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带我走

    周舟一觉睡到下午才醒。
    一睁眼,满屋子陌生的黑色装潢,沉沉的从四壁压进她视线,恐慌惊栗得无所适从。
    床边没有别的衣物,只地上扔着她昨天穿的那条藕紫色裙子,肩边已经撕了条大口子。可她此刻也顾不上了,匆忙套上就往外跑。
    房门上了智能锁,关得纹丝不动,扭不开,转头又跑去想跳窗。
    “滴滴——”
    智能锁提示着开门声,周舟想往窗帘后躲已经来不及了,下意识的扭头去看来人,却见宫辞正穿着身居家服踱进门口。
    身体快过思维,她叁步就跃过去,像只不会飞的小燕子似的往对方怀里扑过去。
    宫辞倒被这一扑给扑愣了,下意识的把人接到怀里抱住,却半晌才敢把手臂落到小东西背上,一下下往下捋着。
    周舟就像终于找到了靠山,身上的惊恐松懈下去,被忘却的眼泪涌了上来,把小脸埋进男人颈窝就是呜呜的哭:“你带我走……求求你快带我走……”
    “去哪儿啊?”宫辞一时还没转过来这根神经。
    小姑娘却只是呜呜咽咽的摇头,断了线似的眼泪都积在他颈边,湿漉漉的一大片蹭得他心疼:“好,带你走。”
    小东西两腿夹着他腰,两只胳膊牢牢抱在他肩头,像只挂在树上的考拉。宫辞单手托好小肉屁股,免得她坠下去,另一只手还留着在她背后一下下拍着。
    怎么哭成这样啊。
    随着越走装潢越熟悉,周舟才疑惑的抬头,怎么越看越像宫辞那个巽园?
    这会儿已经被带到楼梯口了,下去就是餐厅。
    突然意识到怎么回事儿,周舟一下子就不好意思起来,扭捏着想从男人身上退下来。
    可她想抱就抱,现在想走就走?
    腰细,他就箍得紧些,不许她再扭,直到给人放到餐桌上。
    抬起小东西下巴,让她和他对视:“哭什么?”
    周舟有些羞赧,哭过的眼睛水汪汪的映着男人认真的神色,倒显得她的不好意思有些小家子气了,于是抽抽小鼻子,瓮声瓮气的问:“昨天晚上,是你吗?”
    “不记得了?”
    宫辞皱着眉头,肉眼可见的有些不悦。
    周舟一见登时便要作呕,她依稀记得最后发生了什么,那个油头大肚的所谓“叔叔”,扯着她肩膀往床上按,她想躲想踢,却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意识不断消沉下去的瞬间,一个念头却无比清晰——好恶心,她不愿意。
    这会儿宫辞面色不善,更是坐实了她心里的恐惧。
    眼瞅着那张小脸上,浮现出不是一般的嫌恶害怕,宫辞赶紧解释:“当然是我。”
    撸宠物脑袋似的揉揉她头发道歉:“这次我疏忽了,没下次了。”
    他确实有点儿生气,当然不是像周舟想的那样,因为她和别人上了床。他一贯没什么处女情结,况且昨晚周舟明显是不情愿但被人算计了,别说对方没来得及发生什么,就是真发生了,他也绝不会迁怒于她。怎么说也是他的女人,他没保护好,出了事儿倒怪小姑娘自己?
    他生气,是小东西那么难得的骚样,竟然自己转头都忘了?!
    他就应该他妈给她都录下来!
    昨晚周舟确实热情得过份。在停车场里被他按在后座上狠操一顿都没吃饱,在路上呢,就又勾着小手想往他身上缠。
    身体被安全带拦了,伸不出来,自己的小力气又挣脱不开,急得嘤嘤咽咽,干脆演起了绿茶戏码,眼泪汪汪看着宫辞问:“我不好操了吗?”
    问得宫辞喉头冒火。
    他教给她的那些骚话,是让她这时候用的?
    脚下油门踏板踩到最底,狂窜着往前超车。终于把她抱下车,小东西脸蛋都已经被药性折磨得发烫:“好难受……想要……”
    家庭医生接过电话正在一旁侯着,看车一停下就小跑着上前,准备接手病患,却被宫辞一眼瞪了回去,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宫少爷甚至紧了紧手臂——还怕他上手抢人吗——连鞋都没换,就大跨步抱着人上楼了。
    难不成让这个不省心的小淫娃,到医生怀里犯骚吗?
    臂弯里的小娇娇四肢悬空还不老实,荡着小腿想把小屁股往他手上拱,奈何实在没有着力点,只好拿自己软趴趴的小手去代劳。葱白似的指尖隔着裙摆按住小逼,丁点慰藉还来不及传导进神经中枢,就被更大更急迫的空虚驱逐。
    “想要…要大的,粗的,要肉棒…”
    一进卧室宫辞就把人面朝下按进床里,两条细腿似乎不满他粗暴动作的扭了两下,正好抬高了小屁股给他。
    皮带解开、放出鸡巴、掰开浪得直吐口水的小逼口,动作一气呵成,直接对着那道肉缝一插到底。
    “啊……”
    少女惊声尖叫,尾音很快又转成了满足的喟叹。就他留在里面,把裤子皮鞋踢掉的这么一会儿,就又变成不满意的弓起小腰,肉屁股蛋儿往后蹭着:“动一动…”
    宫辞第一次觉得,他就像个会所里被点来指去的鸭,不,连鸭都不算,他就是根满足生理需求的按摩棒!
    可小东西身子又软水又多,别说撒娇让他喜欢得不行,就是耍起赖也很得他欢心。给她做回按摩棒也未尝不可。
    甚至还起了胜负心,要做,他也是功率最大的型号。
    炙烫的肉屌穿着红嫩的小穴,迅疾悍猛的进出,劲腰耸动,撞得少女上身直往前移,可两条长腿卡在床沿下,又撞不出去的往回弹。
    宫辞难得不用废心按住她不许乱躲,纵着性子狂插猛奸,很快少女喉间的婉转小调就急转着上扬。
    “啊啊、啊好大…啊啊…”
    一声声骚叫都被操得断断续续,听在宫辞耳朵里又媚又勾人。
    床被堆儿里抬出来的那张小脸更是满面春情,两颊红透透得像是八月秋日正当好的晚霞,连葡萄串似的耳环都被操得上下乱撞,几颗紫水晶的小葡萄互相打撞、分离纠缠、再往她耳垂上跳。
    “这会儿知道大鸡巴好了?”
    语气不自觉变得沉戾,少女身上肆意游走的大手也带上了力气,伸到被子里捏住比底下棉花还软乎的那团骚肉,放纵的揪长压扁,指尖夹着乳头往周舟自己下巴上推:“骚奶头痒吗?自己吃吃?”
    可周舟根本无力配合,身下是极速迅猛的猛插狂肏,粗硕的巨屌撑着嫩白的逼口狠挞,两颗精囊被甩得连成残影,近乎暴虐的凶奸,速度和力道都逼迫得少女只能昂着脖子浪哭,狂浪得连厚木的房门都关不住骚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