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他低头吻着她胸前浑圆饱满的嫩乳,还有那

    但是阮盈花意识到这些的时候已经太迟了,阮温霄已经摸得她的全身酥软,还微微发烫,小穴麻麻痒痒的,湿湿的水液从她的花径深处流出。
    好想有什么粗硬的东西进去摩擦一下,不然真是像是有细细的羽毛勾过一样。
    然而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阮温霄的手指已经摸到了她的花唇之上,然后非常自然的挑开她的唇瓣,把他的手指插到了小穴之中,然后开始轻柔舒缓的抽送着。
    阮盈花那一瞬间觉得既然满足又难捱,她又想阮温笑的手指出去,但是同时又不想他停下来,她下意识的并拢了双腿,小穴蠕动抽缩,夹紧了阮温霄的手指,而这是阮温霄还在亲吻她的后颈,亲得她背后一片酥麻,阮盈花瑟缩了一下脖颈,回过头来,刚要对阮温霄喊停,可是却看上了他那满是柔情和欲望的双眼,还来不及说话,就被他再次吻了下去。
    他的吻最一开始非常的温柔缱绻,但是很快就趁着阮盈花唤气张口的时候,把舌尖探了进去,勾缠着她,同时手掌顺着她身子摸了几下就把她的外衣脱了下来,紧接着她的内衣扣子也被他轻松打开。
    阮盈花都不知道自己是遭遇了魔术戏法还是什么,不一会儿身上的衣衫就都不见了,而阮温霄像是怕她冷似的,把她搂的更紧了。
    然而此刻阮盈花什么也说不出来,什么也想不明白了,她的嘴唇被他含着,娇嫩的小穴被他的手指插着,她还在哼哼唧唧的用手推着他的胸口,然后这螳臂当车的行为自然换来了他更大的动作,他将她身子往雪白的羊毛地垫上一压,完全覆在她的身上。
    阮盈花发现自己今日没有醉酒,但是却战斗力全无,被拉倒大腿根处的小内裤完全起不到保护她的作用,粉嫩的小穴被阮温霄长指凿开,一下又一下往里插入,小腹酸酸涨涨,酥酥麻麻,时不时的就能触碰到她无法言喻的敏感之处,令她简直欲罢不能,原本挡在她和阮温霄之间的手臂,渐渐的也变成环绕到了他的肩头。
    阮温霄像是感受到了阮盈花的变化,于是加快的手指的律动,阮盈花只觉得他越插越快,小穴里的快感累积的越来越强烈,一阵酥酥麻麻的痒到她无法自拔的感觉充盈到了极点之后,阮盈花的小穴猛的一缩,一股爱液从花径深处涌出,湿热淋漓的喷了阮温霄一手。
    “唔唔……啊啊……”阮盈花被高潮刺激的小腹不断的抽动,她在阮温霄的身下娇颤着,别过头去,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天啊,她这是怎么了,坏掉了么?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她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阮温霄,可是因为眼尾泛着湿红,氤氲着水汽,在怎么嗔怒看起来也只是分外娇气而已。
    阮温霄被她这么一看,身下本来就挺立勃起的性器,立刻胀大了一圈,硬的发疼,他低头吻着她胸前浑圆饱满的嫩乳,还有那已经硬挺翘起的小奶尖儿,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低声呢喃着,“我在对你做……让你爽翻了的事情……”
    啊啊啊,要死了,阮温这人简直是浪到犯规。
    他平时一个总是穿的西装笔挺高冷禁欲的男人,今天忽然打扮的和邻家男孩一样人畜无害,不仅趁她不备将她扑到在地,还要对她说这种虎狼之词。
    关键是还成功的让她湿得一塌糊涂。
    阮盈花的脸瞬间热得可以烫熟两个鸡蛋了,她气呼呼的盯着他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挥舞着小拳头锤着阮温霄的胸口,“你……胡说八道什么啊……”
    可是阮温霄像是无视她的祖安一般,伸手拉开了自己裤子的拉链,将自己火热的巨龙释放出来,滚热的龟头贴着她湿漉漉的花穴来来回回轻轻的蹭着,磁沉的嗓音,忽然变得沙哑;“小花……你真的不想要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