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52)

    到时候这综艺败一波热度,也好让之后的三千杀机更凉一点,一箭双雕!
    沈岁岁觉得自己仿佛已经看到了这个综艺黑稿满天飞的美好未来,立刻给万哥发消息:艺人就暂定AKA三个人和空优儿,空优儿那万哥你好好谈,价格开高一点,钱不是问题,关键是得把人请过来。
    万哥对沈岁岁的奇思妙想已经麻木了,甚至都没问为什么要请空优儿,只是说:这里可能还要再加一个人。
    沈岁岁问:加谁?不是说好了请谁都由我来定吗?
    休想!休想给她塞个综艺大咖进来!
    万哥先发个消气的表情包,回:我们第二大赞助商的小女儿。
    啊...关系户啊,那没问题了。
    她就需要这种没本事美名其又让她无法拒绝的人。
    沈岁岁在心里问:系统,这可不是我故意降咖邀请人,这不算违规的吧。
    【不算。】
    沈岁岁克制住跟万哥说还有哪个赞助商想塞人都不要客气的欲望,回了句:可以。
    岑娴就看了小朋友好一会了,见她笑得阳光灿烂的,指腹戳了下她的脸,问:什么事这么开心?
    沈岁岁温顺的蹭她的手,眼里还是亮亮的,带着没散的笑意: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个综艺拿下来了。
    岑娴就被她的开心传染,勾起唇挑着她的下巴问:出去工作那么高兴?
    沈岁岁听出这句话下隐藏这的另一层意思,抬起头用力亲了她的唇,软着嗓子撒娇说:因为我想一直一直跟你在一起。
    要努力!要多赚糊值!要跟岑老师白头偕老!
    岑娴就清冷的眉眼浸润着笑意,像是春天解冻了的西湖水,美的温柔多情,让人移不开眼:你就说这样的的花言巧语来哄我。
    沈岁岁抬起头轻吻她的下巴,软甜的问:那你喜不喜欢?
    岑娴就亲了下她的头发,低低的叹了口气,纵容的说:喜欢,多说一点。
    门口传来一声咳嗽,沈岁岁脸颊微红,飞快和岑老师拉开距离,端正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岑娴就看她那么害羞,揉了揉她的头,对门口的彭和安说:舅舅怎么回来的这么晚,酒都已经醒好了,等了你好一会了。
    彭和安斜了她一眼,坐到对面哼声说:我看你也没什么耐心和我喝酒了。
    这你可就冤枉我了,岁岁不喝酒我可就等着舅舅回来喝两杯了。
    岑娴就一手握着瓶颈一手托着瓶底,动作优雅的倒了两杯红酒,一杯推到彭和安面前,坐下后又亲自动手给沈岁岁开了一罐果汁。
    彭和安端起酒喝了一口,惬意的眯起眼,说:你们小情侣谈恋爱归谈恋爱,等进组的时候也得注意一点,不然就算我什么都不说,那别人也不是瞎的,就你们现在腻腻歪歪这个劲,瞎子就算看不见也能闻出味了。
    沈岁岁不敢抬头看他,乖巧的仓鼠点头,捧着自己的果汁小口小口的喝,低下头看见自己手机右上角亮起了幽蓝色的光。
    这个月糊值结算的时候到了?
    她回忆了一下,心里也不是很担心,这个月有跟岑老师的综艺节目上线,糊值就算不会太多,但应该也不会太少,毕竟岑老师的粉丝数量在那摆着呢。
    她一手握着果汁,一手在右上角点了一下,幽蓝色的糊值飞快刷新,不久后蓝色的光点凑成了一条消息提示。
    【糊值累积:51,2365】
    【累积增长:0】
    【下次刷新时间:4月30日】
    【很遗憾您这个月的任务进度寸步未行!您的任务进度已经被三千世界99.9%的任务者超越了,任务时间宝贵,请务必珍爱生命,继续努力。】
    什么?!!
    沈岁岁呛得差点咳出了眼泪,怎么会是零,她的糊值呢?她那么一大笔糊值呢?
    她这期的惬意的田园竟然没人骂?!
    怎么可能?!
    作者有话要说:不用担心,不会出事。
    这两天写的早偶尔就会早点发,你们还是可以九点来看,晚于九点我会请假。
    第67章
    岑娴就放下手里的杯子,抽了两张纸抽轻轻在沈岁岁唇边按了按,又细心地给她擦了擦衣服。
    看沈岁岁还咳得厉害,边拍她的后背边问:喝的那么急?
    沈岁岁自己握着纸抽,心情还在巨大的震惊里没有恢复过来,她也不敢继续在这里坐着,怕被岑老师看出来她的不对劲。
    毕竟岑老师平常就跟会读心术一样,她有点什么想法,岑老师立刻就看出来了!就奇怪。
    没事。
    沈岁岁摇了摇头,对旁边一同看过来的导演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回过头对岑娴就说:岑老师我去卫生间收拾一下,马上就回来。
    她说着站起身,岑娴就也跟着她站起来,把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披在她身上,说:外面冷把衣服穿好,我陪你一起去。
    沈岁岁哪敢让她陪,按住了她的肩膀,弯腰小声说:没事,你留下和舅舅一起,不然就剩舅舅一个人在这吃饭了。
    她虽然声音小,不过这屋里总共就三个人,彭和安在对面还是听得清清楚楚,本来就带着关切的脸更加和蔼起来,反而对着一直疼爱的岑娴就冷哼了一声。
    岑娴就浅浅一笑,帮她把衣服扣子扣好说:那快一点回来。
    嗯。
    沈岁岁点点头,平静的走到门口,然后狂奔到安全出口那不明显的角落里拿出了手机。
    打开微博,搜索惬意的田园最新一期,她越看眼睛睁的越大,感觉自己已经跟不上网友的嘲点了。
    噫呜呜噫,虽然我之前是岑老师的唯粉,不过九岁也太好磕了,岑老师对岁岁真的是不一样的,就看现在还没发声明就知道了,九岁是真的!!!
    只有我一个人发现了吗,为什么这期的晚上根本就没有九岁的镜头,她们那个时候在做什么啊?(狗头)
    楼上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但是...啊啊啊啊啊啊太甜了太甜了太甜了!!!
    我也是岁岁的唯粉,我们岁岁平时脾气真的不太好,又凶又奶的小野猫,看着可爱摸一下就被抓的那种,到了岑老师手下完全变奶了好吗!!!怎么rua都不生气的!
    岁岁甜的我也想rua,这么可爱的宝贝是真实存在的吗?
    日,这个地方真的还有唯粉的存在吗?这一看就是为了节目效果吧?不会有人真的信这些吧?
    谢谢大家的支持,喜欢九岁的姐妹可以去关注九岁的超话呦~
    沈岁岁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为什么?你们都这么多变吗?!黑转粉怎么可以来的这么轻易?!!
    那些说好黑我一辈子的人都去哪了??
    我给你们点的赞终究都是错付了吗?!!
    这么崩溃了一会,沈岁岁还是决定痛定思痛,理智的对这次失败进行复盘。
    她退出了惬意的田园官微,点进了超话社区,第一名果然不是她和顾枭的顶峰cp,换成了她和岑老师的九岁cp。
    其实她平时还是经常逛微博的,只是这两天一直在和岑老师腻歪着,就没怎么去看手机,加上小汪也回老家过年了,她才会信息闭塞到连九岁cp冲到超话第一都不知道。
    沈岁岁看着这个喜庆的超化界面,表情略有些复杂,这cp就比她和顾枭那群佛系cp粉真心实意多了。
    这张她和岑老师证件照的结婚证,要不是她没照过她都信了,沈岁岁犹豫了下,长按保存。
    这个她们田园生活的剪辑视频,岑老师原来看她的目光这么宠的吗?
    沈岁岁微微脸红,长按保存。
    看这几百亮M国无人区高速公路的豪车。
    沈岁岁闭了闭眼,心里有一点点叛逆,为...为什么都猜她是下面的那个啊!!就没人觉得她是上面的吗?虽然她确实是下面的。
    至于这张图她虽然软但也不能掰成那个姿势啊!会断掉的但这个图确实还蛮带感的保存。
    倒也没用这么多道具...岑老师喜欢自己上,还特意把指甲剪掉了,不过竟然有这么多道具可以用的吗?
    十分钟后,沈岁岁关掉了这个页面,走出安全出口,面对着铁门撞了两下!
    连她自己都磕的这么开心能怪粉丝吗?
    这叫什么,死了都要爱吗?
    沈岁岁深深的吐了口气,转过身手搭在栏杆上看一楼的大厅。
    不能再这么下去,谈恋爱可以,但是不能耽误赚糊值的事。
    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只有赚够了糊值才能一直跟岑老师在一起。
    沈PD?清朗的少年声从身后传过来。
    沈岁岁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转头就看见顾枭激动的走过来。
    沈岁岁眼前一亮,抬手锤了下他的肩膀,问:你去哪了,我这两天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我都跟我助理说好了,你今个要是还不回我,明天我去你家找你去,我都要以为你被锐光关起来了!
    顾枭由着她捶,然后夸张的捂住胸口,演了没两分钟就忍不住笑出一对小酒窝:是被关起来了,不过不是被锐光,是被我爸关起来了。
    沈岁岁和顾枭关系一直很好,早就知道顾枭的家世,闻言担忧的问:那叔叔是知道了你和...的事了?
    顾枭点了点头,看沈岁岁都绷紧了的表情,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诶,别这样,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
    沈岁岁皱紧的眉微松,拉着他的胳膊,问:没反对?!
    顾枭摇了摇头,顿了一下,又微微点了一下头:我爸的态度很不明确,我那个哥们也是在我家里和我一起长大的,他爸和我爸关系很好,而且我觉得在我爸眼里,我哥们比我还像他亲儿子。
    他继续说:所以他暂时就提了一些要求,想逼我屈服,不过有我哥们帮忙,倒也勉强还行,就是估计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通告了。
    沈岁岁看他失落,立刻说:我工作室最近有一个综艺快拍了,你要不过来给我凑个人数吧,玩一玩散散心。
    反正都有一个她了,多顾枭一个不多,少顾枭一个不少。
    顾枭摇了摇头,说:我爸现在狙我呢,我不接通告就是怕坑到别人,别人我都不想坑何况是坑你?
    还有这种意外之喜?!
    沈岁岁突然想起来,好像在惬意的田园的时候,也是顾枭告诉她锐光要拉她下水的动作,然后她就真的涨了五十万糊值。
    顾枭这是什么品种的报喜鸟啊!
    沈岁岁诚恳的拉住顾枭的手:你是不是把我当外人?别人怕你爸我会怕吗!你别说那些有的没的,来不来就一句话!
    顾枭感动的心头发热,一时也不知道说点什么,犹豫了一会,还是说:算了姐,这是你工作室第一步综艺...
    沈岁岁立刻抬手捂住耳朵,做出不听不听的动作。
    顾枭看着面前站着的沈岁岁,却好像跨过了两年看到了他刚出道的时候的沈岁岁,这么久了,身边的人都在变,好像只有岁岁姐被施了魔法一样,永远是这个样子。
    顾枭沉默了下,说:好。然后又说:但这样你就别给我通告费了,不然我玩的都不安心。
    对她和顾枭来说,这点钱确实没有多重要,沈岁岁也没有推脱,拿下了顾氏集团老总针对这个buff,心里充满了安全感,含笑说: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拜托顾叔叔也不要对我客气,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两人又聊了一会谁是福尔摩斯的事,顾枭突然问:姐,你今天怎么在这啊?大过年的不回家吗?
    沈岁岁这才想起来,光顾着跟顾枭说正经事了,还没跟他讲她和岑老师的事。
    她压低了声音,有些羞涩,猫眼里带着笑:我前几天谈恋爱了,今天是我女朋友带我来见见她舅舅的,你猜我女朋友是谁,你肯定很难猜的到。
    顾枭表情微妙的看着她身后,说:姐,我好像已经猜到了,是岑老师吗?
    沈岁岁一无所查,惊讶的说:你还挺厉害的,之前看出来了?不过你怎么也在这,和你爸爸一起来的?
    她话音刚落,抬头就看见对面包厢站在门口的那个男人,他穿着一身笔挺的白色西装,眉眼冷清,淡淡的看向顾枭。
    沈岁岁顿了顿,说:我好像也知道你和谁来的了。
    两个人沉默对视了一眼,同时转过身,沈岁岁看着站在门口,似笑非笑的岑老师,明明她和顾枭清清白白,现在却莫名其妙的有些心虚。
    酷锐娱乐,空优儿把手里的策划案往桌上狠狠一抛,美目含怒:这是什么东西,这策划案写的这么垃圾也能送到我面前,我现在就糊到这个地步了?我不接!浪费时间。
    她对面带着金丝眼镜的酷锐金牌经纪人把策划案捡起来,重新递到她面前:就凭沈岁岁也在,你接了就不是浪费时间,而且我猜测这个节目顾枭也会上,他们都在这个节目流量就不会小。
    空优儿面色冰冷,语气也算不上好:你怎么就能确定顾枭会接,你怎么不说岑娴就也能接呢?就看了这个策划案,现在我就算是沈岁岁的亲姐姐我都不想接!
    经纪人对她的脾气习以为常,把策划案放在桌上,说:你什么都不接,沉寂下来就是让那些人更得意。
    空优儿想到她那几条热搜,更是火冒三丈:把千八百年前拍的东西现在拿出来黑我,有本事放我现在的剧啊!那群小人,等让我抓到这次背后是谁干的,看我不把她的嘴撕了!
    经纪人看她那张牙舞爪的模样,轻叹了口气,外刺内软,哪哪都吃亏:你如果不上微博说话,这件事不会发酵那么快。
    空优儿想到自己已经被没收了的微博账号,丧气的低下了头,小声说:可我实在是忍不住,那么多人不知道真相,什么都不知道就说我。
    经纪人说:等林导的电影出来了,自然就能证明你的实力了,所以在这之前,把这个综艺接了,提提热度,正好价钱也不错。
    空优儿咬了咬牙,说:好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