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69)

    岑老师是什么牌子的散发魅力的永动机啊!
    她抓着岑老师腰间布料的指尖都红了,贴着岑老师柔软的胸,微微点了点头。
    岑娴就轻笑一声,拍了下她的腰,让她从怀里出来,牵住她的手说:那去换衣服。
    她们到烧烤店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这家烧烤店是一家退休的摄影师开的,跟万哥的酒吧性质很像,认识的圈里人多,单独开出了一层私密性强的一层服务明星。
    小熙早就在里面等着了,手里捏着两把菜卷在烤,看见沈岁岁来了,她笑得更开心,招呼说:岁岁快来,冰箱里什么都有,你拿点我们一起烤。
    沈岁岁从岑娴就身后走出来,才看见屋里还放着一个大冰柜,食材可以自选,她拉开冰柜门,扭头问:岑老师,你吃什么?
    羊肉串吧。
    沈岁岁把已经握住的羊肉串直接拿出来,这时候要是有尾巴都要得意的甩起来了:我就知道你要吃羊肉串。
    岑老师没有特别喜欢的食物,平时大多都是私厨送来什么就吃什么,唯一有一点偏爱的就是羊肉了,但还得是没有膻味的那种新疆羊。
    也不知道这个羊肉串有没有膻味。沈岁岁坐在小熙对面小声说。
    小熙手里的菜串已经烤好了,她拿起旁边的孜然撒了一层,又往上撒了一层红通通的辣椒粉,热度烘烤着孜然的香气传出来,一下就有了烧烤的感觉。
    她把其中一串递给沈岁岁说:这的食材都是很不错的,应该没什么膻味,你尝尝这个。
    沈岁岁看着上面的辣椒面就要流汗了,咽了下口水说:不了不了,我不能吃这么辣的。
    对,我差点忘了你不吃辣。
    她转手把手里的几串放进走过来的徐秋珊的盘子里,笑着责备说:我以前也不吃辣,就是跟你一起吃饭越来越能吃辣的。
    徐秋珊低头吻她的唇,笑着说:要嫁我们川妹子哪能不会吃点辣。
    小熙没想到徐秋珊这么不要脸,岑娴就和沈岁岁都在呢就这么亲,红着脸捏了一下她的腰,把她盘子里的东西都拿走: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这有什么,不都是自己人吗。
    啤酒刚从冰箱里拿出来,在炉火边还冒着凉气,徐秋珊把其中一瓶抛给岑娴就,语气很不正经:是吧,娴就。
    岑娴就瞥了她一眼,抬手接住啤酒放在手边,把沈岁岁怀里的旺仔牛奶拿出来,轻松拉开拉环又塞了回去,说:你裴珠拍完了,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沈岁岁因为拍戏指甲留长了一些,用凤仙花染成了淡淡的红,指甲一长就拉不开拉坏,这两天都要岑老师做拉环工具人。
    她两支嫩白的手捧着旺仔牛奶,猫眼又乖又软,闻言也抬起眼看向徐秋珊。
    徐秋珊看她这幅富贵人家小猫咪天真不谙世事的样子,想伸手rua猫,笑得像个狼外婆:想要转幕后,做个综艺之类的,岁岁最近有没有档期,来我的综艺?
    沈岁岁吓得差点喷奶,她已经在综艺上跌倒两次了,先是在惬意的田园上和岑老师圈了一圈cp粉,最近因为谁是福尔摩斯又狠狠的红了一把,这一年都不想再上任何综艺了。
    可徐老师又是小熙的老婆,又是岑老师的好朋友,直接拒绝也不太好,更何况她还真的有档期。
    沈岁岁把旺仔牛奶放在桌子上,问:是什么综艺啊?你先说给我听一听,我虽然现在又自己的工作室,但其实还是得听岚姐的,不一定能自己做决定。
    她在心里划了个十字,李岚,永远的盾,感恩的心,感谢岚姐。
    但是我可以作为投资方,我最近对投资还挺感兴趣的。沈岁岁又补了一句。
    徐秋珊喝了一口啤酒,说:其实也有确定下来到底做什么,不过大概应该就是选秀了,选秀综艺热度大,热度持续的还久。
    虽然嘴上说着没有确定下来,但是徐秋珊其实已经做了不少的调查了,开了个话头,就流畅的说了下去。
    国内选秀现在已经是比较成熟了,积累了一些成功的经验,我们再办也不容易失败,到时候挖两个有经验的制作人来操作,在原本的选秀上高一些创新,应该就差不多了。
    小熙点了点头,接过她的话继续说:所以我们这次不打算选一个男团,而是准备选一个乐团出来,正好我也认识不少搞乐团的人,应该能招到一些质量很不错的选手。
    岑娴就把烤架上的羊肉串翻转了一圈,说:如果这样做的话,我觉得是能卖出去的,两大厂现在都有选秀节目,但是这两年K厂也有要起来的势头,K厂还没有选秀。
    她把羊肉串剔到白瓷小盘子里,放在沈岁岁面前,说:岁岁也可以去参与试试,你和Q厂的合同早就结束了,选秀也又过去了两轮,你已经有资历去做导师了。
    徐秋珊一拍手说:是吧,岁岁来,我们一起搞个大的。
    岑娴就抬眼说:你这是就等着我家岁岁吧?她低头说:不想答应就不答应,不要勉强。
    徐秋珊立刻说:我当然不会坑岁岁,岁岁条件你随便开,能听你的我都听你的,你觉得我们刚才说的那些行不行?
    沈岁岁拿着羊肉串,大脑飞快转动,说:我觉得好像不太行。
    她终于想到几个理由,做出镇定的样子,说:我觉得现在选秀已经落俗了,就拿就先这两届选秀来看,明显就没有当初的热度那么大了,连两个大厂都撑不起来,何况是K厂,我觉得K厂不是不知道自己差选秀这个模块。
    她缓了口气,继续说:K只是自己也知道,普通的选秀他是打不过两大厂的,K厂需要的是大创新大变革的选秀节目弥补不足,而不是在现有的经验上缝缝补补的替代品。
    沈岁岁含泪举例子:现在只有彻底的创新才有可能出头,你就看这两年火起来的综艺,哪一个不是全新的,包括我最近参加的谁是福尔摩斯。
    徐秋珊闻言陷入深思,心里觉得沈岁岁说的有道理,沈岁岁的谁是福尔摩斯爆火,无论是题材还是嘉宾的选择确实都是在刀尖上起舞,但结果也是毋庸置疑的成功。
    反而是那些一季一季一成不变的更迭的老牌综艺,观众逐渐流失,不复曾经的热度,潮流更迭的很快,成功的经验参考的时间是在不停的缩短,可能她的选秀刚办起来,选秀就彻底落伍了,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徐秋珊表情严肃了一些,用请教的语气问:那岁岁,你想怎么创新呢?
    沈岁岁也在心里思考,这个选秀如果她非要参加,首先她的戏份就一定要缩小再缩小,镜头减少再减少,导师是一定不可以当的。
    可她现在确实是可以当导师了,PD已经够不上她的咖位,她强行去做PD系统那边也很难过审
    不,不对!
    有一种情况她就没办法做导师啊!
    如果这次选秀的成员都是她的前辈...是那些已经成名的女艺人呢?!
    第89章
    如果这样的话就绝不会让她这个小辈做导师,她当个制作人代表什么的,在前辈面前不会很出彩。
    而且她性格不好,要是哪个前辈看不惯她给她找找麻烦,让她被粉丝群起而攻之,就更是意外之喜了。
    沈岁岁越想越兴奋,觉得自己脑袋里已经有画面了:我确实有一个彻底创新的想法,姐姐们的选秀。
    徐秋珊没听明白,追问:姐姐们?
    沈岁岁解释说:就是三十岁以上的已经成名了的女艺人,把她们聚集在一起举行一场选秀。
    徐秋珊听完她说的,认真思索了一下可行性,微微皱起了眉:虽然创新是足够创新了,但是这个综艺筹备的难度和变数是不是太大了,最基本的选手就太难确定了。
    她把问题看得很透彻:当红的大花没必要参加选秀,她们的团队也不会允许她们参加这种淘汰制的选秀,就算她们愿意参加,像娴就这样的,除非其他选手都跟她是一样的咖位,不然胜负根本没有悬念,反之也一样。
    徐秋珊没把反之详细说,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反之如果选择已经过气了走下坡路了的女艺人,热度上就很难对冲其他选秀节目,而且改变了选手的年龄段,对不上现在大批秀粉的习惯,观众群体也是未知数,之前选秀的经验也没办法全部参考,几乎就是从头再来。
    但这就是她期待的画面啊!
    沈岁岁觉得自己简直是聪明坏了,要多么天才的大脑才能想出这么个难以操作扑街概率超大的综艺的。
    这个综艺能不能凑齐选手两说,凑齐之后怎么对待选手又是一个问题。
    娱乐圈一直对资历十分看重,任何意思对前辈不尊重的行为,哪怕是误会,都容易成为年轻艺人的污点,键盘侠激情出击,一页成为罪人。
    其次选秀的看点就是选手为了自己的梦想坚持训练,汗水激情青春都会打动年轻秀粉的心,除此之外各种各样的cp组合也是看点之一。
    但是姐姐们的选秀就不一样了!完美的规避了选秀的每一个看点。
    首先热血青春不存在的,就按她了解的,像岑老师徐老师还有陈桑姐这种还没到三十的女艺人就已经开始养生了,不拍戏十点之前就睡觉,通宵跳舞是不可能的,精力支撑不住。
    其次磕cp有一个规矩大家都懂,已经结婚了的不磕,磕起来咯牙不说,还容易被唯粉冷嘲热讽。
    但是邀请三十加姐姐,必然会有大半的姐姐结婚甚至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磕cp这条路直接堵死。
    真是一个让人无比安心的综艺啊!
    沈岁岁把这个综艺的雷点都想通顺了,期待的看向徐秋珊,说:我觉得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也是前所未有的尝试,所有成功的综艺都是这么大胆尝试过来的。
    徐秋珊还是很犹豫,说:岁岁这综艺你也要投资,这个综艺难度太大了,太冒险了,一旦扑了糊了,赔钱了
    沈岁岁想去拉徐秋珊的手,手伸过去一半感受到了岑老师温柔的目光,她动作一僵,又转而拿起了一串羊肉串放进徐秋珊的盘子里。
    她真诚的说:不要怕赔钱,我们沈家做事从来都不会赔钱,相信我。
    沈家这么大的招牌砸下来,饶是徐秋珊也有一瞬间被砸懵了,被忽悠的点了下头,说:好吧,那我就试一试。
    沈岁岁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又把自己的羊肉串分给了徐秋珊一个,说:你放心徐老师,绝对不会让你赔钱的。
    如果能花钱买命她愿意把全部的钱都拿来买糊值!!!
    她穷的就剩花不完的钱了。
    事情定下来,沈岁岁心里又升起了一些警惕,只是她被背刺的太多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已经成了她的一种习惯。
    虽然这个综艺怎么看怎么不靠谱,怎么看怎么能糊,但是万一呢!!!
    万一她就爆火了呢?何况这种看起来根本不可能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沈岁岁缓缓做了个深呼吸,平复了下自己因为回忆之前几场无情背刺而翻涌的血液。
    徐老师,我觉得我们这个选秀节目,既然创新了,就不能只要一个明星推荐官。
    她看所有人都看过来了继续说:而且我后期还有一个戏排着,那部戏是我们自己家的我得管着挺多事,后期可能忙不过来,我让顾枭来和我交替做明星推荐官,你看怎么样?
    沈岁岁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此举可以称之为风险规避大师级别的操作,到时候第一期她先上去试试水,如果火了就赶紧去拍戏热度造福她的好兄弟,如果糊了她就一直拍下去,让顾枭决赛过来凑个数就过去了。
    徐秋珊面楼惊喜,前段时间热搜还有一句吐槽选秀的话,选秀选了这么多年也就女团火了一个沈岁岁男团火了一个顾枭。
    虽然是玩笑话,但也侧面显现除了沈岁岁和顾枭在选秀节目上的绝对的热度,说一句是年青一代的男女流量之首绝不夸张。
    她现在拥有了沈岁岁,沈岁岁还要附赠一个顾枭?!
    这是什么招财猫啊!
    徐秋珊生怕生岁岁反悔,立刻答应下来,看沈岁岁目光温柔的能滴下水来,柔声问:顾枭要来的话我们当然欢迎,不过他有那个档期吗?顾枭应该很忙吧。
    沈岁岁被她看的起鸡皮疙瘩,挽住一旁岑娴就的手,说:我去说的话就有。
    顾枭平常可能忙,这几天被他爸通缉就闲多了,手上就谁是福尔摩斯一个综艺,但凡有点别的事情做,他也不会在福尔摩斯那玩的那么开心。
    说起这个通缉,她还以为那位顾房王就算不亲自过来见她起码也应该在各种地方给她使点绊子,结果竟然无事发生!
    她和顾枭想了半天,最后也只能归结为顾房王也顾忌她爸爸,顾忌沈家。
    因为这个结论,顾枭这两天对她更热情了,她看着就烦,本来准备把他扔大山里拍戏,这下正好用上了,直接过来主持选秀。
    沈岁岁想到这有些出神,低低的叹了口气,家世竟然成了她赚糊值的绊脚石,只希望这次来参加的选秀的姐姐们不畏强权,该看不惯她就使劲黑她,千万不要留情。
    选秀的事情告一段落,沈岁岁出个主意,具体落实都由徐秋珊和小熙去做,几个人吃到一半,小熙出去搬了台投影仪过来。
    沈岁岁看着正在整理幕布和投影仪的两个人,扭头问正在给她烤串的岑老师:要看什么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