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阮温霄则一把抓起她的脚踝,将她的两只小

    许是酒壮怂人胆,阮盈花见到阮温霄这么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她也不甘示弱的仰起头看向他。
    但是她也只敢冲着阮温霄那张帅裂苍穹的俊脸喷火,对于他黑色内裤里面包裹着正对着自己面颊的巨物她坚决的视而不见。
    阮温霄看着阮盈花那双满是一簇簇小火苗的眼睛,觉得真是晶亮亮的好看得不得了,就像他打开天窗看到得一闪一闪的星星一般。
    多少年前,他就是不经意的撞上了这朝自己瞪过来的双眼,他的心当时就像被什么刺中了一样。
    十年如一日的,某某人的音容笑貌折磨得他夜不能寐,而这正主还毫不知情的在大洋彼端夜夜笙歌。
    想到这里阮温霄的一肚子怨气根本不知道朝哪里撒。
    于是他长腿一迈,就跨入了浴缸里面,然后在阮盈花的对面坐下,一幅冷漠淡然的模样硕道:“小花,我从小看你长大的,我不介意和你一起洗...”
    阮盈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因为醉了的缘故,从阮温霄嘴里喊出那小花两个字的时候,虽然她一面生气,小花是他可以直接叫的么,一面她又觉得他的声音怎么可以这么又苏又欲,听得她耳朵都怀孕了...
    但是后面那一句话令人直接爆炸了...
    “阮温霄,你又倚老卖老,什么叫看着我长大的...”阮盈花气的在水里胡乱的蹬腿,本来就不大的浴缸因为阮温霄的进入更加拥挤了,阮盈花腿没有什么力气,踹了两脚都踹到了阮温霄的腿上,而阮温霄则一把抓起她的脚踝,将她的两只小脚放到了自己的腿间。
    阮盈花一下子就愣住了,她都没有注意阮温霄什么时候把内裤给脱了,他腿心漆黑的森林之中矗立了一杆巨炮正对着她的方向,然后她的一双小脚则被他双手抓着放在了他的肉棍两侧。
    这是阮盈花第一次看到男人的性器,在酒精的作用下她对好奇心不再被压抑,一双贼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阮温霄那粉红色的野兽,男人那玩意儿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也说不上好看,看了一眼就让人心跳加速,面颊发烫,她情不自禁的用手捂住脸,小声嘀咕了一句:“好大...”
    终年像冰山一样冷峻的阮温霄终于是有些动容,被阮盈花赞扬哪里大,不仅满足了他男性的自尊心,他还有一种终于被这傻丫头注意到了满足感。
    “大?那你喜欢不?”阮温霄同手轻轻的摸着她的白嫩的小脚,多年夙愿即将实现,他都没有发现他的声音和心跳都在一起发颤。
    他没有表情又干净白皙的脸上突然晕染上一层赧色,简直就像阮盈花调戏了一个禁欲冷情的和尚,勾搭得他要打开杀戒一样。
    然而迟钝的阮盈花只当是浴室的热水蒸汽蒸得他们两人又热又燥,她不舒服,于是又开始乱动起来:“不喜欢...好热呀...我要出去...”
    这又娇又嗔又懒散的语调是阮温霄不要太熟悉,只是从小就喜欢躲着他的阮盈花很少对他说过,他曾经一度怀疑阮盈花是知道了他对她的小心思才会这么躲着他的。
    后来阮温霄发现不是,阮盈花只是单纯的讨厌他,而且原因不明。
    阮温霄百思不得其解,阮盈花是不是眼睛瞎啊,她看不到他对她的情谊么?
    但是如果阮盈花听到他的心声,一定会怒吼一声:“你变态啊,谁会没事儿喜欢自己的小叔叔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