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和尚(补九)要走了吗

    几天的思想混沌里,我几乎足不出户,所思所想都关于小和尚。
    我开始从新审视这段所谓的“感情”,它已经不是我“春梦”延续的臆想,而是真真正正发生在这个小城里。甚至定下心来细想还有一些恐惧,我竟然跟和尚做了爱,而自己也是小和尚的池中之物,这是多么荒诞可笑!自从走进寺里的那刻,我仿佛就主动隔绝了真实的生活,就像宁采臣进了兰若寺,除了跟小和尚的风花雪月,我好像其他什么都不在乎了……说来也可笑,偏偏都是个寺。
    再次出门时,方丈恰好在等着我……
    我不由自主的叹口气,两人心照不宣的前后脚,走到大殿的金身佛像下。
    “方丈……”
    “施主来了有一周了吧,禅修的如何?”
    我不知道如何开口。
    “王施主倒是很久没来了呢,我记得他第一次带你来这,也是这样一个夏天……”他轻飘飘的说。
    “是。”
    “那年你9岁,空潺也刚被抱来,我记得你当时好奇的很,看着襁褓里的空潺说,方丈方丈,你看他眼睛干净的像小溪。”方丈说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眼里笑着好像看见了当年,“日西,当时你的眼里也像水一样干净,我看见你眼巴巴的瞧着那个小东西,心中就闪过一个名字,空潺。”
    我哽住了喉。
    “在佛前参会儿禅罢。”他说。
    方丈走后,我在这儿读了会儿经书就要回房休息,临走之前看见香炉里的香快燃尽了,就走到佛像后面存放处取香。
    意想不到的是小和尚竟然躲在后面。
    “你在这多久了?”我面不改色。
    “从你进来到现在。”
    他在这一躲就是仨小时,傻和尚,方丈指定早发现他了……
    相比起我的镇定,他倒是显得有点急促,双手握住我的肩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追逐着我的视线。“西西,你是不是要走了?”
    “是啊,”我看着他紧蹙的眉头有些心疼,伸手抚他的眉间,拿出最初的洒脱,笑着说“我都来这几天啦?工作不要了?真当你西西姐姐是富婆来度假的嘛?”
    小和尚嘛,好哄着呢,只是这次他却没再露出他的笑颜。他紧紧的握住自己眉间那只冰冷的手,放着脸颊上摩挲。平时没发现,他的脸颊居然也有胡茬,扎的我痒痒的,也许他平时也会对着镜子偷偷刮胡子吧,就像普通小青年那样臭美……
    我看着他的睫毛被眼泪打湿成缕,滴在手背上的泪珠,把我的心也划碎了。
    我忍不住轻吻一下他唇,他却抱住我的头,再一次重重的吻了回来,像安慰也像道别。
    两个人从亲吻到抚摸,再到佛像后面的云雨巫山……身体再次连结的时候,我觉得彼此仿佛是广阔天空中最单纯的两朵云,分不开你和我,一切疑虑和不安在这一刻变得幼稚浅薄。
    如果不是爱,为什么每次触碰都这么难舍难分呢?
    一天后,我还是离开了,他没有像第一次那样送我下山,事实上那一天他都躲着我。最终,我离开了林荫寺,离开了“兰若寺”,回到B城继续生活。
    HE!不要慌!还没完,大约还两章吧,西西跟小和尚还需要一段时间努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