续谈谈。
    走之前我还特傻地问了一句他叫什么,对面的高个子听到弯下腰,嘴角勾起带点邪邪的味道,“嘿,这个可爱的小獾,我叫弗雷德”。
    啧,声音真好听
    晚上我特意打扮了一翻,早早来到二楼,等着穿着亚麻色衬衣的男孩踩着点走过来后,有些心急地赶忙将人拉了进来,锁上门。
    “放轻松,有的是时间”
    男孩由着我被扯进去,浪荡地斜靠在墙壁上,低头比划了一下我的头顶,似乎在好奇我的高度,“Ok,矮人公主,能说说你今天找乔,不,找我说的投资是什么?”
    鬼个矮人,她这身高在国内明明很正常。
    注意到对方的动作,我才发现这个男孩真的很高,目测至少185以上,鼻子也挺。听说长的越高鼻子越高的男人下面越大,要是插进去受不了怎么办。我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能不能让他只摸豆豆。而且200加隆会不会太少了,要不再加上100?
    等到弗雷德又喊了一声,我才回过神来,呐呐地张嘴,“对,投资,投资你,我可以付每月300加隆”,想着这会不会还是太抠了,我又添了一句,“不,每月350加隆”。
    “呼,大买卖”,男孩吹了个口哨,眼睛带笑,活像个碰到媒老板的样子,还站正整理下发皱的衣服,“那这个漂亮的姑娘,你是看中了那款产品呢?或者你是想直接和我谈谈未来买卖分划的事?”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连忙否定,看到弗雷德皱眉表示不解。我打着气,鼓足勇气继续讲了下去,“我不是买你的产品,我是,就是……”
    啊……找不到合适的词
    “什么?”
    “买你”
    短暂的卡壳后,我们同时出声,又双双愣住,气氛一下子沉默起来。
    我的性格就是说出前扭扭捏捏,想东想西,说出后就会大胆很多,有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气势。吐出请求,过了最开始的尴尬,想着也不会更糟,我也就活跃很多,倒豆子一样对着男孩说了起来,“其实是因为我患有种病,性瘾,你知道吗?”
    看弗雷德不说话,我也不懂他了不了解麻瓜的医学词汇,便继续解释到,“就是阴道会自动模拟性爱,不断流出水,感到空虚,让人产生想要做爱的性冲动,而这些冲动是患者都无法控制的。”
    这番话对16岁的未成年太过刺激,我注意到男孩的脸上开始爬起红晕,手指僵硬地蜷缩起来。
    好吧,至少没跑,还有机会。我补充到,“只要你每天摸摸我的…那个地方,帮我那个两次控制住我的病情就行”。
    “当然你需要对外保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签个协议,我会在每月初付钱给你。如果不愿意的话,你也可以出个封口价。”
    等我说完,男孩鼻尖都红透了,面上依然保持淡定,好一会才开口,“你意思是我帮你自慰,你付钱给我?”
    理解地很棒,我眼睛发着光,用力点了两下头,一脸期盼地盯着他。
    或许是我视线太真诚,弗雷德有点慌乱地退后一步,一张帅脸烧地通红,语气间透着不可置信,“不,不,这简直…太大胆”。
    “如果是钱的问题话,我们可以再谈谈。”,好不容易有个解决办法,我不想这么快放弃。
    “这怎么可能是钱的问题!!!”
    不是钱的话,“那是我长的不符合你的审美吗?”,我歪歪头提问。我确实不知道外国人的审美会不会不一样,进入英国来,她最常收到的评论就是可爱,这听上去不算夸奖。没准她在弗雷德心里长的算是普通或者有点丑?
    “这也根本不是审美的问题!!!”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呢?”,我前进一步缩小距离。
    “废话”,男孩似乎也有些激动,“你怎么能突然叫一个你不认识的人给你做这种事,天啦,你明明是个亚洲人,你简直太大胆。”
    “可是我知道你啊,我跟踪你好几天了”,我将裙子卷边塞进腰带,露出打湿了大半的棉布内裤,“我可喜欢你的声音了,每次听到的时候,这里就会湿透”。
    说着,我手指贴向内裤边缘准备脱下来给他好好看看,“而且亚洲人也会得性瘾,也会像我一样想要做爱,你说的话可涉嫌种族歧视了。”
    “不,我不是,你别…”
    动作刚拉到盆骨下,一只大手贴上我的手腕,制止了我接下来的行为
    男孩盯着我因为动作侧面露出来的黑色阴毛,一时间失去了动作,愣在原地,眼眸发深。
    我懒得关注他的状态,弗雷德的手掌热的不行,肌肤相触刺激地我又流出一股液体。“咕咚”一声,很爽也很响,他绝对听到了。
    我勾勾男孩手心,看到他手臂抖了一下,又反手抓住他的手掌慢慢往内裤下钻,他想往上逃,我就按着他的手掌,自己提着腰迎上去。声音故意甜腻地不像话。
    “这里好像要啊,弗雷德”
    “什么?”
    “你”
    (想了一下,还是放在文中吧,其实我一直有想放弃这篇文的想法,我知道我写的挺ooc的,上个月初也在其它地方看到有人说我写的太ooc,写的很僵硬,只值一颗星的。我第一次写文,也是想写哪写哪,从来没有大纲,也没有存稿,写过来,其实前两个故事写完现在看我也不咋满意,也觉得挺毁他们形象的。总觉得和我当初想写出来的东西差的很远。
    看到有人真的在等,还是挺感动的。想着也是我曾经说过要写完的第一篇文,也是我当初说练文笔的尝试,所以还是捡起来继续写。但是更新我不依然能保证,毕竟实话说,我的热情没有刚写的时候大了,而且我写文真的很慢,写写改改一篇就是3.4个小时,我也只有晚上能静下心写写。更多时候我是懒地动笔。没有按时更新的话,就只能说抱歉了。
    顺便一提,布莱克双子的故事没断,后面也会更新,就是突然想写双子,所以先给双子来一两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