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30)

    未知之地,便代表隐藏着无数危险的可能。
    季闲不能再让萧祈跟着他往前了,正如萧祈所说,这大雾和船都太诡异,若遇上什么危险,他不能保证萧祈的安全。
    萧祈还想辩驳些什么,却看见季闲忽然召出他那把翠绿色的玉箫,将上面挂着的那块玉佩取下,同时抬头问道:你的墨阳呢?
    嗯?萧祈愣了愣,随即猜到季闲的用意,乖乖召出自己的墨阳剑。
    季闲小心翼翼地将玉佩挂上墨阳剑柄,再三确认自己已经系紧之后,又用法术稳固了一遍。
    这是我贴身携带了万年的灵玉,早已沾染上我的灵气,不管我在哪里,如果我有危险,他都会有反应,你可以感知到的。
    季闲不舍似的摸了摸那块玉佩和流苏,目光认真而温柔,低叹一声后,看向萧祈,轻轻道:现在我把他交给你,你帮我好好保管,可千万别弄丢或者损坏了,下次见面,我会找你还的。
    萧祈本以为季闲是要将这块玉佩送给他,但没想到这灵玉对季闲居然如此重要,还说会要回去?
    能感知到季闲的安危吗,那可真是个好东西。
    萧祈摸了摸剑柄上挂着的灵玉,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季闲的温度,他的目光不禁也柔和下来,心说收都收下了,哪有还回去的道理,面上却不动声色,轻声承诺道:玉在人在。
    萧祈低头随意把玩着玉佩上挂着的流苏,忽的停住动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道:说起来,我倒是想起一件事还记得以前你送我的那枚血玉吗,你离开后,某次我在人间修炼,挂在胸前的玉佩突然有了反应,开始发热,但只持续了极短的时间,很快又恢复正常
    我想弄清楚是什么原因,但血玉只出现过一次这样的状况,后来再也没有遇见了。
    我当时还以为是你在附近,血玉才有了反应,现在回想起来难道是那时你遇到了什么危险?
    闻言,季闲皱了皱眉,并不明白萧祈说的情形为何发生那时他仙体尚未受损,又一直呆在天界,怎么会遇到危险?莫非是萧祈体内的魔气作祟,被血玉压制下去了?
    似乎也不对劲,又仔细想了想,季闲才猛地恍然大悟,摸了摸鼻子,不大好意思地解释道:额大概是因为当时我通过水镜查看你的近况,血玉察觉到他前主人的灵力气息,有了反应吧。
    血玉有灵,当时你成为他新主人还没多久,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时间久了应该就不会了。
    萧祈完全没在意季闲后面一句话,敏锐地捕捉到了其中的关键点,嗯?你当时在桃源村丢下我后还用水镜偷偷查看过我的近况?
    额
    知道季闲竟还做过这种事,萧祈又是满足又是心酸,目光灼热地追问道:你倒好,还能用水镜偷看我,你知道我那些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我想你想得都快要疯了
    闻言,季闲的胸口微微有些闷痛,垂下眼眸,小声道:抱歉
    萧祈说这话的本意并非让季闲自责,他伸出手捧住季闲的脸颊,强迫他与自己对视,不过仙君,你不会是那时候就喜欢我了吧?
    季闲:
    季闲目光躲闪,心说你别想太多了,其实我也只偷看过那一次而已
    但怕萧祈生气,季闲硬生生地将这句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至于萧祈成仙后,他让宫内仙童偷偷关注萧祈的消息并及时汇报这种事,并不能算偷看对吧。
    萧祈知道季闲大概是不会回答这个问题的,也没想着一定要逼问出答案,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季闲,整个人好似坠进那幽深的瞳孔中,同时也把季闲的模样永远刻在心上。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终于,萧祈俯身吻了下去,温柔得像一根羽毛落入海洋。
    片刻后微微起身,落在季闲嘴角,沉声道:仙君,我等你回来。
    等不到你,我就来找你。
    不管你在哪,我都会找到你的。
    第40章
    季闲三人踏上小舟后, 萧祈就如同一尊石像伫立在岸边,静静看着季闲渐渐远去的身影,眼底始终弥漫着一团化不开的浓雾。
    萧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住没追上去的, 或者是追溯到更早的前两天, 他当时到底是怎么同意放季闲离开的?
    直到那叶小舟彻底在他的视线中消失, 萧祈紧握的拳头才缓慢松开, 又在原地发了一会呆后, 终于无奈离去。
    同萧祈一样, 季闲亦是一人站在船头,直到再也看不见岸边人的身影,直到海岸线彻底消失, 他都迟迟未回过神来。
    或许是正是因为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连他们的小舟自行向浓雾中缓慢驶去,季闲也没察觉到什么不对劲。
    还是尹鹤轩隐约感到不安, 提醒其他二人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雾有些不对劲, 未免也太浓了吧?
    闻言,季闲才回过神来,皱了皱眉,将灵力集中到双目, 想看看这大雾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妖魔鬼怪。
    片刻后,季闲脸色瞬变,厉声喊道:屏住呼吸!快!雾里有毒!
    然而季闲这声已经是叫迟了, 话音刚落,他便听见两声闷响, 却是木芙和尹鹤轩二人晕了过去,季闲暂时无暇去管他们的死活,径自原地盘腿打坐, 将不小心吸入的毒雾逼出来。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过后,季闲睁开双眼,发现四周的白雾已经越来越淡,抬眼望去,前方仍是一望无际的碧海蓝天,没有任何异样。季闲长舒一口气,一一扶起木芙和尹鹤轩,将他们体内的毒雾逼出,同时略为无奈地想:这两人真的能保护他吗?就算他们修为高深,但他们这么长时间都呆在北荒没出来过,没什么心眼和实战经验,这不,一出门就像现在这样,随随便便就中了他人的花招
    木芙醒来后,第一时间就慌忙地找寻季闲的身影,发现季闲正悠闲地闭目养神后,才稍稍放松下来,关切地问道:云、云公子你没事吧?
    季闲听到云公子这个称呼时略为诧异,但很快便反应过来,是他当时在木芙面前随口报了个假名。木芙已经知道云鹤只是个假名,方才应该是心急了,又才喊出这个称呼。季闲也懒得纠正,目光从二人面上一一扫过,柔声道:我并无大碍,你们呢?还好吗?
    尹鹤轩也是刚醒,整个人还是晕乎乎的,他站起身来,舒展了下身体后,疑惑道:我好像没什么问题了诶,好奇怪,方才不知怎么回事,忽然就晕倒了,现在又什么事都没有
    瞧见尹鹤轩一脸迷糊的样子,季闲忍不住笑了笑,解释道:方才那毒雾确实有些古怪,吸入后自身的修为会受到限制,使不出来法术,并且能很快将人迷晕但除此之外,这毒也无其它作用了,持续时间也不长,如果我不帮你们的话,你们大概晕上个三五个时辰也就自己醒了,并不会有性命之忧
    尹鹤轩瞪大眼睛,好奇道:那为什么你没事?
    季闲眨眨眼,开玩笑似的回他:因为我比你们厉害,要保护你们呀。
    闻言,尹鹤轩还没来得及作出什么反应,一旁的木芙却忽然单膝跪地,垂眸正色道:是属下护驾不周,请公子恕罪。
    季闲大惊,连忙俯身扶她:别别,你这是做什么
    木芙仍跪着不动,低垂着头,沉声道:魔君大人交给我这个重任,让我一定要保护好您,然而属下不仅保护不力,还要您浪费自己的修为来救我,实在该死。
    季闲:
    季闲实在不太习惯木芙这样的说话方式,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柔声道:萧祈又不在,你不必如此,就跟之前一样,把我当作普通人看待就好。
    起来吧,别跪着了,别管萧祈之前跟你说了什么,在这儿听我的就好。季闲摊开手,伸到木芙面前,声音温柔得像是夏日里凉爽的山风,让人无法抗拒。
    木芙顿了一下,愣愣地搭上季闲的手,借力重新坐了起来。
    季闲笑了一下,又说:其实这毒雾并不伤人,我猜想这应该是溯洄仙君故意设下障碍,不让来访者知晓路线。我把你们提前叫醒,主要也是想你们多陪我说说话,并未耗费多少修为,所以你也不必自责。
    嗯。木芙轻声应了句,仍是不敢看季闲。
    方才季闲笑那一声,扰得她心头有点酥,明明知道不应该,却有些控制不住。
    谁知一旁的尹鹤轩更是个不怕死的,瞧见木芙的状态有些奇怪,心下猜到几分原因,故意拿腔作调地逗她:木芙姐,你脸怎么红啦?
    木芙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被耍了,生气道:哪有?你别胡说!
    哇,木芙姐,你不会是喜欢季公子吧,魔君大人的人你也敢抢?怕不是回去要被打死。
    木芙作势就要动手:回北荒前我先打死你!
    尹鹤轩飞快地串到季闲身后,探出个小脑袋,笑眯眯地看向季闲:季公子一定不会喜欢这么凶的女人对吧?
    你木芙气极,但尹鹤轩躲在季闲身后,她又不敢在季闲面前放肆,有气也撒不出来。
    季闲没想到尹鹤轩竟然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他把尹鹤轩揪了出来,软声道:好了好了,别闹了你们,待会要是真打起来,船翻了我可不会轻饶你们啊。
    木芙气鼓鼓地骂道:看在公子的面子上,我先放过你!
    好好,那就多谢木芙姐放过在下啦。尹鹤轩笑了笑,漫不经心地扫过木芙娇艳的脸颊,忽的双眸一亮,朝她身后指去,惊道,诶,等等,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二人闻声朝尹鹤轩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远处的天空中有几粒小黑点正迅速朝他们所在的方向移动。
    木芙咪了咪眼,不确定地回他:好像是几只大鸟?
    那几粒黑点的移动速度非常快,方才看还只是几粒小黑点,眨眼间便离三人只有百丈余远。
    确实是三只神鸟,蛇颈、燕颔、五彩斑斓的羽毛、拖着长长的尾巴,身形无比优美。打头的那只神鸟羽色多为赤,后面跟着的那两只羽色多为青,每只都非常漂亮,是人间难得一见的奇景。
    木芙惊叹道:好美啊
    尹鹤轩之前一直居住在北荒,只在书上见过这种神鸟的描述,此时满脸的难以置信:这这、这是凤凰?!
    没想到在这里竟还能见到凤族之人季闲也有些意外,饶有兴趣地解释道,前面那只确实是凤凰,后面两只应该是尚未修成人形的青鸾。
    谈话间,三只神鸟已飞到三人面前,只见打头的那只凤凰背上坐着一名白发男子,身上随意披着一件淡青色长衫,眉目俊逸,神色淡漠,颇有仙人之姿。他坐在凤凰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季闲,却并未给人高傲的感觉。他轻启薄唇,声线温和:闲云仙君,好久不见。
    季闲笑了笑,点头示意:溯洄仙君。
    先随我回岛上吧,这里还是不太安全。
    季闲也没追问溯洄为什么说这里不安全,干脆应道:好。
    三人分别上了另外两只青鸾,几只神鸟立即掉头往回飞,他们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季闲便看到一座仙山漂浮在这碧海之上,山腰间仙雾缭绕,隐约还能见到几只仙鹤飞翔在云雾之中。
    离得更近了些后,眼前的景色也看得更清楚了些,倒真正是蓝天碧海,青山绿水,画中仙境。
    木芙这会儿也顾不得刚才还在跟尹鹤轩拌嘴,扯着尹鹤轩的衣袖叫道:鹤轩你快看!那里有一条瀑布!好漂亮啊!
    北荒境内常年灰蒙蒙的,土地贫瘠,草木难生,二人自然没见过这般景观,此时都睁大眼睛,新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连季闲也笑着打趣了一句,不愧是海上仙山,大泽境内我算是游遍了,也未见过如此奇景,溯洄神君你可真是寻到了一块隐世的好地方。
    溯洄神君微微颔首,温声回道:闲云君过誉了。
    片刻之后,几人降落在山腰间的一处空地,那只凤凰一落地便化了人形,竟也是个俊美非凡的青年男子,只是他一脸淡漠,神情桀骜,看上去就高傲得很,不好相处。
    溯洄开口介绍道:玄凰。
    季闲笑眯眯地自我介绍:季闲。
    玄凰扫了季闲一眼,不仅没搭理他,神色中反而带着些防备和敌意。
    溯洄见状又补充了一句:他看到这么多生人有点害羞,莫要介意。
    溯洄显然是在瞎说,不过季闲倒真不介意这些,他也懒得再同溯洄仙君客气寒暄,开门见山道:在下此次来叨扰溯洄神君,乃有一事相求,可否借一步说话。
    能让闲云君开口求人的事,必定非常棘手去我院子里坐坐如何?
    行,正好我慢慢同你讲,季闲点点头,随即又看了看对四周一切都感到新奇的木芙和尹鹤轩,对他俩道:你俩随意去逛吧,放心,我在这里很安全。
    溯洄仙君也道:那这两位小友自己随意,一会回到前面那处院子便可。顿了顿,又郑重其事地补充了一句,不过你们千万要记得,别离开岛上。
    木芙本还有些为难,但一旁的尹鹤轩已兴奋地答应道:好啊,那季公子你也自己小心,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随后,溯洄又向一旁的玄凰使了眼神,后者似乎不太开心,但还是黑着个脸走开了。
    其他人都散开之后,溯洄带着季闲慢步朝院子走去,边走边问:说吧,这世上还有什么事能难倒我们闲云君的?还需要我帮忙?我倒是真的很好奇。
    季闲并未直接回答溯洄神君的疑问,只幽幽开口道:我记得数千年前,你向我讨要了一块凝魂冰,说是要救一个人。那人肉身已毁,魂魄和元神几近消亡,你说只有凝魂冰才可能救活他,替他重聚魂神,重塑肉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