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阮温霄一把将阮盈花打横抱起,快步走了进

    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阮盈花接到母亲打开的电话:“你小叔叔来美国了,我让他带了一些你最爱吃的东西过来,你去机场接他一下。”
    阮盈花眉头一皱,提到这个小叔叔,她可没有什么好感。
    阮温霄是她爷爷在奶奶去世之后再婚娶的外国小老婆生的孩子,年纪都没有比她大几岁。
    而且身为一个混血儿,这个小叔叔和他爸爸没有一点像的地方,再让阮盈花管他叫叔叔就更别提多别扭了。
    但偏偏阮温霄这个人天生的少年老成,打小就喜欢摆出来一副叔叔的架子。
    并且他总是那么的趾高气昂,一副看不起脑子不灵,读书不行的阮盈花的德行。
    最过分的是阮温霄身为一个男人,居然完全继承了他母亲的美貌,仗着他集合东西方之大成,自幼就容貌出众好看,她的那些女同学,凡是见过阮温霄的,没有一个不是想拿她当跳板,去做她小婶婶的。
    所以阮盈花觉得自己的童年以及少年时期,不知道有多悲惨,都是因为这个阮温霄这个祸水,弄得她翻了好几艘友谊的小船。
    让她去机场接他,她才没有那么好心呢,但是直接放鸽子又会觉得她这人很没有品,毕竟他还是千里送鹅毛而来的,总不能太不客气。
    于是她一面应承了她妈妈,一面又在当天给阮温霄发了一个微信。
    大致意思就是那天她有事儿走不开,麻烦他把东西送到她的公寓来,就放门口的架子上就行。
    地址长长的一串写好之后,阮盈花还发了一个极其可爱的表情过去,小叔叔,拜托你了,爱你哟。
    然后她就开开心心的去酒吧玩耍了。
    当然这样一来,她也就看不到阮温霄下了飞机之后,看到了她的简讯,那一瞬,眼神里流出的那一股子轻蔑又狠厉的神采。
    阮温霄打车到了阮盈花的公寓门口,自己买了一杯咖啡,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一边处理邮件,一边在她公寓外面的小花园里坐着,等阮盈花回来。
    大概到了晚上九点左右,一道出租车的亮光滑过阮温霄的面前,紧接着车子在他眼前停了下来。
    车门一开,只见穿着恨天高的高跟鞋和近乎齐臀短的小黑裙的阮盈花被一个金发碧眼的男生从车上扶了下来。
    阮盈花似乎喝了很多酒,走路都走不稳,那个男生一直拖着她的身子,两人摇摇晃晃的往大门口走。
    但是很快就被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亚当一抬头,就见一个西装笔挺但是表情阴沉的年轻男人目光犀利的盯着他和阮盈花。
    同为男人,他看得出那是一种什么眼神,而且这人一看就是一个练家子。
    根据永远不要轻易的得罪一个会功夫的亚裔,亚当很怕他不交出阮盈花,一声“嘿哈”之后,他就会去亲吻地面了,而且他本身也没有想把阮盈花怎样,何必为她整出一个情敌来呢?
    于是亚当一面讪笑,一面将阮盈花交到了阮温霄的手里,同时用非常生硬的中文说道:“朋友……都是朋友……”
    然后脚底抹油似的,一溜烟的跑了。
    阮温霄接过阮盈花,饶是他平时经常健身,这吃醉的女人也不太好控制,东倒西歪的让他找不到重心。
    尤其那软绵绵的酥胸撞得他胸口的时候,他身子一顿,阮盈花那里怎么长的,怎么可以那么软又那么弹。
    他扬起头,深深的吸了一口,就像被人给灌下了一杯烧刀子一样,全身都燃了起来。
    他用手指戳了戳阮盈花好似胭脂泼面,烟霞晕染的小脸,刚刚那满是嫉恨的心略微舒缓了一些,他搂着她的腰,抓起她的手指在门上按了一下,通过指纹解开了她家的门锁。
    然后阮温霄一把将阮盈花打横抱起,快步走了进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