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39)

    这两天一直和沈岁岁在一起,她竟然忘记处理这个面具了。
    岑娴就拿着面具的一个角,走到书房的碎纸机前,开启机器五秒之后,又按了关机,走回了卧室里。
    她暂时还需要仙度瑞拉这个身份。
    不过就算被发现了似乎也没有多么差。
    她甚至有一些隐秘的期待,渴望看见沈岁岁知道她是仙度瑞拉的时候,那张可爱的脸上会露出什么样的让人兴奋的表情。
    岑娴就的视线在屋内转了一圈,落在摆放在架子上的咖啡色泰迪熊身上,
    这只熊个头不小,坐在一米五的架子上两条毛茸茸的小熊腿都快触到地上,看上去很有安全感,好像是某一年谁送给她的礼物。
    岑娴就把熊从架子上拿下来,抱到床上,翻到熊的背面果然找到了一条拉链,拨开棉花,她毫不犹豫仙度瑞拉的面具塞了进去,又利落的拉链重新拉好。
    给大熊做完手术,岑娴就坐在床上,把这只熊翻来覆去的打量了一遍,确定看不出什么端倪,才露出一个浅浅的满意的笑。
    沈岁岁换好睡衣,发现岑娴就不在,恶作剧心起,轻手轻脚的从衣帽室溜出来,见客厅没有人,又踮着脚尖往卧室走,正好就看见这么一幕。
    岑老师竟然这么有童心!
    岑老师竟然喜欢大熊熊!!
    沈岁岁轻咳一声,岑娴就动作僵了一瞬,转过头,语气自然的说:换好衣服了?
    瞧瞧,岑老师紧张了!
    沈岁岁心里的得意极了,她发现了岑老师一个小秘密,只有她知道。
    虽然紧张的岑老师问了句显而易见的话但体贴的岁岁还是嗯。了一声作为回答。
    她走到岑娴就身前转了一圈,海蓝色的裙摆花一样的荡开。
    年轻活力和美色都让人心情愉快,岑娴就也不能免俗,她笑着赞美说:很漂亮,这条裙子送给你。
    沈岁岁点点头,挨着岑娴就坐在她旁边,挽着对方的胳膊,摸了摸大熊的头,说:谢谢,岑老师你的熊也很可爱。
    岑娴就听出她话里的调侃,一挑眉,右手拎着藏着面具的熊塞进沈岁岁的怀里,说:那送给你,陪你睡觉。
    沈岁岁怀里猝不及防多了一只熊,有点呆:送我了?
    岑娴就目光在大熊身上流连了一瞬,眼里带着意味深长,笑:嗯,送你。
    看沈岁岁眼睛里迸发出惊喜的光,岑娴就勾了勾唇,说:那你今天有抱枕了,自己乖乖去客房睡。
    啊?!
    沈岁岁瘪起嘴,摇曳的太阳花转眼变成打蔫了的小白菜,委屈吧啦的争辩:不行的,大熊怎么能跟真人比呢?
    岑娴就板着脸,语气冷淡的逗小朋友:那你把大熊还我。
    沈岁岁搂着大熊不舍得松手,毕竟这是岑老师送给她的礼物,以后她忍不住了,暴露了,岑老师生气不理她了,那她就剩这点念想了。
    要她还回去,她肯定是舍不得的,可她更舍不得岑老师。
    好想和岑老师一起睡啊。
    这也太难选了吧!
    沈岁岁不知道,她越这么可怜兮兮,越这么委屈巴巴,越纠结的快要哭出来了,逗她的人就越开心,越满足,越想再用力点直接把她欺负的哭出来。
    这么单纯又勾人的眼睛,无助的,吧嗒吧嗒掉眼泪的时候,最是能戳中人的恶欲,叫人心里快活。
    沈岁岁瘪了瘪嘴,做足了可怜样,几次抬头看岑娴就,指望她心软,对方都却一反常态,无动于衷的看着。
    沈岁岁心里叹了口气,推测是自己在衣帽间太激进引起了岑老师的警惕。
    但她有什么办法,欲望根本藏不住嘛。
    所以是要短暂的岑老师...还是要一直能拥有的大熊熊?
    岑娴就优哉游哉的坐在床上,看小朋友咬了咬牙,把大熊缓缓递了回来,她终于忍不住,笑着问:就这么想和我一起睡?为什么?
    沈岁岁见她没接,又飞快把大熊收回来,搂在自己怀里,说:这个问题刚刚不都回答过一遍了?因为和你一起睡很舒服,又凉又滑还很香。
    岑娴就目光里带着无奈:快出去,小流氓。
    沈岁岁听明白了,熊和人都能保住了。
    她怀里抱着熊,飞快的凑过去在岑娴就脸颊上亲了一口,语气里忍不住开心:岑老师,好朋友之间的事怎么能说是流氓呢?
    岑娴就起来瞥了她一眼,却也没半点生气的意思,说:熊放下,外卖待会就到了,先出来看看剧本。
    好。
    沈岁岁把珍重的把熊放在两个枕头中间,临走前还低下头和大熊蹭了蹭脑袋。
    客厅里,岑娴就把从书房里拿出来的三本剧本都放在了茶几上,沈岁岁走过来坐在她对面,问:岑老师,你这是全部的剧本吗?
    她那一共就一册剧本,戚红桑的故事都没讲完,只是在最后一页讲了这个人物后续脉络。
    岑娴就说:也不是,剧本一般都不会给全部,可能没定下来,也有保密方面的顾忌。
    沈岁岁理解的点了点头,拿起第一册 翻了下,上面虽然被密密麻麻的做了不少笔记,但就是她也有的那本,剧情她都熟悉。
    她把这本放下,越过第二本,拿起第三本,翻开第一眼就惊讶的睁大了眼。
    淑妃(拔步床上香背半露):听闻姐姐擅丹青,姐姐看我的身子,适不适合给姐姐作画?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我走神的时候,眼前隐隐看见秦在玩打火机,打火机在她手指间翻转,极尽炫技的手段,最后清脆的合盖声,她得意的抬头看,发现年年在看文件。
    第50章
    好家伙,这剧情真是.
    沈岁岁嘴角不自觉勾了勾,察觉到后又立刻收敛,心里却控制不住的暗暗喜悦。
    这剧情真是妙啊!
    说起来岑老师竟然还会画画,她平常怎么没见岑老师画过,会不会生疏了呀。
    她现在提出让岑老师提前练一练会被拒绝吗?
    她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怕影响拍摄。
    啊这居心会不会太明显了?要是今晚不能一起睡可就得不偿失了。
    岑娴就看她想笑又按耐着的样子,问:怎么了?这剧本有什么好玩的?
    没有。
    沈岁岁心里挣扎了下,还是决定先不说画画的事。
    她表情严肃,认真的说:我只是觉得我这个人设非常带感,能接到这么好的角色,心里忍不住的高兴。
    岑娴就:
    她觉得似乎并不是这样的。
    岑娴就把手里拿着的第一册合上,想跟她再交流两句,门铃却在这个时候被按响了。
    她抬头看了眼时间,外卖确实也该到了。
    岑娴就把剧本放在桌子上,站起来跟沈岁岁说了一声:外卖来了,我过去拿一下。
    好。
    沈岁岁目送岑娴就走出去,直到看不见了,才低下头,捧着剧本继续看。
    三分钟后,她对这个剧的印象再次刷新,拔到了一个新高度。
    这个剧的剧本写成这样,演员又都是有名的演技派,还没火!
    why!
    这剧到底是到底是犯了什么风水啊!这都不火!!这么好的剧本都不火!!
    好羡慕。
    沈岁岁叹了口气,好想知道这剧一个奖都没拿到的奥秘。
    就剧本来说这剧情真的就是无可挑剔了!
    她之前觉得BG和GL一起写会特别死亡,但编剧却凭借自己的笔力生生把两种性向交织在一起的三角恋写的跌宕起伏,不仅不雷,还有种别样的禁忌感。
    表面两个派系的敌人,人前针锋相对,人后凤床之上,唇舌纠缠,相爱相杀。
    富有天下帝王的求而不得,女主登顶凤位后的追悔莫及,强者主动暴露出感情上柔软的弱点被狠狠捅刀,又稳又准的戳中观众深处的爽点,就是那种会被边骂边追的剧。
    唯一让沈岁岁看到第三册有些吃惊的地方,就是戚红桑这个角色的戏份竟然这么吃重,她竟然是这部剧的感情戏轴点!
    不管是智多近妖的女主裴珠还是铁血诡谲的隐忍帝王男主,感情线其实都围绕在她身上,反而男女主之间一直是对抗和合作的关系,互相欣赏却没有多少情愫。
    沈岁岁的手指轻柔的抚摸剧本上的字,就好像这样就触碰到了那位宠妃的一生。
    她的戚红桑自小父亲远征,并不受没主见的叔父善待,好在也因为父亲没有受到虐待和折辱。
    她的童年从来都是被排挤的苛刻的,这样冷漠的记忆,让她没办法成为一个真的贵族,融入帝王的黑。
    可是这种贵族的黑又是她无法避免的成长环境,她骨子里还是被培养成了一个贵族,这种本质又没办法让她真的和女主的白站在一起。
    她是被两方善待又不能被两方接纳的灰色。
    沈岁岁从来就是一个情绪非常敏感的人,天籁歌姬的名号从来不是浪得虚名,能把人唱哭的秘诀是她自己也很轻易就会被带入到歌曲的情感里。
    平时看短短的歌词都能看哭,看文笔这么好代入感十倍增强的剧本简直就是身临其境前世今生。
    她痴痴的捧着剧本,感觉自己已经随着这段记录穿越了几千年的时光,看到了那位宠妃的模样。
    她穿着华贵的紫色的旗装,脖颈上系一条纱带作为装饰,她格外喜欢那条纱带,因为是裴珠送她的礼物。
    她这个人总是这样,不擅长说话,也不会说感激的话,有人对她好,她就不动声色的高兴,一星半点的好都会一一记下来,寻到机会报答。
    戚红桑的栖梧宫里中间栽了一颗四季常青的枇杷树,四季常青象征着她在帝后面前一生不衰的盛宠,在四方的院落中间种树又隐喻一个困字。
    她常坐在树下弹琵琶,身份上的对立,甚至不能主动去探望裴珠,也从来不能主动把这份感情宣之于口。
    沈岁岁看见戚红桑抱着琵琶坐在树下,她大红色的指甲拨弄琵琶,眼妆飞扬精致,看起来就不像是个好相处的人,那双明媚的眼睛,在拨完最后一个音后,露出深藏着的落寞。
    沈岁岁共感她的难过,想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一下,却可望不可及,只能听见她的声音散在风里,让人听到就感觉哀愁。
    姐姐不肯见本宫,本宫现在路过景仁宫,停一停给她行个礼都会成了她的麻烦了
    岑娴就到楼下打开门,门口站着穿着黑白西装的管家,他们这栋公寓每一层都有专门负责的管家,定期签保密合同,平时并不担心隐私泄露的问题。
    岑娴就听管家群说了些新年烟花管理规范,对管家略点了下头,拎着外卖回到二楼,看沈岁岁还在专心致志的看剧本,她就直接拐到厨房,把木质餐盒里的外卖换到自己家的餐具里。
    沈岁岁听到岑娴就的脚步声就剧本中抬起头,视线追随着她移动,她的情绪还没有完全从戚红桑的情绪里挣脱出来,心里的难过满的要溢出来,却又压抑着说不出口。
    岑娴就端着餐盘回来,黑色的餐盘上放着白瓷的餐具,餐具边缘镀金精致华美,碗里盛着乳白色的汤,几道颜色鲜亮的小菜和一碗翠绿色的粥。
    她把餐盘放在沈岁岁面前,又体贴的帮她把筷子摆好,一抬头却对上沈岁岁一双快要哭出来的眼睛。
    她眼尾红红的,沾着泪珠的睫毛飞快的颤,又可怜又妩媚,深深的凝视着她,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岑娴就看见她膝盖上的剧本,心中了然,坐在她旁边,指腹轻轻的擦过她的眼角,问:我小女朋友为什么不高兴了?
    她在心里又悄悄的品了下小女朋友称呼,头一次有些感激一句玩笑。
    沈岁岁委屈的咬了咬唇,张开胳膊扑进岑娴就的怀里,脸埋在她的颈窝里,闷声问:裴珠太坏了,她明明就知道红桑喜欢她,她那么聪明,她是故意装不知道的,她知道红桑不会主动说出来,她就也不说。
    沈岁岁本来自己慢慢缓一缓还能忍,窝在岑娴就怀里,越温暖越委屈。
    她声音染上哭腔,可怜兮兮的质问:裴珠为什么不肯说一句喜欢,明明是她先跟红桑示好,每天撩拨,等红桑喜欢她了,她拉开距离又那么果断,她怎么能这样,明明是她先喜欢的,先喜欢的怎么能突然就不喜欢了呢?
    岑娴就温柔的拍她的背,自己稍微后退,捧起她的脸,轻声说:岁岁,剧本是固定的,但是你不是,戏外你要活得跟红桑不一样,而且不管裴珠喜不喜欢红桑,我是喜欢你的。
    沈岁岁泪眼朦胧的看着她,红唇被咬的发白,哽的说不出话。
    岑娴就心里叹了口气,她低下头,额头抵着沈岁岁的额头,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着她,说:好了?再过一会饭都要凉了。
    戚红桑的情绪在岑老师的安抚下缓缓消散,只留下淡淡的羞耻感,让沈岁岁红了脸。
    就看个剧本!
    她以前也没有这样啊!!
    啊
    这也太矫情了,岑老师会不会以为她是故意的。
    沈岁岁的内心戏诚实的在脸上演了一遍,岑娴就抬手捏了捏她的脸,又揉了下她的脑袋才说:好了?
    沈岁岁抬手捂住自己的脸,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替自己解释说:岑老师,这个剧本代入感太强了,我不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