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7)

    纯而媚的猫眼水盈盈的目不转睛的盯着人,稍微喜欢她这个类型的,基本都不舍得对她视而不见,她也因此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这只傻狐狸精套路。
    不过我理想型还是要穿衣显瘦,不要看起来太壮
    岑娴就看着沈岁岁有凑过来挨着她,饱满红润的唇喋喋不休的说着一些又直又蠢的傻话。
    她心里有一点不舒服,不过却没有太在意,她对沈岁岁有好感,她知道,现下有一点遗憾,也正常。
    不过是好感,知道不合适,收回来就行。
    她收回来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疏远。
    所以直到游戏结束,岑娴就都没再没搭理过沈岁岁一句。
    沈岁岁倒也没觉得反常,要是哪天岑老师追着她跟她说话,那才是吓死人的反常。
    第10章
    饭桌收拾好,沈岁岁回去换好睡衣躺下,刚有些睡意,胃就抽搐着疼起来,她半支起身体一阵阵干呕又吐不出来。
    陈桑和岑老师都在睡,她轻手轻脚的从床铺上挪下来,光着脚朝卫生间跑。
    门一关上,浅眠的岑娴就睁开眼,听到外面跑动的声音,再看了眼对面空了的床铺,也从床上坐了起来。
    脚踩进拖鞋里,耳畔突然响起沈岁岁带着酒意的话,她维持着这个动作,平静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烦躁。
    就算有事节目组也会管,轮不到她。
    卫生间里,沈岁岁跪倒在抽水马桶旁,想吐吐不出,呛得生理性泪水不停往外涌。
    Y城早晚温差大,窗口灌进来的冷风冻的她打了个寒颤。
    一条带着熟悉香气的温暖薄被披到了她的肩上。
    沈岁岁动了动唇,发现自己一下子竟然发不出声音,一个小熊玻璃杯又及时出现在手边。
    周到的就像会读心术一样。
    岑娴就看她盯着自己的手发呆,心里轻叹了口气,最艰难的心里抉择已经过了,剩下的动作就变得轻易起来。
    她半跪到沈岁岁面前,面对面把杯子又往她手边递了递:这里到医院要挺长一段时间,先把药喝了,快点喝,凉了效果不好。
    沈岁岁点了点头双手握住了杯子,杯壁恰到好处的温热,说明岑老师已经给她调过温度了。
    她小小的笑了下,睫毛还沾着泪珠,十分招人疼:岑老师你真好。
    还能笑嗯?快喝药。
    看着她喝完,岑娴就从旁边的纸抽里抽了张纸,在她嘴角处轻轻按了下。
    沈岁岁低头像猫咪亲近信任的人一样,蹭了下她的手。
    我粉丝说我笑起来让人心情好,笑给岑老师看,你不要皱眉头,我没事的。
    岑娴就愣了下,随后就是无奈,上天给了沈岁岁让人心软的天赋,她又毫无保留的用在她身上。
    沈岁岁胃狠狠一抽,她面色发白的捂住肚子,手里的玻璃杯摔在瓷砖上,在没什么声音的夜里,发出很大的声响。
    这一下,捡捡听到声音开始狂叫,沈岁岁听到陈桑朝这边走过来,还有外面工作人员的询问声。
    半夜三更把所有人都吵醒,沈岁岁有些无措慌张,岑娴就朝外看了一眼,把她拉起来,问:能自己回去吗?
    沈岁岁乖乖的点头,岑娴就想摸摸她的头,手抬起来最后只是拍了下她的胳膊:那你自己回去,我去跟节目组说。
    陈桑走到门口,人还没彻底清醒,看见眼角通红的沈岁岁,和面无表情的岑娴就,没走脑问:娴就你半夜三更来卫生间欺负人家岁岁?
    岑娴就脸色一黑,拉着她一起出了门,到外头跟工作人员解释。
    沈岁岁一直折腾到凌晨四点多才见好,陈桑和后来醒过来的顾枭都已经回去睡了。
    她接过岑老师给的温蜂蜜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岑老师做到这个地步,是她万万没想到的。
    她诚恳的说:岑老师,等你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你一定要跟我说。
    岑娴就把她的蚊帐放下,浅笑了下:没什么,换了是陈桑病了,我也一样会照顾。
    整理好,她站起来,温声说:陈桑和导演组她们一起睡了,我也过去,你早点休息吧。
    沈岁岁那点醉意全吐没了,清醒的时候隐隐察觉到不对。
    她有点小动物似的直觉,对别人对她的喜恶的感知格外敏感,岑老师是比以往都温和,也是笑着的,可她莫名就觉得她比之前生疏客气。
    沈岁岁不由心里发慌:岑老师,我感觉好多了,不会再吐了,不打扰你休息,你别走了。
    岑娴就转过来给她解释:陈桑在那里,把她一个客人留在那不好。
    沈岁岁证实了心底的猜测,陈桑和工作人员住在租下来的房子里,一个人睡一个房间,比在这的条件不知道好多少,有什么特意值得她大黑天顶着冷风特意过去看的。
    可她怎么惹了岑老师,让她这样生气,她却一点都回忆不起来。
    岑老师,对不起。
    岑娴就往外迈的步伐一顿,回过头,语带疑惑:怎么了?
    沈岁岁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没找到鞋,还着急,光着脚跑到岑娴就身边,重新抓住她的袖子。
    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觉的到你在生我的气。
    不知道错在哪没关系,她都愿意道歉,只要岑老师不要生气。
    岑娴就看着她湿漉漉的眼睛,眼尾耷拉下来,可怜兮兮的,是她惯用的撒娇伎俩。
    地上凉,沈岁岁悄悄挪了挪脚,软声说:岑老师,我病糊涂了,说错话了不知道,你告诉我,我会改的,你不要默默生气不理我。
    岑娴就把她的动作都看在眼里,心里的决定没变,还是把门暂时拉上,领着她,让她坐回床上。
    我没有生气。
    她解释了一句,而且这确实是实话,她不会因为小朋友喜欢男人就生气。
    沈岁岁仔细观察岑娴就的表情,试图在她那双没什么波澜的眼睛里分析出这句话的真假。
    但是什么也看不出来,她小心的问:那你不生气,你不要走了,外面冷。
    我没有生气。岑娴就耐心的回答她:但是,岁岁,我刚刚跟你解释过了。
    沈岁岁知道岑老师话说到这个地步上,于情于理她也应该懂事一点,岑老师不欠她的,甚至之前还一直在照顾她,她应该听岑老师的话。
    她也不是非要让岑老师留下,她就是不想让岑老师不理她。
    沈岁岁委屈的想哭,她甚至不知道岑老师为什么无缘无故的,突然就不高兴了
    岑娴就把她的蚊帐盖好,沈岁岁大动作的翻过身,委屈的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心想,不理她就不理她,生气就生气,生气她明天也贴着她,烦她更好。
    她也是为了任务!
    岑娴就怕她再这么折腾又闷中暑,无奈的去扯她的被子。
    沈岁岁的手紧紧抓着被角,压抑着自己情绪,闷声说:岑老师你不要管我了,不然我待会就恩将仇报,就道德绑架,我就哭着求你。
    她说到后面,声音都是委屈坏了的哭腔,生病的人好像格外矫情,本来屁大点事,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沈岁岁嫌弃的骂了自己一句矫情,控制着语气,凶巴巴说趁现在还是懂事的岁岁,你快走。
    岑娴就站起来看了她一会,真的听了她的话。
    门关上,岑娴就走了。
    沈岁岁慢吞吞的从被子里爬出来,看着关上的门用力抹了下眼泪,从枕头下拿出工作人员小姐姐刚才送回来的手机。
    她翻开通讯录,算了下,法国现在刚刚晚上九点,这次动了动手指拨了出去。
    幽暗的房间里,沈岁岁期待的看着手机屏幕上沈年年三个字亮了亮,又马上嘟的一声,暗了下去。
    她眼里的期待的暗了下去,又拨了一次,五秒后,再次被挂断。
    又拨,又被挂断。
    平时司空见惯的一件事,沈岁岁突然就觉得无比的恼怒,眼里大滴大滴的从眼眶里滚出来,抬手就把手机砸了出去。
    门这个时候被拉开,手机滑到在岑娴就的脚边,她弯腰捡起来,放到床头柜上。
    没问为什么,岑娴就坐回到自己的床上,把一条手帕递给沈岁岁:别哭了。
    沈岁岁没有拿,隔着一层蚊帐和她对视,怒意还没散,哽咽着的语气还挺凶:那你还生不生气?
    岑娴就想叹气,她看着自己做错选择,但再打开门进来时候的高兴骗不了人。
    她以后有的受了。
    我没有生气,是真的,你不是能感觉到吗?
    沈岁岁把蚊帐撩到脑袋上顶着,红通通的猫眼仔细的去看岑娴就的表情,就像是她真有什么独有的辨认对方好感值的超能力一样。
    岑娴就纵容着她看了一两分钟,才问:好了?
    沈岁岁抽了抽鼻子,咬着嘴唇说:你得再抱一抱我,我才能感觉的到。
    她是真的挺喜欢自己这张脸的,察觉到这件事,岑娴就觉得有点好笑,手指拨了下她的蚊帐,把两个人再次隔开。
    见好就收吧,小色批。
    第11章
    惬意的田园边录边播,第二天拍完照,这一期的惬意的田园就算是正式录完了,下一期在一周后,这期间她们可以赶赶通告。
    车上,小汪不放心的打量她:姐,真的不用再去医院复查一遍?胃病可不是小病啊。
    我没事,就是那天吃的太不健康了。
    她事后回忆了一下,觉得昨晚光喝酒或者光吃肉都不会难受成那个可怜样。
    还好有岑老师饭桌上看着她,不然她八成真得连夜去医院。
    总结:岑老师真好,岑老师是最好的前辈,岑老师以后看的球赛票她都包了。
    小汪说:真不用?真不用那我们现在就去做个造型,然后直接去东大楼,参加今晚的微博之夜。
    沈岁岁捂住耳朵逃避,后悔了,那还不如去医院呢。
    不想去。
    去了不仅仅是曝光度
    不是她吹,她必拿奖,拿奖就少不得上热搜。
    这要是有路人再折服于她的才华,被她吸粉了可怎么办!
    这还不知道糊值积累多少了呢,够不够这次涨粉折腾。
    对了,糊值
    沈岁岁拍了拍车座,问:小汪,手机修好了吗?
    没呢,姐你的手机又不能随便找人修,大概得今晚才能修好吧,要不还是买个新的?
    先修着吧,我用习惯了。
    沈岁岁对手机没什么执念,也就是想到了糊值才问一嘴。
    惬意的生活也该放宣传片出来了吧?
    她眼神乱飘,状若无意问:网上的评价都怎么样呀?
    小汪面露为难,斟酌着语气说:姐,网上各有各的说法,不过包括姐你自己的粉丝都觉得你对岑老师太亲切了。
    沈岁岁眉开眼笑,按耐着喜悦说:没关系,CP刚开始都是不受欢迎的。
    小汪看她心态还行,咳了声继续说:网友还给你起了个外号,但是听起来还挺可爱的。
    沈岁岁话赶话,随口问:什么外号?
    司马岁岁,意思是:司马岁岁之心,路人皆知。
    司马岁岁表情僵住了,一秒后,眼睛不自然的动了动,笑了两声:哈...我能有什么心思
    声音越来越小,目光也因为心虚往下看。
    对呀,大家互利互惠,不就是为了人气吗!
    小汪说完立刻安慰她:不过姐你也别在意网上怎么说,岚姐已经出手了,帮你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不过你还是要注意一点,我们都没有怪你的意思啊,姐你第一次炒
    沈岁岁原本心平气和的听着,听到岚姐两个字唰的竖起耳朵,皱眉问:岚姐帮我收拾的干干净净?
    小汪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的答复,沈岁岁如遭雷劈,不敢置信的问:岚姐怎么还管我,沈年年不是说让我滚出去自己独立开工作室吗?
    她想到一个最糟糕的可能,颤着嗓子问:岚姐跟着我的工作室走了?
    那她现在就跳车!
    从她当年中途退队人气一落千丈,到现在黑料不断还能稳坐一线顶流的位置就知道,李岚这个业界神话到底有多厉害。
    三个她也斗不过一个李岚,在她眼皮子底下糊,根本不可能。
    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小汪连忙解释说:当然不是,不过也差不多吧。
    沈岁岁面色沉重,一手捂着心脏:什么意思,你一口气说完,别吊着我。
    小汪清了清嗓子,心飞扬:surprises!岁岁姐!惊喜时刻~年年姐改变主意了,不赶你出去自己组工作室了!所以后姐你的经纪人还是李岚姐,你还可以肆意的在娱乐圈乘风破浪,做最靓的崽。
    沈岁岁透心凉,想给他表演个当场晕厥,但她忍住了,她想死个明白。
    齿缝中挤出三个含着泪的疑问为什么?
    人类的悲喜并不想通。
    小汪大力补刀:年年姐本来就舍不得姐你走啊,只要姐你听话,年年姐不是一直要什么给什么吗?这次要赶你,不也就因为你不肯上这个综艺,吓唬吓唬你吗。
    他挺起胸:当然,姐,我也起到一点作用,你录节目这几天我也没闲着,一直待在李岚姐那给你求情。
    沈岁岁再也承受不住,任由自己没有灵魂的瘫在沙发上,心里认真开始考虑换助理的事。
    车载音响里,原本的舒伯特的圣母颂播完,自动跳转到另一个歌单。
    低沉的男声不悲不喜的唱:曾经多少次跌倒在路上,曾经多少次折断过翅膀。
    沈岁岁觉得还挺应景的,问:什么歌啊?
    小汪等了几秒,跟着拍子一起扯着嗓子唱: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沈岁岁:
    沈岁岁扶着车把手,颤颤巍巍的坐直,抹了把脸,坚强地说:微博之夜几点结束,我要去见岚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