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10)

    第13章 13
    萧祈的天分很高,根骨奇佳,季闲教他的简单招式,他很快便能领悟。即使在九天之上的神界,也少有人能有这般高的悟性,若是萧祈的性格能更讨喜点的话,说不定季闲真的会考虑收他为徒。
    两人在桃源村外的山洞里待了几日,之间季闲带着萧祈回了一趟桃源村,帮着萧祈把全村人的尸骨下葬。
    下葬的过程中,萧祈始终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整个人都沉浸在巨大的悲伤和沉重中。季闲也太不懂得如何安慰人,于是只得安静地陪在萧祈身旁,希望能让对方感觉好受几分。
    萧祈将他的父母埋在了他亲手栽植的桃花树下,整个村子空无一人,一片死寂,然而村外的桃花林却开得正好,像是受了鲜血的滋润,鲜艳得诡异。
    从桃源村回来后,一整天萧祈的心情都非常沉闷。于是两人又在山上多呆了一日,才启程离开桃源村,出发前往南叶岭。
    南叶岭位于大泽西南部,群山绵延,人烟稀少,聚集着许多修为低下的小妖。几年前,南叶岭的一头千年虎妖因机缘巧合得到了神器窥天镜,从此在妖界名声大噪,于是慢慢的,追随他的人变得越来越多,他也借机在南叶岭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在这一带称霸称王,干了不少坏事。据萧祈所说,那群屠杀桃源村的妖怪就是那千年虎妖的手下。
    南叶岭离桃源村不远,不到一日,两人便已踏入南叶岭的范围。
    南叶岭一带尽是深山老林,满山的参天大树挡住了不少阳光,即使是在白天也非常昏暗阴冷,而且四周寂静得可怕,地面上铺满了落叶枯草,踩上去便会发出一阵细微的声响。季闲边走边故意逗萧祈道:小孩儿,你怕吗?这个地方可是妖怪聚集啊。
    萧祈皱了皱眉,一本正经道:别叫我小孩儿,隔壁家的许文山跟我一般大,都快要娶媳妇了。说完,又想到村里所有人都已被屠杀殆尽,默然垂下眼,遮住眼底的落寞。
    那也是隔壁家的小孩儿啊,季闲专注盯着周围环境,倒是没察觉对方的异样,继续打趣道,你长这么大牵过姑娘的手吗?
    季闲本只是随口一问,萧祈年纪虽小,但容貌已然十分出众,应该很受小姑娘的喜欢,谁知闻言萧祈竟沉默了,半晌才憋出两个字,没有。
    季闲讶异地看了萧祈一眼,噗呲一下笑出声来。
    萧祈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正欲回话,却听到一阵怪响,两根粗壮的树藤忽的从前方急速飞出,直直朝两人扑来,不过季闲的速度更快,他抬手随意一挥,便将拳头粗的树藤砍落在地。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瞬,世界安静得诡异,下一刻,数不清的树藤忽然从天而降,像一张密不透风的巨网,将二人困在了原地。
    然而季闲的神色毫不慌张,他眯了眯眼,将萧祈挡在身后,指尖凝聚出一个光球,足尖一点,朝半空中飞去。
    萧祈抬头努力追寻季闲的身影,害怕他出什么事,然而季闲的速度实在太快,萧祈只能看见道道白光飞速闪过。
    片刻之后,季闲退了回来,犹如一只白鹤翩然落地。而就在他落地的同时,两人头顶的藤条突然裂成无数碎片,纷纷坠落在地,像是在下一场绿色的大雨。
    季闲转过身,看见萧祈正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整个人显得有些呆滞。季闲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笑着问道:怎么,怕了?
    萧祈回过神来,却是半点也没有害怕的样子,平静回道:不怕,我知道你会保护我的。
    季闲:
    感情这小孩儿是把他当护卫使了?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
    罢了,他堂堂闲云真君,才不跟一个小孩计较
    季闲抬眼朝前方望去,察觉到前路还有不少小妖,他懒得一个个打过去了,也不顾暴露自己的身份,伸出手对着萧祈道:抓紧我。
    萧祈有些疑惑地望了望季闲,却没开口询问,迟疑片刻后,伸手紧紧回握住对方。
    季闲的手心微凉,但萧祈却觉得这温度格外舒服,莫名地让他产生了一丝眷恋。
    然而这种美好的感觉只持续了一瞬,还未来得及回味,萧祈忽的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无比眩晕恶心待他重新睁开眼时,两人竟已抵达南叶岭深处,那千年虎妖的根据地,南叶寨。
    两人刚现出身形,便有一群小妖高举着兵器将他们围住,高声喝道:何方小妖?竟敢擅闯南叶寨!
    季闲揉了揉眉头,不想再跟这群小妖浪费时间,也不回话,拉着萧祈径自往前走去。
    见季闲如此目中无人的模样,众妖顿时大怒,龇着牙凶狠地朝两人扑了过来。季闲的神色仍旧没有半分变化,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前走,然而两人周围却像被一个无形气场包裹保护,一有小妖靠近,便会被一股无形力道弹开,根本无法伤到两人分毫。
    季闲就这样带着萧祈慢悠悠地走到了那千年虎妖面前。
    那千年虎妖早就发现情况不妙,从大王椅上站了起来,神色严肃地望着季闲,这位高人大驾光临我南叶寨,有何贵干?
    把窥天镜交出来,季闲也不绕弯子,直接道明来意,饶你全寨妖怪不死。
    闻言,萧祈惊讶地抬头望了季闲一眼,眼神有些复杂,像是没料到季闲竟如此厉害。
    倒是那虎妖听见季闲的话后,丝毫不觉着讶异,毕竟来他南叶寨闹事之人,大多都是为了窥天镜。
    阁下好大的口气虎妖察觉到季闲的修为应该在自己之上,但仍然硬着头皮恶声道,窥天镜乃是南叶寨镇寨之宝,若是这样轻易交出,我虎老大也不用在妖界混了。
    季闲轻笑一声,柔声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非要麻烦我动手杀了你之后,再自己抢咯?
    你虎妖脸色骤变,也不再多言,直接亮出自己的利爪,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寒光。
    季闲不慌不忙,带着萧祈退了半尺后,方才独自上前迎战。
    两道身影迅速交织在一起。
    虎妖虽已察觉到季闲的修为在自己之上,但是他没有料到的是,两人的差距竟如此巨大,不出十招,虎妖便被季闲用仙术制住,重重摔倒在地。
    大王!
    大王
    见自家大王如此迅速的惨败,众小妖大惊,抓着兵器将季闲和萧祈团团围住,却没有一人敢率先冲上来送死。
    谁敢再上前一步!季闲冷冷扫过面前的一众小妖,声音不大,却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立刻消失在我眼前,否则就等着给你们大王陪葬吧。
    此话一出,整个世界仿佛被禁声了一般,众妖顿时面面相觑。
    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妖最先扔下兵器逃跑的,那道兵器落地发出的清脆响声如同碎石落入湖中激起千层浪,众妖纷纷趁乱逃走。
    不过片刻,整个主寨大堂便只剩下他们三人。
    坏事做尽便是此种下场,树倒猢狲散,竟无一人愿意留下来帮这虎妖一把。
    虎妖见自己大势已去,怒目望向季闲,恶狠狠道:你杀了我就永远别想找到窥天镜!
    窥天镜乃上古神器,然而外表看上去却同凡间的普通铜镜别无两样,若是不知道窥天镜的用法和妙处,即使窥天镜就摆在你眼前,你也很可能只会认为这是一面普通铜镜。
    哦?是吗?季闲居高临下地望了虎妖一眼,无所谓道:找不到就找不到吧,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在乎。
    季闲说话的同时,缠在虎妖身上的光绳瞬间更紧了几分,虎妖吃痛地闷哼一声,见季闲完全不吃他这一套,连忙求饶道:大仙饶命!你别杀我!你放了我,我带你去拿窥天镜!
    季闲既是为了窥天镜而来,不可能真的完全不在乎窥天镜所在之处虎妖认定季闲是在虚张声势,故意以退为进,逼他主动交出窥天镜。
    然而令虎妖万万没想到的是,季闲沉吟片刻后,竟转身对一旁的萧祈道:小孩儿,这妖物可就是屠你全村的罪魁祸首,他的命我不想要,就交给你处置了,如何?
    萧祈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眼底闪过一道寒光,狠声道:我自是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顿了顿,却又有些犹豫地问:但若是杀了他,那仙君你想要的那样宝物
    不必担心我。季闲淡淡打断道。
    话罢,季闲抬手一挥,被光绳捆住的虎妖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抓起扔到了萧祈脚下。
    而季闲就幽幽地站在一旁,抱臂好奇地望着萧祈,想知道他到底会如何处置这虎妖。
    只见萧祈面无表情地走到一旁捡起方才某个小妖慌忙逃走时落下的长`枪,然后缓缓走回虎妖跟前,将尖刃对准虎妖的心脏。
    虎妖浑身一怔,睁大双眼望着萧祈,满脸恐惧,颤抖道:大侠,求求你放过我
    留我一条小命我以后都听你的
    萧祈冷眼望着地上的虎妖,并不为其所动,然而手中的长`枪却迟迟没有插下去,而且握着兵器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对此季闲倒没有非常意外,萧祈毕竟还是个小孩,对于杀人这种事,内心应该还是比较抗拒和恐惧的吧
    然而下一瞬,萧祈手上忽的用力,握紧长`枪缓慢往下按。
    虎妖发出一声惨叫,使劲挣扎起来,伤口处溅出几道鲜血,洒在了萧祈的脸颊上。但是萧祈的动作却没有因此有半分停顿,反倒笑了笑,残忍问道:痛吗?害怕吗?当时我也是这么痛
    刺穿那虎妖的心脏后,萧祈还嫌不够,竟握着长柄缓慢地转了一周!
    鲜红的血迹映在萧祈苍白的脸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明明只是十几岁的小孩,此刻却仿佛化身成为地狱深处的恶魔,他缓缓开口,像是在享受对方的痛苦,哑声道:体会到我当时的感受了吗
    季闲看得呼吸一窒,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萧祈刚竟不是在害怕,他只是在欣赏那虎妖临死前的恐惧神情!
    接着萧祈猛地抽出手中长`枪,再狠狠往下插去,表情凶狠扭曲又插了十来下后,直到虎妖彻底停止呼吸,萧祈才脱力般地松开长`枪,猛地退后几步,随即换了个人似的,抬眼无措地望着季闲,喃喃唤道:仙君
    季闲的心情有些复杂,却没有多说什么,他走到萧祈身前,伸手抹去对方脸颊上的鲜血,柔声道:走吧,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等拿到窥天镜,我们就尽快离开这儿。
    说完,季闲摊开手,一枚金色铃铛凭空出现在他的手心,随后慢慢浮到空中,向前飞去,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响声。
    也不知道这枚铃铛是何宝物,竟指引他们找到一间密室,室内漂亮着许多一模一样的铜镜!
    季闲眯了眯眼,并没有停留,而是随着铃铛径直走到对面的白色墙壁前,季闲将手放到墙上,暗自施展法术,片刻之后,墙壁轰然倒塌,一面铜镜缓缓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周身散发出微弱的金光,正是神器窥天镜!
    季闲勾了勾唇,正将窥天镜取下,忽的听见一声惨叫!季闲猛地回头,只见一道黑影飞速闪过,转瞬即逝,仿佛幻觉,然而萧祈方才所站的地方却已空无一人!季闲脸色骤变,迅速跟了上去,心中一阵不安。
    居然能无声无息地跟着他到了密室而且不被发现来人绝对不简单。
    季闲追着人到了寨外的树林后对方才停了下来,眼前的黑衣人转过身来,扼住萧祈的咽喉,望着季闲冷声道:把窥天镜交出来,否则我就杀了这小孩。
    闻言,萧祈有些害怕地唤道:仙君救我
    待黑衣人微微抬头后,季闲才看清对方脸上竟带了一个银色面具!竟是他认识之人!
    季闲有些惊讶消失多年的魔族余孽竟然会在这里出现,但现在显然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冷笑一声,嘲讽道:居然对一个小孩下手,慕千言,你们魔君以前是这样教你的?
    黑衣人听见季闲的话后整个人一怔,有片刻的失神,但随即恢复镇定,猛地加大手上力度,少说废话,快把窥天镜扔过来!
    萧祈吃痛地闷哼一声,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却强忍住没流下来,他痛苦地从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几个音节,仙君救我
    季闲心中一颤,暗自握紧拳头,却看也不看萧祈,只是冷冷望着慕千言,平静回道:不过是一个萍水相逢的普通小孩,你凭什么觉得我会为了救他放弃窥天镜?
    季闲的声音一如往常的平静温柔,曾让萧祈感到无比安心可靠,然而此刻却像刀子一般,狠狠插`进萧祈的心脏。
    萧祈的双眼变得越来越模糊,明明还没有死,为什么他会觉得全身发冷就连心脏都好像停止了跳动。
    第14章 14
    慕千言的大半张脸都被那冰冷的银色面具遮住,季闲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见对方笑了笑,狠声道:行啊,既然你完全不在乎这小孩的死活,那我干脆杀掉他好了!
    话罢,慕千言掐着萧祈的脖子,直接将人举了起来,五指缓慢收紧,冷冷看向季闲,一字一顿道:杀了他,再解决你。
    霎时间,萧祈只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无法呼吸,他死死抓着慕千言的手,用力挣脱起来,表情异常痛苦扭曲,然而慕千言看上去瘦瘦弱弱的,手上力气却非常之大,萧祈拼尽全力都不能撼动其半分。
    很快,萧祈便觉得自己的意识正在慢慢消散,挣扎的动作也越来越微弱
    别杀他!季闲看出慕千言是真的动了杀招,心中一紧,向前走了两步,厉声道:你不是要窥天镜吗?我给你,你放过他!
    说话的同时,季闲从怀中拿出窥天镜,使力朝上空一扔
    慕千言愣了一瞬,随即松开萧祈的脖子,但仍抓着人不放,带着萧祈朝高空中的窥天镜飞去。
    不过季闲早有准备,他抢先一步飞到空中拦住慕千言,高声喝道:你先放了萧祈!
    本来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萧祈模糊地听见这句话后,忽的惊醒过来,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他抓着慕千言的手臂,张口就狠狠地咬了下去。
    慕千言吃痛地低呼一声,身形也被影响得迟缓片刻,眼见窥天镜就要坠落在地,慕千言怒极,手心聚集起团团黑气,一掌将萧祈拍向正朝两人飞来的季闲,低骂道:不知道死活的东西!随即猛地奔向正急速下降的窥天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