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29)

    两人达成一致后, 季闲又拉着萧祈小酌了几杯,季闲平日喝酒不多,酒量并不算好, 再加上这酒放了上千年, 又浓又烈, 到后来, 季闲是真的喝得有几分醉了。
    萧祈略为担心地问:仙君, 你是不是有些醉了?
    季闲揉了揉太阳穴:头是有点晕。
    别喝了。
    嗯, 最后一小口。我刚开始喝这酒只觉得辣,这会儿才慢慢品出来甜了季闲说着最后一小口,却又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然后凑到萧祈身前,将口中的酒渡了过去。
    萧祈:!!!
    亲够之后,又舔了舔萧祈的嘴唇, 才缓缓退开, 弯了弯眼睛,问:甜吗?
    甜是真的甜,烈也是真的烈,萧祈一喝下去就感觉腹中烧起一团烈火, 怎么也灭不掉。
    萧祈咪了咪眼,瞳孔中闪过一道精光,如同野兽捕捉猎物时散发出的危险信号。季闲察觉到不妙, 下意识想要逃离,却被萧祈抓得更紧。
    萧祈将石桌上的酒杯拂开, 随意地坐了上去,然后手腕稍微使力,将季闲也拉了起来, 与自己平视。
    两人的身体挨得极近,能非常清晰地感受到彼此炙热的温度。
    萧祈轻轻抚过季闲微微泛红的面颊,哑声道:很甜。
    说完,又将季闲散落在两颊的青丝别到耳后,修长的手指顺势插入发间,一手捧住季闲的后脑,一手环住腰,将人拉得更近,低头吻了下去。
    季闲醉酒之后,竟是比他平日里更加安静,不吵不闹,还格外听话,基本上萧祈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特乖。
    萧祈本来还处在一股悲伤的情绪当中,这会儿心情倒是渐渐好转了不少,同时也特别后悔,他以前怎么就没想过要把季闲灌醉呢
    差点错过一个新世界。
    第二日,季闲醒来后,脑袋仍是晕乎乎的,缓了片刻后,才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又酸又软,完全使不上劲。
    季闲:
    他自然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季闲坐起身来,脖子和胸前的红印叫嚣着昨夜的放纵,略为清醒些后,季闲的脑海中开始时不时闪现出昨夜的旖旎片段,整个人顿时如同被雷劈过一般。
    被弄哭了不说,还被萧祈哄骗着叫相公、好哥哥的那个人一定不是他吧
    还有那些污言秽语,萧祈到底是从哪儿学来的?
    感觉就像是在看自己和萧祈的活春宫
    这样想着,饶是季闲这张万年处变不惊的老脸也不禁有些发热。
    同萧祈思索着下次怎么再把他灌醉的心思完全相反,季闲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万万不能再喝醉了,尤其是在萧祈面前。
    仙君,你醒啦?
    这边季闲正懊恼,萧祈忽然推门而入,衣冠整齐,精神抖擞,看样子已是出门了一趟。
    季闲轻咳一声,掩饰住自己的尴尬,随意问道:一大清早的,你去哪儿了啊?
    族中有些急事需要我去处理一下。
    闻言,季闲顿时被吸引了注意,担心道:不会是因为含光真君他们又回来吧?
    昨日他们才退回无尽海外,应该不会这么快。萧祈走到床边坐下,拉住季闲的手,沉沉道:但也不能拖太久,我们准备一下,明日就出发
    季闲的语气也跟着黯淡下来:好。
    明日就要离开北荒了啊虽然两人都没有说破,但两人都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季闲能不能找到溯洄仙君还是个未知数,找到人后,能不能彻底解决季闲的问题更是不敢保证。
    而萧祈这边魔族和仙界的战争恐怕难以避免,战场上瞬息万变,到那时,只怕萧祈也会生死难卜。
    对了萧祈,季闲眉头紧蹙,沉默片刻后,犹犹豫豫地开口道,你能否答应我一件事情
    何事?
    季闲又停顿了好一会,似乎在思索该如何措辞,深吸一口气后,像是鼓足了勇气,才柔声开口道:我知道你对天帝的怨恨极深,但其实这只是你们之间的个人恩怨,你贵为北荒魔君,在你们族中肯定是能说上话的,如果可以能否尽力避免神魔两族再次大规模交战
    一旦神魔两族再次开战,三界又将陷入动荡大乱,到时候遭殃的可就不止神魔两族了
    萧祈:
    萧祈知道季闲说得没错,虽说他未亲身经历过八千年前那场神魔大战,却也看过史料记载,那场战争的确极为惨烈,神魔两族都死伤无数,万里大泽处处哀鸿遍野,曾经碧波荡漾的无尽海也因此成为三界炼狱,再无生灵敢踏足
    而他们幸存的魔族之人,更是被迫逃离家乡,被困在北荒这方贫瘠之地近万年。
    若是神魔两族再次开战,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三界又将是一场腥风血雨。
    只是
    萧祈无奈叹了口气:仙君,并非我不答应你,但你要知道,族中许多大事,单单我一个人说了是不算的
    我知道,所以我只求你尽力而为。萧祈不说这话,季闲也能猜个十之八九,毕竟他在魔族根基不深,肯定不能让所有人都信服。
    闻言,萧祈又不说话了,他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户,望了望远处的天空。
    萧祈的思绪现在有些乱,他需要冷静一下。而在季闲身边,他根本无法冷静地独立思考。只要是季闲提的要求,他恨不得立刻答应,因为他不愿让季闲失望,但若是答应了却做不到,岂不是更令人失望。
    哪怕季闲的要求只是尽力而为
    见状,季闲也不催促,撑着身体靠在床头闭目养神,静静等待萧祈的答复。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萧祈才缓缓走回,心头已有了计较。
    其实真要说起来,萧祈虽是看不惯某些神仙星君,但他对整个神族倒没有那么大的仇恨,不必非要拼个你死我活。
    不光是他,就连族中的其他年轻人,木芙木槿尹鹤轩之类的都是如此,他们生来便是在北荒,虽然从小就被灌输一定要报仇雪恨的观念,但毕竟不是亲身经历,所以对大泽也就没有那么强的执念,对神族之人也没有那么深切的痛恨。
    只是族中那些经历过神魔大战的老人恐怕实在难以劝服。
    季闲抬眼看他,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便听见萧祈缓缓道:仙君,我答应你,我会尽我所能说服族中长老,不主动挑起恶战但是无论如何,萧祈话锋一转,语气陡然变得凶狠,眼神也变得凌厉冰冷起来,我同天帝之间的恩怨,必须有个了结。
    就算不为了自己,也为了季闲。
    季闲的身体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追究到底,这些账还都得算到天帝头上。
    季闲听到前半句,一个微笑还未勾勒完整,紧接着又听见萧祈提及天帝,神色顿时又变得凝重起来。
    他也不劝说萧祈忘记仇恨,只问:若是你单独对上天帝,你觉着自己能有几分胜算?
    萧祈薄唇紧抿,脸黑得如同在浓墨里洗过一样,并不作答。
    季闲心下了然,看来萧祈自己也知道他单独对上天帝没有几分胜算,顿了顿,又问:那你是打算用噬魂剑吗?
    萧祈道:考虑过,但应该不会用,墨阳挺好的。
    应该?那就代表可能还是会用。
    答应我,不要用噬魂剑好吗?季闲不放心,要得到萧祈的亲口承诺才肯作罢,现下噬魂剑尚不完整,并不比你的墨阳强多少,但噬魂剑一旦炼成,将会变得无法控制。噬魂剑煞气太重,冶炼之术又极为阴邪,这些终将会反噬到剑主身上。
    我答应你就是了,萧祈不明白季闲为何会特意纠结这件事情,却没有深想,不以为然道,我本来也没打算用。
    季闲点了点头:嗯,那就好。
    方才两人讲话时,季闲还没什么感觉,这会一说完,身体的那种酸软感觉又出现了,倒不困,但就是想好好休息一下,于是他往里坐了坐,对萧祈道:你坐过来,我靠一会。
    萧祈坐到季闲身旁,大方地把自己的肩膀借了出来。
    于是季闲就靠着萧祈,闭上眼睛,静静享受这难得的温情。
    时间的流逝速度在这一刻仿佛被无声放慢,季闲恍然间竟产生了一种错觉,他不曾是神界仙君,萧祈也不是魔族之人,他们只是人间万千凡夫俗子中的一对普通恋人,很平常地聊完天后,就安静地靠在一起,什么也不用说,知道彼此就在身边就好。
    然而过了片刻,萧祈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想到某事后,忽然莫名有些不高兴,板着一张脸,闷闷不乐道:你难道就不担心我吗?
    啊?季闲一时未反应过来,不解地抬头看他。
    若是我真的同天帝单独对上,你就不担心我的死活吗?
    季闲看着萧祈的眼睛,沉默好一会后,才轻声道:我怎么会不担心,我怕得要死所以才不敢说多。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如果我让你放下对天帝的仇恨,你做得到吗?
    闻言,萧祈愣了一下,却没有过多犹豫,垂下眼眸,僵硬道:抱歉,仙君唯有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
    季闲早料到是这个答案,并没有意外,只低落地笑了笑,那便是了
    我
    萧祈刚要开口再说点什么,却被季闲打断:我相信你。
    嗯?
    既然你执意要和天帝之间做个了断,那么我尊重你的决定,而且季闲握紧萧祈的手,又重复了一遍,我相信你,你所想之事,定能实现。
    季闲平静地望着萧祈,语气温温柔柔,却又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坚定和力量,足以让人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
    一切都会如你所愿
    第39章
    因为时间紧急, 也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翌日,季闲一行人便从北荒出发了。他们一行有四人, 除了季闲萧祈, 还带上了木芙和尹鹤轩。
    萧祈还是不放心季闲一个人, 木芙武力高强, 也会尽全力保护季闲, 有她跟着, 萧祈才能稍稍安心点。而且木槿木芙是同胞姐妹,若是对方出了什么事,彼此之间会有心灵感应。有木芙在身边的话, 若是季闲他们遇上什么危险,萧祈便能及时知晓了。
    萧祈昨日刚收到情报,含光真君已率部分神界天兵回天界复命, 剩余的驻扎在无尽海外的天将并不算多, 他们一行人少,不容易被发现,只需小心绕过便可,不必正面交锋。于是几人从北荒来到大泽, 途中完全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很快便抵达南海岸边。
    顺利得竟让萧祈产生一丝难以启齿的失落。
    按照他同季闲的约定,他便只能送到这里了。
    南海的景色与无尽海截然不同, 几人站在岸边往前眺望,视线所极之处皆是蔚蓝的海水, 远远地同天空连成一线。在这壮阔无垠的大海的衬托之下,一切人和事物都变得无比渺小。
    海上吹来阵阵微风,季闲闭上眼睛, 静静聆听来自大海的呼唤,片刻后,忽的感叹了一句,在这漫长的时间洪流之中,吾等纵使已活了上万年,但终究也只是沧海一粟,蝼蚁而已啊。
    平均年龄未超过三千岁的其余三人:
    萧祈害怕季闲胡思乱想影响心情,连忙打断道:仙君,南海这么大,我们如何才能寻到溯洄仙君?
    闻言,季闲摊开手掌,一枚纯白色的小海螺静静躺在他手心,八千年前,溯洄为了救人,欠下我一个人情。临走之前,他留下这枚海螺,说若是我寻不到他,便到南海边吹响这枚海螺。我也没试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这法子还管不管用。
    萧祈道:试一试便知道了。
    嗯。
    季闲拿起海螺,放到嘴边轻轻吹响。当初溯洄将这枚海螺交给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季闲随意吹了几下,并未发现这海螺有何特别之处。
    等了片刻,四周仍然没有任何变化,木芙略为不安地问道:这海螺真的有用吗?能召唤出溯洄仙君?
    季闲倒是半点不着急,轻声道:稍安勿躁,我们静待片刻便知。
    萧祈抓住季闲的手腕,目光牢牢锁住季闲的侧颜,一面自私地希望两人待在一起的时光能越长越好,另一面又极为担心,若是寻不到溯洄仙君,那他又该怎么办?
    季闲察觉到萧祈炙热的目光,朝着他笑了一下,道:赶了这么久的路,我们正好也休息一下吧。
    好。
    几人在原地休整了一番,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海上忽然刮来一阵凉风,夹杂着浓浓的水气。更加奇怪的是,这天气方才明明还是艳阳高照,这会儿却忽的阴沉下来,不远处的海面也被大雾笼罩,看不真切。
    开始他们还以为只是要变天了,毕竟海上天气变化多端,此种情形也并不罕见。
    倒是木芙第一个发现异样,魔君大人,你们快看!
    其余几人闻声望去,竟瞧见大雾之中,一叶扁舟缓缓向岸边靠近。木舟极小,而且木舟上,没有一个人!
    不出意外,这叶小舟便是溯洄仙君派来接他们的。
    萧祈和季闲对望了一眼,神色复杂,似是有千言万语藏在其中。但直到木舟靠岸,两人都没有开口。木芙和尹鹤轩站在他们身后,更是不敢多言了。
    最终还是季闲率先打破沉默,你该回去了。
    萧祈道:仙君,这大雾和这小船太诡异了,我不放心。让我跟着一起去吧,我送你见到溯洄仙君,我便离开。
    季闲语气温柔,却不容置喙,别忘了你先前要跟来时便答应过我的,就送到这里吧,北荒比我更需要你。
    人间很早便流传着南海有仙山的传说,但同极北冰原一样,两处皆是神仙鬼怪都极少踏足的地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