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6)

    岑娴就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问:你晚上不是不吃饭吗?
    陈桑一手搭在她肩上,挤眉弄眼,故意恶心她:别这么冷淡嘛,那岑老师第一次下厨做的菜能一样吗,这面子我必然要给的啊。
    也行。
    岑娴就盖上锅盖,抬手打掉她的手,看着陈桑戒备的目光,温柔一笑:多吃才能多干活,几十亩果园等着你努力呢。
    陈桑大惊失色,不敢置信的说:不会吧,不会吧,我来的时候节目组可不是这么说的,不就是帮你们拍组照片吗?
    节目组是节目组,我们是我们。
    岑娴就抬手指了下二楼,丝毫没有愧疚感的甩锅:小朋友已经累到想去隔壁偷牛的地步了,你来之前刚放狠话,不干活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
    陈桑失笑:行,我算是进了你们的狼窝。
    岑娴就笑了下,从竹筐里拿出个杏子,洗干净抛给陈桑:不让你白干。
    陈桑抬手接了,捏在手里玩,看她仙女下凡,围着围裙在锅碗瓢盆之间转来转去,不止一点点的不真实感。
    你在这感觉怎么样?
    陈桑摸了摸捡捡的狗头,补充说:做饭,撸狗
    二楼传来打闹的笑声。
    还养孩子。
    岑娴就看了二楼一眼,把围裙摘了,搭在木椅子上,坐到陈桑对面和她喝茶。
    她跳过前面的问题,只答了最后一句:小孩太闹腾了。
    陈桑吹了吹茶叶浮沫,品了口,惬意的倚在靠背上,宽慰好友:两个小孩一起玩难免闹腾,啧,我被你带跑了,什么闹腾,这叫朝气磅礴,热爱生活。
    岑娴就说:一个小孩的时候也朝气磅礴。
    陈桑嗤笑了声,把茶杯放下,揭穿她:别趁孩子不在就瞎扣帽子,人家岁岁有名的高冷小美女,到了你这就朝气蓬勃,你反省反省是不是自己过得太清净了。
    沈岁岁是个高冷小美女这句话落在岑娴就耳朵里可以跟指鹿为马划上等号。
    她几乎不用刻意回忆,沈岁岁那一张张或委屈会讨好的脸就出现在脑海里,声音也是又软又甜的。
    岑娴就眉心抽了下,迟疑问:高冷?
    陈桑看着她,点了下头,习以为常的说:这不是业内公认的吗?
    岑娴就沉默不语,想起之前对沈岁岁车祸摔坏了脑子的怀疑。
    楼上,沈岁岁帮顾枭把行李放好,顾枭在卫生间里喊:沈PD帮我看一下,这个毛巾是大家都有的吗?
    什么毛巾?
    沈岁岁放下手里的东西往里面走,刚迈进门槛,顾枭就拆掉她麦的小声说:沈PD我听说一件事,不知道到底准不准确,但是还是告诉你一声,你有一点心理准备。
    沈岁岁被他的动作惊了一下,握紧了麦的收音,谨慎的点了点头,
    顾枭压低声音说:首先融嘉谊出轨这件事已经拍到了,圈里的人都知道,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爆出来。
    沈岁岁眼珠转了转,融嘉谊是奇酷传媒的一哥,演技可以人品不行,早晚会出事,并没有什么新奇的。
    但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顾枭说:出轨这事还能再想办法洗,公司舍不得融嘉谊,一定会保他。大概率是把别人的料提前爆出来吸引火力,我从我经纪人那偷听到,上头有你的料。
    沈岁岁闻言仔细回忆了下,说:我应该没有什么料能把融嘉谊出轨压下去吧?
    顾枭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把沈岁岁的麦还给她说:毛巾多挂几条,有备无患。
    虽然沈岁岁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大料,但是.她心里快高兴死了好嘛!
    这是什么天降喜事啊!!
    她做了这么多年的好事上苍终于开眼了吗!!
    求糊得糊!
    是不是这个综艺还没结束她就可以攒够字数安度余生了!
    那她这个综艺还录不录?
    录完吧,要不岑老师一个人多孤独。
    沈岁岁用尽全力抑制着自己的高兴,生怕笑出声来被顾枭当成神经病。
    顾枭看着她隐忍沉重的表情,心里飞快想着安慰的话。
    沈岁岁抓着他的袖子,认真说:顾枭。
    顾枭咬了咬牙,小声又坚定的说:沈PD你放心,到时候不管微博什么样,我一定站你。
    沈岁岁一惊,飞快摇头:这件事你就当做不知道,我这边有应对的办法,就算爆出来你也别趟浑水,相信我。
    顾枭舒了口气,他对沈岁岁的话从不怀疑,答应了下来。
    楼下,岑娴就把茶杯放下,半个小时内,第二次抬眼望向竹楼。
    自打顾枭来了之后,沈岁岁就再没出现在她身边一秒,平时恨不得像她尾巴一样跟着,一来了别人就立刻连影子都找不到。
    岑娴就真是想把沈岁岁从楼上拎下来,好好教一教她娱乐圈为人处世之道。
    比如在两个前辈都在下面的时候,就算她和陈桑都不介意,他们两个小辈在上面躲着,节目播出也必然被找茬挨骂。
    沈岁岁不是沈年年亲自养大的吗?
    沈年年那种人精到底是怎么养出这种傻白甜妹妹的。
    要是她也有意针对,沈岁岁在这个节目岂不是会被挤兑死?
    看什么呢?
    陈桑轻甩了下车厘子沾得的水珠问,把白子落在棋盘上:你今天可是输了两回了,我赢得心里都不踏实了。
    岑娴就没回应,指尖的黑子落下,期间局势瞬间翻转,白子一泻千里,救无可救。
    陈桑剩下的话卡在喉咙里,咳了声,若无其事的拨乱了棋盘,说:吃饭吧,这东坡肉都闷了多久了。又向楼上喊了一声:岁岁,顾枭快下来,吃饭了。
    于是岑娴就收拾好棋盘,一抬眼就看见沈岁岁春风满面喜笑颜开的跟顾枭走出来。
    岑娴就面无表情的回忆,她好像还真是头一回见沈岁岁笑这么开心。
    第9章
    晚上,大家在凉亭里围一桌吃饭。
    陈桑问:你们那个照片,怎么拍想好了没?还得给我留点时间修图吧。
    顾枭对上导演组的目光,上道的说:岑老师和陈老师都在,不然就拍类似墨的古风水墨?
    陈桑正好在擦额头上的汗,把纸巾扔进桌下的垃圾桶里,直接否了:不行,这太热了。
    岑娴就跟陈桑的看法一样,回绝了顾枭这个导演的托,斜眼一瞥,看见沈岁岁那坛子酒空了。
    沈岁岁似乎是热到了,人趴在桌上,脸蛋贴着陶瓷的小坛子,胳膊圈着白瓷杯,樱红的唇叼着杯子的边缘,仰起脖子小口小口的喝。
    淡粉色的酒液从她唇齿杯沿间流出来,她探出水润的舌尖,绕着唇飞快的舔 (更 多 小 说 加 群 7 12273271)了一下。
    岑娴就的手指收了下,陶瓷杯紧贴在滚烫的掌心里,带来一点聊胜于无的凉意。
    沈岁岁喝的好好的,横空一支漂亮的手收走了她的小坛子。
    她无辜的看向手的主人,瘪了瘪嘴,转手去抢顾枭的。
    岑娴就表情坦荡,理由充分:这酒度数不低,喝着甜,其实很醉人,后劲大,你喝这些够了。
    沈岁岁缓慢反应了下,才知道岑老师在说什么,小声的辩驳了一句:我酒量还可以。
    岑娴就看她浮红的脸颊,移开目光说:我看你已经醉了。
    陈桑看她们俩互动,突然说:不然就拍女团主题?娴就正好从来没试过这个画风。
    顾枭再次收到导演组的眼神,顶着压力开口:陈老师,那我呢?再说女团和这个田园小屋的环境不太搭吧。
    哦,对,差点忘了你除了是化妆师还得兼模特。
    陈桑用筷子尾巴敲了下自己的头,改口说:那就爱豆主题怎么样,正好,岁岁和你,第一届女团和第一届男团的c位。
    她越过顾枭,问:岁岁你觉得呢?
    沈岁岁拖着小碟子吃东坡肉,两颊鼓鼓的咀嚼,点了点脑袋,含糊不清说:岑老师答应就行,我没什么意见。
    都可以。
    她刚刚拿了沈岁岁的坛子之后,就专心的看自己的酒杯,一时没注意沈岁的盘子也空了。
    前两天都没好好吃饭,一下吃这么多油腻的东西,肠胃受得了吗?
    可她来管这事,好像也不太对。
    岑娴就喝完杯中的酒,余光关注着沈岁岁,眼看她又要去夹锅里的,才放下了杯子,把她的碗也一起收起来,放在刚刚没收的小坛子旁边。
    小醉鬼不识好歹,小狗一样窜过来抢,终于忍不住抱怨:岑老师,你干嘛,锅里不是还有嘛,你怎么总是抢我的。
    岑娴就手按在她的头上,让她坐回去。
    再吃胃会难受。
    看她弧度圆润的脸颊,又补充说:人也会胖。
    沈岁岁不敢说自己只想管现在快乐,不想管明日死活,但脸上把心里话写的明明白白,小朋友不懂事现场。
    顾枭的心里百味杂陈,记忆里沈pd一直都是人狠话不多,恨不得脑门都上写着别和我搭话,现在怎么这么
    幼稚?
    顾枭被这个形容词雷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陈桑说出了顾枭没敢说的话:娴就你怎么像管小朋友一样。
    岑娴就瞥了眼沈岁岁,眼神里写着,就这还不是小朋友?
    陈桑托着下巴打量她,说:我怎么看着你现在特别像一个类型的粉丝,叫什么来着,妈妈粉?
    岑娴就给陈桑开了坛就,放在陈桑身前,做了个请的手势。
    无事献殷勤。陈桑戒备问:你要干嘛?
    岑娴就说:多喝酒,少说话。
    陈桑无语,不服气的伸手揉了揉沈岁岁的头:妈妈粉怎么了,妈妈粉又不是贬义词,要不是我们岁岁年少成名,还没这么多妈妈粉呢!
    沈岁岁已经有点不太清醒,被陈桑揉的左摇右摆,不舒服的挣开她的手,捡捡一样,循着香味朝岑娴就那里靠。
    陈桑看她自投罗网,怒其不争,从花瓶里抽出一支花,作势要敲她,被岑娴就抬手挡住。
    陈桑气笑了,好家伙,合着人家好着呢,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还是她多管闲事。
    顾枭看这情形,试探着打破沉默,提议说:要不我们玩个游戏吧?
    岑娴就支着额头,不想去看导演疯狂暗示的动作。
    沈岁岁倒是抓住关键词坐直了,精神十足问:玩游戏,玩什么游戏?陈桑刚吃瘪,现下立刻配合着起哄,说:不过这也没什么东西,咋们就玩点简单的,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避无可避,身边的小醉鬼指望不上,岑娴就只得加入游戏。
    导演组友情提供了一个小小的转盘,陈桑第一个转,指针飞速转了几圈后,停在了顾枭身上。
    没套到岑娴就的料,陈桑遗憾的啧了声,倒也没有为难顾枭,一个不痛不痒的问题过后,指针就再次转起来。
    这次顾枭倒是成功转到了岑娴就,陈桑瞬间就兴奋了。
    岑娴就冷淡的砸下三个字:大冒险。
    顾枭在陈桑和岑娴就的目光中冰火两重天,看沈岁岁像是在看救星:岑老师,那你帮沈PD补个妆...就补个口红吧。
    沈岁岁在酒精的作用下还懵着,大脑的反应速度和在场其他人之间都有延迟。
    口红已经到了岑娴就手里,她的时间线还停留在刚刚讨论玩什么的时候,歪着头看顾枭,等他回复。
    落在岑娴就眼里,就是这小孩直勾勾盯着人家小男生。
    岑娴就大拇指一压,口红的磁扣被推开,慢条斯理的旋出了一段。
    沈岁岁终于跟上了节奏,仰头看岑老师,四方形的桌子,岑娴就就坐在她旁边转口红。
    哪敢真屈尊让岑老师转过来给她涂口红,顾枭不懂事,她沈岁岁懂事呀!
    一手支着地,沈岁岁主动朝岑娴就的方向转过去:岑老师,你帮我扭出来,我自己
    岑娴就一手掐着沈岁岁的下巴,低头靠近:别动。
    沈岁岁一动不敢动,岑娴就把口红均匀的涂过她的嘴唇,嘴唇很软,柔软的膏脂也能压的她向下陷。
    就像沈岁岁本人一样,又软又甜的水蜜桃,一戳就会乖顺柔软的陷下去,半点都不会反抗。
    岑娴就涂完就是毫不留恋松开手,坐回原位,拨动了指针。
    陈桑看着明显转的比刚才久的指针,吐槽她:使那么大劲干嘛,这指针招你惹你了。
    岑娴就充耳不闻,游戏又进行了两轮,好巧不巧,陈桑又转到了沈岁岁。
    陈桑本来还想放水,看导演都快哭了,语气一转,问:岁岁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
    醉鬼更好套话,沈岁岁毫不犹豫的说:要像岑老师一样好看,一样有气质。
    人问的是理想型又不是问喜欢什么明星!
    顾枭倒吸一口冷气,生怕她被岑娴就和观众误会,提醒说:沈PD问的是理想型,岑老师可是女孩子呀。
    岑娴就也看向沈岁岁,等待她的答案。
    我知道,我还没说完。
    沈岁岁嘿嘿笑了两声,害羞的捂住了脸:还要像梅西一样有肌肉,最好一米九,会打篮球,得有男人味。
    陈桑噗嗤笑出声,对一旁一言不发的岑娴就说:你的脸配上梅西的肌肉得什么样,金刚芭比?
    她无惧岑娴就冷淡的表情,坚强的继续说:不过娴就,你们俩审美还挺统一的,你不是也喜欢一米九的吗?
    岑娴就抬眸扫了她一眼,陈桑闭上嘴。
    沈岁岁迟钝的点了点头,悄悄跟岑娴就说:你要是喜欢看球赛,我帮你买票,我流程特别熟。
    看岑娴就不理她,她不死心的补充:球员都特别帅,都一米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