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他本来就生的那么好看,而闭着眼睛伸出舌

    阮盈花一手比划着枪,另一手托着自己的手腕,搞得像威风凛凛的女警花一样,也因为这样的一个动作,使得她胸前那两只乳儿被她的手臂挤到一起,那幽深的一道沟壑,阮温霄凝眸看去,觉得自己都快要粉身碎骨在其中了,而那柔软的腰肢也因为这样的姿势显得纤细无比,好似一把尖刀直接抵住了阮温霄的咽喉。
    换做是年少时候的阮温霄,怕是没有什么定力,早就把这勾死人不偿命的小花爷给按到在地,搓圆压扁了。
    可是如今的他,对小不忍则乱大谋已经是深有体会了。
    于是他只是淡淡的一笑,把头向后微微一错,然后下巴抬起,张口就含住了阮盈花的那根手指头,裹住之后再轻轻一唆。
    阮盈花瞪大了眼睛眼,怎么都想不出阮温霄还会有这么一招。
    看着阮温霄把她的手指含在了嘴里,舌尖轻柔的撩过,又湿又暖,又酥又痒,她情不自禁的一个激灵,托着手腕的手就松开了,而阮温霄动作比她更快,马上抬手去抓她的手,然后将她的小手握在手心,把她的五根手指头一根一根的亲过来之后,又用舌尖从她的手根处一路细细的舔到她的指尖。
    阮盈花刚刚那点膨胀的气势瞬间没有来,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趴趴的在阮温霄的身上坐着,看着他这一系列的骚操作,震撼到无语。
    踏马地,有这样自荐枕席的男朋友,她小花爷百炼钢也成绕指柔了。
    他本来就生的那么好看,而闭着眼睛伸出舌尖滑过她手心的模样又太苏太欲了,阮盈花顿时没有了任何抵抗力,不住流水的小逼夹着阮温霄的肉棒吸了又吸,痒得不行。
    “小花爷…想不想要我动一动…想不想要我……干你?”阮温霄嘴角一勾,眉毛一挑,露出一抹笑意,干你两个字说的尤为意味深长。
    艹,这笑容真的是…阮盈花无法形容,只觉得自己心头的一群小鹿在乱撞,不仅撞破了南墙也没有回头,并且还在康庄大道上撒腿狂奔。
    阮温霄见她涨红着脸,呐呐的看着他,便直接动作,他搂着阮盈花站起来,然后将她压到了沙发。
    阮盈花就见眼前镜头一换,她的后背就贴在了沙发靠背上。
    她被阮温霄抱着坐在沙发上,腿勾着他的腰,穴儿含着他的肉棒,而阮温霄的一张俊脸正逼近在她面前,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仿佛就在等她一声令下,就开始肏她。
    阮盈花的穴里不争气的又流出了一汪水,但是她难耐的蹭了蹭小屁股,把阮温霄的肉棒又夹紧了一些,可是她还有点犹豫和纠结,如果让阮温霄立了上风,那她的小花爷的地位就不保了,可是她现在真的好想要啊……
    就在阮盈花思前想后,从小花爷变成一颗小花椰菜的时候,那只小猫儿突然跳到了沙发上,在阮盈花身边开心的蹭来蹭去。
    毛茸茸的小身子滑过阮盈花的大腿,让她全身都颤栗了起来,她立刻扭摆着小腰,“咪咪…咪咪…别…好痒…”
    她这一摇一蹭,小屁股再一抬,整个人几乎都是钻到阮温霄怀里的,阮温霄被她这么突然这么一勾缠,小穴紧紧的咬着他的肉棒,额头都凸起了一道青筋,差一点就要爆发了。
    而阮盈花这么努力就是为了给小猫儿腾了个空隙,可小猫不知道阮盈花在干嘛,还当她在跟它玩,干脆钻到了她的后腰和沙发靠背之间撒欢。
    “哎呀…”阮盈花不得不继续朝阮温霄靠近,争取更大到空间给小猫,这个样一来就像是她一寸寸贴近他,一寸寸的在吸着阮温霄的肉棒。
    “花儿…”阮温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低头吻着阮盈花的滚烫的小耳垂:“你咬我咬得这么紧…就这么馋我这一口么…”
    低哑磁沉的嗓音,戏谑调侃道语调,听的阮盈花的小脸暴红,她刚一抬头要反驳,就被阮温霄按住了后脑吻了下去。
    之后,阮盈花同学没有任何发言的机会,阮温霄之前已经让过她很多次了,这次绝对不再让了。
    他托住她的小臀,把自己往她里面狠狠一送,接下来就是马不停蹄的狠狠撞着,顶得阮盈花娇嫩雪白的身子一颤一颤的,一双嫩腿晃个不停,白嫩的小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不要…咪咪在…”阮盈花嘤嘤嘤的哼着,被他肏得狠了的小穴一抽一唆的吮着他的肉棒,可是为了不压着身后的小猫咪,她又不得不紧紧的勾着他,贴着他,咪呜咪呜的承受着他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和挞伐。
    呜呜呜……嗯嗯嗯……啊啊啊……
    阮盈花就像在风口浪尖和云里雾里来回飘荡一样……
    那酸爽的滋味终于在她又一次喷出爱液的时候达到了巅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