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67)

    岑娴就对上她可怜兮兮的猫眼,清楚的看到那双眼睛里映出的自己的心软了。
    要多久?
    沈岁岁得偿所愿,声音又甜又软微微拉了点尾音:我会尽快的。
    好吧。
    明明没有犯任何错的岑老师,被迫离开自己家连夜潜逃。
    沈岁岁舒了口气,等岑老师穿好了,就推着她往楼下走,两人刚到了一楼,门铃响了。
    沈岁岁瞬间炸起一身毛,看了一眼门口,立刻又拉着岑娴就往餐厅走,说:从花房走。
    岑娴就无奈的叹了口气,被推到花房门口,她转过身杏眸注视着慌张的小猫,问:我还是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沈岁岁听着没有停下的门铃声,情急之下,脑袋里都是从小汪那听来的各种土埂:偷心盗贼?
    岑娴就面色复杂,迈出花房,说:我认罪,但我更希望能和年年聊一聊。
    驳回。
    沈岁岁飞快的关上透明的花房门,没敢再回头看,走出客厅飞快往客厅跑。
    丢丢从鞋柜一跃跳进沈岁岁怀里,她条件反射把这猫抱怀里,一手搂着猫,一手拉开了门,解释说:我刚刚睡着了。
    沈年年站在门外,一抬眼就看着自己家的妹妹抱着一只壮硕的布偶猫,那猫一抬爪子,轻轻松松扯开了沈岁岁的薄纱打底。
    露出来的小臂上,奶白色的皮肤上有一块十分可疑的红色痕迹。
    沈岁岁目光下移,落在了露出来的胳膊上。
    沈岁岁心跳差点骤停,磕磕绊绊的说:猫每次抓完我...我都有点过敏。
    她就把丢丢放到了地上,怕它爪子再不老实,她总不能全身过敏。
    沈年年闻言又轻飘飘的看了丢丢一眼,原本作威作福的丢丢警惕的弓起了身,后腿一蹬,甩着优雅的大尾巴,跑上了二楼。
    沈年年收回目光,对上沈岁岁那双把心虚写的明明白白的眼睛,把手里拎着的木质餐盒递给她,说:李记的红豆饼。
    沈岁岁没想到她什么都没问,愣了一下,抬手接住了盒子。
    她一抬眼就看见了年年脖颈上那条细细的银链子,是她很久很久之前送的那一条。
    她突然就舒了口气,心里想,年年还在戴,都那么旧了。
    沈岁岁没立刻接话,两人之间就沉默下来。
    沈年年清冷的眼里略过一丝淡淡的紧张,最后只得按着最熟悉的方式,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问: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人欺负你?
    听到这句话,沈岁岁一瞬间恍惚仿佛回到了十年前。
    以前在M国念书的时候,学校就只有她一个华.国小孩,她外语还不好,总是被欺负。
    年年知道后第一次从导师那请假,她自己就那么高,跟那么多个人高马大的M国家长吵,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后来在学校再也没有人欺负她了。
    但是从那以后,每次回家,年年都会问一遍,姐姐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人欺负岁岁?
    姐姐不擅长表达喜欢和爱,她只会沉默的去做和简单的问询。
    沈岁岁抱着盒子,摇了摇头,她平时有很多话想跟姐姐说,可真见到年年了,总是说不出来一句心里话。
    沈年年却眉眼略放松下来,说:走吧,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年年不懂得表达,她的爱都体现在细节里。
    她会亲自去买红豆饼嘱咐多加糖,却不会在送出去的时候为自己辩解一句这是我多费劲去买的。
    冷艳的外表,单纯的内在,技能点都点在了事业上,感情萌新。
    我写到这的时候有点想笑,觉得姐妹可以匀一匀,甜言蜜语成精的小岁岁,可能是在姐姐身边憋狠了。
    我最近病的很奇怪,感觉整个人一分为二,左半边太阳穴眼睛牙齿都滚烫的不舒服,右半边又是正常的(?)
    希望你们都注意身体。
    第86章
    车上,沈岁岁坐在左边,看着沈年年没拿出电脑工作,嘴角微微翘起,故作懂事的问:姐姐,你今天不工作吗?
    沈年年偏过头看她,说:上午没有工作。
    言下之意,特意空出时间来陪你的。
    她似乎怕像刚才那样沉默下来,又问:最近怎么样?
    沈岁岁这时候又有点庆幸起自己的弄拙成巧来,清了清嗓子,眉飞色舞的把谁是福尔摩斯的热度还有裴珠的华丽阵容都讲了一遍。
    最后谦虚了一句:其实我就也是随便做一做。
    她这么说着,双手搭在膝盖上,期待的看向年年,一双可爱的猫眼,明晃晃写着快来夸我呀~
    沈年年看她这幅骄傲小猫咪挺胸抬头的样子,不住笑了,夸奖说:做的很好,但是要继续努力。
    沈岁岁丝毫不嫌这夸奖寒酸,眼角眉梢的高兴都要飞出来,她尽量克制着,让自己显得懂事端庄一些,问:那你呢,你最近怎么样,忙不忙?
    沈年年回答说: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再过一段时间,我应该就可以搬回来了,你不用担心这些。
    沈岁岁等的就是这一句,挨到她面前,看着她的眼睛问:那你为什么从来不回复我的消息?
    沈年年被她委屈巴巴的猫眼盯着,略思索了一下,答:我以为我不说话的时候你会说的更自在一点。
    沈岁岁看着她的眼睛,慢慢转回来,低下头手指绞在一起,一时也找不到话反驳。
    年年说的也没错,她面对年年的时候,总是突然就要起面子,知道她没看还好,如果知道她会看反而说不出口。
    沈年年就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转而问:你和岑老师是怎么回事?你从前从来没跟我说过你喜欢女人。
    沈岁岁一时没跟上话题,反应了一下才小心的说:我只是喜欢岑老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会生气吗?
    她的声音更小,弱弱的:我喜欢女人。
    沈年年眉微微蹙起来又很快舒展开,抬头揉了揉她的头,等她抬起头,才声音平和的说:我只是有些意外。沈岁岁垂下头,声音软软的:我是不是又给你惹麻烦了。
    如果你指的事公司的话,那本来就应该是大人的责任。
    沈年年收回手,说:我只是生气你没有告诉我就自己跑回来,我很担心你。
    沈岁岁根本不敢顶嘴,乖巧的道歉:对不起。
    沈年年看她那蔫头耷脑的样子,眼里浮现出浅浅的笑,语带安慰说:好,我知道了。
    沈岁岁抬起头,圆滚滚的猫眼里盛着懵,不敢相信就这么简单:就...完了?
    沈年年轻点了下头,笑意清浅问:不然呢?还应该怎么样?
    沈岁岁这次没被问住,掰着手指头说:就比如劝我说不能和女孩子在一起,是不对的,未来怎么样啊...外人的眼光之类的
    沈年年侧耳认真听完了她说的话,回答:我刚开始确实不太能接受你突然改变性向,但是我认为这是我的问题,如果外人因为你的性向排斥贬低你,我也认为是她们的问题。
    她对上沈岁岁的的眼睛,尽可能的温和的说:至于未来怎么样,我相信你和岑娴就有能力经营好你们的生活,就算不行,你也可以回我的身边,姐姐会继续照顾你,我希望你过得快乐。
    沈岁岁心里酸酸涨涨的,不争气的想哭。
    这时车一个骤停,沈岁岁猝不及防被往前甩了出去,被安全带勒的咳嗽起来。
    沈年年皱起眉,抬手拍她的后背,目光往外看去,见到横在她们车前的那辆酒红色超跑,她目光微微沉下来。
    谁啊?!
    沈岁岁解开安全带,一双猫眼咳得沾上了泪珠,她凶巴巴的打开了门,看见对面车上走下一个人。
    黑色的绒面高跟鞋,腿很长,裹着质感高级的西装裤,L家的腰带,西装外套搭在臂弯里。
    上身是同款L家的衬衣,领口松开两颗扣子,露出了修长的脖颈,下颌轮廓分明,高鼻梁,五官深邃,就是那双眼睛过于锋利了一些
    沈岁岁对上那双极具特色的眼睛,一下就想起了一个名字。
    秦...秦昭曼?
    上次给她放出来的姐姐的邻居,她怎么在这?
    秦昭曼走过来,目光越过沈岁岁直接看向坐在内侧的沈年年,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目光锐利的让人忍不住的心颤。
    沈岁岁回头看了下面色从容的姐姐,挪了挪挡在了年年身前,迫于两个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一时没敢说话。
    秦昭曼就这么看了沈年年好一会,开口说:把我从黑名单里拉出来。
    沈岁岁:
    你这一副要杀人的表情就要说这?
    她肩膀微僵,心里冒出个问号,又慢慢转头看了向姐姐。
    沈年年察觉到沈岁岁目光,安抚性看向她,对外面的秦昭曼说:好,你回去吧。
    听这语气沈岁岁心里就有数了,两个人很熟,只是不知道这个秦昭曼做了什么事,惹了姐姐生气。
    开车。
    沈年年又对司机吩咐。
    一只纤细有力手拦住了车门,阻止了车门进一步合上,秦昭曼的外套从胳膊滑到地上,风从她衣领灌进去,沈岁岁嘶了一声,替她觉得冷。
    S市温度跟四季如春的F国不一样,她还穿着羊毛衫呢,秦昭曼就穿了这么个薄衬衫。
    但凡在S多待一天都不会穿成这样,这应该也是刚从飞机上下来的。
    年年明明是那么不容易生气的一个人,秦昭曼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啊,追着过来道歉还受这种待遇。
    沈岁岁咬了咬唇,想起上次秦昭曼帮她从F国逃出来的时候,她好像说了要报答秦昭曼来着。
    多亏了那天及时赶回来,不然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跟岑老师在一起。
    这么想着,沈岁岁顶着压力说:姐,外面太冷了。
    让秦昭曼进来吧,要不我下去也行。
    沈年年以为是风吹进来冻到她了,拧眉对秦昭曼说:还有事?
    秦昭曼从来都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现在耐心彻底告罄,她把衣服捞起来,问:有事,但你确定要我在这里说吗?
    沈岁岁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秦昭曼已经长腿一抬走进车里,拉起坐在沙发上的年年的胳膊搭在自己脖颈上,另一只胳膊抄住她的腿弯,公主抱把人劫下了车。
    沈年年冷清的猫眼对上秦昭曼锋利的凤眼,愠怒:你不要闹了。
    秦昭曼红唇微勾,终于露出下了飞机之后的第一个笑,低声说:不是要回家吗?我来领你回家。
    她转头目光扫向还坐在车里的沈岁岁,对她点了下头:打扰了,我恐怕要把人借走一会。
    沈岁岁进退两难的坐在座位上,犹豫的这会时间,酒红色的跑车已经开走了。
    司机选择性失聪失明到现在,终于避无可避,转头看向坐在后座上同样很懵的沈岁岁,问:小公主,去哪里?
    沈岁岁把头探出去,看着毫无踪影的姐姐,拉上车门说:原路回去吧。
    车子重新启动,她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秦昭曼虽然看上去跟姐姐很熟,但她们现在看起来吵着架呢,这一但
    沈岁岁想到秦昭曼刚刚的目光打了个冷颤,拿起手机给李若发消息:刚刚姐姐被秦昭曼带走了。
    李若:你确定是秦昭曼吗?
    沈岁岁回复:就是秦昭曼,她和姐姐好像吵架了,不会有事吧?
    李若:不会,放心吧。(拍拍)
    李若和李岚都是几乎不会出错的,ai级别的秘书,说没事就是真的没事。
    沈岁岁放下心,解开安全带,半躺在沙发上,准备给姐姐发条消息。
    她刚举起手机,微博推送过来一条消息
    您关注的裴珠更新了一条微博,快过来看吧!
    裴珠?
    宣传片更新了?!
    沈岁岁眼睛一亮,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立刻点了进去,打开一看,果然是裴珠放出来的第一支宣传片。
    她在心里称赞了一句,不愧是舅舅,效率这么高,宣传片这么快就放出来了。
    沈岁岁想到自己这拉胯的演技,终于能暴露在大家面前了,就忍不住的开心。
    感天动地,再不搞点事情她这个月的糊值就真的就没眼看了。
    点进评论区,划过最上面的几条粉丝控评,沈岁岁刷到最新屏幕,脸上的快乐一滞。
    沈岁岁不是一个爱豆吗??爱豆演戏可以这么好的???
    楼上,岁岁姐姐是影后好嘛,亲姐妹。
    刺溜刺溜,岑老师美的是不是夸张了,姐姐我可以,姐姐给个姬会。
    说实话,这么多美女,我特么为什么只能看到沈岁岁啊,她真的脸上就写着宠妃和富贵两个字啊。
    沈岁岁的富贵还用演吗(狗头)
    本来还担心沈岁岁的演技不行,现在看起来莫名觉得跟岑老师真的有一点搭,期待开播。
    十条评论里,八条是讨论她的,这话题度合理吗?
    万哥该不会是给她买了水军吧!
    沈岁岁看着评论区,越往下翻表情越冷漠。
    刷了将近十分钟,她竟然没看到一条差评,她的黑子呢?一千闻风而动的黑子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