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23)

    沈岁岁好奇的问:AKA是什么团,我怎么没听说过?
    小汪还惦记着她改变意愿,问:姐你怎么不问万哥的事?
    问什么?
    如果说沈岁岁对万哥原本是十分的满意,看完这条微博就是一百分万分的满意,就万哥好好带她,她还愁糊不了?
    百万糊值,天到货!
    沈岁岁看着小汪期待的表情,思量了下,说:还是你想的周到,万哥的待遇确实应该再抬一抬,抬最高等级的。
    小汪实在忍无可忍:姐,你就不怕他把你给带糊了,这...这多不吉利啊!
    这多吉利啊!
    沈岁岁不高兴的说:你是被网友洗脑了,你根本不知道万哥有多有能力,那都是巧合,要么就是一些人泼的脏水。
    小汪也觉得沈岁岁不会无缘无故自寻死路,听她这么说,问:姐,你是听谁得到的消息?靠谱吗?
    沈岁岁表情正经的点点头:当然是岑老师告诉我的。
    岑娴就的圈内地位和手段不用多说,小汪稍微放下心,说:那你也要跟岚姐说一下,签合同我们可以...
    沈岁岁不耐烦的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AKA男团。
    小汪无奈说:AKA就是前段时间一个选秀出来的男团,刚选出来公司就倒闭了,决赛夜舞台的灯还掉下来差点出事故,那个选秀节目凉到
    沈岁岁惊讶:前段时间竟然还有选秀节目?!
    小汪耸了耸肩:就是凉到一个热搜都没有的程度,真不知道他们艰难办这选秀图什么,十二人的团,退的就剩三个了,就这还艰难营业,啧,不容易。
    听起来...像是她需要的艺人!
    沈岁岁手机搜AKA的资料,看见他们的队长的姓氏的时候指尖顿。
    岑。
    沈岁岁眼里不自觉温柔了些,在这页多停留了五六秒。
    以前她怎么就没觉得,这字写出来还挺好看的。
    作者有话要说:看了大家的评论那就以后都是晚上九点更新了。
    听说你们有一个朋友好奇省略号情节的详细内容,我恰巧也有一个朋友在某浪有个账号,放在我专栏简介最后一行里了。
    以后省略号都可以找我那个朋友。
    (合十)希望今天能蹭上最新更新,以后哪天蹭到了的话,你们看到了就告诉我一声,让我高兴高兴。
    下次加更是1000评,来呀,说话嘛~(挥手绢)
    第30章
    我想去看看AKA男团,在哪能找到他们?
    沈岁岁是有些心动,但是也还没彻底想好要不要签他们。
    主要是这男团不像经纪人,经纪人带来的糊值可以直接作用在她身上,可男团,她怎么才能把这个男团的糊吸到自己身上还要再好好想想办法。
    毕竟一个长得挺帅的男团,虽然落魄到就三个人了,但是只要有颜值撑着,流量一多,轻而易举就能红起来。
    她倒是不在意如果变糊的计划失败了带着三个小弟弟红,但她可太在意她因为这三个弟弟自己变得更红了。
    前几天因为李恩秀的事,网友们因为同情已经对她过分的友善了,友善到她心里都在发慌。
    下个月的糊值不会是零吧?
    求求了,有没有人要黑她呀?
    快一点,这边红的快要撑不住了!
    先去看看。沈岁岁安慰自己说:一旦到时候有惊喜呢?
    小汪不理解的问:能有什么惊喜啊?有能力的能跑早跑了,不用去看都知道剩下来的是什么歪瓜裂枣。
    沈岁岁被他说得有一点心动了,不过心里还有一点顾忌,问:可是,他们那个队长不就还在吗?那个姓岑的队长。
    岑今宴?他就更没价值了。
    沈岁岁好奇问:他怎么了?
    小汪颇有些唏嘘的说:他可惨了,好像得罪了锐光的谁,就跟当初顾枭差不多,可他可没顾枭那个好运气,遇到姐你帮他,现在就是谁都不愿意签他,优秀的苗子到处都是,他也未必能捧起来,何必得罪人呀。
    沈岁岁低头沉吟....
    小汪见势不妙,生怕她又心软,赶紧添了把火:姐你又不是不知道,锐光娱乐手段多脏,公司下面养着一万多营销号,就算咬不疼我们,那也败路人缘啊!
    好...好像也有道理。
    签了他们保底有一个锐光来黑她,糊值再少也是糊值,万万没有放过的道理。
    但如果决定签AKA就不得不考虑签过来之后到底给他们什么通告,怎么把他们身上的糊值转移过来。
    但娱乐圈的通告种类不过也就那么几个。
    综艺?
    综艺肯定是不行的,综艺本身曝光大,她还有流量,AKA出道才这么几天,黑粉和奇奇怪怪的传闻加起来都不到她流量的零头,想用这个招黑不现实。
    合作舞台?
    之前想过了不行。
    那就剩演戏演戏好啊!!!
    沈岁岁眼前一亮,演戏剧本的人设还不是全凭编剧做主,到时候给她和那三个弟弟来一个全员恶人的剧本。
    故事的结局三个弟弟洗白吸粉,她当终极反派死性不改吸黑粉,剧本怎么雷怎么写,到时候让万哥的死神光环加持一下,妥妥的十万糊值预定!
    至于编剧岑老师推荐的那个就不错,可以去接触一下。
    沈岁岁考虑的明明白白,编剧有能力没关系,听话就行,她有的是雷区蹦迪的点子。
    不过,规则貌似不允许她恶意搞破坏。
    那
    那就让那三个弟弟去跟编剧商量剧本的事!她说一个大概方向,让AKA男团补充,编剧只做最后的细化。
    沈岁岁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把编剧的能力限制到最低,糊值,安。
    看她许久不说话,小汪问:姐,还去AKA吗?
    沈岁岁说:不去了。
    小汪欣慰的笑了笑:那我送你去岚姐那吧,听听岚姐最近有什么安排。
    不要。
    沈岁岁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小汪的后背:我们现在已经是有自己工作室了,你要总想着岚姐。
    小汪无奈的点头:好,那去哪?
    沈岁岁从一旁的座位上拎起自己的手包,翻出那张今早岑老师助理送过来的名片,递给了小汪。
    小汪低头念:洪鸣,编剧。
    他有些警惕的问:姐,这不会又是有什么悲惨经历的人才吧?
    沈岁岁想到岑娴就,心情轻快了些,说:是又怎么样,我就乐意组复仇者联盟。
    小汪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劝说:姐,别人都培养不起来的东西,可能就是真的不好,捡漏是小概率事件。
    沈岁岁闻言心情更佳,催促说:赶紧联系洪编剧,我今天就要见他,再通知一下AKA,把他们约在一起。
    小汪问:约在一起干嘛?
    沈岁岁笑着看着他:演戏呀。
    小汪纵使万分不理解还是在沈岁岁威胁的目光下任劳任怨的忙碌起来。
    沈岁岁靠在沙发后座上,大脑一闲下来,手指就不自主的点进了岑老师的对话框。
    等她反应过来,岑老师你在干嘛?这几个字已经打好了。
    沈岁岁皱起眉,嫌弃的用手机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这是什么无聊问题,岑老师当然也在工作啊。
    岑老师喜欢的那个狗男人肯定就不会问这种问题,她按下删除键,删掉。
    想了想,又重新打字:岑老师,你在做什么工作?晚上要一起吃饭吗?
    输入完,沈岁岁咬了咬唇,还是不满意,是不是太生分了呀,感觉一点也不亲近。
    岑老师那个狗男人肯定就比她会说话,她又狂按两次删除键,删掉删掉。
    就这么来来回回十分钟,一句话也没发出去。
    沈岁岁揉了下干涩的眼睛,闭上眼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心里察觉到一点奇怪,以前跟岑老师说话也这么多顾忌呀。
    她为什么非要跟岑老师那个狗男人比呀?
    想了半天也只能归咎于那个狗男人太狗了!
    犹豫了个寂寞,最后发出去的还是刚开始的那一句,岑老师没立刻回复她,想来确实是在工作。
    沈岁岁随手点开岑老师的头像,是一副夜空,孤零零几颗星星中悬着一弯月亮。
    沈岁岁又看了看自己的头像,一张精致侧脸写真。
    好不搭配,一点都不像好朋友。
    沈岁岁手指不满意放大了自己的头像,退出去点进相册,看了圈,又徒劳的退出来。
    小汪挂掉手里的电话,就听见小祖宗在后面问:小汪,你觉得什么头像和夜空头像看起来比较搭配呀?
    小汪提着心问:姐,你谈恋爱了?
    沈岁岁一脸无辜:什么?
    小汪看她无懈可击的表情,心又落下去,也是,她姐天天在他眼皮子底下待着,怎么可能谈恋爱。
    沈岁岁从沙发坐起来,好笑的问:你怎么会这么想?
    小汪尴尬的扯了扯嘴角:除了情侣谁特意用配套头像啊?
    沈岁岁不赞同的看着他:好朋友也能用啊。
    她举起手机,上面是她刚搜出来的姐妹头像:看,还有专门的微博就发姐妹头像呢。
    好吧。小汪心想,小姑娘的事,他实在不懂。
    他回忆了下刚刚沈岁岁的问题,斟酌着说:夜空就配太阳吧。
    好像也可以。
    沈岁岁点了下头,找了张唯美的海景太阳,换成了自己的新头像。
    小汪手机震了震,他低头一看,对沈岁岁说:姐,人都约好了,洪编剧现在横店呢,AKA在往横店赶,我们也一起过去?
    嗯,过去。
    沈岁岁应了声,退出个人界面,又点进自己的朋友圈,她的私人号没几个好友,今天一打开全是顾枭刷屏的动态。
    顾枭从今以后你有了她,还会记得我吗?
    顾枭很抱歉我的幼稚让你为难,还好你总是那么理智说不理我,就不理我。
    顾枭丗堺丄莈冇詠恆の倲迺,即使侢媄の埖,乜冇凋謝の1迗。
    沈岁岁:?
    顾枭是受了什么刺激才能发出这些非主流玩意。
    她戳进顾枭的对话框,发了他朋友圈的截图给他。
    不一会,顾枭回复:QAQAQAQAQAQ姐,我的心里苦。
    沈岁岁微微皱起眉,立刻回:怎么了?
    虽然这么问,沈岁岁心里也有一个大概的猜测,她心算了一下顾枭的违约金,决心如果顾枭拿不出来,她就跟姐姐借一点,先借给顾枭。
    沈岁岁开始打字:锐光娱乐确实不地道,你忍不了我就
    顾枭的消息先一步发过来
    顾枭:(哭泣.jpg)我最好的哥们看上了一个根本配不上他的绿茶,还被那个绿茶迷的死去活来的,那个绿茶竟然还没看上他!!!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问是谁他竟然还不告诉我!!!
    ?
    沈岁岁想锤他的头,我跟你谈正事,你跟我这经历怎么这么眼熟。
    好像岑老师和岑老师喜欢的那个狗男人啊!
    沈岁岁心情复杂的回:我好像也是。
    顾枭:而且我被他这个事气的,最近整个人都怪怪的。
    沈岁岁觉得更像了,回:我也是我也是!
    顾枭似乎不太相信,停顿了会,问:姐,你怎么个怪法?
    沈岁岁打字如飞:我总觉得我有话想问她,但是每次要开口就发现自己不知道要问什么。
    顾枭这次回的很快:(握手.jpg)对对对,而且可能就是因为问不出,心里惦记,我现在看什么都能想起我那个哥们,你敢信,我刚刚看放在柜台上的饮料脑袋里想的竟然是,我哥们如果在肯定爱喝那瓶橙汁。
    沈岁岁:(握手.jpg)一模一样,我刚刚看见我朋友的姓都能联想到她。
    沈岁岁继续问:那你有没有莫名其妙总是生那个绿茶婊的气,心里觉得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顾枭:有有有有,那你有没有最近格外喜欢跟那个哥们...不,朋友亲密接触,感觉挨着才会安心。
    沈岁岁激动的回:有有有有!那这是不是说明这都是正常现象。
    顾枭:对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差点都要以为我弯了,还好有姐你给我做参考组。
    沈岁岁也心中一松,回: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呢,你不是喜欢玛丽莲梦露吗?友情的占有欲罢了!
    顾枭:(点赞.jpg)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