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阮温霄的手指又开始恣意的揉捻着她敏感的

    突然,阮盈花近乎涣散的神志一下子被击中了,她感觉到原本还在她细嫩的腿心之中来回摩挲,让她觉得又酥又痒的的那几根手指,忽而猛地剥开了她的花唇,直直的插到了她的花径之中。
    阮盈花一瞬间清醒了不少。
    阮温霄趁着她吃醉了,不论是欺负她也好,占她便宜也好,但是动真格的可不行啊,毕竟她和他可是叔侄,是那种一夜情都不可以玩的关系啊。
    说白了,他要是真的和她那个了,那可是……可是乱伦……
    在这种认知之下,阮盈花的小穴骤然抽紧,狠狠的夹住了阮温霄往里面顶的手指,她摇晃着小脑袋,不住的抽泣着,也不知道是她真的怕了,还是被阮温霄手指刺激出来的生理性泪水,总之,现在的她双眼泛着水光,眼尾一片媚红,她还要咬着嘴唇,支支吾吾的压抑着哼吟,瞪着水汽蒙蒙的大眼睛,又娇又软冲阮温霄的喊着:“不可以……小叔叔……你不能这样……”
    阮盈花完全不知道她此刻正在完美的演绎着什么叫欲迎还拒。
    阮温霄下面胀得快要炸了,尤其那声小叔叔喊得他心肝都颤了,他手指往她的小穴一转,继续往里面一顶,同时拇指按压着她的阴蒂,低声说道:小侄女……别哭了……放松一点……
    啊……哈……”阮盈花小穴一绷,身子一颤,哭着向后仰过了头去,她现在真是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压抑难受之中又带着满满欢愉的滋味。
    这该死的阮温霄,这时候还要强调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
    尽管阮温霄的表情看起来忍得也很难受,是那样的又欲又酷,可是阮盈花也不敢再看了,她现在的身子既兴奋又抗拒,阮温霄越是让她不要哭,她就哭得更厉害,越是让她放松,她的小穴就愈加绞紧。
    而阮温霄的手指又开始恣意的揉捻着她敏感的阴蒂,阮盈花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乳尖儿上和小穴里都麻痒难耐至极,更有一汩汩的爱液从花径之中奔涌了出来,一种近乎失禁的感觉令她忍到了快要崩溃了。
    阮盈花突然坐直了身子,扑向阮温霄,用小拳头打着阮温霄的胸口:“禽兽……呜呜呜……你在做什么啊……”
    阮盈花这样投怀送抱,小穴反而把阮温霄的手指吞得更深了,阮温霄的指尖居然碰上了那一层薄薄的膜。
    阮温霄有点诧异,想着阮盈花平时犹如花蝴蝶一样在男生堆里穿梭来去,到头来竟然片叶都不曾沾身?
    其实来之前他倒是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至今还是童子鸡的他,本来还想着阮盈花会比他多一些经验,现在看来,他和他这个上蹿下跳的小侄女,在这方面居然还在一个起跑线上。
    坦白阮温霄也不是很非常介意这个,只不过现在很有些意外,他心中澎湃着难以言表的喜悦甜蜜之情,将手指一抽,一手捧着阮盈花的后颈,,一手搂着她柔软的后腰,对着她嫣红的小嘴儿就吻了上去。
    这吻带有极强的占有欲和侵略感,阮温霄不仅把阮盈花的嘴唇唆得很痛,舌尖更是直接撬开她的贝齿,伸到了她口中,把她细嫩的小口里面舔了个遍,然后将阮盈花慌不择路,四处闪躲的的小舌卷在口里,肆意舔弄勾缠。
    阮盈花此刻是跨坐在阮温霄身上的,他高高竖起的滚热阳具紧紧贴着她粉嫩娇软的花唇,火热厚实的胸口蹭着她挺翘饱胀的玉乳,而他的一手紧紧扣住了她的后脑,一手在她光滑无暇的雪背上来回抚摸着。
    偏生阮温霄吻得那样用力,他的性器磨着她的花唇,弄得她又酥又痒,胸肌蹭着她的乳儿,害得她的小奶尖儿像小石子一样的硬,关键是他的这个吻,又色气又骚气,还那样霸道缠绵,简直犯规。
    阮盈花被他亲的完全上不来气儿,就像一滩春泥一样瘫软在他的怀里,任由他“呼啦”一下给抱出了浴缸,拿着浴巾一裹,就像个小粽子一样的给扛了出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