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文胸下面的小小奶尖儿也悄悄的翘了起来

    因为阮盈花一身酒气,所以阮温霄自然是打算将她抱到浴室去给她洗一洗。
    结果刚一到卫生间,一直耷拉着脑袋的阮盈花像回光返照一样挣扎着从他身上跳了下来,并且一把将他推开,同时像个孩子似的喊着:“到家咯!”
    接着她一脚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然后冲着阮温霄翘起了自己的小屁股,扭来扭去的扯下了自己的小裙子,在蹦蹦跶跶的哼着歌跨到了浴缸里面。
    但是因为双手没有什么力气,她弄了老半天才把上身的T恤脱掉,然后又开始苦恼怎么解开身后文胸的搭扣,因为够了半天够不到,阮盈花干脆丧气的往浴缸里面一坐,然后一歪脑袋,准备迎接睡神的降临。
    然而头顶的一波从淋蓬头里洒出的水落在她头上的时候,阮盈花的意识再度恢复了。
    她一抹脸上的水泽,才注意到浴缸前面站在的高大身影。
    “小叔叔?你怎么进来的?”阮盈花似醒非醒,脑袋虽然可以思考但是非常的迟缓,等她意识到男女有别这种事情的时候,才赶紧抬起手护住自己的胸口,并拢她修长笔直的双腿,想要躲避阮温霄那充满了审视与怒气的眼神。
    阮盈花直觉阮温霄在生气,可是她又想不明白他有什么好生气的,就算不用借着酒劲儿,她的小姐脾气也是一直有的,于是她噘着粉嘟嘟的小嘴儿喊着:“我不用你照顾……你出去啊……”
    阮温霄心里火大的不得了,如果今天不是他在门口接她回来,她就这样子和那个外国男人还不知道要搞出什么事情来。
    但是此刻喝醉的阮盈花瞪着一双大眼睛无辜又娇憨的看着他,被他浇湿的头发湿哒哒的垂在脸颊,晶莹如雪的肌肤上也沾满了水珠,一双藕臂横在胸前,把从文胸里面露出的那饱满浑圆的乳儿挤出一道更深的沟壑,双腿就像美人鱼一样并拢弯曲。
    阮盈花好似一只从海底浮潜到岸边的海妖,不用唱歌,只是这么望着他就已经锁住了他的魂魄。
    而阮温霄只是盯着她的胸扫了一眼,就觉得自己的灵魂在往那无底深渊里面下坠了。
    怒火逐渐烟消云散,欲火开始升腾。
    阮温霄用手扯了开了自己领口的黑色领带,露出了他性感的喉结,他一边动手慢条斯理的脱着自己的衬衫,一边漫不经心的对阮盈花说道:“我没空照顾你,只是旅途劳顿,我需要现在就要洗一洗……”
    哈?阮盈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她一大活人在浴缸里,然后阮温霄说他要洗澡。
    阮盈花不开心了,想要站起身却完全使不出力气,只能气呼呼喊着:“你去酒店洗,在我家里干什么……”
    结果阮温霄没有说话,他将衬衫脱掉之后,又退去了裤子。
    然后就像一尊希腊神话里完美的雕像一样直挺挺的站在她的面前,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她。
    阮盈花看着他高高大大又肌理分明的身躯,终于明白什么是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男人。
    阮温霄生的俊美清秀,但是长期的锻炼和他硬朗的作风,使得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女气,白皙的肌肤和结实的筋肉,只给人强壮和挺拔的感觉,又不会过于沉重。
    在酒精的作用下,阮盈花的身子也异常的敏感,在阮温霄冷凝又炙热的目光的注视下,她感觉非常的奇妙,竟然会兴奋又紧张的皮肤发烫,呼吸也控制不住的一拍快过一拍,连掩在文胸下面的小小奶尖儿也悄悄的翘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