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15)

    若是单单面对先前那几位仙君,他尚可一战。然而现在就算他拼尽全力反抗,萧祈又有几分逃走的希望?
    季闲薄唇紧抿,起身向前迈了两步,不动声色地将萧祈挡在了身后。
    谁知萧祈却不愿躲在季闲身后,他缓缓抽出自己的佩剑墨阳,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季闲身旁,随时准备跟眼前的人决一死战。
    虽然萧祈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他大概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天帝一行人抵达无尽海后,却没有急着要捉拿季闲,甚至天帝连看都没有多看萧祈一眼,只目不转睛地盯着季闲,半晌,才好似叹息地开口道:闲云真君,若非亲眼所见,朕决计不会相信,你居然也会有背叛朕的一天。
    闻言,季闲回想起了两人曾一起并肩作战的往事,眉目间出现了一丝动容。只可惜如今他们一人是君,一人是臣,早就回不到过去了。
    季闲一动不动地立在原地,斟酌半晌后,神色凝重道:陛下,萧祈罪不至死。
    他该不该死,还轮不到你说了算。天帝的语气非常平静,但他说的每个字都散发出一种令人不可抗拒的威严。
    季闲没再回话,只是身体变得更加紧绷,同时,右手指尖处缓缓凝聚起一团小小的白色光点。
    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萧祈听见天帝的回答后,眼中忽的闪过一道狠毒的光芒,趁对面几人还未防备,他突然发难,挥动手中的墨阳神剑,直直朝天帝的胸口刺去。
    上古神剑墨阳,即便对方是神仙金体,只要被刺中要害,亦能伤其根本。
    萧祈的动作很快,但天帝却没有丝毫闪躲的意思,他抬手轻轻一挥,只一瞬间,便将萧祈弹到三尺之外。本就重伤未愈的萧祈,此时又被打得喷出大口鲜血。
    愚不可及。
    天帝望着重重摔倒在地的萧祈,如同望着一只低贱的蝼蚁,眼中没有半分怜悯。他轻蔑一笑,缓缓开口道:闲云真君,虽然朕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带他来这儿,不过你倒是给他选了一个好的葬身之地。
    萧祈单手抹掉自己嘴角的鲜血,心中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沉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无尽海怨气极重,像你这种修为低下的小仙,待在这里就如同凡夫俗体一般。天帝的声音无悲无喜,话语却似尖勾利爪般狠狠刺进萧祈身体,撕扯着他心中仅存的微弱希望,死在这里,魂魄将被怨气撕碎,灰飞烟灭,不得超生。
    听见这话,萧祈猛地转头望向季闲,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颤声问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季闲并没有理会萧祈的质问,只平静地望着天帝,道:那像萧祈这种修为低下的小仙,陛下又何苦处处为难,如今竟还亲自追杀。
    闻言,天帝竟笑了笑,说:你说得对,朕何必亲自动手。
    天帝轻轻抬起右手,不远处的萧祈也随着他的动作被缓缓抬起,周身被一团金色雾气束缚住,挣扎不出。
    天帝缓缓开口,平静熟悉的声音此时却如同魔咒般,一字一字传进季闲的耳朵。
    闲云真君,只要你亲手杀了萧祈,那么之前你背叛朕的事,朕便当作没发生过。
    第20章 20
    只要你亲手杀了萧祈
    亲手杀了萧祈
    这句话好似被无限放大回响在季闲的脑海中,季闲整个人都愣住了,半晌都不回过神来,难道他注定逃不过要亲手杀了萧祈的命运?
    不,一切都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四周一片死寂,天帝看也不看萧祈,只幽幽望向季闲,冷峻的面容好似昆仑山上终年不化的寒冰,一双黑眸更是深不见底。
    卿待如何?
    萧祈紧咬着自己血红的嘴唇,单手撑着墨阳剑想努力稳住自己的身体,同时死死盯住季闲的身影,一双墨瞳似乎要冒出火来。
    天帝身后的几位神兵大将更是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个,所有人都望着季闲,等待着他的回答。
    季闲绝望地垂下眼眸,脑海中不断闪现出当年他在窥天镜里看到的,他一剑刺向萧祈的画面。像是宿命的魔咒,他拼尽全力也挣脱不开。
    不,他不能让萧祈死
    他为了保护萧祈,几百年来不敢与他相认,怎么可以就此轻易放弃!一定还有其它办法救萧祈的!一定有!
    季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大脑飞速思索着可以让萧祈脱身的办法
    季闲算是了解天帝的脾性,虽然不知道缘由,但看这样子天帝是铁了心的要取萧祈的性命,若是他现在公然违抗天帝的命令,那么他和萧祈两人都得死在这里。
    而且即使他和萧祈今日侥幸逃脱,只要他们还在大泽一日,便要在提心吊胆的逃亡日子中度过
    若是能寻一个天帝的魔爪触及不到的地方就好了
    无尽海之外便是北荒倒是一个好去处,然而当年魔君夙夜在魂飞魄散前耗尽自己的全部力量,以血为咒设下封印,阻断了大泽到北荒的唯一道路,数千年来,竟无一人可以冲破这个封印也正是因为这样,北荒才显得特别安全。
    等等,魔君夙夜?
    想到这个名字时,季闲的脑海中隐隐浮现出一个大胆而又荒谬的念头
    季闲记得当年他救下萧祈后,竟意外发现萧祈体内蕴藏着一股强大的魔气,本来应该禀报天帝的他,却将此事瞒了下来,并用自己贴身携带的千年血玉压制住了萧祈体内的魔气。
    此时回想起来,那样强大的魔气,自从魔君夙夜死后,他再未见过。
    莫非萧祈和魔君夙夜有什么联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魔君夙夜以血为咒设下的封印,萧祈有没有可能解除呢?
    这样想着,季闲心底不禁又生出一丝希望,比起眼睁睁地看见萧祈死在自己面前,他更愿意赌一把。
    季闲下定决心后,抬首望向眼前的天帝,淡淡笑了笑,轻声应道:好。
    这一声如同碎石击入平静的水面激起层层涟漪,时间在这一刻被无限放慢。
    萧祈猛地睁大双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下一瞬,萧祈的所有表情便尽数僵在脸上,只见季闲转身瞬移至萧祈跟前,在后者还未回过神来时,一把墨色古剑便深深没入他的胸口之中。
    空气中发出一道细微清脆的声响,却是萧祈那块从不离身的千年血玉被击中后,破碎得四分五裂。
    萧祈绝望地伸出手,想要抓住漂浮在空中的血玉碎片,然而刚刚触碰到其中一块碎片,那块碎片便从他的指尖滑落。
    就像那个曾短暂出现在他生命里的男人,他从来也未抓住过。
    萧祈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迅速流逝,意识和魂魄都在快速消散,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死死望着眼前的季闲,曾经漂亮的眼眸也变得恐惧可怖,有血和泪混淌而下。
    季闲第一次在萧祈望向自己的眼神中看到恨意,明明是他刺了萧祈一剑,但这一眼,却像是萧祈拿着刀子在他心口上狠狠划了一刀,永远也无法愈合。
    他恨他吗?
    季闲脑海中忽的闪过他在窥天镜里看到的另一个画面萧祈带着森森怒意强迫自己同他做那欢好之事,而画面中的自己,看上去非常痛苦。
    季闲陡然明白过来,原来萧祈强迫他做那种事情,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恨,他恨他,所以才要报复。
    也是,谁会舍得让自己心爱的人痛苦呢?
    那就恨吧如果爱还不够,那就带着怨恨和不甘,拼命地活下去
    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
    找我报仇。
    季闲无望地闭上双眼,手中的白色光球越聚越大,不等天帝几人做出任何反应,他的身体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轻轻抬手一推,便将萧祈推出几百尺开外。
    萧祈破碎的身体如同一颗陨落的星辰,从九天之上的玉宇琼楼,直直坠入幽暗死寂的无尽海中。
    季闲怔怔地站在原地,朝着萧祈消失的方向轻轻吐出几个字,一出口便消散在这无边的黑暗之中。
    一定要活下去啊我等你回来。
    瞧见季闲亲手将墨阳剑送入了萧祈的心口,又将萧祈打落到无尽海中,天帝不禁勾了勾唇,像萧祈这般修为低下的小仙,即使刚才那一剑没能直接取他的性命,但他受了这么重的伤,落入无尽海后,他的魂魄一定会被怨气撕得粉碎,永世不得超生吧
    真好,如此便可以永绝后患了。
    天帝脸上始终挂着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他缓步走到季闲身旁,幽幽道:闲云真君,朕就知道你话还未说完,天帝的微笑便僵在嘴边,脸色骤变,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几千年来,无尽海都是一片死海,不生活物,不起波澜。
    然而此时此刻,海上忽然狂风大作,波澜四起。只见远处的黑色海面上竟渐渐生出一个巨大的旋涡,不断扩散开来,好似一头凶猛的妖兽张着倾盆血口,要把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吞噬干净。
    想必方才落入无尽海的萧祈已经被卷入这旋涡之中了吧。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引起这一切的人正是萧祈!
    季闲定定望着远方发生的一切,虽然他也不知道海上那个旋涡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看上去似乎很有可能跟魔君夙夜设下的血咒封印有关。于是季闲心中那股希望的火苗又烧得更旺了些,狂风吹散了他的头发,然而他的面上却是从未有过的宁静和祥,眼中闪烁着耀眼的星光。
    这是魔气?察觉到远处海面上那股强大的力量后,天帝心中一惊,面上早已没有先前的从容自若,他一把掐住季闲的咽喉,狠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咳咳季闲被勒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但嘴角仍旧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他瞥了天帝一眼,语气带着些许嘲讽,断断续续地开口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萧祈他体内藏有魔族血脉
    天帝猛地收紧手指,周身爆发出强烈的杀气,一字一顿地问: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季闲面色惨白地笑了笑,却是闭上双眼,紧咬嘴唇,不再回话。
    季闲本以为天帝一定会愤怒得杀他泄恨,不料片刻之后,天帝又似想到了什么,猛地松开季闲,纵身朝海上那巨大的旋涡飞去。
    不好,天帝是要去杀了萧祈
    季闲脸色骤变,反应过来后,连忙施展仙术,飞身追了上去。
    在无尽海上使用仙术,季闲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像是在被万虫啃咬一般,疼得快要喘不过气来。而且越靠近那股巨大的旋涡,季闲越能清晰地感受到一股强大而又混乱的魔气,正缓慢充斥着整个海面。
    天帝的速度极快,季闲拼尽全力也没能追赶上他,不过还好的是,季闲并没有瞧见萧祈的身影,想必已经被卷入了那旋涡深处
    这样一想,季闲不禁又有些担心,这个旋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封印被破的前兆吗?萧祈受了那么重的伤,到底能不能撑过这一劫?
    季闲模模糊糊地想,一定是可以的吧,萧祈福大命大,一定可以的
    季闲之前为了救治萧祈身上的伤,已经消耗了不少修为,这会儿又强行在无尽海上施展法术,身体早已超过负荷。
    终于季闲再也支撑不住,双手无力地垂下,单薄的身子在空中顿了一下后,便直直朝那黑暗的海面坠去。
    他也要被卷入那旋涡之中了吗?
    也好,说不定又可以见到萧祈了
    然而季闲等了半晌,冰凉海水的触感却迟迟没有到来,恍惚之中,他感觉有人接住了自己,带着他一同飞回岸边。
    下一瞬,季闲便被重重摔到了地上,季闲猛地清醒过来,不再使用仙术后,身上的痛楚也减轻了不少。
    季闲缓缓睁开双眼,只见天帝正居高临下地冷冷望着自己,手上一团金色光球越聚越大。
    这是要杀他以泄恨了吗?
    季闲平静地笑了笑,并不打算躲闪。
    然而几道刺眼的金光闪过,季闲预料中的疼痛却并到来,他听到身后传来几声惨叫,还未反应过来时,便见天帝冷笑一声,低骂道:一群废物
    话音刚落,只见另外几位前来捉拿萧祈的仙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高高抛起,然后被扔向海上那股巨大的旋涡。
    季闲不可置信地望着天帝的动作,神色骤变,惊呼道:澜辞
    季闲猛地起身向海边奔去,却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一道破败的白色身影被那无尽的黑暗吞噬。
    下一瞬,季闲忽觉胸口一窒,却是他被天帝用仙术困住,浑身都不能动弹。
    天帝控制着季闲一步一步朝无尽海深处走去,两人像是踩在水面上一样,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两人的脚底并没有接触到海水。大约向前走了几十步,天帝终于停了下来,他轻轻抬起季闲的下巴,强迫对方望向自己,缓缓开口道:闲云真君朕不杀你,但背叛朕的人,朕绝对不会放过他
    说完,天帝一把扯住季闲的黑发,将他整个身子都按入到海水中!
    身子刚触到那冰冷的海水,季闲便觉得浑身一阵刺痛,慢慢的,海水没过他的嘴巴,鼻子,耳朵,眼睛他像是一点一点地被寒冷和黑暗吞噬,冰冷的海水好似冒着丝丝寒气,慢慢刺破他的皮肤,浸入他的心脏和骨髓,到了最后,只剩下万劫不复。
    好冷为什么他还没有感到麻木?为什么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季闲努力想要挣脱,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这种滋味不好受吧?
    天帝脸上始终带着一抹残忍的微笑,说出的话像一条条吐着信子的毒蛇缠住季闲的心脏,然后慢慢收紧。
    那么就让这种无尽的折磨永远伴随着你今后的日子吧
    第21章
    季闲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他梦到自己和萧祈相识以来发生的一切,从最初他在桃源村救下萧祈,然后教他法术、教他下棋许多他俩在人间一起生活时的繁琐之事, 许多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的往事, 却在这冗长的梦境中一闪而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