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58)

    沈岁岁抬起头,巴掌大的小脸被毛茸茸的白色球球围巾遮住了一半,但好在露出来的那双灵动的猫眼,也能把疑惑说的明白。
    彭和安笑意没散,冷硬的脸温和了一些,说:看你刚刚那个样子,我还以为我说要用你就要打我了。
    沈岁岁惊讶的睁大眼,问:我从来不打人的。
    她瘪了瘪嘴,问:导演你是不是看我黑料了。那在黑料里她比泰森还能打。
    彭和安笑着摇了摇头,卖人卖的很爽快:不是看你黑料,是听小阎跟我说的。
    说什么?
    沈岁岁看向穿着皇帝装束,正在跟岑老师对戏的阎元正,皱了皱眉,不悦的说:阎老师怎么无缘无故的传我黑料呢,我又没得罪他。
    彭和安忍不住的笑,说:他说每天跟娴就拍戏都如芒刺背,觉得你下一刻就要冲上去打他。
    沈岁岁脸红了红,小声反驳:我哪有。
    她把脸埋进围巾里,该死,竟然被那男人察觉到了。
    第75章
    下戏之后,阎元正为了躲沈岁岁甚至都没往导演那多看一眼,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罪了这个沈家小公主,但是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沈岁岁虚伪的对阎元正的背影乖巧摆手,转过身哒哒哒的跑到岑娴就面前,张开手扑进岑老师的怀里,捧着她脸,心疼的说:好冰啊,是不是特别冷?
    岑娴就把她暖呼呼小手塞进刚披上的大衣兜里,说:我没事,衣服很厚,不怎么冷。
    她们温情对视,身后两个助理都站不住了,这关系还没公开呢,在外面好歹注意一点啊!
    岑娴就的助理轻咳了一声,说:姐,饭都在休息室里热好了,趁热吃吧,我给你和岁岁买了两杯红糖姜丝茶,驱寒的。
    岑娴就知道他什么意思,她也顾忌小朋友的名声,捏了捏兜里沈岁岁的手说:先去吃饭。
    沈岁岁点了点头,小汪凑到她耳边,低声说:姐,我们家粉丝来了,我们要不先去见见她们吧,大多都是小姑娘,这天怪冷的。
    沈岁岁脚步一顿,粉丝要来看她这件事她是知道的,不过说好的是等下午暖和的时候过来,没想到这么早就到了。
    她扭头问小汪:奶茶都买好了吗?
    小汪点头说:准备了,一直在热水里泡着呢。
    沈岁岁先看了眼站在原地等她的岑老师,才对小汪说:那你现在去拿,我见完她们再吃饭。
    小汪点头往屋里跑,沈岁岁拉着岑娴就的手轻轻的晃,她娇气怕冷,穿着白色的羽绒服,围脖和帽子都是毛茸茸小球,可爱的像个毛绒小团子。
    小团子软绵绵的开口:我粉丝来了,我去看看她们,岑老师你别等我了,你先吃,我尽量早一点回来。
    岑娴就把她的围脖下垂着的两个绑带毛绒小球球系成蝴蝶结,说:我陪你一起去。
    沈岁岁很心动,但是看见岑老师还没换的戏服又懂事的摇了摇头:你下午还得拍戏,得多休息,我粉丝都好乖的,我自己去就可以。
    小汪拎着两大袋罐装奶茶走过来,说:姐,好了,我们过去吧。
    沈岁岁伸手要去接,说:给我来拿。
    小汪给了她一袋小的,说:我帮你拿一袋过去吧,这个奶茶还挺沉的,拎着挺勒手的。
    沈岁岁坚持,把另一个白嫩的手掌摊在他面前说:给我拿,我上次就发现了,她们都更喜欢我拿着的,上次就我拿的太少了都不够分。
    岑娴就握着她的手,跟她共同拎起了一个袋子,说:走吧。
    沈岁岁没说话,就眨了眨可爱的猫眼,岑娴就垂眸看她,问:真不想我陪你?
    沈岁岁忍了忍,还是忍不住露出一个小小的笑,乖软的说:想你陪。岑老师真好。
    岑娴就捏了捏她的脖颈,拉着她朝外走。
    粉丝远远的看见沈岁岁过来就激动的站起来冲她招手,彭导在这方面管理的十分苛刻,跟剧组无关的人都不许进入拍摄现场,沈岁岁只能隔着栏杆冲她们笑了笑。
    粉丝看见旁边跟着的岑娴就,略微有些惊讶,岁岁喜欢单独见她们,平时连小汪都不带,这次竟然带来了岑老师,看来岑老师和她们岁岁的关系真的不错。
    她们有些拘谨的跟岑老师点了点头,刚刚初见沈岁岁是的兴奋收敛了一半,一个个乖乖叫了一声岑老师。
    岑娴就对她们微微点了下头,沈岁岁发现粉丝们的反常,在她们和岑老师之间看了一眼,把袋子里的奶茶拿出来给她们分:岑老师很好的,在剧组非常照顾我,这次还特地帮我给你们拿奶茶,我超级喜欢她。
    超级喜欢岑老师,之前在电话里跟姐姐说过一遍,现在跟她的粉头们又说了一遍,四舍五入也算是把对她重要的人,都告诉一遍了。
    有调皮的粉丝打趣她问:那是和顾枭更好一点还是和岑老师更好一点?
    前头的粉头转头瞪了她一眼,她们之间竟然有cp粉的叛徒混进来了,还是个墙头不坚定的叛徒。
    沈岁岁见岑老师也饶有兴致的看向她,想到岑老师上次吃的醋,毫不犹豫的出卖好兄弟:顾枭是谁?
    粉丝都笑,见岑娴就也浅浅的笑了,有粉丝大胆起来,问岑娴就:岑老师,我们岁岁第一次演戏,演的怎么样呀?
    沈岁岁围巾下的脸微微有些红,她都还没演呢,暂时就是来陪家属的。
    岁岁很有天赋。
    沈岁岁抬起头,看见虽然穿着军大衣却依旧美的清冷出尘的岑娴就,害羞的耳尖微烫。
    似乎没想到她真的会回复,发问的粉丝有些受宠若惊:谢谢岑老师照顾我们岁岁,下次来也给您带礼物。
    岑娴就说:岁岁很乖,不用特意给我买东西,岁岁已经给我买了很多吃的了。
    有一就有二,沈岁岁作为正主一时竟然差点变成了被忽略的那个,岑娴就对她的粉丝十分有耐心,几乎是有问必答,体贴的不像是荧幕里那个高不可攀的大影后。
    也正是因为这份反差,沈岁岁的粉丝更觉得岑娴就人好,对她们不一样就是重视她们岁岁呀。
    直到时间差不多了,粉丝把准备好的礼物从栏杆上递过来说:岁岁,这是我们送你的礼物。
    沈岁岁伸手接了,抱着沉甸甸的一袋子,无奈地说:不是说了都不用给我花钱吗,我什么都不缺。
    粉丝笑着说: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小东西,没花什么钱的。
    沈岁岁闻言才重新露出一个笑容,说:那等你们下次来我送你们一些海报,带回去分给大家。
    有粉丝问:岑老师的海报也有吗?
    沈岁岁嘴角翘起来,围巾下的小球球晃呀晃呀晃,仰起头甜声问:岑老师,可不可以有啊?
    岑娴就帮她拎着怀里的袋子,纵容的说:你想要就给你。
    沈岁岁跟她对视了一会,几乎要溺死在岑娴就温柔的眼睛里,想到粉丝还在,才恋恋不舍的移开目光。
    小汪在不远处招手,粉头很上道的说:岁岁,你快回去工作吧,我们看你离开了也回去。
    沈岁岁点了点头,抱着粉丝送的礼物转身,没走多远,听见小姑娘们在后面喊:今天的谁是福尔摩斯我们也会在路上准时收看的,岁岁我们会一直支持你的!
    谁是福尔摩斯要播了?
    沈岁岁转身又对她们招了招手,说:知道了,快回去吧。
    进了屋,岑娴就把小兔子图案的暖手袋塞进她怀里,说:你粉丝跟你一样有活力。
    你的粉丝也有活力。
    沈岁岁抱着热水袋,看岑老师摆餐盘,因为她们的特殊关系,这个房间就只有她们两个人,助理都在外面等着,十分私密。
    岑娴就把筷子掰开递给她:我粉丝年纪大了,不活力了。
    沈岁岁夹了一块叉烧放在岑娴就的紫米上,等她看过来了,凑过去,轻啄了下她的唇,软声说:有没有活力,年不年轻?
    岑娴就微挑了下眉,压住了年轻有活力小粉丝的后脑勺,深深地吻了下去。
    三分钟后,被榨干了活力的沈岁岁有气无力的靠在岑娴就肩膀上,红唇微肿,幽幽的抱怨:你失去了你最有活力的小粉丝。
    岑娴就勾了勾唇,低头轻吻她的额头,说:起来吃饭,待会要凉了。
    沈岁岁坐起来,筷子戳了下碗里的饭,想起刚才粉丝说的话又放下,跑到沙发那把ipad拿出来在餐桌上支好。
    谁是福尔摩斯十二点首播,现在还有十分钟,能不能赚到糊值在此一举,沈岁岁有些紧张。
    岑娴就看她食不下咽的样子,瞥了眼ipad,安慰说:不用担心,先吃饭。
    她用这样冷静的声音一安慰,沈岁岁更吃不下饭了,转头艰难的问:为什么不用担心呀?
    岑娴就夹起一块土豆塞进她嘴里,慢条斯理的说:我看你这个综艺剪辑和特效都很不错,惬意田园第一季用的不就是这个班底吗?后来价钱没谈妥这季才换了人,最后竟然被你们请到了,贵是贵,效果参考第一季也能想象到。
    沈岁岁筷子差点吓掉了,天杀的,她只忙着策划,后期之类的事她竟然忘了管了!
    岑娴就看她眼睛瞪着圆圆的眼睛,一副惊讶的傻兔子模样,忍不住rua了把顺滑的头发,说:你自己的综艺,用谁你自己不知道?
    沈岁岁可怜兮兮的摇了摇头,她没有经验,她太天真了,她也没想到这个节目组这么不做人。
    岑娴就勾起她的下巴,问:那你都知道什么?
    沈岁岁桌子下的脚不安分的蹭啊蹭,她总不能说她就出了一点能糊的主意就没管了吧。
    就...给了钱?她试探的回答。
    岑娴就笑了,心里念起沈年年的不容易,这小傻蛋倒是是怎么平平安安长这么大的?
    她端着碗,又用小叉子叉了一个小柿子送到沈岁岁唇边,哄她说:不说了,吃吧。
    沈岁岁看着岑老师这个表情觉得眼熟,哦,想起来了,外面工作人员小姐姐哄她幼儿园大班儿子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
    她愤愤的咬了这个西红柿,呜咽开口:可我也没给那么多钱啊,怎么请得起这么好的后期?
    岑娴就看小朋友脸颊一鼓一鼓的咀嚼,get到了喂女朋友的快乐,支着下巴,看她咽下去了,又叉了一块芋头给她,说:你的嘉宾不都很便宜吗?
    很便宜吗?
    沈岁岁扒拉着手指头算了算,她自己没要钱,顾枭也没要钱,投资商塞进来的那个没要钱,还倒贴了很多钱,岑今宴自己家艺人还很糊约等于没要钱,空优儿最近绯闻严重,价钱不高。
    确实意外的便宜
    岑娴就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说:钱剩下了不做后期做宣传还能干什么?
    后期的钱是通过选人省下的,人是她沈岁岁自己选的。
    沈岁岁不敢置信,那这么说
    还是她自己坑了自己?!
    第76章
    沈岁岁回忆了一下,这样一想发现,很多她在拍摄节目时候觉得别扭的地方也都能对应上了,比如为什么道具那么精致,场景为什么做的那么大那么逼真
    合着都是她从一个个嘉宾那精心省出来的啊!
    沈岁岁心里流下两条宽面条泪,看着开始播放赞助品牌的ipad,心里又升起来久违的不祥的预感,这种预感在镜头第一个切给顾枭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因为这个开头是分开录的,所以沈岁岁在播放之前也不知道其他人那里都发生了什么事,节目组端着盛放身份卡的小玉牌到顾枭面前的时候,托盘里就剩下来最后一个牌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