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18)

    她倚在座椅上,突然想起来了,偏头问:岑老师,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你下午要拍定妆照来着,在哪家工作室拍啊?
    岑娴就回答说:陈桑的工作室。
    沈岁岁坐起来说:嘿,巧了,我也是。
    陈桑是这两年备受宠爱的新锐摄影师,难得的是在一片美式高级感大潮中她反而更擅长体现古典的中国美,这两年来几乎以一己之力包揽了爆款电影电视剧的剧照拍摄,她们俩都撞在陈桑这,也不奇怪。
    沈岁岁又问:那你是几点呀,我比较早,我拍完后等等你,我们一起去吃晚饭。
    岑娴就说:不用了,我也是三点。
    哦...你也三点,这还能一起拍?
    沈岁岁一下从座椅弹起来,撞到了头,又吃痛的坐下。
    她惊讶到说话都打颤:你你你你三点?你...裴...裴珠?
    岑娴就终于忍不住笑了,这反应也太大了吧,她停好车,应了一声:嗯,裴珠。
    作者有话要说:年年呼声很高,拉出来给你们看一眼。
    上一辈的事情后面慢慢讲,要进裴珠了,啊,我贼喜欢裴珠,我的宫斗技巧,终于不仅仅是对糕糕展现了。
    我今天写了个预收文案来着,是那种反复读档攻略大反派女君的感觉,朋友嫌弃俗,我就先不放出来,再写两个到时候一起放出来,看你们觉得喜欢哪个,哪个就当预收
    忘了告诉你们,明天要上夹子啦,所以明天晚上12点更新,不过后天的还是0点更新,换个角度想一想,就是连看两章的快乐~
    第24章 。
    化妆室里,沈岁岁的快乐不见了。
    岑娴就挂断助理的电话,就迎上了沈岁岁控诉的目光,好笑的问:怎么了?
    沈岁岁心里快落下泪来,只觉得被岑老师背叛了:岑老师,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淑妃是我了?
    岑娴就没告诉沈岁岁是自己把她推荐给舅舅这件事,岁岁能拿到角色是岁岁自己的本事,她不想让小朋友多想。
    岑娴就说:彭导是我亲舅舅。
    沈岁岁点了点头,明白了,所以导演也早就知道了,只是对她们保密。
    不是
    导演,你不是最喜欢未经雕琢的璞玉吗???
    你不是对外宣称没选定吗??
    你要是早说请到影后,我...沈岁岁抹了把被欺骗的泪水,我肯定就不来了呀!
    岑娴就余光扫到她颓废的小圆脸,问:不高兴?
    沈岁岁任化妆师在脸上涂抹,没有灵魂的应答:我只是觉得flag真的不能乱立。
    她之前接本子的时候心想除非女主是影后,男主是顶流,不然都救不过来。
    诶嘿,导演就找来个影后,她自己刚好顶上顶流的位置,好家伙就差个视帝了。
    这么想着,沈岁岁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慢慢转头看向岑娴就:岑老师,那你知道男一是谁吗?
    定妆照都要拍了,岑娴就也没瞒着她,说:是阎元正老师。
    哦,是上一届金鼎视帝阎老师啊。
    果然如此,意料之中!小场面了,她挺得住
    化妆师眼睁睁看着沈岁岁眼睛一闭摔了下去,惊慌失措的喊:岁岁?岁岁?岁岁你怎么了?
    岑娴就瞳孔一缩,立刻从椅子站起来,推来化妆师轻轻晃了晃沈岁岁的肩膀,声音里带着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紧张:岁岁?岁岁?
    沈岁岁眼前一黑,黑的快,亮的也快,缓过来就只剩一点头晕。
    她睁开眼睛,脑袋里还晕,但看见岑老师眼里的担忧,忙坐起来,说:我没事,就老毛病了。
    岑娴就双手压在她肩上,看她脸色如常,依旧不放心:什么老毛病?去医院看过了吗?
    就是车祸后遗症,应该是系统的锅,但这不能跟岑老师说。
    好在,她已经掌握了安慰岑老师的正确姿势。
    沈岁岁张开胳膊搂住岑娴就,习以为常的轻轻蹭了蹭她的脖颈,说:去看过了,没什么问题的,岑老师你不要担心我。
    岑娴就的化妆师看着她们抱在一起,呼吸急促,心里的小人几乎把手绢咬碎,呐喊着:九岁是真的!!!
    另一个化妆师看她脸上的红晕,担忧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声问:你没事吧?
    见沈岁岁也看过来,化妆师深吸一口气,平静说:岑老师,岁岁,你们的妆就画好了,我们就先出去了。
    我可以不观看,但我的cp必须在一个屋子里锁死!!
    门关上,岑娴就睫毛微颤,转过身呼吸微烫,她拉着椅子坐到沈岁岁身边,问:真的没事?待会我带你再去医院看一看吧。
    沈岁岁怀里一下空了,心里莫名空落落的,又主动拉住了岑娴就的手,说:真的没事,就我一情绪激动就这样。
    岑娴就看着自己一只手被她揉来捏去的玩,也不管,只是问:你激动什么?
    沈岁岁被这句话完美戳中痛点,手指磨蹭着岑老师暖玉一样好看的手才稍稍得到一点安慰,含泪说:我高兴。
    岑娴就一挑眉,眼神中在发问。
    沈岁岁生怕自己哭出来,十指扣着岑老师的手指,低下头坚强的说:我一想到,我拍第一部 电视剧,就要红了,我就高兴。
    虽然奇怪,但好像也说得过去
    岑娴就抽出自己的手,拍了下她还要追过来的爪子,问:别高兴的这么早,你怎么就能确定拍完能红?
    沈岁岁的手也空荡荡的了,委屈的瘪了瘪嘴:我们这个阵容,很难不红吧?
    岑娴就用化妆刷轻轻敲了下她的头:戒骄戒躁,阵容可以的电影电视剧多了,叫你这么说,岂不是个个都红了?
    沈岁岁呆了下。
    对呀!
    她怎么忘了呢?!
    沈岁岁想起了自己那个聊胜于无的金手指,当时她可是仔仔细细的看过近五年的各类大奖获奖名单,都没有裴珠她才接的呀!
    都怪这个金手指平时存在感太低了,不知不觉就给忘了。
    还好有岑老师!
    不过好像也跟岑老师没什么关系金手指是系统给的。
    但岑老师提醒她了嘛,反正就还好有岑老师!!
    岑老师最好了~
    失去了一个会大红的机会,沈岁岁心花怒放,开的还是粉红色的花,只觉得岑老师真是上天赐给她的宝贝。
    她趁机把岑老师的手捞回来,又软下嗓子撒娇:不红没关系,不红能和岑老师合作我也很开心。
    岑娴就不信她的花言巧语,抽出手握着那根刷子又敲了她一下:你开心的反射弧这么长,嗯?
    开心量太大,加载时间长呀~
    她又要去拉岑娴就的手,岑娴就目光微动,用手一点点钓着她往后退,沈岁岁就毫无察觉的,一心伸长了手去够,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岑娴就戳着她的额头又把她按回去,哭笑不得的问:你干嘛?
    沈岁岁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理直气壮的回答:我小色批。
    岑娴就气笑了,用柔软的刷头戳她:你小色批你还挺骄傲的?
    沈岁岁被毛毛戳的痒,往后躲:岑老师,我们既能在惬意的田园一起生活,又能在配住在一起工作,天天都能见到了,你难道不开不开心吗?
    岑娴就动作一顿,把刷子收回来,说:岁岁,我要退出惬意的田园了。
    沈岁岁愣了,忙问:为什么啊?再说...再说不都签合同了嘛?
    岑娴就解释说:当时我就已经接了裴珠,本来不打算再接这个综艺,但是导演求到了家里老人那,不得不接,就一期一期签的合同。
    她看沈岁岁委屈的表情,心里也不舒服:本来裴珠的角色一直拍不下来,舅舅又是在作品上较真的人,我以为能把这个综艺拍完,所以一直没告诉你,没想到这次选角这么顺利。
    沈岁岁看她欲言又止的表情,颤声问:一直拍不定的那个角色...该不会是戚红桑吧?
    岑娴就沉默片刻,点了下头。
    沈岁岁又觉得眼前发黑了,竟还是她自毁长城!!!失去了这个既能糊又能和岑老师在一起的大好综艺。
    可...裴珠貌似也不错。
    虽然阵容好,但是最后还是会扑,而且拍摄时间长,能和岑老师在一起待的更久。
    这么一看,惬意的生活瞬间就多余了呀,不如她赔违约金吧,也不差那点钱,她拍综艺又不图赚钱。
    这要是毁约传出去不敬业,也是一笔糊值呀!
    【宿主对已经接下的通告必须认真对待,否则扣除双倍糊值。】
    沈岁岁:
    【检测到新通告:裴珠。通告等级需求演技:65/80。琵琶曲月儿高:0/100。琵琶曲十面埋伏:0/100。拍摄进度达到三分之一时宿主还未达到通告需求,自动记作不认真对待,扣除一百万糊值。】
    沈岁岁:?
    接之前不说,接之后说,和人沾边的事你们真是一点不干!
    【我们本来就是系统。】
    沈岁岁觉得自己心口痛,它竟说的也没有毛病!
    岑娴就目睹了她丰富的表情变化,用小刷子戳她额头,问:你的小脑袋里每天都在想些什么?
    沈岁岁回神,看见岑娴就心一下安定下来,她有岑老师呀!
    最年轻的影后,业界扛把子,梨园世家出身,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琵琶...琵琶也算琴吧?
    岑老师。她眨巴着那双大眼睛,期待的看向岑娴就,拉着尾音哀求:岑老师教我弹琵琶吧。
    岑娴就听到她甜软的声音撩的心里颤,受用的嗯了一声,问:你怎么知道我会弹琵琶?
    沈岁岁依赖的回答:我不知道,可我本能觉得岑老师什么都会。
    谁家的小马屁精这么嘴甜?
    岑娴就想揉揉她的头发又怕破坏了刚做好的造型,最后只用手指挑了下她的下巴,说:那下一期惬意的田园我教你。
    沈岁岁趁机握住她的手,惊喜的说:下一期?
    嗯。岑娴就浅浅的笑了下:嗯,一共签了两期,开机前还能再拍一期。
    沈岁岁唰的站起来,原本以为要没有的东西,突然又有了就是加倍的开心。
    她想抱一抱岑老师,看到做好的妆发又克制住,握拳原地跳了两下,又坐回去,眼睛亮晶晶的。
    沈岁岁看着杏眼含笑的岑娴就,也笑着说:岑老师,你笑我干嘛,一看你对我的喜欢就没有我对你的喜欢多。
    岑娴就似笑非笑的说:谁说的?
    沈岁岁这可就有底气了:你看你要跟我多在一起录一个节目你都没有开心,你还从来没说过喜欢我呀,我天天说。
    首先,我开心,只是你看不出来,另外
    岑娴就看着她的眼睛,用她惯用的温柔清冷的语调,一字一句慢慢的说:我喜欢你。
    她说出心中隐秘的心思,惊恐又期待。
    怕沈岁岁那一份敏感,看穿了她的心思,又迫切的希冀她看穿,或接受或拒绝,这份感情总算有所回应。
    可沈岁岁只是弯了弯眼睛,甜声回应她:岑老师,我也超级超级喜欢你的。
    你不喜欢。
    岑娴就看了她一会,眼底的笑意淡了,心像被细密的针扎了。
    她温声说:我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说一说预收的事,我的本意是多写几个让你们挑,可是某一个一出现就呈现出压倒性的优势
    我觉得你们一定会喜欢的,快去我的专栏看~回来把喜欢打在公屏(划掉)评论区里!!
    第25章
    陈桑敲了敲门,领着服装师拉着一个移动衣架进来,看见她们笑着打了招呼:好久不见呀。
    桑姐。沈岁岁扭头跟她打了个招呼。
    陈桑把手里一套衣服递给她,夸奖说:不错嘛,这么快就跟娴就一起拍电视剧了。
    她竖了个拇指:很牛。
    沈岁岁跟陈桑没有那么熟,被夸的有点不好意思,抱着衣服往岑老师那边靠。
    岑娴就拍了拍她的肩膀,给她解围说:换吧,让服装师小姐姐帮你穿。
    沈岁岁一点头跟着服装师小姐姐走了。
    陈桑目送沈岁岁离开了,立刻八卦的靠上来,挤眉弄眼的问:怎么样?
    岑娴就瞥她一眼:什么怎么样?
    啧,还能有什么!
    陈桑伸出两根手指弯了弯:你那个二合一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