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单湿透了(H)

    只是沙发上已经湿透了,夏洛觉得这里实在是太不舒服,伯林就抱起她到了卧室里,将她放在了柔软的床上。
    下面还是湿的,距离第一次并没有过去很久。
    不管伯林触碰到什么地方,她都没有感觉,她甚至都感觉不到血液的流动,仿佛整个人都僵化了。
    就连他俯身亲吻她嘴角,她都没有任何感觉,她不确定自己这样是否真的适合做,毕竟她没有感觉也给不了任何反应。
    “啊……”就在伯林的手触碰上穴儿的时候,她浑身都开始颤抖,要不是因为不能动,她的脚趾肯定都已经蜷缩起来了。
    原来是有感觉的,内壁的软肉在感受到他手指的触碰之后,就完全挤了上去,只有那一处才有感觉,所有的感觉仿佛都已经集中在了穴儿。
    “伯林……”夏洛就这样看着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阻止他。
    他俯身而下,“夏洛,很漂亮……”
    真的很漂亮,自己的白浊和她的体液混合在了一起,从她身体里流出来,那是一种身体和心灵上的满足,真的应该把她灌满的,找一个东西塞住,这样自己的白浊就能够一直留在她体内了。
    然后吸收了。
    然后……
    一想到这个,他忍不住覆上了夏洛的小腹,这里要是能够怀上他们孕育的生命就好了,只是魔法能力越强,怀上孩子的概率就越低,就算服用了催情剂,几率也并不高。跟普通的魔法师相比,这个几率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在伯林的手指抽离之后,夏洛不住地开始收缩,好想被什么东西填满,因为只有那里才有感觉,如果能塞满的话就好了。
    “伯林,想要……”
    可是她动不了,要是可以,她真的很想直接坐在他身上,可是她现在只能够躺着,跟他说话,任他摆布。
    伯林在她的腰下垫了个枕头,将她的腿分开,这个姿势可以让她清楚地看到他是怎么样进入她的,看着肉粉色的龟头一点点没入花穴之中。
    明明那么窄小的入口,怎么能够容纳的了那么大的它。
    他进的很慢,一点一点地挤进去,夏洛就这样看着他怎么进入,内壁收缩得更加厉害了,只是进入的过程,她就已经到了一个高潮了。
    “好敏感啊。”伯林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要是可以,她真的很想捂住脸,可是她不可以,只能够闭上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也努力忽略伯林发出的轻笑声。
    可是她动不了,并不代表她手中的铃铛无法动弹,铃铛随着伯林剧烈的动作拼命晃动着,昭示着他们的动作到底有多激烈。
    她喉咙口发出的呻吟声,跟铃铛的声音几乎是同步的,就算拼命忍耐也无法抑制住。因为忍耐而发出的哼哼唧唧的声音,更让伯林觉得眼热。
    “夏洛,夏洛,这样喜欢吗?”
    伯林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等到她的回应,身下的人满脸通红,眼神迷离,甚至还带着泪光。不自觉的,肉茎又胀大了一圈,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可是这个模样让他想更用力一点,最好把那点泪花撞下来。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轻……”她刚想开口,就流露出了呻吟声,只好咬住嘴唇。
    “夏洛说什么?”
    “轻……啊……轻点。”一句话都要分成好几次才能说完,就连呼吸都要分成好几次。
    她觉得穴里酸软,快感密密麻麻地积累着,就像一张空白的纸,上面点上了无数个黑色的点,马上——马上就能够填满了。
    “夏洛!”
    他一边喊着她的名字,一边将她灌满。
    忽然间,夏洛觉得自己的手能够动了,伸手抓住了伯林的衣服,潮液尽数喷出,混合着他的白浊,打湿了床单。
    只是在一天之内,就打湿了两个地方,夏洛觉得以后一定要克制一点,决不能像今天这样了。可是这件事显然不是她能够决定的,而是伯林决定的。
    就算药效过去了,她还是觉得浑身酸软,连手都抬不起来,更别说起身了,清理的工作都是伯林完成的,他仔细地擦遍全身,帮她洗了个澡。床单直接用魔法清理干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有上面的褶皱提醒着夏洛,刚刚他们在上面做得多么激烈,多么令人面红耳赤。
    次日醒来的时候,夏洛还是觉得很累,之前的疲惫根本没有褪去,本来还想着今天要把毕业课题的内容确定下来的,可是以她现在的状况,她觉得这件事恐怕是无法完成了。
    可能,今天一天都要躺在床上休息吧。
    “夏洛。”伯林忽然笑着坐在她边上。
    她抬眼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给你看一样的东西。”说着,伯林就把一份报纸展现在她面前。
    这份报纸是帝国报社的刊物,一般来说这上面刊登的都是大事,不是研究出了什么新奇的魔法,就是国家大事。夏洛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他要把这个给她看。
    她接过报纸,看到上面的标题写着——贝克家族是否从此没落。
    接着就是长篇论述贝克家族最近经历的一些事情,包括现任家主黛西的一些私事都被摆到了台面上,她和帝国军队的部长联姻的事情都被人质疑是否有特殊目的,甚至还有关于伯林的。
    关于伯林的部分,编辑用了大量的版面进行描述,把贝克家族的爱恨情仇史都记录的极其详细,夏洛看到上面有一句话很有意思——放弃一名R级魔法师,贝克家族是否已经将偏见摆在了能力之前。
    这个人对贝克家族的事情如此了解,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够写出来的,而且,行文方式让夏洛觉得很是熟悉,虽然风格不同,但是她能够确定这份报道是出自克罗诺之手。
    这就奇怪了……
    克罗诺什么时候对贝克家族的事情那么熟悉了?
    要不是伯林告诉她这些事情,恐怕她猜不到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最多只能知道黛西和伯林水火不容。
    “我很好奇,黛西·贝克会怎么应对这篇报道。”伯林微微勾起嘴角。
    当然,他更好奇,那位把黛西放在心尖儿上的帝国军队部长,费雷斯,会怎么做。
    【作者的话】
    大家中秋节快乐!
    吃月饼了吗?大家都喜欢什么月饼啊?(其实我一直觉得月饼很难吃,除了冰淇淋月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