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42)

    压过来都怕,她真上手了,这傻兔子岂不是要吓死了?
    那到时候肯定又要哭了,她那双猫眼,受一点委屈眼尾都要红,可怜兮兮的,偏偏人又傻,根本就不知道越红越讨人欺负。
    岑娴就莫名其妙的出了个神,兔子很害怕的时候好像是会假孕的来着。
    沈岁岁看岑老师不说话,过了会却把手贴在了她小肚子上捏了捏。
    这是个什么意思?
    沈岁岁没明白,问:岑老师?
    岑娴就突然就笑了起来,是真正开心那种,眼角眉梢都是畅快的笑意,说:下来。
    沈岁岁不知道自己怎么惹的她这么开心,不过都这么开心了,竟然也不肯给她摸摸。
    过分!
    她瘪了瘪嘴,从岑娴就身上爬下来,坐在她身边,气哄哄的环胸说:怎么还不开始。
    岑娴就把遥控器给她,沈岁岁一把夺过来,动作用力些,又悄悄斜眼去瞟岑娴就的脸色,见对方没生气,才又扬起下巴,用力的按下了播放键。
    音响里传出惬意的田园的主题曲,幕布上惬意的田园logo逐渐成型,在沈岁岁之前的强烈要求下,电脑里开着的弹幕也诚实都被投射出来。
    来了来了,就喜欢北极熊频道的不准时。
    我等的花都谢了,惬意的田园什么都好就是周更受不了,每天都是想要磕九岁的一天。
    接下的即将播出的是影后和她的新晋小舔 (更 多 小 说 加 群 7 12273271)狗。
    你才舔 (更 多 小 说 加 群 7 12273271)狗,你全家都舔 (更 多 小 说 加 群 7 12273271)狗!
    岑娴就不悦的皱起眉,但看一旁沈岁岁眼睛锃亮,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也忍耐下来,没有说话。
    沈岁岁当然不生气,看到弹幕这个熟悉的画风,和充满引战气息的弹幕,她就知道自己这一期的糊值基本也稳了。
    糊值越稳活的越久,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这一期播的是陈桑和顾枭过来的那一期,第一个剧情就是她们学自行车回来,收到田园来信的时候。
    盲猜肯定轻顾枭。
    顾枭+1,顶峰cp冲冲冲!!
    因为之前她的帮忙,她和顾枭的粉丝一直关系很好,沈岁岁对给她和顾枭拉郎配的这些事早就习惯成自然,对这些弹幕视若无睹。
    她看向专注的看着屏幕的岑娴就,拉着她的手,说:可惜那个自行车学会之后也没有什么展示的机会,我都没骑几回。
    岑娴就声音淡淡的:节目组正在接触顾枭接档,你的自行车留给他不也正好?
    啊?这两句话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沈岁岁的追问在岑娴就冷淡的表情下憋了回去,在心里悄悄吐槽岑老师莫名其妙的脾气。
    节目播到她问岑娴就要那种东坡肉菜谱的时候,沈岁岁忍不住跟着弹幕一起笑。
    哈哈哈哈哈原来你是这样的岑老师。
    之前岑老师敷衍岁岁晚餐的时候我就有猜测,不过岑老师竟然真的不会做饭,岑老师原来也有不擅长的东西啊。
    沈岁岁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说:我当时也是那么想的。
    这时候没有人提顾枭了,岑娴就的表情不动声色的回暖,说:我又不是神仙。
    可你看起来就像神仙一样。
    沈岁岁托着腮说:但你有不擅长的事我还挺开心的。
    岑娴就侧过头,问:开心什么?
    就凡人的窃喜。
    沈岁岁坐一会就累了,伸了个懒腰,躺在岑娴就腿上,懒洋洋地说:你有不擅长的,我就可以做羊肉烧饼给你吃...不对,应该是我就有个疼你的机会了呀。
    岑娴就嘴角微微带了点笑,说:想吃点东西吗?
    沈岁岁愣了下,反应过来笑的开心,她好像突然get到了岑老师的可爱:岑老师,你是在告诉我你很开心吗?
    岑娴就戳了戳她软软的脸,没有回答。
    沈岁岁被允许躺在腿上,惬意的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幕布上播到她和顾枭拿行李,陈桑姐和岑老师在院子里聊天那段。
    可能是因为她和顾枭偷偷拆麦,这里的镜头几乎都切在了岑老师和陈桑那边。
    呜呜呜,岑老师心不在焉的,这一会功夫已经抬头望二楼看了三眼了,九岁是真的!!
    我也觉得岑老师不嫌弃岁岁诶,有点口嫌体正的感觉,突然好反差萌。
    嘶,岑老师之前拿过围棋比赛的奖,竟然输给陈桑了。
    楼上别惊讶,为爱昏头,很正常。
    九岁,冲!!!
    沈岁岁当时在楼下,对楼下的事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岑老师在楼下看她和输了棋的事,现在看到这一幕,就像是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了兜里的糖果,忍不住的开心。
    但快乐的同时
    弹幕为什么突然就磕上了啊!
    沈岁岁看着满屏kswl的弹幕,又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糊值,一种不祥的预感升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今晚十二点没有掉落,那么明晚十二点就会掉落。
    第54章
    沈岁岁叹了口气,忍不住感慨道:网友怎么都这么喜欢磕cp呀,有些说的也太不靠谱了,要按她们那么说,岑老师你在惬意的田园就对我情根深种了?
    岑娴就眸光动了动,也在看弹幕,说: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想要什么?
    沈岁岁的睫毛眨的快了些,她紧紧握着自己的睡衣带子,一会扯,一会绕在指尖,小声说:我倒是想要岑老师喜欢我呢,可你那时候都烦死我了,爱答不理的。
    岑娴就把她的睡衣带子解救出来:我那还叫爱答不理?
    她还得怎么喜欢她,就她人傻看不出来罢了。
    沈岁岁定睛一看,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翻了个身面对岑说:竟然还有人磕你和陈桑姐的cp,连这都能磕,大家到底是有多爱磕cp啊。
    那有什么。
    岑娴就低头看她,突发奇想,把她刘海分开,露出完整的可爱的一张脸来:你和顾枭的cp不也很火,顶峰cp。
    沈岁岁晃晃头,把她的手晃掉,宝贝的顺了顺自己的刘海:那还真是没什么,就闹着玩的,我要真和顾枭谈恋爱,他明天就得凉凉,他那群粉丝,可没我粉丝的心里承受能力强。
    还好意思说。
    岑娴就屈指弹了下她的额头,问:你们现在炒的这么热烈,时间越久越不好收场。
    沈岁岁无辜的眨了眨眼:那也都是公司的事,我们两个可怜的员工有什么办法呐,不过
    她抬手握拳敲了敲自己的胸口:我和顾枭,铁哥们。我结婚他能给我当伴郎的交情,是真的没有别的什么。
    不过既然提到了这个话题,沈岁岁从岑娴就腿上坐起来,捞起自己的手机打开微博,点进超话:岑老师你还说我,你的cp可比我真情实意多了,看看,您和赵影帝、赵老师的cp丝毫就不弱于我和顾枭嘛。
    岑娴就跟她对视目光平静,说:媒体捕风捉影,我和赵老师工作室都早就发过声明,这两年也没有什么合作。
    就是这样才可怕啊。
    沈岁岁仰头靠近她,眼睛里头一次没了笑:蒸煮亲自拆,还有这么多人去磕,说明大家是真的觉得你们是真的合适,而且你们都是演员,年纪也到了,谈恋爱结婚水到渠成,不仅不会掉粉不说,还算是众望所归。
    岑娴就垂眸与她对视,问:所以你在不高兴什么?
    沈岁岁抿了下唇,越过岑娴就把地上的大熊捞起来,紧紧抱在怀里,露出一个笑:哪有不高兴,我就八卦一下嘛,恰巧知道,就问一问嘛。
    哦
    岑娴就心里了然,问:你平时还看我的八卦?
    大熊的头遮住沈岁岁的半张脸,她双手按在熊耳朵上,捏了捏,试图把这个问题含糊过去:那每天网上冲浪当然就是谁的都看一看嘛,岑老师你难道不看我的吗?
    岑娴就看着她,心里轻叹了口气,说:你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我,我还会不告诉你吗?
    怎么不会!
    说起这沈岁岁就一肚子委屈了:你有什么事从来都是自己憋的或者等我发现,哪有主动告诉过我。
    岑娴就看到大熊,微妙的沉默了一会,也没有反驳,低声说:那你这次要问什么就问,我都告诉你。
    也给小朋友透个底,免得她瞎想,最后再误会她,让她凭白多了些坎坷。
    真的?
    沈岁岁唰的抬起头,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惊喜有多么明显。
    岑娴就噙了一点笑,点头说:真的。
    沈岁岁欲盖弥彰的收敛了些自己的兴奋,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在意,说:那我们互相坦诚,我不白听你的八卦,我先问你,等我问完了,你也可以问我,怎么样。
    自己撞上来的兔子哪有不捡的道理。
    岑娴就的愉悦掩饰在眼底,面上装的混不在意,应了声:好。
    沈岁岁连熊都放下了,仪式感十足的坐到岑娴就对面,问:那第一个问题,赵影帝真的跟你表白过吗?
    岑娴就没想到她上来就问这个,略有点无奈,还是回答说:是有过。
    虽然早就有所猜测,沈岁岁一时还是说不上来自己的心里冒上来的酸,赵老师眼光倒是不错...
    但还不是被岑老师.等等!!!
    沈岁岁抬头两个大拇指在一起碰了碰又慢慢分开,紧张的开口:那你们是处过又分手了吗?
    岑娴就这次说出了沈岁岁想要的答案:没有。
    沈岁岁悄悄松了口气,她倒也没有多么古板,在意岑老师是不是第一次谈恋爱之类的。
    好吧,她确实是有一些嫉妒,主要是她明白她不如赵老师。
    不管是在性别上还是事业的优秀程度上亦或者性格上,都不如。
    这么看,用嫉妒来说也不合适,她只是惶恐罢了。
    这样好的人,她用朋友的名义,可以先这么霸占着,可当初赵老师不也是用朋友的名义,让那么多网友替他说话,cp粉轰轰烈烈,可一暴露心思,岑老师还是和他拉开了距离。
    她还不如赵老师优秀,她要是暴露了,得在岑老师这里领到什么判决,她不敢想。
    岑娴就不知道小朋友问完这个问题怎么就突然失落起来,逗了她一句:你该不会也磕我和赵老师的cp?
    沈岁岁摇了摇头,觉得前路坎坷,暗不见光。
    她抬眼,看向岑老师关怀的目光,心里更苦,问:岑老师,那你为什么不接受赵老师啊,他那么优秀,你们还那么有缘分。
    她忍着酸,掰手指数:你们同时演一个导演的戏火起来,后来先后合作七八次,冷淡矜贵配温柔绅士,cp粉傲视群雄。
    岑娴就没直接回答,把球踢回去,问:那你为什么不和顾枭在一起,你们的cp粉不也傲视群雄,你还是他的伯乐。
    她这么一说,沈岁岁就明白了,同时又深深感觉到一种无力。
    岑老师要是只想和她做朋友,她又有什么办法能改变岑老师的念头呢?
    唉。
    沈岁岁抱着大熊躺到床上,稚嫩的脸上挂着与之不符的愁闷,说:好了,岑老师,换你问我吧。
    岑娴就看向背对着她躺着的沈岁岁,问:你为什么不高兴?
    沈岁岁闷声说:我没有不高兴,而且这不算八卦吧。
    岑娴就抓着熊把她翻过来,看着她了无生趣的脸,心里是真的有一点不解。
    她情史清清白白也能惹得沈岁岁这么愁?
    小朋友的心思怎么这么难猜?
    沈岁岁备受打击,心里有些无理取闹的赌气,随口搬来个前后矛盾的借口:就是觉得你们挺合适的。
    岑娴就挑起眉,问:那你希望我们在一起?
    沈岁岁被她问的都想落泪,是不是岑老师太聪明,才能这么字字珠玑。
    岑老师是不是察觉到了,才这么警告她?
    对呀。
    她还是怂了,不敢现在在岑老师面前露出端倪,朋友也好,能霸占一会就霸占一会,什么身份都不要紧。
    沈岁岁心里像是被千万根针扎进去,细细密密的疼,她弯着眼睛笑:你们那么合适,虽然舍不得你,不过要是赵老师的话,我也只祝福你啦。
    岑娴就的目光沉了沉,捏着她手腕的手微微用力,又松开,她问:心跳为什么这么快?
    沈岁岁想立刻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又怕这样暴露更多,岑老师那么聪明,只是没往这个方面想罢了,岑老师要是真的往这个方向猜测,她怕是早就被看穿了。
    她努力平复心跳,心酸之余还有一丝庆幸。
    万幸岑老师不会多想。
    岑娴就手崩出青筋,她克制着一根一根松开手指,温声问: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沈岁岁这只惊弓之鸟,现在正是杯弓蛇影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回答说:当然没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