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被压在玻璃上后入

    然后是温昀竹的回应,“宝贝做的很棒。”
    又被称赞了,好开心。
    乔韵芷被夸的心花怒放,抿着唇,笑的一脸娇羞,才冒出头的失落立刻被按了回去。
    温昀竹把她扶起来,带到莲蓬头下方,先用手试过水温才往她身上淋。
    冲水、挤一点沐浴露、轻柔的搓洗、再冲水。
    每个动作都是那样的柔和,像她小时候对待自己最珍惜的玩偶那样。
    嗯,如果忽略洗到下半身时的变样确实是那样没错。
    敏感的身体早就被他撩拨的出了不少水,洗了又流出来、流出来再洗、洗了又流出来。
    重复两次之后温昀竹终于失去耐心,在她臀上轻拍一下。
    “水怎么这么多,嗯?”
    “我、我不知道…”
    “是不是宝宝骚?”
    温昀竹干脆的关掉莲蓬头,还湿着的手指在肉缝来回滑动,有意无意的轻擦过阴蒂,换来乔韵芷一个哆嗦,手掌被潺潺流出的淫液打得更湿了。
    “唔…是…”
    “到底是不是?听不清楚呢。”
    …这么近哪可能听不清楚,他就会欺负人。
    可此时乔韵芷被下身的空虚感折磨到无力反抗,只能红着眼说出更多温昀竹想听的骚话。
    “是…好想要…哈啊…给、给我嘛…”
    她下意识晃着臀去迎合温昀竹的动作,一整天下来数次的求而不得几乎让她崩溃。
    屁股上又挨了一掌,“别急,会给你的。”
    “那、那现在嘛…嗯…”
    乔韵芷现在基本上什么安抚都听不进去,就只想被男人狠狠肏弄,痒的深入骨随,就像有无数只虫子同时在上面啃咬一般,发了疯的想要更多触碰。
    “快点…给我嘛…”
    她手脚并用的缠在温昀竹身上,唇急切的去探寻他的,觅到之后便是一阵乱啃,疼的男人皱起眉头。
    双颊被掐住,乔韵芷的嘴唇呈O字嘟起,接着便被扣住下颔咬了回来。
    好疼、好棒。
    接着便是温昀竹毫不留情的入侵,像是要将她撕碎、拆吞入腹一般的啃咬,后颈被扣住,他用指尖轻轻捻起一点点,往下扯,逼迫她把头仰的更高。
    乔韵芷一时之间竟然也忘记要用鼻子吸气了,薄弱的氧气来源基本上全是靠温昀竹渡给她的。
    在她要窒息之前,温昀竹松开她的唇,整个人被往后转,压在浴室的玻璃上,然后便是他毫无预警的深顶进来。
    “哈啊…!”
    圆润的蘑菇头撑开穴里的每一寸皱褶,直捣深处。
    那些令人不适的痒意瞬间被抚平了,快感直冲脑门,肉穴一张一缩,贪婪的咬住里头粗大的肉柱,用尽浑身解数吸吮、伺候。
    温昀竹一把扣住她的下腹,没有任何缓冲就开始又深又重的捣弄,透明的黏液随着他的动作被带出来,汁水四溢。
    “唔啊…好棒…嗯嗯…”
    女子饱满的乳肉紧紧压在玻璃上,方才洗澡时的雾气渐渐散去,胸乳轮廓清晰可见。
    纤细的腰塌的很低,屁股高高翘起,想向后迎和男人的动作,却又被按住腰,半分不得动弹。
    “哈啊…好舒服…好舒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