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别怨 (ωoо1⒏υip)

    魏鸣珂感觉自己这发小已经失心疯晚期了,他忍不住泼冷水:“唉,空想蛮腰樊素口,桃夭盈盈何处有?”
    两人少年时都是淫诗艳曲发烧友,此时年过而立,互相挤兑起来也分毫不让。就听褚江宁故意抬高嗓门儿,脱口而出后几句:“若得巫山梦里云,并香肩,携玉手,胜似鸣珂杏苑走。”
    他俩念的是古人所作的半阙《天仙子》,意思是能与心中美人云雨欢爱,就胜过高官厚位宫苑行走。“鸣珂”是身居高位之意,放到两人的嘴仗里,就成了典型送人头。
    魏鸣珂万没想到取笑别人结果反把自己涮了一把,简直脸都气绿了。
    褚江宁略胜一筹,也就不再提这话茬,因此说起白天的事:“你那哥们儿今天被咱俩反将一军,到底什么反应。”
    魏鸣珂也正色起来:“让你说着了,非但没气急败坏,反而继续装傻,临走还想旁敲侧击,打探点儿桃夭的情况。”
    “他知道云楼?”
    “知道也知道的不多。”魏鸣珂目光微动,“他们这些常年在地方上活动的,知道的估计都没外头的出租司机多。”
    “那好办,这个局咱们稳了!”褚江宁意气洋洋地笑了,“这些没见过世面的新媒体小老板,送个女人就想从咱们手里弄张P2P小贷牌照,别说这价码老子瞧不上,就算真给够了,这损阴德的烂事儿老子也不可能干!妈的真把咱爷们儿当傻逼了!想拉老子蹚浑水,我非教教这些孙子什么叫玩儿家!”
    魏鸣珂听罢,想了想还是没说话。褚江宁虽然有时放荡不羁,生意场上手段一套一套的,但还真没干过什么敲骨吸髓的事。近几年P2P小贷火得一塌糊涂,他们圈子里有几个小子专门倒腾这类牌照,转手一卖就是千万上亿的现金流,还不算那些金融资本每年给进贡的干股红利。这活儿是真财源滚滚,可民间小老百姓也是真能被坑没棺材本儿,全国每年因为P2P暴雷跑路引发的散户自杀新闻就不计其数。褚江宁这个奸商虽然爱财,好歹也是受过传统文化熏陶的,因此保留了最后一丝人性,对于徐茂宽等人的游说毫不动容。
    知道好兄弟心意已决,魏鸣珂选择跟他统一战线,然后继续演双簧反套路徐茂宽一伙。就这个共识两人开始延伸拓展、商量细节,直到十点来钟才讨论好初步方案,一看时间褚江宁饿了,叫服务员来上夜宵。
    而此时此刻,桃夭越发心神不宁。
    她以为甩开褚江宁,一个人冷静冷静心绪就正常了。可回到家还是心慌神乱,满脑子都是白天的事。点了凝神药香毫无作用,打开佛教音乐反而越听越走神,吃了饭去洗澡,将身上所有衣物都丢进洗衣机按下强洗。偏偏衣服都甩干了,她脑子里还是没甩掉褚江宁那张烦人的脸。
    站在浴室镜前端详自己赤裸的躯体,桃夭不免叹了口气。下午褚江宁那句话还真歪打正着说中了,她发生关系的第一个男人,的确是个阳痿。那时她才二十出头,对男人总是带着理想化的滤镜,上床前想得甜蜜美满,到了床上才知道阳痿早泄男不仅生理有问题,连心理都是扭曲的。下了床就快刀斩乱麻结束孽缘,两年后经熟人介绍认识了第二个,外人看来那男的条件顶好,大学老师书香门第,举止斯文工作体面,也是上了床才发现,人性的伪善自私,会在房事上暴露无遗,又是一个前戏都不做、自己爽就完事儿的渣男。
    她没体验过真正的两性欢爱,所以这些年对男人日渐提不起兴趣。云楼从开张起就由她做主理人,叁年里达官显贵、二代叁代们,向她言语暗示抛橄榄枝的层出不穷,可她早就磨没了那些富贵加身的繁华绮梦。
    再加上接待的来客都身份不凡,有时面对不友好的那种,她还必须要摆出出文人清高孤傲来,以显现云楼并非叁教九流的藏污纳垢处。这清高又不是装出来的,一则来源于她的文化造诣才艺修养,再一个,清心寡欲摒除杂念也是必不可少的。
    凡此种种,桃夭早就习惯了独自一人的日子。
    万没想到,奔叁的路上,突然冒出一个褚江宁,一上来就勾起了她心里那簇熄灭良久的情欲之火。唉,只怕又是一段冤孽啊!
    越想心中越不宁静,桃夭裹上浴巾出来,路过客厅时随手拿起茶几上的安神药物,就着温水吞了两片,然后吹干头发,上床睡觉。
    这一页睡得出奇的踏实,清晨醒来,她精神饱满。却在起床后突然想到自己半夜做了个梦,一时梦中缱绻悉数回忆起来,竟是自己与褚江宁赤身露体的被翻红浪,掀起阵阵锦帐春风,梦里娇笑喘息,不知疲倦。
    还是个折腾人的春梦,她有些无语,掬起一把凉水在脸上,总算浇去了梦里残存的浪荡。
    杜伯炎今天来得很早,桃夭刚换完衣服,朱姐那儿就叫她去办公室。
    桃夭知道对方想听什么,因此将昨天饭桌茶局的事一五一十讲了。杜伯炎听罢,良久未置一词。
    桃夭总觉得古怪,不无担忧道:“伯伯,这个褚江宁可靠吗?”
    杜伯炎一愣:“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倒也不是突然,就老总觉得这人年纪不大,城府很深。昨天的事,他跟那个魏鸣珂显然是想借咱们的这棵树,为他们自己招风,用意恐怕不简单。”
    杜伯炎笑了,直截了当问:“他是不是在追求你?”
    这次轮到桃夭愣住,想了想说:“也算是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诶!”杜伯炎开导她,“不要一眼把人瞧扁了,那小子虽说行事有些张狂,其实本性不坏。就是这些年一直跟他家里闹别扭,也叁十好几了,坚决不结婚。他要是真的追求你,作为长辈我劝你考虑一下,还算个不错的小伙子,处处看嘛。”
    桃夭无语问苍天,心说这大伯抽风了吧,我劝他提防小人作怪,他劝我跟小人相爱?
    见她一脸的苦大仇深,杜伯炎也不再多话,让她自己去忙。
    褚江宁一脸半个月没露面,也没电话骚扰微信轰炸,桃夭欣喜若狂,就差求神拜佛谢天谢地了。
    这天下午,正好云楼没客人来,桃夭跟朱姐等人都在茶室里喝茶聊天,门口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小仙女儿,你的包裹。”那人站在院子里朝楼上喊,桃夭站去窗前看,来的是前面博物院的工作人员,桃夭跟他只是认识,平常接触不多,因此搞不懂他来送哪门子东西。看人家气喘吁吁的,也不好怠慢,因此她开窗道:“汪哥,先上来喝口茶吧,我们都在!”
    姓汪的工作人员上来时,桃夭已经拣出茶碗为其斟好了茶,对方将一只包裹严实的方盒交到她手里,而后喘着粗气坐下牛饮。
    同时们也纷纷投以好奇目光:“谁送的宝贝啊,还劳咱们汪主任亲自跑一趟!”
    桃夭又给众人斟了杯茶,才低头打量手上的东西,是从安徽休宁县发的顺丰次日达,地址就填的博物院,收件人前头某个领导,本想就地拆开,可看到发货人一栏“陈鹏”两个字时,她顿时眼皮子一跳,打住了当众拆件的冲动。
    将盒子随手放在身后置物架底层,桃夭故作不解地问:“汪哥,收件人不是我啊,怎么送我这来了?”
    “对,这个是跟土特产一块儿寄给我们领导的。发件人是谁你应该认识吧,领导说发件那位跟电话里交待,说是关于搜罗了些关于安徽茶的资料,你们后边收不了快递,所以顺道寄过来托我们转交的。”
    同事们满怀期冀的八卦之魂,在汪主任一番解释后,顿时都消散了,大家继续喝茶闲聊,直到逼近下班时间,才各归位收拾东西。
    桃夭走去叁楼独属于她的更衣间换衣服,关好们才找刀片划开快递盒,里面是一个精美的锦盒,打开看,锦盒里除了一张宣纸画外什么都没有。她越发纳闷,心说褚江宁又搞什么鬼?
    等展开那张画细细一瞧,差点儿没气死。
    宣纸上是一副工笔勾勒的丹青美人图,只见芍药从中乱红飞舞,一美人卧在花侧的青石板上,媚态横流不可方物。那美人无论神形都跟桃夭别无二致,只是——美人衣带半宽、蝉鬓歪斜,香肩上一方松松垮垮的红牡丹肚兜,可惜未能盖住美人春色,使其酥胸裸露好不销魂。再看美人下身,罗裙散地,脚儿嫩白,光洁的双腿放荡地张开,露出风流宝穴。美人脸色双颊酡红,目光望向不远处同样衣衫不整的男人。
    好一张不失古韵的春宫图,桃夭恨得牙痒痒,敢情褚江宁那个王八蛋消失了半个月,是闭门搞这不要脸创作去了!
    她忍不住握起粉拳,恨不能现在就找到褚江宁拎出来一顿暴打,只可恨那混蛋的藏身之处不得而知。
    正咬牙切齿着,忽然手机响了,陌生号码来电,归属地北京。不用想就知道准是褚江宁打来的,摁了接听正准备问候,就听对方笑声传来,“正恨不得杀了我呢是吧?我在你们院外东边的凉亭里等你。”
    首-发:rourouwu.info (ωoо1⒏υi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