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2)

    找到了。
    闻言,凤七神色一亮,双手紧握成拳又立马松开,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却不敢说出口,只道:时候也不早了,季兄,里面请坐吧。
    恩。季闲拍了拍凤七的肩膀,擦身而过时,在他耳边低低吐出几个字。
    放心,一切有我。
    季闲许久没有参加过仙界婚宴,已经不太习惯这种热闹的场合,于是独自找了个角落没人的位置坐下,举杯小酌,无聊地打量着眼前来往的仙友,倒也不觉得寂寞。
    然而片刻之后,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季闲的视野中,瞬间吸引了季闲的全部注意力。那人一身青衣,眉眼冷若冰霜,旁若无人地径直朝季闲的方向走来。
    来人正是他曾经在天界的好友,离辰星君。
    季闲心下一惊,生怕对方认出自己来,于是连忙举起酒杯微微低头,装作在仔细品酒的样子。
    很快季闲就发现是自己想多了,离辰星君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独来独往,根本不会特别关注哪个人,他只是在不经意间扫过季闲一眼,眼神冷漠而又疏离。
    季闲心头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后也不再四处观望,尽量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今天来参加婚宴的仙君大多都是天界有头有脸的人物,这样一来,就更不会有人注意到他这个无名小卒了。
    又过了一会,吉时将到,一对新人即将入场。季闲也打起精神,想看看凤族的婚礼跟人间到底有什么不同。
    然而就在这时,整个凤栖宫突然剧烈地晃动起来!不过一瞬间,大殿内的各种摆设、桌上的酒盏鲜果全都滑落在地,美酒碎片飞得到处都是
    有几位仙君准备使用法术强行止住房子的晃动,却惊讶地发现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最多只能保持住自身的平衡而已。
    大殿内顿时乱作一团。
    这是地动?
    季闲很是疑惑,凤栖山乃是人间仙山,几千年来都没有发生过任何□□,今个这是撞了什么邪?还是哪位仙君道友执意要跟凤族作对,所以故意在凤七大婚之日搞这么一出?
    但不管怎么说,这倒真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趁屋内众人还处于混乱之中时,季闲直接使用法术离开了凤栖宫,转眼间,便出现在了凤栖山上一个不起眼的洞口前。这个山洞看似毫不起眼,位置却极为隐蔽,今早季闲抵达凤栖山后,为了找到这个地方也花了不少时间。
    这个山洞并非凤族天牢,里面却关押了一个凡人,凤七的心上人,柳惜月柳姑娘。
    前两天凤七找到季闲求他帮忙救人时,季闲没有过多考虑便答应了,既然是凤七的爱人,那也算是他的朋友,人必须是要救的最多不过是得罪凤族首领而已,想想天帝他都得罪过了,这个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今日凤七大婚,凤族的守卫大多都被调去了凤栖宫,这里也不例外,只在洞内留有四人看守。季闲本来是准备晚点再动手的,不过刚才那场奇怪的地动倒是给他创造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于是他便趁乱过来了。
    季闲潜进洞内,很快就看到两个凤族守卫,不等对方反应,季闲直接扔出自己腰间挂着的玉箫,将两人打晕在地。
    听到动静后,另外两个守卫瞬间提高警惕,抓紧武器,大声喝道:谁?
    季闲丝毫不为所动,一脸淡定地继续前进,而空中悬浮的玉箫却像是生出自我意识般,自行往山洞深处飞去,转眼间便将剩下两名守卫也打晕在地,随后飞回季闲手中。
    这个山洞不算深,又走了十来步后,一转弯,季闲便看见山洞尽头的石屋,柳惜月正是被软禁在此。
    石屋内有不少碎石,想来应该是刚才那场地动造成的,不过好在柳惜月并没有被砸伤,只是她的状态看上去非常糟糕,脸色苍白,身子更是单薄得可怕,哪还有半分季闲初次见到她时的那种明艳动人的相貌气质。
    季公子?柳惜月早已听到山洞内的动静,她起身站在石床前,怀揣着一颗紧张的心等待观望,但她没有想到救她的人会是季闲。瞧见来人后,柳惜月眼中的光芒顿时黯淡下来,语气中也夹杂着几分说不出口的失望。
    然而季闲并没有在意对方的失落情绪,他忽的停下脚步,望着眼前的空气若有所思。接着季闲伸手试探性地往前一碰,果然,空气中传来一阵微弱的声响,而季闲指尖所触碰到的地方竟慢慢浮现出一面火红的透明结界墙。
    季闲闭上双眼,缓缓将手掌贴到结界上,手心散发出耀眼的白色光芒。
    柳惜月呆站在原地,望着眼前的景象,一时间竟有些出神,所以她也完全没有注意到,在施展法术的同时,季闲的眉目间竟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
    片刻之后,此处的禁制就被季闲破解,他走向柳惜月,沉声道:跟我走。
    柳惜月回过神来,问:凤七呢?他怎么没有跟你一起?
    后面有时间再解释,禁制被撤,凤族的人很快就会知道你被救走。说完,季闲抓住柳惜月的手臂,直接将人带了出去。
    很快,季闲就将柳惜月带到了凤栖山外的一个无名山头,两人落地后刚稳住身形,季闲便发现自家小徒弟早已在此处等待。
    望见安和年轻稚嫩的面容,季闲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他刚刚还怕自己提前把人救出来了没人接应,好在安和年纪虽小,办事却还算让人放心。
    安和,你带柳姑娘回忘忧谷,一路上小心。
    安和担心地问道:师父你不回去吗?
    柳惜月也同时问道:那你呢?
    季闲道:我还要回凤栖宫一趟。
    闻言,柳惜月连忙上前一步叫道:我跟你一起去!
    季闲的脾气向来很好,非常好说话,但在某些时候,他也是非常强势的。听见柳惜月的话语后,他看也不看对方,只对着自家徒弟柔声嘱咐道:安和,柳姑娘就交给你了,照顾好她。说完,便不再理会二人,直接施法前往凤栖宫。
    虽然刚才那场地动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也应该不会造成多大的损伤,但不知道为何,季闲心底却始终隐隐有股不安的感觉,从地动发生后便萦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这实在太奇怪了
    结果当季闲抵达凤栖宫后,立即发现了一件更奇怪的事情刚刚还热闹无比的凤栖宫,此时却已是人去楼空,徒留满地狼藉。
    前来参加婚宴的仙友们都离开了不说,连凤七和他父皇都不见人影,只留下一群侍女小厮在殿内收拾残局。
    季闲呆站在大殿门口,百思不得其解,从他离开到回来最多不过半炷香的时间,在这短短半炷香的时间内又发生了什么?就算婚宴被破坏,大家也不用这么着急地离开吧?
    季闲正想拉一个侍女问问情况,便听见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方才天帝令人传来急召,现在所有仙君都已赶往凌霄殿了。
    离辰星君。
    闻声,季闲心中一颤,下意识地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想确认自己有没有幻形。
    谁知下一刻就听见离辰星君继续道:不用装了,我知道是你,闲云真君。
    季闲沉默片刻,随即转过身来,努力拉扯出一个笑容,离辰星君
    刚开口又被离辰冷冷打断道:寒暄的话就不必多说了,我留在这里,也只是为了向你确认一件事情。说完,离辰星君轻轻抬手一挥,随手施展出一个法术。
    虽然两人所站的地方看上去没有任何变化,但季闲知道,他们周围已经生出一个无形结界,在结界内的谈话,不会被任何人听见。
    季闲苦笑一声,沉默地等待对方的下文。
    离辰星君静静地望着季闲,一双黑瞳深不见底,目光却犀利得仿佛能将人一眼看穿。
    他负手而立,一字一顿地问道:当年在无尽海萧祈是不是根本没有死。
    第3章 3
    听见离辰星君的问话后,季闲心中猛地一颤,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当年是我跟天帝亲眼看见萧祈灰飞烟灭的,而且季闲顿了顿,眉目间流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低声道:而且那致命一剑还是我刺的
    季闲深吸一口气,摸了摸自己腰间悬挂的玉箫,整个人慢慢恢复镇定,再说了,无尽海那种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是觉得萧祈有多大能耐,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在那里活下来?
    闻言,离辰星君的神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寒声道:萧祈有没有那个能耐,恐怕只有你最清楚了。
    季闲默然垂下眼眸,没有回话。
    离辰星君见季闲这副样子,也知道对方大概是不会说实话了,他冷哼一声,又道:今天这场地动,你肯定也察觉到不对劲了吧。
    季闲早就怀疑这不是普通的地动,离辰的话更是让他确信了自己的想法,他微微蹙眉,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离辰星君回想起自己近几日所观察到的奇异天象,再加上今天的种种不对劲,迟疑片刻后,说出了自己的推断,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应该是无尽海的封印被人破除了那股强大的力量被释放的瞬间,整个大泽都受到了影响。
    闻言,季闲猛地抬头,不可置信地望向眼前人,你说什么?
    在某个瞬间,季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觉得是离辰在胡说八道。但是他和离辰相识多年,眼前这人的性格,他最了解不过。如果没有八成以上的把握,离辰绝对不会妄下定论,更何况是如此重要之事
    你没有听错离辰星君冷漠镇定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松动,连声音也控制不住地轻微颤抖,带着几分怜悯和沉重,低叹道:无尽海封印被破
    三界又将大乱了。
    季闲自千年前从无尽海回来后,便离开天界住进了忘忧谷。忘忧谷位于大泽西南方,四周群山环绕,谷中清溪遍布,位置隐秘,杳无人烟,却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而在忘忧谷深处的某道断崖下,有一帘宽阔壮丽的瀑布,没有名字,但是非常漂亮。瀑布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山洞,季闲有时候会在这里修炼,一坐就是很长时间。
    从凤栖宫回到忘忧谷已经好几天了,季闲一直呆在山洞里静修,然而他心底的那股不安之感却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弭,反倒越来越强烈。
    无尽海封印被破,这在天界已经不是秘密,那日天帝急召众仙赶回天界,正是为了此事。
    而这所谓的无尽海封印便跟无尽海为什么会成为神界禁地有关了。
    大约是八千年前,大泽大地上爆发了有史以来最为惨烈的一场战争,神魔之战。这场战役持续了整整三天,死伤无数,整个大泽都成为人间炼狱。
    后魔族大败,魔君夙夜带着存活部下一路向北撤退,但不料神族首领九渊竟早已令人在无尽海设下埋伏,欲将魔族赶尽杀绝
    无尽海一战,本来就剩余不多的魔族几乎被灭族魔君夙夜不忍看见族人被屠,不惜自散元神,启动灭世诛神阵,以一人之力对抗上千神将,最后又为了保护残余部下逃往北荒,在魂飞魄散前耗尽自己的全部力量,以血为咒设下封印,彻底阻断了神族追兵的道路!
    这场大战之后,魔族便在大泽销声匿迹,而神族首领九渊则带着族人飞升九天之上,修建天宫,封神立令,统领三界。
    也是在这场大战之后,无尽海终年被极重的怨气包围,难以消散,从此不生活物,成为一片死海。而天帝也将无尽海列为神界禁地,凡无故踏入无尽海者,剔其仙骨,除其仙籍,永堕地狱界!
    季闲独自静坐在潮湿的山洞里,回想起数千年前的那场惨烈战役,眉间渐渐染上一丝忧愁。
    如今无尽海封印已被破除,大泽通往北荒的道路又被连通,被迫困在北荒数千年的魔族怎么会善罢甘休。
    离辰说得没错,恐怕三界又要大乱了
    那日天帝急召众仙回宫,就是要让大家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不过令所有人都颇为惊讶的是,无尽海封印被破之时,动静闹得整个大泽都感受到了强烈的地动,但在那之后,魔族却再无半点举动,不见半个影子所有的一切都平静得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却更加令人心生不安。
    难道破除封印的不是魔族人?
    不对,不可能,当年夙夜以血为咒设下封印,除了魔族人,季闲想不出来还有谁有这个能力能够破除封印。
    季闲望着眼前四处飞溅的水花,心头忽的跳出某个一直埋藏在他记忆深处的名字。
    会不会是那个人?
    季闲缓缓闭上双眼,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多年前萧祈还是个青葱少年时,那张倔强而又坚毅的脸庞,眼神中还透露出阵阵血性。
    也不知道萧祈如今是否还活在这世上,如果他还活着的话,大概也要回来了吧
    只是到时候是敌非友,再见亦是两路人了。
    师父!师父!
    师父!不好
    季闲独自呆在山洞里静修,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片虚空中,他突然隐隐听见远处传来安和焦急的声音。
    季闲睁开双眼,起身从瀑布后的山洞飞出,片刻后稳稳地落在安和跟前,道:你急急忙忙地赶过来,所为何事?
    安和略为慌乱地叫道:师父不好了!柳姑娘她
    闻言,季闲神色微变,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不等自家徒弟说完,便沉声打断道:带我过去。
    季闲感到非常疑惑,明明上次他见到柳惜月时,对方的身子虽说有些虚弱,却没有受什么重伤,只需多加修养便无大碍,但怎么这会儿她的生命迹象却如此微弱仿佛一旦稍有不慎便会红颜消逝。
    不应该啊,明明这几日柳惜月都没有离开过忘忧谷半步
    一路上,季闲的眉头越皱越紧,很快,两人便抵达柳惜月所在的厢房。季闲走了进去,只见柳惜月正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呼吸早已停止,面色惨淡灰败。
    季闲疾步走到床边坐下,神色凝重地替她把脉,片刻后,季闲神色微动,心如电转,睁开双眼时,便已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