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31)

    季闲的话语中并未显露出太多情绪,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十分紧张。
    他停下脚步,看向溯洄,缓缓问道:我想问,最后那人,救活了吗?
    溯洄道:救活了。
    也许连季闲自己都未曾察觉,听到溯洄的答案后,他全身无意识地放松了一下:那也就是说,凝魂冰确实有聚魂和重塑肉身的作用?
    凝魂冰之所以得此名,便是因为它有重聚魂魄之效,且它可以帮助修炼者更快地吸收天地灵气和日月精华,重塑肉身之说也是因此得以可能溯洄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接着话锋一转,又道:但是我当初救的那个人身份比较特殊,每个人的情形不一样,所以我也不能保证凝魂冰一定能起作用。
    话说到这里,溯洄已经猜出几分季闲应该是想让他帮忙救什么人,只是季闲自身的医术已是极好,季闲都救不了的人,没弄清楚情况前,他也不敢口出妄言。
    闻言,季闲微微皱了皱眉,又问:你当初救的那个人,具体是个什么情形?
    当时我因为顾忌那人的身份,怕你不愿救他,所以没敢完全对你说实话当年我救的其实是个婴儿。
    婴儿?
    嗯,是夙月和那个凡人的孩子溯洄神君似是想起了什么伤心往事,眼神有些游离,声音也低沉下来,那个孩子生来便带着强大的魔气,只可惜他生不逢时,刚出生不久便赶上了那场神魔大战
    你知道的,那场大战中,神族大败魔族,到最后,魔族人几乎被赶尽杀绝他也在那场神魔大战中受了重伤,魂魄几近消散夙月拼死才将她的骨肉救出来并找到了我,她求我一定要救活她的孩子,虽然我不喜欢那个孩子,但这是夙月的遗愿,我必不能辜负
    溯洄神君带着歉意望向季闲:抱歉当年我没有对你全部说实话,我怕你在意那孩子身上的魔族血脉闲云君?闲云君?你怎么了?
    溯洄神君话讲到一半,却意外地发现季闲满脸震惊地呆在了原地,叫了他好几声才回过神来。
    季闲是真的很惊讶,听了溯洄神君的描述,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当年溯洄神君救的那个婴儿莫非就是
    如果他真是夙月的孩子那就说得通了,魔君夙夜的亲外甥,难怪体内会拥有那么强大的魔气
    只是没想到,他们两人之间的纠葛竟然可以追溯到这么久以前?
    季闲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稍微平复下来,轻声问道:那个孩子呢,后来怎么样了?
    溯洄神君瞧见季闲的反应后有些奇怪,却没有多问,只继续道:即便当时我已经从你手上拿到凝魂冰,但我还是花了约莫七千年的时间才将他的魂魄重新聚齐。
    魂魄聚齐后,我便将他的魔族血脉封印在体内,待他的身体彻底无恙后,我便将他送回凡世,送入轮回之中之后我就再没有窥探过他的消息。
    依我猜想,那个孩子现在应该是在大泽的某个地方过着最普通的凡人生活吧,我相信这应该也是夙月的心愿。
    所以若是你要问我他现在在哪儿,过得如何实在抱歉,我无法回答。
    话听到一半,季闲便可以确定,溯洄当年救的那个婴儿就是萧祈。
    此时季闲的心情可谓是相当复杂,他不禁随着溯洄的话开始幻想,如果当初他下凡没有遇见萧祈,或者是他救下萧祈后便径自离去,未跟萧祈有后来的牵扯或许现在萧祈真的就如同溯洄所说,只是大泽茫茫众生中的一位,过着再平凡不过的生活,而他也仍是九天之上尊贵无比的闲云真君不会经历这么多苦楚,只是漫长的生命将会万年如一日,不起半点涟漪。
    那他倒宁愿撕心裂肺,也好过从未认识萧祈。
    季闲本来只是在静静聆听,这会儿却忽然没头没尾地冒出来一句:你们会有机会再见面的
    你说什么?季闲的声音有点小,溯洄还以为是自己没听清或者是听错了。
    没什么,季闲摇摇头,唇边挂着淡淡笑意,我只是忽然非常庆幸,当初你向我讨要凝魂冰,我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卖了你这个人情
    季闲看着一脸懵圈的溯洄神君,也不解释,只笑了笑,柔声开口道:多谢了啊。
    第41章
    木芙觉得特别奇怪, 那天他们季公子和溯洄神君两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再见到季公子时,他倒是一脸轻松的样子, 只是即便再跟溯洄神君在一起, 两人也没再提过治病的事情。
    木芙不知道季闲身体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 但也能猜到情况很严重, 毕竟是他们魔君大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而且她能感觉到萧祈在面对季闲的问题时的紧张和不安。
    只是季公子本人为什么点都不担心和害怕呢?
    他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吗?
    饶是这岛上风景再好, 木芙也没什么心情观赏了。她旁敲侧击地问过季闲几次,季闲都只是笑笑,说不着急。
    木芙以为季闲不在意自己的身体, 但其实并非如此,季闲在上岛的第一天就和溯洄神君详细讨论过自己的身体状况,两人的意见相差不大, 他的仙体已然全毁, 无法再修复,只能寻找一个附身。但这附身可不是那么好找的,季闲上万年的修为,普通的附身根本承受不住他如此强大的修为, 无法与他的魂魄完美融合。要说那传说中的南海万年神木倒是一个好选择,只是上万年却无神识的神木实在难寻,纵是溯洄神君也未曾见过。而且即便找到合适的附身, 要完成这过程,也要花上许多时间。
    季闲目前根本等不起这么长的时间。
    如此, 便只有另一种方法,风险太大,季闲早就考虑过, 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使用。
    季闲也将他的想法如实告诉了溯洄神君,希望如果真到了穷途末路的那一天,如果他不在了的话,溯洄神君能看在他和夙月的情谊上帮帮萧祈。
    若是离辰星君在的话,定是不会同意季闲这种危险做法的,但溯洄神君同季闲不过点头之交,他又欠季闲一个人情,便没有多言,只说尊重季闲的想法。
    季闲同时做了最好与最坏的心理准备,只是他没有想到,这天竟来得这么快。
    三人登岛已有月余,近日来,木芙也不出门到处瞎逛了,就成天陪在季闲身边。季闲喜静,她也忍住了不吵闹,大多时候都是安安静静地呆在一旁。只是不知道为何,最近几日,木芙心头总是隐隐萦绕着股不安的感觉。
    这日季闲正同溯洄神君下棋,木芙也站在一旁观看,忽然,她的胸口没来由地传来一阵刺痛,如同被利刃刺中。她的身子个踉跄,便跪倒在原地,脸色也瞬间变得惨白,没有丝血色,仿佛遭遇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然而她的身体却没有任何伤痕,而且就在她身旁的其他几人也没察觉到什么异样,甚为古怪。
    季闲被吓了跳,连忙蹲下扶她,关心道:小芙,你怎么了?
    木芙抬起头来,已是满眼泪水,望向季闲的眼神中尽是恐慌和无助,喃喃道:姐姐姐姐她
    开口,竟是连话都有些说不清楚。
    季闲心头一跳,沉声问道:木槿她出事了?
    木芙含泪点了点头,双手颤抖地抓住季闲的衣袖,仿佛溺水之人抓住海上的浮木,语无伦次地说道:公子,我该怎么办姐姐她受了很重的伤不行,我要去救姐姐
    季闲早就听说木芙木槿俩姐妹之间有特殊的心灵感应,没想到竟是真的。
    只是木槿在魔族地位不低,修为也十分强大,且从未踏出过北荒界地,连她都受了重伤难道是魔族跟天界已经开战了?
    季闲的心也瞬间沉了下来。
    那萧祈呢他还好吗?
    季闲将木芙扶到石椅上坐好,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正想安慰一番木芙,让她先不要自乱阵脚,木槿修为强大,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便感觉心口处传来一阵剧痛,那种感觉就如同灵魂被活生生地从身体里撕裂般。
    萧、萧祈
    季闲额头上顿时冒出豆粒般大的汗珠,语气中满是惊慌失措,身子也阵哆嗦,几乎就要站不稳。
    溯洄神君率先发现不对劲,箭步上前稳住季闲,低声惊呼道:闲云真君!你没事吧?
    季闲借力才勉强稳住身形,再抬眸时眼中已蒙上层化不开的浓雾,他看向溯洄神君,那眼神如此哀伤,像是诀别,带着些许恐惧,却又带着种说不出的坚定。
    这种眼神溯洄从未在季闲身上见过,在他的印象中,季闲永远都是那副从容淡定、宠辱不惊的模样,仿佛切事物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哪怕是最危险最落魄的时候,也定给自己铺好了足以全身而退的道路。
    原来这样的人,也会有害怕的时候吗?
    是因为心尖上藏了人,所以才会变得如此脆弱?
    也不知道季闲的身体此刻正经历怎样的痛楚,不过转瞬,他的脸色已变得十分苍白。
    而让溯洄更为惊讶的是,下瞬,季闲竟朝他笑了笑,柔声道:我必须离开了,还烦请溯洄神君记得答应过我的承诺。
    季闲的声音无比温柔,笑容却好似寒冬中的烈火,能灼伤人般,烫得溯洄神君愣了愣,方才答道:自然。
    那这几日,小芙和鹤轩也麻烦神君多加照看了。语罢,季闲长袖挥,转瞬间便化作道青光,踏云而去。
    这切发生得太快,木芙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待她回过神来,想要追上季闲,却被溯洄神君拦下。
    让开!木芙本就担心自家阿姐,季闲一走,她更是害怕,不用仔细分辨,就能听出她凶狠语气中的慌乱。
    溯洄神君倒是一脸气定神闲:在下受闲云真君所托,在神魔两族战争结束前,要保护二位的安危,就请姑娘不要为难在下了。
    木芙自是不会乖乖听话,反身就跟溯洄神君动起手来,但她又哪会是溯洄神君的对手,不过几招,便被制住,弄晕了去。
    溯洄将木芙接住,朝着季闲消失的方向望去,不明所以地笑了笑,轻叹道:闲云啊闲云,此次别,不知你我是否还会再有相逢之日
    第42章
    季闲离开南海仙山后, 几乎是拼尽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到大泽,在这期间,他心口的疼痛并无减少, 反而越发严重。
    所以萧祈到底是受了多重的伤
    现如今, 纵观三界所有, 能将萧祈伤得这般重的, 也只有九天之上的帝君了吧。
    到了大泽后, 季闲终于感应到萧祈所在的具体位置, 荒山之巅。
    还好,不算太远,萧祈应该能撑到自己赶过去。
    季闲的仙体已损, 在这种长时间持续使用仙术的情况下,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迅速流逝。
    但此刻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季闲极速朝北飞去,不过片刻, 他便感觉到前方有两处地方传来巨大的神力波动。其中一处是无尽海, 另一处便是荒山之巅。
    季闲知道萧祈人在荒山之巅,那么无尽海应该就是神魔两族其他人的主战场了。
    这场战争是季闲决计不愿见到的,但不幸中的万幸,两处战场都在人烟罕见的地方, 没有伤及到太多无辜。
    越靠近荒山之巅,季闲越是举步维艰,天帝九渊和萧祈的神力太过于强大, 这两人打斗起来,旁人根本无法近身。
    季闲隔着遥远的距离便看见天际的两道金光, 金光所射之处,瞬间灰飞烟灭。
    而以荒山之巅为中心,方圆几百尺之内, 无一活物。
    也不知道两人已经打了多久,之前季闲只是能感觉到萧祈受了很重的伤,到了荒山之巅后他才发现,原来天帝也没好到哪儿去。
    他倒是一直小瞧萧祈的实力了。
    季闲忍着痛楚飞到两人交战区域,明明什么都还没做,萧祈却敏锐地捕捉到了季闲微弱的气息,心下一惊,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四处环顾寻找季闲的身影。
    而萧祈这稍一分心,便被天帝抓住破绽,一记大招扔了过来。萧祈反应也是极快,立马提剑来挡,但仍是慢了一步,被金色光球击中,整个人瞬间失去力气,从空中直直坠落下来。
    天帝自己也受了很重的伤,他一招既中,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将自身所有法力汇聚成一把锋利的金色光剑,紧追着萧祈的身体刺去!
    天帝料到以萧祈现在的状况,必然躲不过这一剑,而这一剑,足以结束所有,让萧祈灰飞烟灭。
    眼见金色的光芒就要将萧祈脆弱的身体吞没,就在天帝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忽然一道青光闪过,将萧祈救了出来。
    天帝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嘴边,他缓缓从空中落下,神色阴沉地望向不远处的二人,冷冷开口道:闲云君,别来无恙啊。
    季闲根本无心同天帝来一番虚情假意的寒暄,他一接住人,便摸到萧祈浑身上下都已浸满了鲜血,只因萧祈身着玄衣,方才他在远处才看不出来。而他刚刚虽然带着萧祈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击,但两人还是被那巨大的光剑波及,萧祈只怕是伤得更重,命悬一线了。
    季闲的心脏顿时如坠冰窖,他握住萧祈的手,对他施展治愈之术,希望能缓解萧祈半分痛苦:萧祈撑住这一切很快就能结束了
    咳咳萧祈嘴唇动了动,似乎有话想说,但一张口,又是吐出一大口鲜血,面色极为惨白。
    别说话!季闲知道时间紧迫,连忙阻止了萧祈的动作,他将萧祈轻靠在身后不远处的一块巨石,柔声道:你就好好待在这儿别动,等我回来。
    不要萧祈大概能猜到季闲要做什么,但是现在的他却无力阻止。
    萧祈的眼中满是绝望,季闲被刺得心疼,起身的动作不自主缓了缓。他沉默片刻后,又重新凑近萧祈,拇指抚上萧祈的嘴角,随后轻轻吻了上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