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32)

    舌尖尽是苦涩的血腥味。
    季闲放开萧祈,轻声笑了笑,语无伦次地低语道:嗯,其实我这个人真的很自私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季闲的笑容和声音无比温柔,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温柔起来。
    他看见季闲无声的告别。
    不、不要
    求求你,不要去
    萧祈被鲜血染红的嘴唇微微动了动,他想求季闲不要做傻事,然而张了张口,却根本说不出话来,只在喉咙里发出几声破碎嘶哑的低响。
    等我回来。
    季闲说出这几个字的同时,萧祈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动了,身体上的疼痛似乎也全部消失了,因为他只能瞪大眼睛,眼睁睁地看着季闲起身,看着季闲转身远去
    不!!!
    萧祈在心中无声呐喊,但是他却什么也做不了。他拼了命地想要拦住季闲,额头和手上的青筋突起,全身的血管好似要裂开一样
    但任他怎么努力尝试,都无法挣脱不了季闲方才设下的禁制,平日里幽深漆黑的瞳孔此时也殷红得像要滴出血般,如同一只笼中困兽,随时都可能被逼疯。
    季闲离去的背影像是一把锋利的刺刀,将萧祈伤得粉身碎骨,体无完肤,
    就像一千五百年前那样,他知道季闲要离开自己的世界了,却无能为力。
    在这一瞬间,萧祈忽然觉得,季闲可能真的是这世上对他最温柔,也最残忍的人了。
    第43章
    天帝在不远处冷眼看着这一切, 面色极为难看,却强装着镇定道:闲云君,你仙体已毁, 打不过朕的。
    季闲的目光毫不闪躲, 他望向天帝, 眼神坚定, 一字一句道:陛下, 我从未想过与你为敌, 我只是想护我所爱之人周全。
    数万年前,天帝还只是神族首领九渊时,他们也曾是并肩的战友, 然而此时,季闲心中已经有了他必须要守护的人
    这便是他做出的选择。
    季闲祭出他的贴身玉箫,不再多言, 直接朝天帝刺去, 只见季闲手中玉箫的光芒越来越强烈,到了最后,竟是幻化成一把光剑的模样。
    天帝虽说也受了重伤,但毕竟是九重天宫之主, 能力深不可测,他长袖一辉,似是使用了什么法宝, 瞬间消失在季闲眼前。
    下一瞬,季闲敏锐地察觉到后背一阵凉风袭来, 他身形一闪,躲过天帝一击,同时回身反刺, 同天帝对起阵来。
    不过须臾,两人便过了十来招,然而季闲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果然他的身体已经快不行了啊,这还是对面的已跟萧祈打完一场,受了重伤的天帝
    季闲察觉到自己体内的修为正在迅速流逝,方才天帝跟萧祈对战时,荒山之巅神力肆虐,他为了安全抵达这里,已经耗费了不少修为,只怕再这么耗下去,他会率先支撑不住的。而且季闲也不知道天帝的救兵会什么时候赶到,如果再有什么其他闪失,那么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看来只能用那个办法了。
    季闲寻了个机会,摆脱天帝的纠缠,随即迅速后退百尺,放开自己手中的玉箫。令人惊奇的是,季闲放开手后,那只玉箫却并没有坠落入地,而是漂浮在空中,跟季闲的身子一同缓缓飞了起来。
    此时天帝的情形也没好到哪去,他眉头紧蹙,眸中寒光点点,防备地盯着季闲的动作,并不敢贸然主动出击。
    只见季闲双眼紧闭,口中默念着一串古老而又复杂的咒语,沉寂片刻后,周身忽然绽放出刺眼的青色光芒,而他面前那把无坚不摧的神秘玉箫也忽的碎裂开来,飞溅出无数碎片。
    闪耀的光芒中,隐隐显露出一把古剑的轮廓,正是消失已久的季闲的佩剑青霜。
    然而令人更加惊讶的是,刚刚现世的神剑青霜的剑身此时也在慢慢消散,最后竟是化作一道道青光,融入季闲的身体中。
    一时间,以季闲为中心,方圆几百里的范围都被这强大的青光笼罩,山崩石裂,天地变色。
    而萧祈手中的墨阳剑似乎也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召唤,发出剧烈的颤动。
    兵解之术?!天帝脸上的镇定再也维持不住,他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复往日睥睨众生的高傲,脱口骂道:季闲你疯了吗?你会灰飞烟灭的!
    季闲的肉身已经完全被青色剑光包裹,他仿佛听不见天帝的谩骂声,只从容地轻轻一抬手,墨阳剑就径自飞入他手中。
    天帝先前跟萧祈交战时本就受了非常重的伤,后来打向萧祈的那致命一击更是耗尽了他所有的神力,最后又拖着残破不堪的身子跟季闲强行过了几招,早已是强弩之末,此时他被季闲如此强大的力量压制住,身体根本动弹不得。
    他看到季闲持剑向自己刺来,但身体已做不出任何反应了。
    下一瞬,天帝便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传来一阵刺痛
    多少年没有体会过这种真实的疼痛了,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流动。
    天帝缓缓低头看向刺穿自己胸口的墨阳剑,这一幕是如此的熟悉。
    鲜血滴落到墨阳剑上,发出轻微的声响,如同水滴入平静湖面,激起层层涟漪。
    大脑重新恢复转动,天帝猛然回想起来一切,他确实见过这一幕他曾经噩梦的来源。
    传说窥天镜能窥见神仙的命劫,千年前,天帝派季闲下凡寻回窥天镜后,便在镜中看到此幕。只是当时墨阳神剑早已消失多年,无人知其去向,他便没有过多在意,直到几百年后,萧祈某次下凡无意在潜龙渊得到墨阳
    虽说墨阳认主,但天帝自然知道季闲身为青霜剑的主人,也能驱使墨阳,只是他却从未想过眼下这种可能。
    或许也是他不愿去想
    天帝自以为是萧祈刺出的这一剑,于是在得知萧祈得到墨阳剑后,便对萧祈下达了追杀的死令。
    原来一直都是他错了啊
    上古神剑墨阳,诛神诛心。
    天帝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在缓缓消散,他抬眼看向季闲,面上却没有方才的愤怒,只剩下满目的悲痛和无奈,他竟是对季闲笑了笑,低声道:闲云君原来窥天镜里那个人竟然是你
    原来朕终究没能逃过宿命罢了你我在此同归于尽
    天帝终究没能说完最后几个字,一代帝君,就此陨落。
    而季闲散尽自己全部修为后,墨阳剑也无力地从他手中跌落。
    全身都是钻心的疼,像是被无数根细针刺穿了身体一样,季闲强忍着疼痛转过身子,似乎想走到萧祈身边,然而刚想抬腿,便猛地察觉到不对劲。季闲垂眸一看,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双腿已经开始慢慢消散
    看来还是要道别了啊。
    只是不知道此次一别,是否还有机会再见。
    季闲活得太久了,久到他曾经都以为自己早已不再惧怕死亡。
    只是此时此刻,季闲才知道,原来死亡来临之前,元神消散,心脏被撕裂的感觉,竟是这么的痛
    一滴泪无声地滑落下来,然而季闲抬头看向萧祈时,却只是朝他温柔地笑了笑,一如萧祈初见他时那般,温柔沉静,仿佛能融化所有冰雪。
    好好活下去
    这是季闲留给萧祈的,最后一个笑容。
    下一瞬,萧祈便看见季闲化作点点青光,消失在自己眼前。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萧祈的血和泪都流干了,季闲设下的禁制早已随着他的消散自动解除,萧祈却仿佛仍被禁锢,一动不动地怔在原地,呆呆望着眼前。
    一切都结束了,世界恢复了寂静,只剩下点点青光,漂浮在半空中,像极了漫天繁星,煞是漂亮。
    萧祈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季闲,就觉得这位仙君宛如天上皎皎明月,可望而不可即。
    是的了,即使他成仙,成魔,又怎可能留住明月星辰?
    季闲就是他的明月,他的星辰。
    他的可遇而不可求。
    他曾以为自己握住了月光,却终究只是大梦一场,梦醒之后,只剩下他熟悉的、无尽的黑暗。
    第44章
    三千年后。
    极北冰原。
    《大泽志荒山卷》上有记载:大泽极北, 有高山绵延千里,名为荒山。此地多异兽,极凶险, 非修道之人难以涉足。
    《大泽志》对荒山的记载只有寥寥几笔, 因为那是凡俗之子难以抵达和生存的地方, 而更鲜为人知的是, 荒山西北部山脉深处, 有一处狭长的大峡谷, 穿过这道大峡谷,便是传说中的极北冰原。
    传说此地灵气极盛,若修道之人在此修炼, 修为可日增千里。当然与此同时,极北冰原也凶险万分,在这一望无际的冰川之中, 隐藏着许多不知名的凶猛异兽以及绝世珍宝。
    上一次大泽流传出极北冰原的传说, 还是上万年前了,据说有位绝世高人无意间发现了荒山西北部深处有道狭长的峡谷,并从峡谷深处带回一块珍宝,而这块珍宝, 能起死人肉白骨。
    然而这传说的真假,却无从考证了。
    毕竟这三界中能进入荒山深处还活着回来的,大概一双手能数得过来。
    萧祈在仙界时也曾听过这个传说, 但当时他并没有在意,直到多年以后他才知道, 原来传说中的那位绝世高人就是季闲,而季闲带回来的那块珍宝凝魂冰,竟是用在了他的身上。
    原来他和季闲之前的牵绊, 竟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
    这一切都是溯洄神君告诉他的。
    三千年前的那场大战中,当他看见季闲的魂魄在他面前消散之后,便把自己封闭起来,如同活死人一般,对外界失去了所有感知。
    整个世界一片空白,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直到他听见一道声音响起。
    我有办法救季闲。
    但如果你一直这般活死人的模样,那就没人能救他了。
    像是混沌初开般,无尽的黑暗中,照进一束亮光。
    萧祈缓缓抬起头,眼神空洞地望着身前的陌生人,声音由于长时间未说话变得异常嘶哑:什么办法?
    那人反问道:闲云君走之前是不是送了你一块灵玉?
    萧祈的动作十分迟钝,他艰难地摊开手,一块洁白无瑕的灵玉正完好无损地躺在他的手心中。
    也不知道在这般危险的战场中,萧祈是如何保护这块灵玉,才使得他自己全身上下遍布伤痕,而这块灵玉却没有一丝刮痕的。
    闲云君离开北荒前,使用摄魂咒将自己的一缕精魄封入了这块灵玉中。
    他来南海找我,并非让我替他治病,他仙体已毁,重塑肉身的话,花的时间太长,他说他等不起这么长的时间想到这里,溯洄神君顿了顿,长叹一声后,幽幽道:他早就下定决心要帮你对抗天帝
    听到这里,萧祈心头猛地一颤,原来季闲执意要学摄魂咒是这个原因他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后悔还是庆幸教了他摄魂咒。
    虽说他也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但这个法子实在太过凶险,若是这块灵玉在打斗中受到什么损伤,那可真的就是回天乏术了
    接下来溯洄神君便告诉了萧祈他的身份以及万年前自己是如何用凝魂冰替他重聚魂神的。
    凝魂冰产于极北冰原,而极北冰原虽然异常凶险,但灵气极盛,若是长留于此,替季闲重聚魂神,幻化肉身的速度也会大大加快。
    萧祈得知这一切后,便立即动身前往荒山深处寻找凝魂冰,从此,三界之中再无萧祈的踪迹。
    而那场大战后,神魔两族各自上位了新的帝君,两族也默契地互不侵犯,没有产生太大的矛盾,三界逐渐归为平静。
    三千年转瞬而逝,渐渐的,天帝九渊、闲云真君、魔君萧祈这些名字也被遗忘在时间的洪流中最多偶尔闪现在某些故人的回忆里。
    大家都以为萧祈死了,只有萧祈知道,他还活着,他必须活着。
    他要等到季闲回来的那一天。
    萧祁一个人在极北冰原呆了太久,似乎连说话的能力都要失去,好在一千年前,他从一头凶兽口中救下一只灵兽,虽不能陪他聊天解闷,但有只可爱的小东西陪在身边,也算是漫长寒冬岁月中的一丝慰藉了。
    这只灵兽形似鹿,却长了一双翅膀,通体雪白,非常漂亮,且性情温顺乖巧,想来季闲醒来后应该也会喜欢。
    萧祁给他取名为小雪。
    萧祁刚捡到小雪时,他还是一只站起来鹿角都没有萧祁膝盖高的小可怜,而现在若是不幻形的话,他的完全体已经有一座小山丘那么大了。
    大泽境内从未出现过这种生物,所以萧祁也不知道小雪长成这样需要多久时间,但应该是很长的岁月了。
    只是这么久了,萧祁胸前贴身携带的灵玉却没有半分动静。
    溯回神君曾告诉萧祁,季闲的魂神重聚将会是一个极度漫长的过程。季闲仙体尽毁,只剩一抹游魂,没有神识,不能自行修炼,全靠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季闲究竟要多久才能苏醒过来,他也不能确定。
    萧祁不止一次怀疑过这是不是季闲为了骗他活下去设的局但只要季闲有苏醒过来的那一天,哪怕希望极其渺茫,他都要试一试。
    极北冰原处处都藏匿着危险,萧祈为了寻找灵气旺盛的凝魂冰,从未在一处地方长留。这天他骑着小雪抵达一片新的冰川时,正欣喜此地灵气极盛,便被一群从未见过的凶兽袭击了。
    此种凶兽形似大泽的狼族,体型不大,尖耳獠牙,种群作战。
    古言道一山不容二虎,极北冰原多是体型巨大、性格凶猛的异兽,一只异兽占据着一片冰川,喜群居者极少。然而以萧祈的经验来看,这种小体型的群居异兽战斗力往往更强。
    萧祈在极北冰原待了许久,修为早已今非昔比,近一千来,萧祈单打独斗鲜有失手,唯独某次闯进某鸟群的地盘,受了极重的伤才死里逃生。
    而眼下遭遇的狼群显然也是极度危险,它们的动作异常敏捷,同时也非常聪明,它们看出萧祈修为很高,不好对付,于是率先派出几只厉害的异兽将萧祈引开,也不跟萧祈硬碰硬,只慢慢同他周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