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22)

    方才提起离辰的时候你就说过,要不是他引开萧祈,你不会这么容易地就把我劫走。季闲平静道:若是萧祈真的同你一伙,你完全不必这么麻烦。而且想来当时你未戴那个银色面具,露出你原本的模样,便是为了取得离辰的信任,因为你需要他的帮助。
    顿了顿,季闲又似想到了什么,面上露出一丝疑惑,恍若自言自语地小声道:但是离辰怎么会来北荒?
    是因为他,还是因为慕千言?
    关于离辰的事,慕千言并不想多言,他没有回答季闲的问题,只轻声笑了笑,道:这并不代表什么,我炼剑的事,萧祈一直知道,而且我曾经跟他提过拿你祭剑,他也没有反对。
    直觉告诉季闲,慕千言这话说的不假,虽说没有反对不代表支持,但是季闲心里还是微微有些失落。
    不过季闲现下对慕千言已有了很深的防备,他尽量不让对方听出来自己的异样,低低道:萧祈对我如何,我自己心里清楚,你说的这些事,我要亲口问过他才会信。
    慕千言勾了勾唇,意味深长地幽幽回道:只怕你没那个机会了。
    话毕,慕千言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季闲,抬手缓缓施展法术。季闲被仙绳困住,还被点了穴道,身体根本不由自己控制。季闲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缓缓托起,漂浮在空中,下一瞬,那股无形的力量便推着季闲缓缓靠近那巨大火热的冶炉
    季闲强忍着痛苦运行真气,想要冲破慕千言加制在他身上的禁锢,然而压制住他的十分非常强大,短时间内他根本无法冲破,只得眼睁睁看着自己离那冶炉越来越近季闲紧咬着微微颤抖的嘴唇,豆子般大小的汗珠一颗接着一颗地从他通红的额头上滚落,也不知道是因为太害怕了,还是被滚烫灼热的气浪烤得受不住。
    慕千言故意让季闲移动得很慢,这样可以延长季闲对痛苦和死亡的恐惧,他才好认真欣赏季闲临死前惊恐害怕的神色。
    季闲自是不知道慕千言的想法,只盼着对方的动作越慢越好,拖的时间越长,他活命的机会就越大。
    就在季闲非常接近那火炉时,慕千言忽然停下了动作,似是想到了什么,缓缓开口问道:若是当年在无尽海,你狠心直接杀了萧祈,今天的一切便都不会发生了闲云真君,事到如今,你后悔吗?
    季闲不明白慕千言为什么会忽然问出这个问题,他记得萧祈也曾问过类似的问题,然而不管过了多久,发生了什么新的变化,他的回答也不会变。
    季闲的声音非常嘶哑破碎,像是裹着滚滚鲜血,含糊不清,若是我真的杀了他我才会自责后悔一辈子
    呵闻言,慕千言意味不明地轻声笑了笑,垂眼喃喃道:所以说,感情这种玩意儿,只能成为一个人的致命弱点,要来做什么呢
    慕千言的声音极低,倒不像是说给季闲听的,而且季闲离冶炉太近,全身上下的皮肤像被人用刀子剥开了一般疼,意识早已模糊,全然凭着一股狠劲撑到了现在,还没晕死过去已是奇迹,根本没有听清楚对方的话语。
    慕千言再动一动手指,季闲便会掉入冶炉之中,然而他却不动了,也不说话,不知道是在犹豫什么。
    忽然,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从石塔外面传来,季闲浑身一颤,瞬间清醒过来。
    这是萧祈?
    是萧祈来救他了吗?
    季闲心头顿时生出一丝微弱的欢喜和希望,如同一道暖流,从他心脏出发,缓缓流过全身,他打起精神,继续同制住他的力量做斗争。
    而不远处的慕千言很快便反应过来,是石塔外的禁制被人强行破除了,他脸色骤变,指尖微动,想要将季闲扔入冶炉中。
    季闲瞧见慕千言的细微动作,心头一紧,下意识地高声唤道:澜辞仙君!
    慕千言顿了一下,随即听见季闲继续喊道:你若杀了我的话,离辰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季闲的喉咙早已干涩破裂,这一声嘶喊更是凄厉无比,尤为刺耳,慕千言整个人都怔住了,面色陡然变得格外难看。
    而就在这极短的时间内,慕千言身后忽的传来一声巨响,竟是他身后的石墙被人打破,两道修长挺拔的身影从浓浓的烟尘中走了出来。
    慕千言猛地转过身去,让他意外的是,除了萧祈之外,站在他身旁的那人,一身白衣如雪,望向自己的眼神中没有一丝温度,正是离辰星君。
    而萧祈看见季闲此时正被困在炉鼎上方,随时都可能会掉下去后,瞳孔骤然紧缩,下意识地想要冲过去将季闲救下,仙君
    慕千言连忙高声喝道:你别过来!你再靠近一步,我可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
    现下季闲被慕千言控制着,事关季闲的生死,萧祈也不敢轻举妄动,顿时僵在了原地。
    包裹着噬魂剑的火焰正欢快地跳动着,亮得发白,而炉鼎内还流动着一种奇异的红色液体,好似巨兽张着血淋淋的大口,要将触碰到的一切都吞噬融化。
    萧祈紧握双拳,指尖关节微微泛白,即使他努力压制,声音中还是透露出些许控制不住的慌乱和害怕,慕千言,你放了他你有其他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闻言,慕千言完全不为所动,反倒嗤笑一声,萧祈,你这副软弱的样子,怎么配当魔族的魔君。
    你要是喜欢这个位置,大可以拿去。
    慕千言对魔君这个位置毫无兴趣,他冷哼了声,道:我抓他来,你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你若是能立马再给我找出个合适的祭品来,我倒可以考虑放了他
    萧祈沉默片刻后,望了季闲一眼,带着深深的眷念和心疼,但随即便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看向慕千言,坚定道:你放了他,我来祭剑。
    听见这话,季闲骤然睁大双眼,猛地挣扎起来,不然而他一挣扎,困住他的无形仙绳便越缠越紧,像是要把他的身体勒穿,季闲不禁闷哼出声,疼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不行萧祈
    你说什么?慕千言差点也以为自己听错,嘲讽道:魔君大人,祭剑之人需要修心
    萧祈知道慕千言要说什么,冷冷打断道:你别忘了,我曾经也是神仙,而且萧祈顿了一下,才继续开口道:而且我在凡间修炼时,受过闲云真君的指点,我同他修炼的是同种心法
    闻言,猛烈挣扎的季闲却忽然安静了下来,整个世界都好似突然没了声音,万籁寂静中,唯有萧祈的声音依旧清晰明朗,一字一顿地传进他的脑海。
    他可以,我也可以,你放了他,我替他祭剑。
    第30章
    季闲缓缓闭上双眼, 萧祈的话语不断在他脑海中回响。
    果然萧祈已经知道了啊而且他居然愿意为了自己季闲心头一阵抽痛,痛得他无法再继续思考。
    方才慕千言诱导他说是萧祈要用他祭剑时,他居然信了虽说其中也有慕千言暗自对他施展魔族秘术的原因, 但正是因为他本身心志不坚定, 才会被慕千言影响。
    滚烫的热气还灼烧着季闲的肌肤, 但他却好似感觉不到身体上的疼痛了, 有那么一瞬间, 季闲甚至宁愿萧祈是真的要拿他祭剑, 而非为了他牺牲自己。
    不单是季闲,萧祈的话让在场的另外两人也怔住了,慕千言还未反应过来该如何回答时, 一旁的离辰星君却紧蹙着眉头,对着慕千言寒声道:澜辞别闹了。如果仔细聆听便会发现,离辰冰冷僵硬的声音中, 其实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然而慕千言并未注意, 他心头冷笑一声,闹?
    慕千言闻声望向离辰,眼神中满是陌生,沉默了一下后, 忽的展开笑颜,故作轻松道:喂,冰块, 以前无论我犯了什么错,最后你都会原谅我, 如果我
    话未说完,便被离辰冷冷打断,不, 我不会原谅你的。
    慕千言顿时僵在了原地,脸上的笑意并未褪去,强装镇定地扯起嘴角。只是他不知道,他那表情比哭还难看。
    离辰似是不忍再看对方,偏过头,低声恳求道:澜辞,放了他吧趁现在还能收手。
    一向高傲冷漠的离辰星君何时这般低声下气地求过人,慕千言的神色终于彻底冷了下来,漠然望着眼前二人,心头怒火中烧,咬牙道:既然如此,那他就更该死了
    话音刚落,慕千言手中光芒大盛,纵身一跃,带着狂风朝二人卷去。与此同时,他身后的季闲也像是终于失去依托一样,直直往下坠去。望着顷刻间发生的一切,萧祈的瞳孔猛地放大,双眼红得好似有鲜血渗出,也不顾躲避慕千言的攻击了,急速奔向季闲。
    明明是在短短的一瞬间发生的事,时间却像是在这一刻被无限放慢。
    萧祈被慕千言全力阻挡,无法靠近季闲,眼看着季闲就要掉入炉中,被熊熊燃烧的烈火吞灭,他的体内却忽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冲破了困住他的禁制!
    说时迟,那时快,季闲迅速召出青霜剑,注入仙术朝鼎中奋力一刺,随即借力反身跃出冶炉。然而落地后还未站稳,季闲便控制不住自己那破败的身体,双腿软了下去,吐出一大口鲜血。若不是有手中还有青霜剑支撑,季闲恐怕自己早已晕倒在地了。
    仙君!萧祈心中焦急,好在他也终于摆脱了慕千言的纠缠,冲到季闲身旁,将人紧紧抱住,颤抖地抹去他嘴边的血迹,低低唤道:仙君
    虽然季闲一直没有掉入炉中,但身体却滚烫得吓人,仿佛一块烧得通红的木炭。他怕自己伤到萧祈,挣扎着想要从对方怀中逃开,哑声道:我没事
    然而萧祈却强硬地将季闲摁入自己怀里,让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真切地感受到季闲还在他身边,才能减少他心中的恐惧和不安。
    慕千言眼角余光扫到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人,心中极为不悦,想要将他们分开,又被离辰拖住脚步。
    离辰本就非常厉害,他不愿伤了慕千言,所以也没用杀招,只欲让他脱不开身。
    慕千言打不过又逃不开,心中烦躁无比,他望着离辰熟悉冷峻的面容,心一横,干脆将自己的死穴彻底暴露,直直朝离辰的剑锋迎去。果然,离辰大惊,连忙收回剑招,却被慕千言抓住破绽,一掌打在他胸口,逼得他连连后退数步。
    慕千言那一掌并非尽了全力,然而离辰却像是受了重伤,疼痛无比,脸色陡然变得非常惨白。他稳住身形,不可置信地脱口唤道:澜辞
    闻声,慕千言也未再趁胜追击,僵硬在了原地,沉默半晌后,才冷冷道:我不是你的澜辞。
    离辰:
    离辰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然而刚一张口,忽的感觉地面一阵摇晃,紧接着竟是整个石塔都震动起来!
    众人这才发现,冶炉上方的噬魂剑不知怎么回事,周身红光大涨,正不停地剧烈地抖动,同时发出巨大的声响。
    季闲靠在萧祈怀中,虽然身体还是非常疼痛,但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他看不见塔内发生的事情,只感受到一股巨大而又混乱的力量充斥着整个石塔,却又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努力想要爆发出来。然而有萧祈在身边,季闲只觉得异常安心,也什么都不想管了,整个人无力得连半根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
    慕千言则讶异地回头望向蠢蠢欲动的噬魂剑,喃喃道:变得更强大了啊,我设下的阵法好像困不住他了
    明明知道噬魂剑就快要失去控制,慕千言却没有半分担忧和慌乱,眼中反倒闪烁出欣喜若狂的光芒。
    伴随着慕千言的话语,石塔震动得越来越厉害,像是随时都会崩塌,
    下一瞬,噬魂剑终于冲破束缚,从冶炉中冲出,同时竟好似生出自我意识般,直直朝季闲飞来!
    萧祈脸色骤变,抱起季闲连连后退,堪堪躲避开泛着冷光的剑锋。
    很快,离辰也反应过来,提剑上前帮萧祈挡住噬魂剑的攻击,头也不回地喊道:带闲云先走!
    萧祈没有一丝犹豫,正欲带着季闲离开,然而一转身,便看见慕千言正挡在方才他们进入石塔时强行破开的巨大缺口处。
    慕千言负手而立,镇定自若地朝着萧祈笑了笑,道:真有意思,噬魂剑居然会想主动吞噬猎物怎么说,我也不能让他失望啊。
    萧祈双手抱着季闲,根本不好施展法术,若是两人真打起来,萧祈绝对不占优势。然而他却半点没有退让的打算,面无表情地望着慕千言,冷冷吐出两个字,让开。
    慕千言站着没动,幽幽道:魔君大人,你信不信,你今日若是不听劝阻,非要带着闲云真君离开这里,明日全北荒便会知道你跟季闲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
    你来北荒这么久,应该知道季闲这个名字对于魔族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吧。
    你若是帮我告知那群老头子,倒是省去了我一个麻烦,顿了顿,萧祈望向慕千言身后,冷哼一声,只可惜你没那个机会了。
    注意到萧祈的目光,慕千言心里一个咯噔,身后好似吹来一阵寒风,他猛地察觉到一丝不对劲,正欲回头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便被一记重重的手刀打晕。
    而悄无声息地站在慕千言身后那人,竟是许久未见的木芙!
    木芙走到萧祈面前单膝跪下,颔首道:属下护驾来迟,还请魔君责罚。
    不迟,刚刚好。萧祈难得温柔地笑了笑,问:下面的人清理干净了吗?
    全都打晕了。
    很好,今日之事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半句,萧祈点了点头,随后小心将季闲放下,对着木芙道:帮我扶着他。
    闻言,木芙愣了一下,眼神有些复杂,却没多问,她起身接过季闲,随即便看见萧祈反身加入战局,同离辰一起将噬魂剑重新制住。
    也不知道萧祈用了什么方法,方才还煞气逼人的噬魂剑竟渐渐安静下来,周身红光散去,露出他最为原始的模样,看上去就像一把再普通不过的断剑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