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28)

    季闲头也不抬地应道:我之前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呀,你不要想得太复杂。
    萧祈盯着季闲的动作,眸光深邃,缓缓道:你方才一直很紧张。
    闻言,季闲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即对着萧祈笑了笑,一脸坦诚地回:我想赢你嘛,压力很大。
    说话的同时,季闲不自主地握了握拳,他手心汗涔涔的,担心被萧祈发现并追问,干脆停下捡棋子的动作,抬手在桌面上一抹,使法术将全部棋子都收了去。
    萧祈薄唇紧抿,没再多问,也不知道信没信。
    萧祈摊开手掌,一卷木简凭空出现在他手上,摄魂咒,学会了记得毁掉。
    好。
    季闲收下木简,却没有立即查看。他从乾坤囊里取出自己很久以前从月老那里骗来的佳酿,又不知道从哪变出两个瓷杯,摆到桌上,看向萧祈,趁着今晚月色正好,不如陪我喝一杯?
    北荒的天空千年如一日,永远都是灰蒙蒙的,哪来的什么月色正好。
    不过令萧祈有些意外的是,季闲竟还会喝酒?
    季闲也不等萧祈回答,径自慢悠悠地将两个杯子里都斟满酒,随后自己拿起一杯,小小地品尝了一口。这酒略烈,季闲被激得下意识咪了咪眼,喝下去后,香味又久久不散,确实是好酒。
    瞧见季闲无意识地舔了下唇,萧祈的瞳孔顿时收紧了几分,正欲拿起自己面前的那杯酒一饮而尽,却被季闲伸手按住了,这酒放了上千年,可醉人了,少喝点,也不能喝急了。
    闻言,萧祈放下酒杯,目光死死锁住季闲。
    萧祈总觉得季闲今天似乎有些不对劲,但具体是哪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
    季闲让萧祈别喝急了,下一瞬,自己却将杯中的酒一口饮尽。结果一不小心被呛到,咳嗽了好几声,缓过来后,竟又拿起酒壶斟满自己的杯子,一口饮尽。
    萧祈神色微动,刚想要阻止,便听见季闲道:你别拦我,有些话我只有等喝醉了才敢同你说。
    话毕,又连着喝了两杯。
    萧祈皱了皱眉,眼见季闲还要继续倒酒,连忙一把抓住他的手,沉声道:别喝了,有什么话,你直接同我讲便是。
    闻声,季闲抬眼望了萧祈一眼,眼神迷离,看样子竟是已有几分醉意。
    萧祈:
    他还当季闲会喝酒呢,哪知竟如此不胜酒力。
    季闲沉默片刻后,放开手中的酒杯,垂下眼眸,低声道:这几日我在寻找可以救命的法子时,忽地想起一位故人若是我能找他的话,或许能有一线生机。
    萧祈还当又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所以季闲才不敢同他说,没想到却是如此好消息,萧祈的瞳孔猛然一亮,追问道:谁?
    你可曾听说过溯洄神君?
    溯洄神君?他不是早已仙逝了吗?
    照理来说,以萧祈的年纪,他是不可能听说过溯洄的名字,因为这个名字,早在万年前就已在大泽销声匿迹了。
    萧祈还是来到北荒成为魔君后,在族中无意翻到关于溯洄的记载。
    说来也是奇怪,萧祈对陌生人鲜少会感兴趣,然而在见到溯洄这个名字的第一眼,他竟被莫名吸引,不知不觉便阅完了所有关于溯洄神君的史料记载。
    关于溯洄的记载也不多,只知道他是位极其厉害的神君,医术尤甚,当真可称得上天下第一。只可惜溯洄身为神族之人,却同神族当年的首领九渊关系交恶,跟魔族更是有不为人知的深仇大恨。后溯洄被逐出神族,偌大的大泽却无他的容身之处,最终不幸被魔君夙夜带人斩杀在了莽山之巅。
    不过听季闲的意思,他们族中的史料记载似乎并不属实。
    果然,季闲解释道:其实溯洄并未仙逝,只是隐居在凡世而已。
    本来我也以为他已被杀害,但大约是八千年前吧他来找我讨要了一件宝贝,说是要救人性命虽说我那宝贝极其珍贵,但能让溯洄欠我一个人情,倒是更为划算。
    季闲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抬头望了望远处的天空,目光有些黯淡,喃喃自语道:唔也不知道这个人情,还有没有机会找他讨还
    萧祈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尖针扎了一下,他握紧季闲的手,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可知溯洄神君现下人在何处?
    溯洄神君数千年来都未曾出现,想来必是呆在一处极为隐秘的地方。
    上回他请我帮忙时,留了一件信物给我,说若是我遇到什么困难,需要他帮忙,便带着信物去南海找他不过这都八千年前的事了,自那之后,我再未听过溯洄的消息
    季闲苦笑一声,接着道:若不是我的身体出了状况,怕是我也快忘了他的存在
    所以,我也不确定还能不能找到他
    萧祈沉声道:一定能找到的,我立即派人
    话还未讲完,便瞧见季闲缓缓摇了摇头,那处地方,一般人是寻不到的,只得我自己去才行
    闻言,萧祈瞬间就愣住了,他怔怔地望着季闲俊逸的面容,月光洒在两人中间,明明两人挨得极近,却像是隔了一条银河。季闲的眉眼还是如同往常般温柔沉静,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瑕疵,熟悉而真实,同时又无比陌生而遥远。
    萧祈垂眸沉思了半晌,深吸一口气后,他听见自己微微颤抖的声音响起,那仙君你的意思是
    方才萧祈还以为季闲有些醉了,然而此时此刻,季闲的眼神却无比清醒。他反握住萧祈的手,轻轻拍了拍萧祈的手背,柔声道:我必须找到溯洄,才有机会活下去。
    萧祈觉得季闲真的是他见过最温柔的人了,温柔而又坚定,同时还夹杂着难以言喻的悲伤。
    萧祈,你放我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的大纲已经打好了,不出意外的话,会填完的,缓慢撒土中
    如果还有愿意看的小天使,可以等完结了再看
    我会尽量快点完结的,但实在不敢作出时间上保证
    第37章
    萧祈总算明白季闲为何说他要喝醉了才敢同自己说这事了, 若非万不得已,萧祈是绝不会允许季闲离开自己身边的。特别是现在这段时期虽说季闲在北荒没有太多自由,还有左堂主那边的人对他虎视眈眈, 但若季闲离开北荒, 只怕会更危险。
    然而眼下这情形他找不到可以治好季闲症状的法子, 总不能继续不管不顾地把季闲拖在这儿
    萧祈阴着一张脸, 沉默许久后, 似乎终于下定某个决定, 沉声道:那我同你一起去。
    季闲轻轻抚了抚萧祈紧皱的眉头,别意气用事,我此去不知道会耽搁多久你我心里都清楚, 你不能离开北荒太久的。
    萧祈贵为魔君,身负重责,自然不能擅离北荒太长时间。
    萧祈冷哼一声, 左烈不是觊觎我魔君的位置很久了吗, 我让给他便是。
    魔族人尚武,萧祈能坐上魔君这个位置,必定是因为他拥有魔族最强大的力量。无尽海封印被破除之后,天界和魔族随时都有可能交战, 八千年前,魔君夙夜未能赢过天帝,而以萧祈现在的功力, 拼尽全力尚不知可否与其一战,更遑论魔族其他人了。季闲虽不是魔族人, 但也不希望萧祈为了他而弃自己的族人于不顾。
    季闲无奈地叹了口气,心说萧祈活到现在,也经历了不少事, 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似的说气话。季闲想了想,不直接劝说萧祈留在北荒,只幽幽问道:前几日你没有出现,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闻言,萧祈猛地抬头,神情复杂地看了季闲一眼,抿紧嘴唇没回话,显然不太愿意同季闲谈论这件事情。
    季闲知道自己应该猜得八九不离十,于是继续追问道:我瞧见院外的守卫数量减少了,这些守卫调去哪儿了?是你们族中内部之事,还是同天界有关?
    萧祈:
    季闲会有这些猜测,不单是因为注意到院外的守卫数量减少。他如今日日为自己的身体烦忧,萧祈却连着消失了好几天,再加上今日问到萧祈时尹鹤轩躲闪的神情季闲基本能够断定,北荒境内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萧祈本来还在思索着要编个什么理由才能糊弄过季闲,但犹豫了片刻,忽然又觉得他这样做着实没有意思他自己以前最讨厌的,不就是季闲什么都瞒着自己吗?
    而且季闲的心实在太细,想要瞒过他,也不容易。
    萧祈最终决定实话实说,天帝老儿派了含光真君带领一队天兵天将前来北荒向我们讨人,我自然不会同意,就同他们打了起来。一提到天帝相关,萧祈就瞬间没个好脸色了。
    讨人?季闲在心底默默为自己鞠一把心酸泪,不会是我吧神界叛徒季闲?
    萧祈大方承认:嗯,是你,还有慕千言。
    季闲疑惑道:慕千言?天帝这么快就知道他的另一重身份了?
    萧祈摇了摇头,不,是因为慕千言之前为了冶炼噬魂剑,在人间收集魂魄,犯下不少孽,天帝派人追查此事,查到了他身上
    听到慕千言的名字,季闲也是心情复杂,不愿再提及,低叹一声后,又略为担心地问道:那你们同含光交战现下战局如何?
    闻言,萧祈冷笑一声,凉凉嘲讽道:我怕是天帝老儿在他的安稳宝座上坐得太久了,不知道外界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吧单派个区区含光就想来我魔族要人,也是太小瞧我们魔族了。
    季闲皱了皱眉,不太同意萧祈的说法,以他对天帝的了解,天帝狂妄自大倒是有,却不会随意轻敌。反而是萧祈当年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被神界追杀,被迫流落至北荒,如今他劫后重生,浴火蜕变,功力已是深不可测,但毕竟年轻气盛,对天帝的仇恨又大,季闲只怕他会报仇心切,落入天帝的圈套。
    含光真君应该只是被派来打探虚实,毕竟北荒被无尽海阻断连通八千余年,天帝也摸不清你们现在的实力。
    嗯,我知道,这两日交过一次手后,目前含光真君已经率他的部下退回到无尽海外,不过他们的目的尚未达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萧祈说到一半,顿了顿,又不安地握紧季闲的手心,神情担忧,仙君,你如今已是仙界重犯,现在离开北荒,若是不小被仙界的人抓到,只怕会有性命危险。
    其实季闲倒是不怎么担心自己被抓回仙界的可能,虽说他的修为已大不如从前,但除非天帝亲自出马,其他人就算季闲遇上了打不赢,那跑还不行吗。
    不过他现在的修为用一分便少一分,自然是能省则省最好。
    季闲的右手一直被萧祈拉着没放,于是单手给自己斟了杯酒,小酌一口后,轻声哼了哼,不满地控诉:在下成为仙界重犯,也不看看是因为谁
    季闲讲这话时声音软软糯糯的,并没有怪罪萧祈的意思,反倒有几分撒娇的意味然而萧祈却忽然不说话了。
    当年在桃源村,是季闲救他一命,并教他法术防身,后来他被天界追杀,也是季闲冒着生命危险豪赌一场救了他。
    季闲被除去仙籍贬下凡间是因为他,终日遭受寒气折磨是因为他,成为仙界重犯还是因为他
    其实他从来不想让季闲受到任何伤害,然而却是他害得季闲一步一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离辰星君那句话说得没错,季闲自从遇见他,就没碰上过什么好事。
    可即便这样,季闲都从未怪罪过他,仍处处替他着想。
    无尽海封印被破之后,萧祈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大泽将季闲绑回自己身边,但那时他并不知道季闲刺他那一剑的真相,对季闲可谓又爱又恨,所以又对季闲做了很多不好的事。
    可自始至今,季闲甚至连一句埋怨的重话都未曾对他说过。
    他又何德何能
    萧祈静静望着季闲,目光却仿若穿越千年,回到两人初见的时候。明明是两张不同的面容,在此刻却又好似奇迹般地重叠在一起,那么的沉静温柔,令人安心。
    但同时一个随意的细小举动、细微的神色变化又能令他的世界天翻地覆。
    令他痴迷眷恋,哪怕再过千年万年都不会放手。
    季闲说完那句话后,却是没想到萧祈竟会想这么多,他悠闲地低头轻尝了一口美酒,放下酒杯后,抬眼看了看萧祈。结果望这一眼,才惊觉气氛不太对,愣了片刻后,慌忙解释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还未说完,便看见萧祈忽然起身朝自己靠近。
    萧祈一手搭在季闲的肩上,一手按住季闲的后脑勺,俯身吻了下去。
    明明有股想把季闲揉进自己身体里的冲动,却又生怕弄疼季闲半分,只轻轻落在季闲的唇瓣上,如蜻蜓点水般的触碰,仿佛倾尽了他所有的温柔。
    唇齿摩擦间,萧祈闭上眼睛,哑声回道:我知道,我都知道
    片刻之后,萧祈放开季闲,却没有离开,他半蹲在地,抬头望向季闲,让我送你到大泽吧神界的人就在无尽海外,我不太放心将你送到安全的地方我就回来。
    季闲本想说让木芙送他就可以了,但一看见萧祈的脸,他又顿住了。
    不知道是不是俯视的原因,季闲觉得萧祈此时的神情是他少见的脆弱,但他漆黑的眼眸中却好似有星辰在闪烁。被这么一双眼睛一直望着,季闲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轻抚上萧祈坚毅的脸颊,柔声回道:好。
    作者有话要说:  内心忽然疯狂表白
    其实小攻一直都很爱受TVT
    第38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