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章坏人

    秋夜寒凉,冷月扑落一地清光,照出驿站的回廊里,几个行色匆匆的人影。
    南祁去往北凉的使团在这里已经停留整整两日了,据说是因为奉命出使的顾侍郎忽染疾病。
    此病来势汹汹,还有可能会传染他人。短短几日内,不仅是顾荇之,一同病倒的还有徽帝派给使团的两位将军。
    驻守的驿臣不敢怠慢,又是送医、又是送药。可他只见那汤药一碗碗地端进去,顾侍郎和两位将军的病却总不见好。
    驿臣站在门外,忧虑地叹口气,将今日的汤药交给了守在门房之外的侍卫。
    侍卫端着药汤推门而入。
    房内昏黄的灯光下,顾荇之身披大氅,盘坐榻上,除了眉间偶然的几分倦色,并不像久病未愈之人。
    他见侍卫进来,手里的地形图紧了紧,转而换上一副略带焦急的神色,问他道:“怎么样?那两人还是不肯合作么?”
    侍卫点头,沉默地推开一扇轩窗,将手里的汤药都倒了出去。
    原本就不展的眉头,此刻更是紧锁在了一起。
    如今他已经称病在此耽搁了两日,而徽帝祭祖就在十日之后,留给他谋划布置的时间不多了。
    若是没办法策反这两个徽帝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让人假扮他继续北上,恐会打草惊蛇,让徽帝提前起疑。
    金陵的兵马,宋毓虽留给了他大半,可区区几千精兵与殿前司和驻守金陵的五万驻军比起来,简直是个以卵击石的笑话。
    所以顾荇之唯一的胜算,便是蛰伏在暗处的先发制人。
    可若是再这么拖下去……
    顾荇之叹气,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道:“罢了,再等一晚,若是明早他们还是不合作,那便只能杀了。”
    “可是……”侍卫迟疑道:“若是军报终断,恐怕大人金蝉脱壳之计会败露……”
    顾荇之闻言没有说话。
    他何尝不知,这样有可能会提早暴露他的计谋和行踪。可事到如今,他能期望的怕是只有徽帝忙于对付宋毓,而疏于防范了……
    一向成竹在胸的人,面对这样的绝境,此刻也是没了底。
    这一世,他已经竭尽全力在阻止内战的爆发了。若还是不能避免,他自当继续奔走,为国为民。
    思及此,他抬头看了看窗棂上的那一抹纤月,倏尔抬了抬嘴角。
    还好她是安全的。
    *
    花扬是被车轮下卡着的一块石头给晃醒的。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扑入眼帘的便是花添那张冰冷淡漠的脸。
    她本能地想反击,然在抬手的那一刻却听到了几声铁链相擦的脆响。花扬低头看过去,发现他们居然把她锁起来了。
    “不是我要锁你,”花添冷冷地道:“是你男人要求的。”
    “……”花扬咬咬牙,斜睨着她道:“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听那顾和尚的话了?”
    花添撩了撩头发,从怀里摸出一包剥了壳的栗子,另一边递了杯热茶到她嘴边,淡淡道:“我不听他的,我听宋毓的。”
    “哈?”花扬抬眉看她,一脸的不可置信,“宋毓呢?”
    花添倒是坦然,将手里的栗子颠了颠道:“宋毓现在是我的主雇。”
    言毕又补上一句,“他不在,先走一步,回易州聚集兵马了。”
    “聚集兵马?”花扬怔住,又问,“所以,他和顾荇之到底是要干什么?”
    “无可奉告。”花添道。
    “切~”花扬翻了个白眼,讪讪地道:“你还能给宋毓干活儿,看样子还真不挑。”
    说完她眨眨眼,见花添的脸上倏然泛起一抹潮红。总觉得今天的师姐怪怪的。
    可现下最紧要的事不是探究师姐,而是想方法脱身。于是她将自己挨过去蹭花添,放软声音唤了句,“师姐~”
    “停!”花添伸手制止她,撇嘴道:“公事公办。”
    冰冷不容商议的态度,是花添从未对她展现过的,车厢里的气氛霎时有些凝结。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起了一阵骚动。
    有侍卫急匆匆地跑来,隔着车幔对花添拜道:“姑娘,方才停车的时候长平郡主说去小解,跟着她的侍卫来报,找不见她人了。”
    “不见了?!”花添猛然撩开面前的车幔,低声抱怨道:“当真是被宋毓给宠坏了,这一路上就没见她消停过!”
    侍卫见她生气,也不敢反驳,立即忐忑地低了头,一幅幅贴顺从的模样。
    花扬:“……”
    师姐好像变得已经不是以前的师姐了。
    花扬愣住,只觉花添消失的这些日子里,似乎可能或许……是不是跟宋毓发生了点什么。
    不然宋毓那个奸诈的人,怎么会放心让她护送自己和宋清歌去易州,甚至还把路上的兵权都交给了她。
    不过不待她细想,花添便无奈地跳下了车,领着侍卫走远了。
    外面的火光逐渐远去,周围又安静下来。
    天杀的顾狐狸老和尚,真不知该说是药效好、还是剂量重,竟然害她昏睡两日才醒。是算到她醒了就要跑路,所以先饿她两天让她前胸贴后背,没力气是么?!
    花扬气得呲牙咧嘴,在心里把顾荇之全族都问候了一遍。却只能像条死鱼一样地躺在马车里,用下巴去拱花添留下的那包栗子。
    车幔在这个时候被人从外面掀开了。
    花扬抬眼,只见宋清歌笑嘻嘻地探了个头进来,乖巧地唤了句,“师父。”
    她跳上车,将横躺的花扬扶起来道:“师父别怕,我来救你。”
    言讫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开始割花扬身上的绳索,一边割,还一边从怀里摸点心往她嘴里塞。
    花扬一口一个,很快,被绑缚的双手就解开了。
    她甩了甩酸软的胳膊,方想站起来,却见自己的腰上还系着一条细长的链子。不用问,这必定又是那个可恶的老狐狸交给花添的。
    花扬危险地眯了眯眼,对宋清歌伸手含混道:“钥匙呢?”
    “钥匙?”宋清歌歪着脑袋看她,“我没有钥匙。”
    “……”花扬忽然觉得喉咙被什么梗了一下,“那你准备怎么救我?”
    宋清歌扯了扯她腰上的链子,也有些无奈。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将手上的匕首一转,递给花扬道:“你劫持我,让师姑把钥匙交出来。”
    花扬点头,觉得这实在是一个好主意的同时,也为宋毓能养出这么个只会坑他的妹妹默了会儿哀。
    等等!
    看着那只将匕首递到她面前的手,花扬忽然想起,方才侍卫来报,跟花添说宋清歌去小解,所以……
    花扬心中一凛,看着她略微惊恐地问到,“你刚喂我吃点心之前,洗手了么?”
    *
    徽州城外,驿站。
    东方的天际泛起一丝鱼肚白,屋内灯火燃尽,案上满聚烛泪。
    顾荇之用朱砂笔在地形图上圈好最后一个圆,抬头看了看窗外。
    不能再等了,今日若是再不动身去金陵,只怕是没有时间策划布置了。事到如今,纵是胜算不大,也只剩破釜沉舟、刀口舔血这一条路可走了。
    他将手中图册卷好,起身理了理衣襟。
    “来人!”
    “大人!”
    门外的禀报与他的声音一同响起,顾荇之看向那扇被人推开的门,只见侍卫面带喜色,语气激动道:“妥了!那两位将军答应协助大人,伪造大人北上的信报。”
    顾荇之怔了怔,只觉这好消息来得实在是恍惚,正欲细问因果,却见晨光熹微之中,一人身披朝霞而来。
    她行到门口,倾身往门框上一靠,既冷又硬地奚落道:“要让人替你办事,光靠以德服人是不够的。你若是早点告诉我,我早点替你去绑了他俩的全家,你这干耗的两日还能省了。”
    花扬还是很生气,叉腰瞪过来,“当坏人,我可是比你有经验得多。”
    ——————
    菇:哇!老婆你真有经验!
    花:滚,原谅你之前,都别跟我说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