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情人之我真的芭比Q(十一)

    回去上班,小林总是露出那种眼神让她很不爽。
    “干什么啊,你便秘啊!”
    “啧啧啧,你就好咯、放长假...长官二话不说给你批!”  小林酸溜溜的道:“有点关系就是不一样。”
    龙芷微微皱着眉,也学着他那副表情喝了口茶,“怎么?看我放假你不爽?有本事你去让长官给你批啊。”
    一瞬间两人开始冷嘲热讽,一旁的小师弟感觉气氛不对闪开了,偷偷去找了其他同事来,结果大家见怪不怪,“切,他们俩经常这样,别理他们。”
    果然,到了下午龙芷跟小林又嘻嘻哈哈的好了,小师弟都震惊了。她跟小林的相处模式就是这么奇怪,但也是最真实的。她跟他是好同事好搭档亦是好朋友,虽然偶尔会眼红对方,像这样互相嘲讽几句,但也只是在嘴皮上,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表面看似好得不得了,实则背地里互相给对方穿小鞋。
    这会刚结束假期,就有一个新任务,据情报说一家私人俱乐部藏匿了违禁品--天堂。  这个俱乐部是在郊外的山庄。‘天堂’  这种违禁品说是毒品也不为过,那是近两年在黑市流行的是一种神经麻醉药,根据实验室那边的报告说是来源一种植物提取的毒素,这种毒素对人体的神经造成麻痹产生相应幻觉,再加之天堂还含有其他致欲的成分,能让人飘飘欲仙,最主要是用了‘天堂’的男女,在性爱上能获得无限快感。
    后面这种性爱无限快感是龙芷听一个站街女说的,说她有一个姐妹被某位大佬看上了,有幸尝试过天堂,说简直是毕生难忘的经历,让她欲罢不能,这也就是前面所说的称之为毒品也不为过,因为人就贪念这种感觉,会上瘾,且关键是在警方扫黄时,抓他们验血验尿就验不出什么来。
    龙芷跟小林是搭档,这次出任务就是突击缴查,时间敲定在下午5点行动。
    “喂,怎么长官也来了?”    龙芷小声的跟小林咬耳朵。
    “谁知道,可能是想搞点业绩傍身坐稳他的位置吧。”    两人顿时沉默了,像卫士良那种级别的警官,他只需坐在办公室下达命令就OK了,根本就不需要亲自上阵,甚至有什么新闻发布会也不需要他本人出面。
    到达目的地,小林跟龙芷默契的握手立誓:“遇到不对保全自己。”    便分别潜入俱乐部调查。
    这个山庄建得跟城堡一样,里面宽敞跟迷宫似的。准确的来说这个山庄前身是一家密室逃脱主题的游乐园,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被别人接手改为私人俱乐部。
    饶是他们之前开会有提前看到消防地势图,龙芷都感觉有点晕头转向,感觉自己就成了路痴一样。现在就需各位潜伏在山庄的各处,等时机一到就大部队行动展开抓捕。
    只不过,龙芷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是长官卫士良。这家伙他妈的居然不按计划行事!居然偷偷溜去一个根本不在他们开会所得来图纸的地方,龙芷在叁楼的角落瞄见他往另一座小型‘城堡’的方向去。
    我他妈早就怀疑他不对劲了,说不定他就是传说中的内鬼!仔细一想这里明明有很多保卫,但跟睁眼瞎一样,就站在原地不动,也不巡逻,感觉就好像知道他们要来一样。
    作秀?衡量思索一番龙芷决定悄悄跟着卫士良也溜进那座小城堡里。里面并没有保卫在,也没有监控设备,昏暗的暖黄光线,可以看到花花绿绿的奇怪装潢。
    靠,人怎么不见了?  龙芷明明见到他溜进来这里,怎么突然人就没了身影??  这里好像没有出口了啊,看到了地上的棋盘格地砖,她突然想到可能有什么机关密室?
    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墙壁、地砖、壁灯....等等都排查了一遍,“妈的,怎么没有?”  龙芷有点急,但觉得这样下去不妙,还是离开为好,却听到有女人嬉笑的声音。
    情急之下让她下意识找躲避的地方,好巧不巧不小心踩到了一块地砖,右侧的墙壁猛地打开让她重心不稳摔了进去。门一下就关了,连条缝隙都没有,怪不得搞成棋盘格的装潢。
    “长...长官...”  龙芷跪坐在地上,脑袋被手枪顶着,男人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狭小的空间里,大概就是四块80x80的地砖一样大的空间,让她自己都听见了自己的心跳。
    “你什么目的?”
    “你又什么目的?”    龙芷的回答让男人的枪口顶着脑袋用力了些,有些生疼,不得已只能说:“你是不是教会的人?”
    她发现卫士良也是不小心被关进来的,这意味着他可能跟这里的人或事无关,见他皱着眉,龙芷只好先亮明身份,说自己跟两边都无关的。
    男人这才收回了枪,却一直沉默不语。龙芷坦白一切,却不料被他打断:“行了,别再说傻话了。”  她尴尬的抿了抿嘴,由此得知他真不是内鬼,而真的是官方派下来的人,只不过站在中间位,维持着表面和平的景象,必要时借机铲除一方的势力。
    这个任务实际上也是在作秀而已。而卫士良为何来这里的目的,不得而知。龙芷趴在墙上摸索找着突破点,又蹲在地上看看有什么机关,但都没有,无奈之下只好站起身发呆,随即看到墙壁有块突出的木板。
    这不是让人坐的椅子么,突然灵机一动,龙芷一屁股坐上去,嘿!可别说真是贴合呢,背靠着墙,虽然没有触发什么机关,但好歹能休息一下。
    怎么会有人在这搞这种东西呢?龙芷还没思考这个问题,突然脖子一紧被箍住了,她想逃但瞬间被锁住,造成一种她窘迫的局面。
    她坐在那木板上,背靠墙,脖子被墙壁突然弹出的牛筋皮带禁锢,俩双手中的右手也被禁锢在墙壁上,只有左手跟双腿可以自由活动。
    龙芷有点崩溃,她这辈子没这么失策过,大意了!!靠!原来这个墙壁安了一个可以坐上去休息的木板居然是来锁人的!  她想挣脱这牛筋皮带,却听到嘶嘶嘶的声音,她后面居然喷出来了白色烟雾。
    “别乱动了!”    卫士良捂住了口鼻,龙芷内心是崩溃的,仅剩能动的左手自己也捂住的鼻子,不知道是不是有毒的烟雾,如果真的有,这样捂着也是没用的。
    “长官,你身上有么有军用小刀?”    她不仅狼狈,平时总是带在小腿的军用小刀今天居然忘了带。
    男人不理她,半倚靠在墙壁上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不一会儿龙芷就感觉到头晕目眩,整个人不对劲:“他妈的这烟雾有毒!”
    她觉鼻子湿漉漉的,一抹才知道居然流鼻血了,而后突然觉得胸口很闷很闷,有种缺氧的感觉,又觉得乳房胀痛,脑子昏昏的,不用一会儿突然晕死过去。
    龙芷突然惊醒,是因为下体传来奇怪的感觉让她....“长官你干什么!??”
    这是什么震惊场面,她还是被禁锢在墙壁上,双腿被他抓着打开,裤子早就被脱了,男人的鸡巴正嵌入在她的身体里律动着。
    男人的低低喘息让她瞬间爆红了脸,她知道那个烟雾是什么鬼东西了,刚刚那会是药效过猛了,这会缓过来发现她那乳房,肿胀的厉害,居然还有白色的污渍,什么鬼?她产奶了??
    OH  NO!!!卫士良低头看到她醒了,只说了句:“抱歉,但只能这么做了。”
    双方都中了招,她无话可说,羞愧的任由男人撞击着花穴。早该想到这个俱乐部就离不开情色,像这种禁闭空间指不准就是满足某些客户的癖好。
    男人逐渐粗重的喘息,甚至舒服得呻吟出来,龙芷的理智也被药效的发作所占据,控制不住的娇吟让他更加触动。
    她下意识捂住了嘴,什么鬼什么鬼,她居然会叫出这种声音,她在床上一直掌控主权的,没想到还会有今天这样的被动......
    男人低头含住了她的乳尖吸吮,刺激得龙芷眼睛流出眼泪,而他突然抓住自己的左手拉开,一抬头便吻着了她的唇。
    脑袋嗡嗡作响,身体愈发的燥热,唇舌交接缠吻,龙芷觉得的脑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她没了理智,甚至不记得自己是谁,不知道眼前这人是他的上司,也不知道自己有男朋友。
    “呃啊哈...别咬那么紧...”    男人仰着头低哑叫出声,皱着眉似是愉悦又似是痛苦,手指捏住了花穴上面的阴蒂揉捏,使得龙芷哼唧叫出来。
    “啊啊别...别弄那里唔...哼嗯...”
    卫士良俯身又吻住了她,双方尝到了男女性交的快感,又加之那烟雾的药效,在这禁闭无法发现的狭窄密室,逐渐放开自我,陷入疯狂的交媾。
    精液在高潮来临之际射入花穴直达子宫,然而却不见鸡巴的疲软,依旧坚挺着肏着花穴,啪叽啪叽的在阴道里来回爱抚,交合处湿哒哒撞击出暧昧的白沫,打湿他们双腿,低落在地砖上。
    一直维持这个姿势,着实有些乏味,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搞的,原本禁锢着她脖子以及右手的牛筋皮带被解开,男人一把抱她入怀,随即将她捧高,鸡巴一下子刺入阴穴,又开始了身心的交合。
    变换着体位,她趴在墙壁他架高她一条腿后入,他坐在地砖上让她女上位肏穴,彼此交缠着,连同被淫液浸湿的菊穴,也被他一一疼爱。
    这是她经历过最疯狂的事了。醒来自己在医院挂点滴,也不知任务后面是如何结束的,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下体的异样昭示着那并不是在做梦。
    小林买了甘蔗汁给她,平时那张必损她的嘴此时说出了关心的话语。“你好些了吧?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呢!”
    “我怎么了?”
    “你中毒了还能怎么的!”  看龙芷像断片了一样,说起他们收队发现少了她,卫士良就派人搜寻,发现自己在一楼楼梯间的一个小杂物室里昏迷不醒。
    龙芷睁大了眼不敢说话,听着小林絮絮叨叨的讲她被发现怎么怎么的,大家吓到了因为看到她的衣服都是血...然后就送来医院了。
    看着自己的病号服,也不知道医院有没有发现她那个......emmm...这会想到屁眼有点疼,她没想到卫士良那么狠人的,居然爆她菊花。
    小林待了一会便回警局了,龙芷刚休息半小时左右,就听到有人敲门,她以为是护士,结果是长官卫士良。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这......卫士良过来看看她怎样了,两人默契的闭口不提那件事。
    “那里好些了吧?”    安静的病房,他轻轻的问了这个问题,龙芷完全就不想回答,令人抓毛的是,雨京联也来了。
    “你真的吓死我了。”    亲亲男朋友给她带了晚饭,清淡的小米粥。一边是跟自己意外发生性关系的长官,一边是正牌男朋友,此时龙芷突然惭愧有点吃不下饭。
    “怎么了?是不是还不舒服?没胃口么?”
    “....嗯...有点吧。”  龙芷不着痕迹的接过雨京联手上的小米粥,把粥放在床头柜上。他喂她吃本来是没问题的,但是有个外人在就很不好意思了,并且这人还是卫士良,她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雨京联当然不知道他们两人发生过什么,双手捧着她的脸左看看右看看,言语的各种疼惜,这种秀恩爱的场面让一旁的卫士良沉默着没话说,好在他也算识相,让她好好休养便离开了,龙芷这才松了口气。
    住了两天院,便又回警局上班,龙芷潜意识回避卫士良,对方也有这种意识,只不过越是避开就必定要碰见,世间总让人觉得奇怪。
    她加班,他居然也在加班,好好大领导居然也要加班还真是稀奇了。在离开时楼道撞见,双方都顿了一下。
    “长官。”    还是龙芷先礼貌的想领导打声招呼。
    “嗯,要走了?”
    “是的,长官。”  卫士良点点头,两人擦肩而过,他突然叫住她:“先别走,帮我一下。”
    .....要是在平时她心里就骂人了,影响她下班。但这次她却没说什么,跟着他到了办公室,人家要她帮忙整理下档案。
    堆积如山,需要按日期排序好,龙芷安静的蹲坐在地上整理,卫士良也在旁边做他的事。
    其实也没啥吧,就当是打了一炮一夜情,又不是跟他有什么真感情,何必在意那么多,而且雨京联这两天总是觉得她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别等下引起什么误会。
    “长官,这些明天再整理可以吧?很晚了我想先回去了。”
    “行吧。”  说罢他站起身道:“我送你回去。”
    “呃...不用了谢谢,我自己有车。”
    男人安静的看着她没说什么,龙芷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还是没有移开视线,让她觉得更加尴尬了。
    这之后逐渐淡忘这件事,龙芷也不再会感到尴尬了,雨京联突然就变得很忙,他发掘很多新闻题材的照片给了报社,经常需要外出。
    徐曼志依旧不死心的趁他不在家又勾引她,“你真的好木头啊,为什么不接受我呢,只要你不说我也不说,他哪里会知道。”
    见她无动于衷,还继续道:“为什么留我在此,他知道我喜欢你,现在我们一直都有独处的时间,不是在给我机会么?”
    龙芷突然想到卫士良,张口想说什么反驳,却也反驳不了什么。的确,只要他不说,她不表现出来,那么作为男朋友的他就不会知道。
    “别扯那么多歪理。”  依旧是被拒绝,徐曼志有些不甘心的回房,重重的关门声显示出他对她的不满。
    真是好笑了。感觉徐曼志对她越来越讨厌了,反倒对情敌,她的男朋友雨京联倒是非常的友善。
    她对待感情是专一的,一旦没有那份原则,势必会造成另一个人的伤害。
    卫士良生日,请大家吃饭,可能餐厅很高档,菜品又很好吃,难得小林对他有一句好评:“这家伙还挺大方嘛,这一顿下来少说也得花费两万。”
    罢了还不忘了吐槽:“一定是收人贿赂!”
    难得有人请客,各位同事都很high很开心,还有人提议长官卫士良要包下场,卫士良的欣然同意了,于是大部队又浩浩荡荡的一同来夜场包厢唱歌。
    龙芷全程不喝酒,因为她有车,自觉做司机送大家回家去。结果到最后还要送长官卫士良。
    他坐在后座,她开她的车,一路上沉默不语,到达目的地,龙芷出于安全着想送他到家门口。
    “进来喝杯咖啡吧。”
    她不字已经挂上口了,瞥见他有些醉意,却又坚持的目光,思考了下还是答应了。
    行吧,就一杯咖啡喝就喝吧,没什么大不了的。龙芷暗暗的想,就点头同意了。进了屋子,习惯性的先观察一番,感觉是个居家男人,屋子整洁干净,有人味。
    从住所可以判断一个人是否顾家庭,那就是先看绿植,如果长势喜人,说明平时有好好的在照顾,他的家里不止绿植,还有鱼缸,鱼儿都养的很好,很活泼。
    喝完一杯咖啡,龙芷便起身离开,卫士良跟在她身后,看她穿好鞋,手已经握上门把,突然将打开的门又推了关上。
    龙芷愣了一下,感受到他的身躯环绕着自己,他呼吸的热气洒在自己头顶。
    “就这样待一会儿.....”  他虚虚环抱着自己,轻轻在她耳边说到。
    龙芷不敢动,这样维持着姿势一分钟,她的手再次碰上门把,男人伸手覆上了她的手,随即将她压在门上,头靠在她肩膀上就这么抱着。
    龙芷默不作声,她怕自己开口让男人把控不住自己,毕竟在实力上他的身体素质以及格斗上都要高她一等,要是对自己霸王硬上弓,她也反抗不来。
    好久...他才放开她,深深的看了自己一眼,却道:“回去开车注意安全。”    龙芷点头,开门离开,回家路上车窗全打开,让风吹下自己冷静冷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