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13)

    沈岁岁搭上她的手,被她领着,大摇大摆的下了台,人还有点懵:就完了?
    仙度瑞拉手里捏着脏了的蓝色缎带,闻言侧头看她:不然你还想怎么办?
    沈岁岁上半身往后退,两只手摆了摆,表示拒绝,叹气说:你说得对,小朋友不该来酒吧过夜。
    仙度瑞拉轻笑了声,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微哑的声音带了几分闲适的醉意:现在知道还是乖孩子。
    沈岁岁被乖孩子撩的心跳快了一拍,又想到了岑老师。
    这么可怕的扳手极美女,世间竟然有两个,还都被她碰上!
    她们能不能收敛下自己的魅力嘛。
    沈岁岁咽了下口水:姐姐,你帮了我,我请你喝...吃点?你想吃什么零食?
    她去够菜单,仙度瑞拉指尖压住了菜单的一个角,目光直白的盯着她的耳朵,说:真想谢我?这对耳坠给我?
    沈岁岁摸了下戴着的桃花耳坠,毫不犹豫的拒绝:这个不行,要不我这条项链给你,KOOUG的冬季新款。
    仙度瑞拉微微摇头:太贵重了,我就喜欢你这对耳坠?
    沈岁岁两手护住自己的耳坠,像只警惕的小仓鼠:不行,这对耳坠是我好朋友送给我的,顶一百条项链,坠在我在。
    仙度瑞拉问:什么好朋友这么厉害?
    沈岁岁笑了下,眼里像撒了星子:超漂亮的好朋友!
    仙度瑞拉又问:多漂亮?你很喜欢她?
    沈岁岁不懂她为什么这么好奇岑老师,但对挡酒龙骑士还是耐心的回答:当然喜欢啦。
    仙度瑞拉笑了笑:走吧,带你去见万先生。
    啊好。话题转的有点快,沈岁岁从吧椅跳下来,跟着仙度瑞拉上到第三层。
    第三层不知道做了什么结构,只能听到楼下微弱的音乐声。
    仙度瑞拉把沈岁岁送到一件办公室门口,转过身:我帮了你这么多,你怎么谢谢我?
    沈岁岁抬手要摘项链,反正不给耳坠。
    仙度瑞拉有点想笑,不容拒绝的握住她一只手,弯腰轻吻了一下。
    等沈岁岁反应过来的时候,仙度瑞拉已经走远了。
    像是感觉到她的目光,仙度瑞拉转过身,提起两侧的公主裙,行了一个公主礼,消失在了楼梯楼。
    沈岁岁垂眸,她的手腕上刚刚被缠了一根被做成玫瑰花形状的蓝色缎带,花瓣上还沾着黑色的酒液。
    仙度瑞拉,午夜十二点,水晶鞋蓝色缎带?
    沈岁岁面不改色的掐了下自己的脸,吃痛的甩了甩手。
    她迷茫的晃了晃手腕上的玫瑰花缎带,自言自语:什么意思啊难道要我举行个派对,邀请所有人,看看谁能给我绕成玫瑰花吗?!
    第19章
    仙度瑞拉匆匆赶往独立的更衣室,拿掉面具后,镜子中映出她温婉柔美的容颜。
    岑娴就垂眸摩挲了下手里的仙度瑞拉面具,戴好墨镜,快步走出了万意。
    车内,她把早就没电的手机插上充电宝,开机后打开destiny,果然立刻弹出几条消息
    底层歌手:我到了你还在吗?
    底层歌手:你看见的话来吧台找我。
    底层歌手:好吧,你大概是上飞机了。
    岑娴就沉默了片刻,点进她的主页,可爱猫咪头像下是一行简短的简介:底层歌手,兼职顶流。
    岑娴就:
    她阖上眼吐了口气,再睁开眼又是一双波澜不惊的眸子。
    岑娴就的手指上滑,屏幕滚过一页一页她之前和底层歌手的对话:
    底层歌手:我今天遇见了一个超级恶劣的咖
    底层歌手:跟恶劣的她有一段漫长的合作
    底层歌手:关键是越看越好看,人也香香的,还很聪明
    底层歌手:看起来你很喜欢她嘛,那你一定很开心?
    普通演员:开心又难过。
    岑娴就动作飞快的把手机扣过去,用力过猛,手机在柔软的座椅上轻弹了一下。
    她沉默的看了会外面的夜景,短短一分钟内,手指向后拢了三次刚烫好的大波浪卷发,心里还是一团糟。
    两分钟后,岑娴就在车里点燃了一支酒红色的女士烟,淡淡的红酒味在唇齿间缭绕,大脑冷静的思考着。
    沈岁岁是底层歌手。
    岑娴就吐了个烟圈,她刚打算和沈岁岁彻底拉开距离
    结果沈岁岁是底层歌手?!
    要她同时失去沈岁岁和底层歌手?
    岑娴就把细细的烟按在烟灰缸里,眸光阴沉的能滴下水,注定没有缘分的人,却巧合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
    她按了按太阳穴,闭上眼,脑海里就是各种各样的沈岁岁。
    傻直喜欢男球星的,小仓鼠一样护着耳坠的,眼睛亮晶晶求她的,对同性恋避之不及的
    岑娴就淡淡扫了眼扣在那的手机,翻出好友列表里为数不多感情丰富的朋友,发了条消息:如果你发现你两个很好的朋友其实是一个人,你怎么办?
    对面也是个夜猫子,立刻发来了回复。
    陈桑:我问问他在哪学的影分身之术,能不能给我要个卡卡西的签名。
    岑娴就烦躁的心情都被她打断了一瞬,无奈回复:网上的朋友和现实的朋友,其实是一个人。
    陈桑依旧回的飞快:那当然高兴呗,根据你的前情提要,两个都是很好的朋友,现在二合一,一加一大于二的快乐啊,你哪两个朋友二合一了?我认识吗?
    岑娴就又想抽烟了:我和现实朋友有矛盾,但是在网上没有。
    陈桑:我说娴就,你今天有点奇怪啊。
    陈桑:这种问题你这种理智主义者还要来问我?你不应该是立刻理性分析,瑕不掩瑜,继续相处,瑜不遮瑕,赶紧拜拜吗?
    岑娴就开始后悔找她问这种问题了:我在你眼里是智能机器人?
    陈桑这次的回复都变快了:哦~~~那就是有感情了?你对他有好感?就是那种好感?
    岑娴就还没打完字,陈桑的消息就又弹出来:你该不会要问我好感是什么感觉这种偶像剧问题吧?
    岑娴就没问,坦然回复:有好感,但是我们的矛盾暂时来看,无法调和。
    她嗅到车内的没散干净的烟味,说的更加明白:就是我,得不到,放不下。
    陈桑:!!!
    陈桑:这世间所有的矛盾都可以靠两件事解决,金钱,美貌。如果不能解决就是拥有的不够多,金钱先不说,美貌你肯定够了!
    陈桑:相信我,去他面前,把你的墨镜口罩摘下来,好好展示你的美,世间上没有解决不了的矛盾,只有不够努力的美人。
    岑娴就看着这句话,心里回忆起沈岁岁几次对她这张脸的喜爱。
    好像也是可行的。
    岑娴就看着外面沉沉的夜色良久,曲起手指按下按钮,车窗慢慢合上。
    还是再等等看吧。
    她疲惫的闭上了眼,用美色刻意引导小朋友的性向,还是不太道德了。
    万意三楼,沈岁岁已经和万哥纠缠了半个小时了。
    万哥微胖的脸上满是无奈,看着这位顶流小花,下定决心说出了那句自损八百的杀手锏:岁岁,我是真的克艺人。
    沈岁岁听到这句话更心动了,诚恳说:万哥,我是真的命硬。
    万哥笑了,被她磨得都要没脾气:岁岁,你为什么非要让我来?就算李岚不跟着你的工作室走,想给你工作室做经纪人的海了去了,你干嘛非要冒这个险?你姐姐知道吗?
    不冒险,你这种人才不应该埋没在酒吧里!
    这是我的工作室,姐姐也不能干涉。沈岁岁语气坚定:您就是我命中注定的经纪人,您要什么待遇我们都能商量,您今天要是不答应,我就明天再来,别人说什么我不在乎,我从来不相信这些谣言。
    编了半个小时,沈岁岁自己都要信了:我自己出来成立工作室,就是想组最适合自己的班底,做出点成就来,万哥,别人不敢用你,我敢用。我看你第一眼就知道,你不甘心,你就该是我经纪人。
    万哥在娱乐圈被着死□□号还能如鱼得水的混这么多年,看人的眼光一流。
    他当然知道沈岁岁是诚心诚意的邀请他的,他还知道沈岁岁根本就不差他手里的这些资源,可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格外害怕连累沈岁岁。
    在沈岁岁的期待的目光中,万哥给她留出了一个反悔的期限:要是你一个月之后,还没找到合适的经纪人,你就再来万意找我。
    成了!
    沈岁岁心里欢呼一声,激动的说:我一定过来,你千万不要答应别人啊!
    万哥哭笑不得的说:除了你哪有人敢找我,你下次来还挑周一来,每周一都是假面主题,不引人注意。
    沈岁岁犹豫了下,悄声问:万哥,你知道今天有个带着仙度瑞拉面具的是谁吗?
    万哥说:你不摘面具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怎么了?
    沈岁岁看了眼手腕上系着的蓝色缎带,有一点失落: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万哥也不多问,站起来给她开门:好,我送你下去。
    沈岁岁下楼梯时,手机弹出一个通知。
    李岚:明天裴珠选角试镜,下午两点小汪去接你,不要迟到了。
    裴珠?
    她那个精挑细选的必凉剧本要试镜了?!
    沈岁岁看看手机又看看万哥,眼里盛着笑意,好事成双,好兆头呀!
    第20章
    第二天,小汪开车带着沈岁岁直奔《裴珠》的剧组。
    路上小汪看了眼时间,说:姐,现在才八点,岚姐不是说下午两点才开始吗,现在去是不是太早了啊
    沈岁岁专注的看着剧本:那路上一旦堵车,迟到了导演误会我不重视怎么办?
    小汪从后视镜看她,欣慰的说:姐,别太紧张了,你这么努力一定可以的。
    沈岁岁之前确实有点紧张,这么凉的剧本,错过了她得悔恨一年,不过看了剧本之后,她又放心了不少,也大概猜到了这剧本为什么能送到她手上。
    角色戚红桑,家中富贵权重,幼年丧母,父亲出征,长姐带大,骄纵叛逆。
    成长经历跟她像前世今生似的,本色出演不成问题。
    沈岁岁合上剧本,揉了揉干涩的眼睛,问:剧组那边怎么说?
    小汪按了两下喇叭,把车直接开进去:剧组那彭导和制作人刚好都在,今天要是顺利估计直接就能定下来了。
    《裴珠》的剧组比沈岁岁想象的有钱,布景十分精致华丽,屋内装饰典雅,梅花小几,楠木交椅,茗碗瓶花,处处都透着讲究。
    不过艺术片本身对画面美感的要求就高,在这上面下本钱应该也不奇怪
    漂亮的画面撼动不了核心凉点,剧本还是好剧本!
    沈岁岁要试的这段戏难度不小,家族让戚红桑同裴珠交好,找机会陷害裴家,但戚红桑因为对家族有恨故意反其道而行,日日找裴珠的岔,都被裴珠一一化解,结果一来二去两人之间生出了暧昧之情。
    元旦,大夫人找上门来,质问戚红桑的忤逆行为,戚红桑与家族彻底决裂,却在这个时候,宫女传来裴珠有孕的消息。
    跟她搭戏的是位四十多岁的女演员,看她第一眼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浑身上下都写着嫌弃。
    又来了,她总是莫名不讨这个年龄段演员的喜欢,明明她几乎就没跟演员有过什么交集。
    沈岁岁心里无语,顶着她的目光,挑衅的笑了笑,女演员眉毛一扬,刚想说话,打板了。
    沈岁岁目光迅速转变,下巴微扬,语带不悦:徐氏见了本宫,为何不跪?怎么,本宫进宫两年,家里的礼教都堕落到了这般地步了?
    女演员被沈岁岁突然爆发的其实唬了一瞬,反应过来立即道:娘娘在宫中是只记得自己的封号,不记得只记得姓氏了,娘娘难道忘了,自己是怎么做上这个位置的了!
    沈岁岁笑得放肆,眼里带着化不开的悲凉,声音冷的让人发颤:如何坐上?自然是踩着本宫父亲的尸骨坐上的!怎么,你还怕本宫忘了?
    场外,有人补上宫女的台词:娘娘!大喜!皇后娘娘有孕了!
    沈岁岁的笑声骤停,不敢置信的转过头,眼中凝聚出一滴泪,含而不落,就怔怔的僵在那,嘴唇颤了颤,声音飘忽的几乎听不见:大喜?
    喇叭里过了好一会才传来导演迟到的的卡,沈岁岁抬手擦了下眼泪,朝导演的位置鞠了一躬。
    小汪惊讶的看着沈岁岁,简直不敢置信刚才站在那的是她姐,不只是小汪,全场都被沈岁岁刚才的演技惊呆了。
    沈岁岁竟然会演戏!
    虽然在此之前,沈岁岁从没有过演戏方面的作品,但人总有一种惯性偏见,觉得选秀出来的流量明星演技不会好。
    即便沈岁岁在爱豆的营业能力上没什么可挑剔的,也不能从这个偏见里跳出来。
    这刻板印象太理所应当,以至于她们都忘了,爱豆沈岁岁,其实是全能影后沈年年的亲妹妹。
    制作人石群看导演彭和安那表情,就知道这事成了,对走过来的沈岁岁也不吝笑脸,同她握了握手:岁岁可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
    沈岁岁跟他握手,又礼貌的跟彭和安打招呼:彭导。
    彭和安对她点了下头,给旁边的副导演使个眼色,副导演从包里拿出刚准备的另一段剧本,递给沈岁岁,这是要再试一次。
    沈岁岁正常发挥,依旧是一段让人十分满意的表演,举止间带着浑然天成的娇俏贵气,活脱脱从剧本里走出来的戚红桑。
    导演棚里,制作人石群笑道:怎么样!幸好没听你的让人家来了,老彭啊老彭,你这有色眼镜得摘一摘了!
    彭和安透过眼镜瞪了他一眼:你得意什么?本色出演是钻空子,单论演技,她还差得远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