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23)

    离辰却是无心关心噬魂剑的状态了,他大步走到已被打晕过去的慕千言身旁,将人抱起,对着萧祈道:我要带他离开这儿。
    萧祈冷哼一声,随你,别让我再看见他最好。
    闻言,木芙却觉得不妥,皱了皱眉,担忧道:魔君大人,这在木芙看来,慕千言毕竟是魔族人,若是落入眼前这位冷冰冰的神仙手中,不知道将会遭受些什么罪呢。作为同族,她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
    然而萧祈冷冷扫了她一眼后,木芙立即乖乖闭了嘴,退到众人身后,不再多言。
    萧祈有心放离辰离开,不料紧接着他又听见离辰对着季闲道:闲云真君,跟我们一起回大泽吧。
    季闲看了看离辰,目光沉静如水,没有答应,却也没有拒绝,似是有些犹豫。
    因为离辰方才也算是帮了萧祈一把,所以先前离辰擅闯魔宫的事,萧祈便决定不再追究,谁知离辰带走慕千言还不满足,竟还想带走季闲,萧祈大怒,将季闲拉到自己身边,紧紧抓住不放,厉声拒绝道:不行!
    萧祈的愤怒对离辰来说完全没有威慑力,他看也不看萧祈,只平静望着季闲,劝说道:今日你也看到了,你留在北荒非常危险,之前大多数魔族人还不知道你的存在,但昨日我们闹的动静有点大,难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
    就算他们不拿你祭剑,以你的身份,他们也不可能容得下你。
    提起昨日的事萧祈还有气,他尽力不让自己爆发出来,寒声道:要不是你来劫人,仙君现在还是好好的。
    好好的?离辰冷冷扫过萧祈,嘴角勾起一抹嘲讽,成天被关在一个小院子里,门都不能出,这也叫好好的?
    若不是因为你,闲云现在才是好好的。自从摊上你这么个祸星,他就没遇到过什么好事。
    他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若是真喜欢他,就应该放他走。
    在季闲的印象中,离辰一直都是一副少言寡语的性子,他第一次听见离辰这般长篇大论地教训人,没想到竟也这般厉害。
    萧祈气极,指间关节被捏得直响,却像是被人戳中痛处,面色极为难看,半晌说不出反驳的话语来。
    季闲因为他仙籍被除,仙体受损,而他却活得好好的谁说他不是个祸星呢?
    而且离辰说得没错,若是魔族那群长老知道季闲的身份,季闲待在北荒,只会更加危险。他本以为以自己的能力地位,定能护季闲无恙,但是经过今日之事,萧祈是真的有些害怕了。若是季闲出了什么意外,他不知自己该如何承受。
    然而一想到要放季闲离开,萧祈却又像是被人捏住心脏揉搓般疼得难受,当年桃源村外一别,两人五百年未见,无尽海一别,转瞬千年。
    若是今日他放季闲离开,再见不知又会是何时了
    萧祈像是刚从千年冰川中走出来,周身散发出阵阵寒气,他紧抿薄唇,面若寒霜,许久没有回话。
    见萧祈半晌不吱声,离辰便知道萧祈心中有些动摇了,正欲再添一把火,却听见一直保持沉默的季闲轻咳了两声,柔声道:离辰,你赶紧带着澜辞离开这儿吧上回我为了萧祈同含光真君大打出手,也不知道天帝知晓后会如何处置,说不定我回大泽后反倒更加危险。
    闻言,萧祈猛地抬头,望向季闲的目光中满是不可置信,还带一丝难以言喻的惊喜。
    你离辰也是一愣,来北荒前,离辰就猜想,季闲迟迟没有逃脱只是因为他自己不想走,不料还真被他猜中了,他恨铁不成钢地怒骂道:执迷不悟!
    季闲倒是没有生气,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又好似含着些许笑意,淡淡道:没办法啊,你说过的,命中劫数,逃不掉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萧祈是话讲到一半,离辰却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住了口,脸色骤变,不可置信地望向季闲,你是说窥天镜?
    记得那次在瑶池宴会,他被澜辞叫去找季闲和毛团,走到一个偏僻的花园时,恰好撞见了季闲正跟萧祈谈话,他无意中听到了部分,接着萧祈离开后,季闲竟莫名其妙地向他打听起了关于上古神器窥天镜的事。
    上古神器窥天镜,传说能通晓古今未来,看到一个人的前世来生。而越是修为高深的人,将自己的鲜血滴入镜面,便越容易在镜中看到自己此生的命劫。
    季闲说萧祈是他的命中劫数,莫非
    季闲跟离辰熟识许久,见他这副模样,便知离辰已经反应过来,轻声回道:如你所想。
    一旁的萧祈听得云里雾里,他非常不喜欢这种季闲跟他人默契地打着哑谜,然而他却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他皱了皱眉,不悦问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季闲伸手握住萧祈的手掌,用指腹捏了捏对方手心,柔声道:回去了告诉你。
    季闲的动作和话语莫名取悦了萧祈,他只觉得一股暖流从手心直直渗入心脏,将他的怒火尽数浇灭,整个人都平静下来,于是乖乖地什么也不问了。
    萧祈是高兴了,一旁的离辰脸色却变得格外难看。
    原来季闲早已知道萧祈便是他的命劫,那当年天帝下令追杀萧祈时,为何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出手相助这个劫数,到底是他躲不过,还是不想躲?
    离辰见季闲这个样子,便知对方已经下定决心,他再说多少也是枉费口舌,无奈低叹一声后,道:罢了罢了,我就不该来淌你这趟浑水。
    季闲轻声笑了笑,道:你不淌这趟浑水,又怎能遇上澜辞仙君?季闲的身体十分虚弱,声音又轻又柔,却是没有半分怨恨。
    闻言,离辰眉头紧锁,他看了看怀中这个大`麻烦,眼神有些迷茫,低低道:他变了许多,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季闲道:或许不是他变得太多,只是我们从未认清过他。
    听见这话,离辰还欲说些什么,却被萧祈不耐烦地打断道:别说废话了,你赶紧带着他给我离开北荒。
    萧祈知道离辰和季闲之间仅仅是好友关系,但他还是不愿看见他们在自己面前交谈过多,毕竟这两人认识的时间太长了,远远长过他和季闲。
    离辰冷冷扫了萧祈一眼,随即望着季闲严肃道:上次你为了萧祈同含光真君大打出手的事情已经传遍天界,天帝知晓后虽然龙颜大怒,却并未下达对你的追杀令天帝近千年来性情大变,我也琢磨不透他心中所想,不过你同他认识了这么久想必他还是有些念旧情的吧。
    念旧情?萧祈面无表情地嘲讽道:是不是在你们这些虚伪的神仙心中,只要天帝不把你弄死,无论他怎么折磨你,你都要对他的大发慈悲感恩戴德啊?
    季闲轻咳一声,我也是神仙。
    萧祈道:你现在不是了。
    离辰知道萧祈定是恨极天帝,他不想再惹麻烦,于是便不再多言,淡淡道:那我们走了,保重。
    保重。
    季闲目送离辰的身影消失后,才同萧祈木芙一道回了魔宫。
    季闲一回到自己之前所住的那间院子后,便径自走回房间自行疗伤。方才被慕千言困住时,他的皮肤被热气灼烧得生疼,但好在他并未实实在在地接触到那厉害的炎火,只是受了点皮外伤,现下有些虚弱,休息片刻后便能恢复正常。
    不一会儿,季闲便感觉自己好了不少,然而当他告诉萧祈自己并无大碍时,萧祈却不信。
    季闲体内的寒气还未彻底拔除,又被这么一折腾,而且他还违背医嘱擅动仙气,萧祈实在放心不下,便叫了族中医师前来查看。
    在魔族医师来之前,萧祈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并暗自下定决心,即使季闲的身体再弱,他也要拼尽全力把人养好了,这是他欠季闲的。
    然而令萧祈非常意外的是,族内一位厉害的那位医师前来查看后,只说季闲的体质偏阴寒,身子有些虚弱,但并无大碍,只需多加修养便可。
    萧祈觉得奇怪,上回也是这位医师来诊治后,说季闲体内寒气入骨,身子十分虚弱,恐怕是终年遭受寒冬之苦,疼痛难忍。若不是季闲的修为高深,忍耐力非同常人,肯定早已承受不住这般痛苦,驾鹤仙逝了。萧祈大惊,待季闲醒来后一逼问,这才得知了季闲曾被天帝扔进无尽海里浸泡的事实。
    怎么才过不久,这人便完全改了一套说法。
    就算这段时间季闲有用他自己的治疗法子拔除体内寒气,而且看上去效果显著,但季闲说在治疗期间他不能使用仙术,总归有他的道理。
    如今季闲已经使用了仙术,那又会有什么后果?
    萧祈心头隐隐涌上一股不安的感觉。
    萧祈叫住那医师,沉声问道:你上回还说他体内寒气入骨,若不好生照料,怕是会有生命危险,怎么现在你这么快便完全改了一套说法?
    闻言,医师也是大惊,因为方才他为季闲诊治时,季闲又随意换了一副容貌,他根本没看出来眼前之人便是不久前他诊治过的那位。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魔君大人,您没有和小的说笑吧?
    萧祈:
    萧祈始终板着一张脸,看上去格外渗人,哪里有半分说笑的样子。
    见萧祈不回话,那医师立即老实道:魔君大人,我是万万不敢跟您说假话的,上回我替这位公子诊治的时候,他确实如同在下所说,寒气入骨,身子极为虚弱。
    至于现在那医师面上露出一丝疑惑,犹豫片刻后,才壮起胆子道:我猜想你们一定是用了什么法子拔除了他体内的寒气。
    这位公子修为不低,体质却极为阴寒,想来遭受这寒毒之苦已有不少时间。这种深入骨髓的病痛最难根除,能想出治疗法子的那位才是高人,魔君大人,你若不放心,大可再请那位高人前来诊治。
    哪来的什么高人,就是季闲自己。
    萧祈无语片刻后,略为无奈地挥了挥手,罢了,你先下去吧。
    是。
    季闲半靠在床上,有些好笑地望着萧祈,开玩笑道:我说了我现在已无大碍,你却不信,硬要再找大夫前来查看,现下大夫也这么说,你怎么还不高兴了?
    若是季闲的身体有所好转,萧祈欢呼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不高兴。但是听完大夫的话后,萧祈总觉得有些不真实,再加上季闲前科不少,所以他心头仍是不放心。
    萧祈在床边坐下,将季闲的脸掰过来与自己对视,认真问道:你先前说过,在你治疗的这段时间里你不能使用仙术,但今日你在石塔内破了规矩你现在可觉得身体有哪里不适?
    季闲愣了一下,方才笑了笑,柔声道:我说不能使用仙术也只是我的一个猜想而已,现下我既然没事,如此便再好不过了你也别多虑了。
    萧祈直勾勾地盯着季闲,想从对方面上看出一丝异样,你没有瞒着我什么吧?
    季闲笑道:在下怎么敢啊,魔君大人。
    萧祈哼了哼,最好是这样。顿了片刻后,又说:你坐过去一点,我有问题想问你。
    季闲往旁边挪了挪,给萧祈留出足够的空位,正好,我也有许多问题要问你。
    萧祈躺上床去,靠在季闲身旁,道:你先说吧。
    季闲思索片刻后,问出了那个自己最感兴趣的问题,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的?
    第31章
    今日在石塔内, 萧祈说他在凡间修炼的时候,曾受过闲云真君的指点,季闲顿时明白过来, 原来萧祈早已知晓他的身份, 只是一直装作不知道罢了。
    不过季闲倒是有些疑惑, 萧祈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他身份的?
    是因为上次两人去潜龙渊, 他祭出了青霜剑, 还是萧祈一直都知道?
    听见这个问题, 萧祈却没有多少意外,他偏过头,静静望着季闲, 不答反问道:我也很想问仙君,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装作不认识我?
    你明明知道我找了你那么久
    以前每当萧祈想到季闲明明就在自己身边, 却不愿认自己的时候, 心头便会生起一股难言的愤怒。所以就算后来他将人强行绑在自己身边,看到季闲继续装傻,他也一直没有戳破。
    然而没想到的是,会有这么一天, 他们心平气和地并肩半靠在床上,然后把所有问题都摊开来说。也是在这一刻,萧祈才发现, 比起季闲的安危,比起季闲能留在自己身边, 自己以前所在乎的那些东西,好像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季闲倒是不知道萧祈心中所想,他捏了捏自己的鼻子, 闷声道:是我先问你的。
    萧祈沉吟片刻后,才缓缓开口道: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也不记得了,总之是我来到北荒后,我看了许多魔族史料,上面有对你的记载。
    季闲略为惊讶地看了萧祈一眼,所以萧祈果然是在重逢之前便知晓了他的身份吗,那他后来还对自己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季闲哼了哼,面上有些不悦,还没来得及插话,便听见萧祈继续道:史书上有你的画像,不过他们把你画得太丑,我没有认出来。
    但是当我看见史书上关于青霜剑的描述和画像后,我便瞬间对上了号。
    听到这里,季闲也懒去追究魔族史书上把他的人像画得太丑是怎么一回事了,只疑惑道:除开上次在潜龙渊,在我印象中,我并未以闲云真君的身份在你面前使过青霜剑,所以你又是怎么凭青霜剑认出我的?
    不知道是不是季闲的错觉,当他问出这个问题后,他竟感觉萧祈的目光瞬间黯淡了几分。
    萧祈轻轻抚过季闲的长发,无奈地笑了一声,低声道:你的确没有以闲云真君的身份在我面前使过青霜剑但你或许已经忘了,你在我面前用过墨阳剑。
    墨阳认主,除了我和你,这世上应该没有第三个人可以再驱使他了吧。萧祈的声音意外的温柔,却又好似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