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27)

    闻言,萧祈完全愣在了原地,面色惨白,大脑一时间也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像是看着别人一字一句地嘶哑着问出这句话,所以你现在的身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我的仙体已损,元神正在慢慢消散体内的修为用一分便少一分,不能自行恢复,也无法再次修炼季闲平静地望向萧祈,声音极轻极轻,好似风一吹便会消散,然而即便这样,他说的每一个字就像一把尖利的锥子,一下一下地插进萧祈的心脏,鲜血淋漓,也就是说虽然我现在的身体暂时不会再有什么伤痛,但其实已经快同一个凡人差不多了,待我修为耗尽后,我大概就会像普通的凡人那样慢慢变老,然后死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胡编乱造的设定仅为剧情服务,经不起深究
    第35章
    慢慢变老然后死去
    这或许是大多数凡人都要经历的一切, 就算是萧祈活的这短短千年来,也不止一次和死亡擦肩而过,然而死亡这两个字眼一旦放到季闲身上, 他就完全不敢想象
    若是季闲仙逝, 他又该何去何从?
    萧祈仅是刚冒出这样的一丝念头, 身体便一阵发寒, 瞳孔红得像要滴出血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季闲无力地闭上双眼, 薄唇紧抿,这叫他如何回答,若是他知晓答案, 还会像现在这样无助失措吗
    萧祈没等到季闲的回答,脑海中却忽的闪过几天前季闲被慕千言抓去炼剑无奈之下被迫使用仙术的画面,顿时认定季闲的身体状况恶化跟慕千言脱不了干系, 心中怒火中烧, 咬着牙一字一顿道:慕千言,我不该放过他的!
    听到慕千言的名字,季闲可谓心绪极其复杂。
    当初季闲想到那拔除体内寒气的法子时,只知道在治疗的关键期内切忌使用仙术, 否则体内寒气便可能会随着真气流动浸入心脉,但事实上,其实连季闲自己也不清楚寒气浸入心脉后具体会造成什么后果。
    季闲拿不准自己的身体状况恶化是否完全因为慕千言, 毕竟他早已不是当年的闲云真君,然而他也不想再为慕千言辩解什么, 只疲惫道:我真的有点累了,先进屋休息了。
    萧祈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将季闲扶进屋, 嗯,你先好好休息。
    季闲回屋后就躺下了,萧祈却没走,坐在榻边守他,倒是很安静,思索着等会就让木芙把族中所有医师都召来,不管有没有用,全都给他想主意先!
    季闲明明在闭目养神,却像是知道萧祈在想什么似的,忽的开口道:对了,这回你可别喊你们族中那些医师来为我诊治了。
    萧祈愣了愣,不解道:为何?
    萧祈知道季闲自己的医术本就十分高明,而且季闲活了这么久,可谓真正的见多识广,连他都束手无策的事情,恐怕真的难以解决了。不过他们族中医师也并非全都是无用之辈,多一个人想办法,就多一丝可能性,即便希望渺小,萧祈也不想放弃。
    季闲这会儿已经冷静了不少,他睁开双眼,无奈道:你忘了我是什么身份了吗?还是你嫌左烈来闹这一次不够?
    萧祈:
    闻言,萧祈顿时也觉得十分头痛,他刚刚倒是没考虑到这层,人多口杂,若是季闲的真实身份暴露,只怕他正在北荒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萧祈心头无比烦躁,却不敢在季闲面前表现出来,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先好好休息吧,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一定会有办法的。
    嗯。季闲面容沉静如水,轻声应了句后,随即阖上双眸,掩去心中千般思绪。
    季闲说是不让萧祈再找魔族医师来为他诊治,但没过多久,萧祈还是领了个小孩过来。
    季闲倒也没排斥,反而见到这小孩的第一眼,莫名地就对他很有好感。这小孩面容清秀,还带着些许稚嫩的少年气息,模样生得好看不说,名字也好听,尹鹤轩。
    尹鹤轩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一问才知道已经三千岁了。魔族之人大多好战,尹鹤轩却截然不同,喜静,喜欢一个人研究一些古书古籍,且对岐黄之术非常感兴趣。
    大概是因为尹鹤轩并未经历过八千年前那场神魔大战,他对神族之人并没有极端的憎恨情绪,而且萧祈信他,季闲便也对他没什么隐瞒,将自己的实际状况尽数告诉了他。
    季闲的病状实在古怪,以前他被寒气折磨时,夜里常常不能安眠,偶尔还需要运行真气强行压制才能好受些,现下他体内的寒气倒是被拔除了,也感受不到其他痛楚和毛病如果不使用任何仙术的话。
    体内的修为还在,但用一分便少一分,无法自行恢复?此种症状,尹鹤轩别说是见过听过了,就连在各种古籍中他都没找到类似的情形。
    他无法判断季闲说的话是真是假,就暂且当季闲说的都是真的了。
    不过尹鹤轩还有点怀疑的是,季闲现在的身体同一个凡人别无两样,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他们魔君大人说的那样,曾是个非常厉害的神族仙君。
    如果季闲真是神仙金体的话,普通的兵器根本不可能伤到他,结果尹鹤轩拿凡间最常见的短兵试了试,发现不仅能划伤季闲,伤口还无法自行愈合。
    但后来季闲又在他面前使了仙术还不是凡间那些修道之人修炼的普通术法,季闲使的仙术,没有几百上千年的修为都施展不出来。
    奇也奇在这儿季闲的神仙金体肯定是没了,但若说他已彻底堕为凡人,却也不准确,因为真正的凡夫俗体是根本无法承受他体内如此强大的修为的。
    无尽海的封印破除后,尹鹤轩悄悄去过大泽游玩过几天,某次在凡间的茶肆听人讲书,说的是谁谁谁因为机缘巧合误食仙丹后得道成仙
    其实只要是修道之人便知道,这些故事都是哄人的。事实上,真正的凡夫俗子根本不可能吃个所谓的仙丹便功力大增得道成仙,凡人误食仙丹,最大的可能只会是因为凡体承受不住猛然增进的强大修为,导致体内经脉错乱,最终爆体而亡。
    所以季闲这种情形,真的是独一份了。
    尹鹤轩对季闲的病状无能为力,却毫不气馁,反而越发感兴趣,连续好几天都住在季闲隔壁的厢房,也不知道从哪抱来一大堆古籍,成天闷在屋里翻阅研究。
    季闲本人却没有尹鹤轩那样积极,他算是彻底冷静下来了,恢复了平日悠闲的模样,但同之前又好像还是有哪里不一样,说不出来。
    不过就算季闲有什么细微的变化,这院子里也没人会注意,萧祈这几日都不在,左烈来闹事的第二天,萧祈听了木芙汇报的什么事情后,两人便一同急匆匆地离开了,之后一直没有出现过。
    季闲一个人呆在院子里无聊,便借了几卷尹鹤轩的收藏来看。
    季闲现在是宁愿拖着时间什么也不干,也不敢再贸然折腾自己的身体,他是真的有些怕了,当初若非为了彻底拔除体内寒气,他或许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尹鹤轩的收藏大多都是魔族古籍,有些文字和图形季闲看不懂意思,便直接问他。
    小鹤轩,你快来帮我看看,这页画的是什么内容?
    尹鹤轩曾经反抗过小鹤轩这个称呼,然而季闲根本不理会他的抗议,仍是该怎么喊就怎么喊,尹鹤轩无奈之下只得随他。
    尹鹤轩接过季闲手中的古籍,扫了一眼纸上的字符后,随口答道:这是摄魂咒。
    摄魂咒,顾名思义,是一种可以摄取人魂魄的咒术,据说施咒成功后,还能控制人的心神季闲听说过这个咒术,但自从八千年那场神魔大战之后,他便再也没见过谁人施展过。
    季闲思索片刻后,朝尹鹤轩眨眨眼:小鹤轩,你应该会施展摄魂咒吧,教教我,怎么样?
    闻言,尹鹤轩略为诧异地望了季闲一眼,随即将手中古籍收起来,淡淡道:不怎么样,此乃我魔族秘术,我为什么要教你?而且你们神族之人不是应该最反感此种狠毒的咒术吗,你还想学?
    季闲理所当然道:我不会啊,当然想学。
    尹鹤轩:
    尹鹤轩低头整理自己的古卷,不再搭腔。
    季闲见尹鹤轩不愿搭理自己,也不气恼,轻声笑了笑,随即袖手一挥,一道耀眼的青光闪过,屋里响起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是兵器互相碰撞的声音。尹鹤轩闻声随意地抬头一看,结果瞬间怔住了。
    屋内漂浮着各式各样的法宝,泛着微弱的青光,将两人围成一圈,尹鹤轩大概扫了一眼,约有二十来件的样子。尹鹤轩差点以为自己是误入了族中的藏宝阁,直看得他目瞪口呆。
    你教我摄魂咒,我的这些珍藏,你随意挑三件,如何?季闲的声音在尹鹤轩耳边响起,极具诱惑力。
    尹鹤轩:!!!
    尹鹤轩默默吞了吞口水,面上却装得一片平静,他更加仔细地打量了每一件法器,边看边想,季闲也太大方了吧,一开口就是三件。虽然这些都不是顶尖厉害的神器,但大多他也能叫出名字,且各有用途。
    比如那把晴雨伞,能够短时间内改变小范围地域的天气,还有那枚金玄铃,据说能产生困住神仙的幻境诸如此类的,基本没有极具杀伤力的神器,更像是具有某些特殊功能的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但恰好正合他意啊。
    他现在相信季闲曾经一定是非常厉害的神族仙君了,讲实话,他有些心动。
    摄魂咒虽是他魔族秘术,但并非什么重要的法术,倒也不是不能外传。只是他非常好奇,季闲学这个咒术到底有什么用?连在他们魔族内部,都鲜少有人用到这个咒术。
    尹鹤轩轻咳一声,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镇定一些,你为什么想学摄魂咒?你可知道,在双方修为差不多的情况下,摄魂咒是极难施展成功的,且一不留神,施咒者便会受到反噬,风险极大。
    我刚说了啊,我不会呀,所以想学。你没看出来吗,我喜欢收集法宝,碰到不会的法术,也想学。
    尹鹤轩皱了皱眉,显然有些怀疑的季闲的说辞,但季闲那副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模样,竟又让他觉得这话有几分可信度。
    然而尹鹤轩沉思半晌后,躲避危险的直觉还是让他选择了拒绝,他略为不舍得看了几眼面前的法宝,轻叹一声:不了,如果你真的想学,可以让魔君大人亲自教你。
    季闲若是普通的凡人也就罢了,但他毕竟曾经是神族仙君,两人也算不上非常熟悉,尹鹤轩替他诊治还可以说是受萧祈所托,但他不想再为其他的事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季闲扬眉,真不教?
    尹鹤轩咬牙狠心道:真不教。
    那罢了,我不为难你。季闲微微一笑,随手将屋内的法宝收进自己的乾坤囊里,幽幽道,说起来,你知道萧祈这几天在忙什么吗?我感觉很久没见到他了。
    尹鹤轩见季闲将法宝尽数收回,正怅然若失着,忽的听到季闲提起萧祈,竟是一愣,随即表情微变,目光躲闪道:魔君大人事务繁忙在下也不知道他的行踪。
    是吗季闲静静看着尹鹤轩,轻轻笑了笑,却没再多问。
    结果季闲刚说感觉许久没见到萧祈,当天晚上,萧祈便出现了,时间巧合得让他怀疑尹鹤轩是不是向萧祈通风报信了。
    不过季闲也不在意了,萧祈回来了就好,两人不过几日未见,他竟觉着已过了许久。
    甚是想念啊。
    作者有话要说:  季闲的病大概就是古代白血病吧,身体自我修复损坏什么的【可别再瞎编了。
    第36章
    季闲近两日的心态平稳了不少, 竟有闲情逸致借着月光,独自坐在院中,自己跟自己对弈。
    月光洒在季闲的白衣上, 像是为他披上一层雾, 朦胧得不太真实。
    萧祈回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焦躁的心似乎一瞬间就平静下来。他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季闲身后, 看了半晌后, 终于上前一步, 落下一枚黑子。
    季闲先是一愣,随即笑了笑,头也不抬地对萧祈道:坐。
    萧祈坐到季闲对面, 随口问问:听说你让尹鹤轩教你摄魂咒?
    嗯,是有这么一回事。
    你学摄魂咒做甚?
    季闲敲了敲棋子,偏头沉思片刻后, 道:或许日后会有用。
    萧祈皱了皱眉, 显然不太满意季闲的回答。
    季闲却没再多解释,又道:若我这局赢了你,你便教我摄魂咒,如何?
    你如今赢不过我了。萧祈一本正经地宣布。
    季闲忍不住笑了笑, 软声道:试一试嘛。
    竟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萧祈思索片刻后,落下一子,算是默认了。随即季闲也收回打量的目光, 认真观察起局势来。
    前些日子两人得空的时候,偶尔便会在庭院里对弈一局消遣时间, 萧祈这么自信倒也并非没有理由,两人对过这么多局,对彼此的棋艺都有所了解, 季闲现在确实是输多赢少,约莫就是三七开的样子吧,季闲三。季闲倒是真没想到,两人分别之后,萧祈的棋艺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进步。
    不过与之前不同,这局棋季闲可以说是占了极大的便宜,毕竟在萧祈来之前,黑白子都是季闲一个人在下,他对两方的局势可以说是都非常了解。
    萧祈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没说,就表明愿意让季闲占这个便宜。
    于是季闲就心安理得地占便宜了。
    棋局如战场,稍有不慎便可能满盘皆输。季闲面上看上去还一片悠闲淡定,实际早已绷紧神经,大脑飞速运转,一刻也不敢放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季闲落下白子,连成一片,将萧祈围死。
    季闲终于松了一口气,笑眯眯地将萧祈的黑子一颗颗捡起,语气中透露出微微的得意,你输了。
    萧祈也不气恼,平静地说:我会教你摄魂咒,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你学这个到底有什么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