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21)

    季闲对慕千言此人并非特别了解,只知道他本是魔君夙夜手下的得力大将,但自从万年前那场神魔大战后,季闲便再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也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逃到了北荒,直到近两千年前,季闲奉命下凡取回神器窥天镜,竟在人界南叶岭遇到慕千言前来抢夺,季闲当然没让慕千言得逞,不过由于某些特殊原因,他也没能拿下对方结果自那之后,慕千言便又如同人间蒸发,再无任何音讯。
    这样一回想,季闲总觉得有某些地方不对劲。无尽海封印不久前才被打破,慕千言本来人在大泽,但他现在的身份却是魔族的巫师大人,而且看样子还在北荒呆了不少时间,那么,他到底是如何在无尽海封印被破之前,从大泽抵达北荒的呢?是他一直知道在大泽和北荒间来往的秘密方法,还是
    季闲用指腹摩擦着身后冰凉光滑的岩石,心头隐隐冒出一个可怕的猜想
    很快,季闲的猜想便得到了证实。
    季闲的手脚都被捆住,又不能使用仙术,想要不惊动面前这两个守卫逃出去,着实不太容易。季闲正思索着逃离的方法,便有一名魔族侍卫忽然现身,说巫师大人要见他,于是季闲便被带到了另一个地方。
    两人现出身形后,季闲抬眼便看到一个修长挺拔的白色身影正背对着自己,听到声响后,缓缓转过身来,面上一张熟悉的银色面具,遮住了他的相貌和神情。
    见到此人后,一旁的魔侍恭敬地半跪在地,颔首道:巫师大人,人已带到。
    季闲猜得没错,抓他的人果然就是慕千言。
    慕千言看也不看跪在一旁的魔侍,只目不转睛地盯着季闲,淡淡道:恩,你下去吧。周围还有其他几名侍卫,顿了顿,慕千言又补充了一句,你们都下去吧。
    众人齐声答道:是。
    待四周人都走光,只剩下慕千言和季闲二人后,慕千言抬手一挥,施法松开了季闲脚上的仙绳,却没松开他手上的。慕千言走到季闲面前,似笑非笑道:闲云真君,好久不见。
    不是昨晚才见过吗?季闲低笑一声,薄唇轻启,缓缓吐出四个字,澜辞仙君。
    慕千言微微一愣,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恢复镇定,倒也不再隐瞒,勾了勾唇,道:真不愧是闲云真君,这么快就猜到是我了。
    说话的同时,慕千言白皙修长的五指轻扣在他那银白色的面具上,缓缓摘下看见慕千言的动作,季闲心下一紧,身体也变得异常僵硬,他直勾勾地望着慕千言的面孔,心脏也好似随着对方的动作提到了嗓子眼。
    季闲猜想慕千言和他所认识的那位澜辞仙君其实本来就是同一人,但他希望这不是真的,只是他的胡思乱想而已。
    然而待到慕千言的面具完全摘下,季闲看清对方的面容时,他心中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眼前这人,不是澜辞仙君还能是谁?
    不过两人的相貌虽是一模一样,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在季闲的记忆中,澜辞仙君是非常温和善良的一个人,不像眼前这人,嘴角始终勾着一抹淡淡的微笑,笑意却从未抵达过眼底,眼角微微上扬,看上去格外魅惑勾人。
    季闲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澜辞仙君你、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成为魔族的巫师对吗?慕千言偏了偏头,有些好笑地望着季闲,眼神中满是无辜,因为我本来就是魔族人呀,你应该问我为什么会修炼成仙才对
    不待季闲继续追问,慕千言竟自顾自地答了起来,抬眼望向季闲身后,眼神有些飘忽,好似看到了什么回忆中的人,万年前,神魔两族无尽海一战时,我为了保护魔君大人顺利施展灭世诛神阵,不幸身受重伤,便没能同族人一起逃到北荒
    我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却被一位神族仙君所救。
    我当时肉身已毁,元神俱散,估计过不了多久便会灰飞烟灭,也不知道那位仙君用了什么法子,竟在短时间内将我的魂魄集齐,然后用千年桐木替我重塑肉身,又把自己的精血度给了我一半我这才勉强活了下来。
    听到这里,季闲心下一惊,猛地抬头,脱口问道:难道是
    慕千言料到季闲要问什么,冷冷扫了他一眼,打断道:怎么可能是那冰块,他若知道我是魔族人,定要亲手杀了我不可,怎么还会救我?
    季闲一听,觉得慕千言说得挺有道理,点了点头,故意附和道:你说得对,离辰那家伙最讨厌魔族人了。
    闻言,慕千言的面色却是变得异常难看,冷哼一声,魔族人也不稀罕他喜欢。
    季闲看出慕千言的口不对心,也不出言安慰他,只问:那救你的那位仙君呢?到底是谁?
    慕千言偏过头去,冷冷道:他已经死了,你不要再问了。
    季闲:
    季闲心说我本来就没想听你的故事,一开始就是你自己要讲的。
    不过两人提到离辰后,季闲倒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急忙问道:那昨日你说离辰同你一道去的魔宫,是真的吗?他现在在哪?
    慕千言冷哼一声,当然是真的,若不是他帮忙支开萧祈,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把你劫走。
    至于他现在在哪,我怎么知道慕千言的眼珠子转了转,故作轻松道:说不定已经被萧祈杀了吧。
    你季闲呼吸一窒,本想怒斥慕千言几句,随即又似想到了什么,转而低叹一声,沉声道:不管怎么说,我跟离辰这么多年的朋友,我能看出来,他对你绝对是真心的。
    闻言,慕千言却瞬间沉默了。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声音极低极低,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当然知道他对我是真心的那个傻子,看见我还没死后,简直像没了脑子,我说什么他都信
    季闲听清楚了慕千言的低语,却没再回话,这两人之间的事情,他也不好管太多。
    又过了一会,慕千言像是终于缓过神来,不再揪心于离辰的事情,他望向季闲,眼神慢慢变得凶狠起来,闲云真君,你现在还有空担心别人,我劝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下自己吧。
    其实得知慕千言和澜辞便是同一人,季闲在惊讶和愤怒的同时,他的心底也松了一口气,因为他和澜辞的关系虽算不上非常亲密,但季闲相信,他所认识的那个澜辞仙君绝对不会害他性命。
    然而听见这话后,季闲心头忽的涌上一股极为不好的预感。
    季闲沉声问道:你把我抓到这儿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慕千言笑了笑,往前走了几步,随意的抬手一挥,一个无形的透明结界便被撤去,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季闲闻声望去,整个人瞬间呆愣在了原地。
    只见方才还空无一物的地方,竟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青铜冶炉!一把猩红色的断剑正悬浮在火炉中央,正是前魔族魔君夙夜的佩剑噬魂!
    季闲陡然明白过来,其实这些东西一直在这儿,只不过方才被结界挡住了,他看不见,也感受不到。
    季闲怔怔地望着那把泛着血光的魔剑,眼神和脚步都像是被定住一般,根本无法动弹。
    好强的煞气季闲现下没有仙气护体,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围住,胸口也被压迫得喘不过气来。
    果然,上次他在石塔外感受到的那股强大力量,便是来自于魔剑噬魂。
    而且不知道是因为今天的距离更近还是怎么的,季闲隐约觉得今日的噬魂剑似乎比之前更加凶猛了。季闲站在他面前,仿佛能听见他叫嚣着想要嗜血的欲望!
    季闲望着炉中熊熊燃烧的烈火,眯了眯眼,颤声道:你果然是在冶炼噬魂剑
    果然?慕千言敏锐地捕捉到句子中的关键词语,扬眉问道:莫非仙君早已猜到?
    季闲平静回他,猜测而已。
    慕千言饶有兴趣地望着季闲,嘴角微微勾起,语气中带着些许嘲讽,那你还能猜到我抓你来是为了什么吗?
    季闲眉头深蹙,缓缓摇了摇头。
    慕千言咋了咋舌,故作哀怨道:哎呀,那还真是可惜我倒是很想知道,当闲云真君你知道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呢?话音刚落,慕千言却是神色骤变,原来是季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捆住他的仙绳,手中青光乍现,挥动着青霜剑向他刺来。
    反应过来后,慕千言急忙后退,堪堪避过了这一剑。
    然而季闲并不恋战,逼退慕千言后便想趁机逃跑。
    其实方才季闲早就在试图运功冲破禁锢住他的仙绳了,然而慕千言也不知道是哪里找来的仙绳,极为厉害,竟能压制住他体内的真气,所以他才不得不一直跟慕千言拖延时间。而且单单解开这个仙绳便消耗了他不少精力,以他现在的修为,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季闲将自己的真气汇聚到青霜剑上,狠狠向身后的石壁砍去,然而剑光刚刚触碰到石壁,便被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弹回。连带着季闲整个人都被击退好几尺,重重摔落在地,嘴角流出一道血痕,正欲重新站立起来,一把白色光剑已然架在他的脖子上了。
    这回季闲的手脚都被重新绑住,还被点了穴道,整个人都动弹不得,犹如一条案板上的活鱼,任人宰割。
    对于方才季闲想要逃跑的举动,慕千言似乎极为生气,他蹲下身来,伸手抹去季闲嘴边的血迹,冷笑道:闲云真君,你不是不知道我抓你来要做什么吗,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
    他捏住季闲的下巴,逼着对方看向自己,语气中似乎带着刀子,一字一刀地划开季闲的皮肤,我要用你祭剑
    其实之前季闲心中已经隐隐有股不好的预感,但当他听见慕千言亲口说出这句话时,仍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听见慕千言继续解释道:从无尽海封印被破之时起,我便令人秘密前往大泽收集刚死之人的魂魄,枉死、冤死之人的魂魄最好。
    慕千言勾了勾唇,笑容格外残忍,同时妖艳得诡异,这种饱含怨气和怒气的新鲜魂魄,噬魂剑最喜欢了。
    季闲怔怔望着眼前之人,张了张口,然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明明是跟澜辞仙君一模一样的面容,为什么他却觉得无比陌生?
    但若是噬魂剑煞气太重,便极有可能会控制不住,到最后反噬剑主。所以我看见古书上写着,炼剑的最后阶段,须找一位千年修为的修心道人以身祭剑,方可发挥出噬魂剑的最大力量,同时还能避免被魔剑反噬。
    此时,季闲已经慢慢冷静下来,他望了慕千言一眼,漠然道:我宁愿自毁元神,也不会帮你炼剑的。
    闻言,慕千言竟笑了笑,淡淡道:不是帮我,是帮萧祈
    一时间,季闲竟没听懂慕千言的意思,不可置信地睁大眼,脱口道:你说什么?
    慕千言定定望着季闲,沉声重复了一遍,我做的这些,其实都是为了萧祈。
    你应该知道,之前的噬魂剑其实只是个半成品,天帝修为深不可测,只有炼成完整的噬魂剑,并且再次设下灭世诛神阵,或许才能与之一敌
    这事一扯上萧祈,季闲的大脑便无法正常思考,他听见慕千言的声音像是从远古传来,低沉沙哑,仿佛能蛊惑人心。
    萧祈有多么痛恨天帝想必不用我说了吧。
    闻言,季闲沉默许久,眼底尽是驱散不开的阴霾,他黯然垂下眼眸,轻声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做的这些事萧祈他全都知道?
    慕千言笑了笑,反问道:你觉得呢?
    季闲咬了咬唇,心脏一阵绞痛。
    难怪萧祈知道他的身体状况后便百般担心,原来只是怕错过这么个合适的祭剑品。
    而萧祈说他好不容易才得到自己的身体,一定要物尽其用才行
    原来物尽其用,竟是这么个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虐不过两章,大家会不会很失望233333,我知道大家一定都很想看狗血虐!【喂。
    剧透很快就是大糖了,你们信吗QAQ
    第29章
    季闲现在的修为虽然大不如前,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区区千年修为,他怎么也还是有的, 更何况他修炼的一直都是正统的仙法道术, 对于静心修身, 压制邪念极有帮助。
    如此说来, 他确实是祭剑的合适人选。
    季闲怔怔地望着眼前夺目刺眼的火光, 不禁想到, 无尽海的海水阴冷幽深,那若是跳进这熊熊燃烧的冶炉之中,又会是何种感受?
    会比他现在的心更痛吗?
    因为靠近炎火山, 石塔内的空气十分干燥,温度也比其他地方高出很多,季闲的皮肤都快干得裂开, 心脏却像掉进了冰窟, 好冷好怀念那个温暖的怀抱,可为什么萧祈还不来?
    季闲无声地自嘲笑了笑,他应该不会来了吧。
    或许自己在萧祈心中还是有一定的分量,但是却抵不过他对天帝的恨。萧祈从来都是这么一个睚眦必报的性格啊, 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然而即便这样,季闲还是忍不住会想,哪怕萧祈这段时间的温柔都是骗他的, 那为什么不能再多骗他一会儿呢,明明昨晚还好好的啊
    昨晚
    不对
    季闲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 忽的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猛地清醒过来,他冷冷望向慕千言, 瞳孔清明,你方才对我做了什么?
    慕千言微微一愣,随即朝季闲眨眨眼,惋惜道:哎呀,这么快就被你识破了啊,不愧是闲云真君,还是这般厉害。
    季闲眉头微蹙,你能控制人的心神?
    慕千言笑了笑,伸手挑起季闲的一缕长发,放在手中细细摩擦,语气动作暧昧,却令人极为不悦,我哪有那么厉害啊,我只是对你施展了一点小小的魔族秘术而已不过话说回来,萧祈在你心中的地位果然不一般啊,一提到他,你心神就乱了,否则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就被我影响。顿了片刻后,慕千言眯眯眼,略为疑惑的问,不过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破绽的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