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19)

    又过了半晌,季闲忽的听见一阵打斗声响起,季闲连忙起身,很快就看到一人一龙纠缠着从崖底飞了上来。
    墨龙用巨大的身躯将萧祈围住,不让他轻易逃脱,尖利的龙爪闪烁着骇人的冷光,每一招都准确无误地朝萧祈挥去,然而萧祈一边躲闪,一边还往山崖上望,像是在寻找什么身影。
    见状,季闲立马下意识地高声喝道:萧祈!我在这儿!
    萧祈心中一喜,寻声望来,结果这一分心,一个躲闪不及,便被巨大的龙尾扫中,重重摔落在地。
    墨龙没有半分迟疑,举起龙爪就朝萧祈的胸膛刺来。不过季闲的速度更快,几个箭步便冲上去将萧祈救走。
    萧祈身上受了伤,面色泛白,怀中却一直护着什么东西不放,哑声道:快走,他不会追太远。
    季闲感受到身后那股强大的力量,不仅没有害怕,整个人反而瞬间冷静下来,带着萧祈急速朝前飞去。
    萧祈说得没错,两人飞出几百里后,待到了比较干燥的地方,墨龙便不再继续追赶。季闲顿时松了一口气,寻了个宽敞干净的地方将萧祈放了下来。
    季闲见萧祈身上并无明显的伤口,但仍有些担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萧祈无力地靠在身后的大树上,沉声道:无事。
    季闲没信,径自用手轻轻压了压萧祈的胸口。季闲的动作很轻,然而也不知道碰到了对方的什么地方,萧祈瞬间倒吸一口凉气,英俊的面容变得有些扭曲。
    季闲心下一惊,看来萧祈是受了内伤,那墨龙竟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季闲略为急躁地开口道:走,我们立即回北荒。
    季闲试图将萧祈扶起,却见萧祈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停下动作,萧祈轻咳了两声,沉声道:你以为我们还走得了吗?
    季闲神色微变,正欲询问萧祈这是何意,就听见萧祈忽的拔高声音,望着前方空无一人的树林朗声道:阁下既然来了,为何却迟迟不现身,莫非神界之人,都爱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
    萧祈话音刚落,就见一道白色身影从一棵大树后缓缓走出,手持长`枪,冷冷望向二人,神界叛徒萧祈!没想到我下凡收妖竟也能偶遇见你正好,那我今天便将你捉拿归案!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看清来人的相貌后,季闲不由自主地颤了颤,脱口道:含光真君!
    以前还在天界的时候,季闲交好的仙君并无几个,真正熟悉的也就二三,而眼前的这位含光真君季闲虽对他了解不多,却也听说过他的大名。含光真君的修为深不可测,曾一人大战荒山山脉深处三条恶龙,在天界一战成名。若是放到以前,季闲的修为尚未受损时,就算面对三个含光真君,他也可以说是毫不畏惧,但是今时不同往日,面对眼前这位不知实际深浅的对手,季闲还真没太大把握
    萧祈曾在神界待过一段时日,自然也是知道含光真君的厉害,然而他并未在意,只冷哼一声,就凭你,还是咳咳话讲到一半,便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萧祈眉头紧皱,不再看向含光真君,径直低下头,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递给季闲,随即偏过头去,语气中听不出喜怒,低低道:现在你就盼着他将我捉回天界,然后你便自由了是吧。
    萧祈递给季闲的正是他冒着生命危险从墨龙顶上斩下的一截龙角。
    季闲:
    季闲不明白萧祈又是在发什么疯,不想放他走,却把龙角硬塞给他?还故意说出这种话来,也不知道是在气自己还是气他。
    季闲只当是萧祈的古怪脾气又犯了,也不理会他,径直站起身来,平静望向含光真君,几道耀眼的白光闪过,一把碧色长剑凭空出现在季闲手中。
    含光真君,你要带他走,还得问问我手中的青霜剑同不同意。
    见状,含光真君愣了愣,皱眉问道:闲云真君,你这是何意?
    如你所见。季闲淡淡答,顿了一下后,又说:而且我早已不是闲云真君了
    含光真君跟季闲交情不深,千年前发生的那些事也只是知道个大概,他沉默了一下,才道:我记得千年前你正是因为萧祈才会被除去仙籍,难道如今你还要执迷不悟?
    而且今时不同往日,萧祈现在可是魔族魔君,你若执意帮他,可就是要同整个神界为敌!后果就不会是除去仙籍这么简单了!
    季闲暗自握紧手中长剑,面上神色从容淡定,修长挺拔的身影稳稳地挡在萧祈身前,并未因对方的话语有半分动摇,看上去格外让人安心。
    萧祈静静望着季闲的背影,一时间,眼前的画面仿佛和占据在自己心头多年的那个高大温柔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他听见季闲不大的声音一字一顿地闯进自己心里,我从来不想和仙界为敌,但我也绝不允许有人在我面前伤害萧祈
    闻言,萧祈整个人一怔,心上涌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含光真君却是冷哼一声,执迷不悟那我就不客气了
    话罢,便提枪上前,直直朝季闲刺去。
    季闲知道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决计不能跟对方拖太久,所以他从一开始便祭出了青霜剑。然而季闲还是高估了自己,不过百招,他便觉得力不从心,完全跟不上含光真君的速度了。
    含光真君出手非常凌厉,一招接着一招,丝毫不给对方停歇的机会,眼看着季闲就要躲闪不及,一把墨色古剑忽的出现在季闲眼前,替他挡下了这一枪,随即光芒大盛,反手又是一剑。
    含光真君一个愣神,差点就被击中,连忙朝后退去,不过他虽侥幸逃过此劫,却也被逼得连连退后数步。然而他正要重新调整身形,刚一抬头,泛着冷光的墨阳剑已然对着他的喉咙了。
    萧祈全身都散发着阵阵寒气,望着含光冷冷道:回去告诉你们天帝,不用着急想要见我,我迟早会去取他的狗命
    滚
    含光真君眼中满是屈辱的神色,然而他技不如人也是事实,他紧咬着微微颤抖的嘴唇,没有回话,顿了片刻后,径自愤恨地转身离去。
    直到含光真君的身影彻底消失后,萧祈才转回身来,略为担心地问季闲,你没事吧?
    季闲没有回话,他上下打量了萧祈一番,眯了眯眼,瞳孔中折射出几道危险的光芒,缓缓问道:其实你根本没有受伤,是不是?
    闻言,萧祈丝毫没有谎言被拆穿的慌乱,反倒笑了笑,伸手温柔地抚过季闲的脸颊,轻声道:很快全天界的人都会知道,你为了我这个魔族妖孽不惜跟含光真君大打出手你现在是神界的叛徒了。
    萧祈微微俯身靠近季闲耳边,声音又低又哑,好似能蛊惑人心。
    你回不去了,仙君。
    第26章
    萧祈的声音和动作都非常温柔, 然而听清他的话后,季闲整个人都控制不住地颤了颤。
    回不去了吗?
    季闲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不是早就回不去了吗?
    当年在无尽海, 从他默认自己早已知晓萧祈体内藏有魔族血脉的那一刻起, 天界便再容不下他。
    然而不知道为何, 天帝在天宫大殿当着众仙的面下令除去季闲仙籍并将他贬下凡间时, 定罪的理由却只是季闲违背天令私救天界罪犯萧祈, 对于萧祈体内藏有魔族血脉之事, 天帝只字未提。
    不过这次季闲有些无奈地想,萧祈说得没错,恐怕全天界的人很快就都会知道他为了如今的魔君萧祈同含光真君大打出手了吧。
    到时候那些人该如何想他, 他又该如何解释呢?
    罢了罢了,季闲叹了口气,心说这本来就是事实, 而他也早已不是当初的闲云真君, 没什么好解释的。
    于是季闲后退一步,同萧祈拉开距离,又重复了一遍那个问题,所以你方才是故意的?你根本没有受伤?
    萧祈偏过头去, 哼了哼,冷声道:区区妖龙,怎么可能伤到我。
    季闲:
    季闲看了他一眼, 没回话,直接伸手往他胸口狠狠一按。
    呲萧祈猝不及防地被季闲这么狠狠一按, 不禁闷哼一声,痛得龇牙咧嘴的。
    季闲看萧祈这反应不似作假,料想萧祈之前对阵墨龙, 确实应该受了伤,不过没他想象中的那么严重罢了。
    都怪他自己,一听到萧祈说出那么奇怪的话,还硬要把墨龙角塞给他,心霎时间便乱了,还以为萧祈受了重伤,自知敌不过含光真君,才极不情愿地准备放手。
    哪知萧祈原来打的是另外一个算盘,他也从来没打算放过自己。
    萧祈的面色微微有些发白,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怎么的,季闲平静望着他,既不心疼,也没生气,只淡淡道:我们赶紧离开这儿吧,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待在这里只会越来越不安全。
    等等
    季闲正欲离开,却被萧祈拉住,手臂稍一用力,便顺势将季闲拉入自己怀中。
    你先告诉我,你方才向含光真君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季闲疑惑道:哪句话?
    萧祈幽幽开口,你说决不允许他人在你面前伤害我那句。
    季闲说这句话时并没有想太多,只觉得理所当然,但被萧祈这样单独提出来,却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劲,季闲沉默了一下,沉声道:先回去了再说。
    萧祈没放人,闷闷回道:不,你先跟我说清楚。
    萧祈还小的时候,季闲便觉得这小孩长大后绝对不简单,两人一起生活的那两年,萧祈还算听季闲的话,不过也只是因为那时萧祈的力量还太弱小,只有依附于季闲才能更好的生存。
    果然,萧祈现在变强了,便反过来处处压制他,季闲没有办法,只得无奈敷衍道:就是你听到的意思。
    萧祈显然对这个答案极不满意,他将下巴搁在季闲头上,狠狠用力压了一下,表达自己的不满,声音却出奇的轻柔,继续问道:你方才为什么要保护我?我被抓回天界你不就自由了?而且你若是同那含光真君一道将我制服,说不定还可以将功补过,重获天帝信任
    季闲无语片刻,心说方才要是他真的同含光真君一道捉拿萧祈的话,恐怕他现在就不能安然站在这儿了。季闲推了推萧祈,故意往对方受伤的地方按,萧祈吃痛地哼了哼,却仍旧死死地把季闲禁锢在怀里。
    季闲也不敢真的太用力,沉吟片刻后,故意道:行啊,你放开我,我立马把你抓回天宫将功补过。
    季闲看不见萧祈的神情,只听到他低低地笑了一声,意味不明地道:仙君,你现在敌不过我了。
    又过了片刻,萧祈知道现在从季闲这儿是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了,于是有些不情愿放开对方,轻声道:走吧,回北荒。
    在回北荒的路上,季闲一直有些心神不宁,他现在越发肯定萧祈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毕竟方才他还祭出了青霜剑,而萧祈小时候是见过他使这把剑的。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而且萧祈当年也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孩,但不知道为何,季闲没来由地相信,萧祈一定还记得那把青霜剑,并且能够凭此认出他来。
    季闲暗自下定决心,若是萧祈下次再提起此事,他便大大方方地承认好了。
    然而出乎季闲的意料,两人回到北荒后,萧祈却一次也没有提到过关于青霜剑的事,更别说他那位心上人了。季闲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多问,一回到魔宫,他便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拔除自身寒气之事上来了。
    除了墨龙角,季闲还需要一些其他的珍贵药材,但好在都不算太难取得,两人离开北荒之前,萧祈便已吩咐其他人去收集了。
    季闲准备用的治疗法子并不算麻烦,每天泡半个时辰的药浴,再加两次药汤内服,连续坚持七七四十九天便可。
    然而其中很关键的一点,在这七七四十九天之内,季闲都不可使用仙术,否则体内寒气便可能会随着真气流动重新浸入心脉,后果不堪设想。
    这是季闲当初在忘忧谷时,同谷中一位凡间的隐世高人苏神医商讨出来的法子,虽不能保证绝对有效,但怎么说季闲也要试一试。
    先前萧祈并不知道具体的治疗法子,这会儿他听完季闲的详细解释后却觉得有些不妥,皱眉问道:这么长的时间内你都不能使用仙术,遇到危险了怎么办?
    闻言,季闲竟是愣了愣,像是没料到萧祈居然会有这样的担心,他眨眨眼,故意取笑萧祈道:当初也不记得是谁把我抓来北荒,还特意给我服下那什么可以压制我神力的药丸顿了片刻,又说:而且我成天都被关在你这么个小院子里,院外还有重兵把守,能遇到什么危险?
    萧祈被说得哑口无言,面色变得有些难看。
    季闲见好就收,轻声笑了笑,认真望向萧祈,眼眸温柔似水,不过这段时间里,还是要劳烦魔君大人多加照看了。
    季闲的相貌本就极为好看,笑起来后更是如同微风拂过脸颊,挠得人酥酥`痒痒的,萧祈看得怔了怔,心中所想之话不经思考地脱口而出,我会护你周全的。
    话毕,萧祈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说了什么,有些懊恼地偏过头,板着脸僵硬道:等你体内的寒气祛除干净后,我便准许你在北荒境内自由走动,不过这段时间内,你还是得乖乖呆在这个院子里。
    瞧见萧祈这幅模样,倒是依稀能够分辨出几分多年前那个倔强别扭的小孩儿的影子,季闲不禁勾了勾唇,柔声回:好。
    季闲所住的院子守卫本就极为严密,然而萧祈仍不放心,又在院外设下一道厉害的魔族紧制后才稍微安心了些。
    季闲第一日泡那药浴时,萧祈一直守在他身旁,没过多久,萧祈便感觉到屋内的温度越来越低,而那木桶里的药水也早已失去热度,散发出阵阵寒气。
    又过了一会,只见季闲的面色变得越来越惨白,完全失去了血色,而他赤`裸的身体上竟慢慢结出一层薄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