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59)

    沈岁岁看着顾枭要戏精附体的样子,紧张的捏紧了筷子。
    拜托,顾枭,她的好兄弟,安安分分做综艺,老老实实别作妖。
    屏幕里顾枭唇看了眼托盘,唇抿成一条缝,半晌幽幽的开口:这是别的嘉宾都有的,还是单给我一个人的?
    工作人员笑了一声,配合的说:小哥哥,别的嘉宾都有了的,这个是你的了。
    顾枭冷冷一笑,转过下巴:我就知道别人都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
    啧,有那味了,黛里黛气。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看把我们林妹妹委屈的,怎么回事,都不知道我们林妹妹和最大投资商沈总是有关系的吗?这个工作人员,明天不用再来了。
    沈岁岁:
    沈岁岁拳头硬了,她以前怎么不知道顾枭这么能演?她就不该让他来拍综艺,回头就给他塞大山里拍戏去。
    她做了个深呼吸,平复了下心情,又看向屏幕。
    镜头一转,素人混血坐在工作室里,看着工作人员端着盘子嘴巴张张合合,忍耐了好久,艰难的问: you speak English?
    工作人员额角跳了跳问:Don't you speak ese?
    混血连忙摆手:我口语不好,看懂、可以,说的不明白。
    休息室里沈岁岁吃了一个岑老师投喂的小番茄,终于露出一点舒心的笑容。
    虽然这个投资商塞进来的小姐姐跟她想象中的关系户有出入,不过中文说不好这点她还是很满意的。
    屏幕内工作人员听到她的塑料中文肉眼可见的松了一口气,放慢语速说:这三个身份卡你挑一个。
    混血小姐姐点了点头,把其中身份卡翻过去,上面一行字X能说。
    一旁还有一行小字解释:天桥下的说书人,整个京城嘴皮子最溜的说书扛把子!
    混血拿着身份卡牌的手僵硬了,工作人员拿出最厚的那本剧本的手也僵硬了。
    重新抽、能吗?混血的声音都抖了,她说不明白话,字还是能看懂的,说书人什么意思,她明白。
    干不了,这个真的、干不了!
    工作人员目露同情,把厚实的剧本放在她掌心上,温柔的说:还有两个小时开始。
    言下之意,换不了,现在赶紧努力背吧。
    哈哈哈哈哈,什么魔鬼节目组啊,人小姐姐口语不好你们没听懂吗哈哈哈哈哈。
    小姐姐英文说书考虑一下?(狗头)
    神特么英文说书,如果非要我和小姐姐选一个听不懂,对不住了小姐姐,两个小时你就努力看吧。
    岑娴就拍了拍沈岁岁的后背,看她还在咳,拧开一瓶矿泉水放在她手边,说:这么激动?
    沈岁岁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她拿起矿泉水瓶喝了口水压了压不适的感觉,在心里安慰自己这些都没什么,虽然开头有一点点小意外,不过后续就应该在她的算计之下了。
    嗯,对,还能救。
    毕竟这个综艺游戏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他们的游戏确实玩的很菜,她对此十分有自信。
    沈岁岁握紧了岑娴就的一只手,眼睛盯着ipad屏幕。
    旁白的声音念完前情提要,就看见空优儿穿着飘逸的古装从门口夸张的跑进来,扑腾一声跪在尸体模特旁边,哀声的喊:相公,你怎么就这么离我而去了。
    镜头这时候给了沈岁岁一个特写,她穿着浅粉色的丫鬟服,一脸冷漠的走进去,站在空优儿一旁,看空优儿抬头看向她,嫌弃的对着尸体淡淡的说:爹爹。
    这其实就是她本来的剧本和人设,可有空优儿之前的野兽派演技在前面一衬托,她们就产生了一种十分喜剧的对比。
    后期还嫌效果不够给他们p了一个悲伤和冷淡的特效。
    哈哈哈哈哈她们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岁岁就快把嫌弃写在脸上了。
    跪求空优儿以后就常驻综艺别回去演戏了,这演技和综艺多般配啊!
    岑今宴被空优儿的演技震撼到,站在角落干巴巴的介绍了自己的角色名,顾枭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一眼,恶趣味的开始忽悠:这时候你就要冲上去,不然播出来都没有镜头,弟弟。
    岑今宴刚刚都不敢看顾枭,突然被这么一搭话紧张的手足无措,磕磕绊绊的说:顾哥你说的对!
    他目光坚定,握了握拳,一把推开空优儿冲到尸体身上,悲壮的大喊:赵管家,赵管家你怎么就这么死了,你死了之后谁来给我管家,赵管家!!
    顾枭出完骚主意贼开心,提醒说:他姓宋。
    扑在地上的的岑今宴悲伤卡了一瞬,尴尬的演技无缝衔接:宋管家,宋管家你醒醒啊。
    哈哈哈哈哈我记得小岑的偶像是顾枭来着。
    估计明天就不是了(狗头)
    顾枭也不完全是说了谎话吧,小岑也确实有了镜头不是吗?只不过付出的代价比较大(狗头)
    屏幕外,沈岁岁看的津津有味,笑了一半悲伤的泪水从眼角划过,玛德真好看,她的糊值是不是又要凉了。
    谁是福尔摩斯的热度以极快的速度在互联网上发酵,刚刚上线就包揽了三个高位微博热搜。
    刚开始涌进来的观众大部分都是冲着沈岁岁或者顾枭来的,评价内容也相对应比较两级,要么粉要么黑,都是无关节目内容的评价。
    沈岁岁顾枭空优儿三个流量,没有一个之前上过综艺的经验,她们三个做综艺,搞笑吗?可她们三个也不会搞笑啊?
    没有一个老综艺人,全新人阵容还没看就能想象到多尴尬了。
    不过虽然这么说,这节目戳在正中间的推荐位上,看看也没什么。
    但还没等到半个小时,网上的评论就明显开始真香了,因为这个综艺它真的不太一样!
    跟别的综艺偏重真人秀不一样,谁是福尔摩斯一期就是一个完整的侦探推理剧本,每个嘉宾都有自己的角色卡牌和独立的故事剧情线。
    观众跟着嘉宾通过搜集线索一步步解开谜题,猜测剧情,轻易地就带起了极高的话题度。
    虽然在娱乐性上略输平常综艺节目但却大大的增加了代入感,完播率秒杀同期综艺,何况它的娱乐性并不弱!
    几个嘉宾完全不同的人设碰撞在一起意外的有梗,人设立的很自然没有真人秀用力过猛的感觉。
    视频网站上,谁是福尔摩斯凭借着精雕细琢的剧本和新奇的游戏方式硬生生在各大综艺热播时段杀出一条血路,冲上了热播榜第一。
    桌子上,沈岁岁的手机一直在震动,谁是福尔摩斯微信群消息不停的刷新。
    沈岁苏按开手机,看着里面的礼炮表情包,一阵阵心塞,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她不仅感觉不到快乐,还十分想哭。
    为什么?为什么这都能红?
    她明明已经小心翼翼的避开了任何能红的可能,难道现在红起来是一件这么轻易的事情吗?
    岑娴就一手搭在小朋友肩膀上,一手在握着手机和经纪人聊天,因为是自家小朋友第一部 综艺,她也关注了一下这个综艺的数据,看到这么猛的势头,与有荣焉的心中骄傲。
    这么想着,又觉得有点好笑,她自己拿到影后的时候也心情平静,现在小朋友做出一点成绩来,她比小朋友还高兴。
    揉了揉沈岁岁的头,岑娴就夸奖说:做的非常不错,我们岁岁真厉害,第一次做综艺就能做的这么好。
    沈岁岁听的几乎要哭出来,虽然现在红值也能用来兑换了,但是红值和糊值指尖差着一百倍呢,她还是想要糊值。
    ipad上还在播放谁是福尔摩斯,弹幕上已经是一边倒的哈哈哈哈哈,翻译到沈岁岁眼里就是红红红红她觉得自己被刺伤了双眼,把ipad扣到桌面上,站起身,悲伤的扑进了岑娴就怀里。
    岑老师
    抱着岑老师柔软的身体,沈岁岁才觉得空荡荡的心里稍微多了一点安全感。
    这个综艺已经是个废综艺了,明天她就要退出这个节目组。
    【按照约定您不可以无缘无故的退出发展前景良好的工作项目,否则】
    否则怎么样?
    沈岁岁在心里发问:否则你们就给我发放双倍的红值?
    【这边建议你直接做梦。】
    沈岁岁瘪了瘪嘴,委屈的呜咽了一声,抬头蹭了蹭岑娴就的脖颈撒娇。
    岑娴就搂着她的腰,安抚性的轻轻拍了拍,问:怎么了?
    沈岁岁心里叹了口气,可怜的岁岁能怎么办呢,可怜的岁岁连跟老婆抱怨都不可以!
    她软软的脸压在岑娴就的肩膀上,恹恹的说:我喜极而泣。
    作者有话要说:注:别的嘉宾都有了还是(顾枭那段话)
    是红楼梦的梗,非原创。
    第77章
    沈岁岁的手机在桌上响起来,岑娴就抬眸瞥了眼,把怀里小兔子的手机捞起来,说:你经纪人的。
    沈岁岁看着屏幕上万哥两个字,十分抗拒的按下了接听键,万哥激动地声音从话筒的另一边传过来:岁岁!你.
    我已经知道了,福尔摩斯节目组这次做的很不错。
    沈岁岁耳朵离话筒远了一些,一点都不想听万哥的祝贺,索性自暴自弃一股脑说完:这个团队很有想法,下次有机会的话可以继续合作。
    假的,这个节目录完她就把他们拉黑!全部拉黑!!
    万哥那边听起来还是很高兴,隔着手机话筒都能感受到他的喜悦:这次还是你策划案改得好,我没都没想到你改的那几处这么有深意!
    你跟我说句实话岁岁。
    他清了清嗓子:你是不是早就预料到了快乐兄弟盟换嘉宾会数据跳水,所以才特意让我们跟他们档期撞上,我们这边播出正好接手他们那边的热度。
    还有这事?!
    沈岁岁羡慕的质壁分离,她现在去加盟快乐兄弟盟还来得及吗?怎么别人做综艺就能做的这么扑,该死,这种人才为什么就不能来她的团队!
    她这边不回复,万哥那里就默认她承认了,赞美的话毫不吝啬说出口:我们岁岁不愧是名门千金,有远见,节目组那都在庆幸还好听了你的话,要是真错过了这个热播季我们还不一定会有这么大热度呢!
    沈岁岁觉得自己的伤口被万哥撒了一座盐山,委屈到哽咽:其实这个效果我也没想到
    万哥笑着说:你这样谦虚就很好,反而显得我们高兴的太浮躁,岁岁小小年纪就这么沉稳,以后一定前途无量。
    沈岁岁抱着自己的老婆根本不想理他,甚至还想现在就挂掉电话:万哥,你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
    总不会就单纯来给我补刀的吧?你要是做人这么恶劣等我糊了也特地打电话给你补刀。
    她心里狰狞的笑,来啊,死神的男人,互相伤害啊!
    万哥说:差点把正事忘了,我这次打电话给你是想问问你,要不要参加庆功宴,今晚上九点豪城美景,大家都觉得这次你功劳最大。
    沈岁岁呼吸加速,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这才第一期就要准备庆功宴,这特么到底是火成什么样了啊?
    可这还只是一个开头啊!
    福尔摩斯一季一共十期难道她还要被二次伤害十次?!
    如果她有罪,上天会惩罚她,而不是让她在明知道会火的情况下还得去录那个综艺十次!
    沈岁岁鼻尖泛酸,虚弱的说:不用了,我就不去了,我在剧组呢,还得拍戏。
    万哥这时候把她当菩萨供着,百依百顺,立刻说:你说的对,你的人气已经非常高了,这一阶段还是要好好拍戏,争取拿一个奖下来,那那边我就帮你推了。
    拿奖?休想!
    拿奖是不可能拿奖的,裴珠,好剧本,完美错过每一个奖项。
    沈岁岁觉得自己终于看到了一点点希望的光,果然还是自己家舅舅做的剧最靠谱,外人,容易火,不可信。
    门口传来敲门声,岑老师的助理在外面提醒说:姐,今天下午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你准备一下,待会还要去化妆师那补个妆。
    岑娴就手温柔的顺了顺怀里被外面声音吓的弹起来的小兔子的后脊,对助理说:我知道了。
    听见人走了,沈岁岁轻舒了口气,手里还握着电话,万哥听到岑娴就的声音,懂事的说:岁岁你好好拍戏,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打电话跟我说。
    好,那我就先挂了。
    沈岁岁按掉电话,把手机抛到一旁的沙发上,她搂着岑娴就的脖子轻轻吻向她的唇,说:吓我一跳,我真怕他就直接进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